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河谷中的氛围有些压抑。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道道身影,感觉自己在直面一段鲜血淋漓的人族历史。

    大法师正坐在河边烤鱼,灵娥、有琴玄雅站在李长寿身后,此刻也都皱眉注视着河边站着的那百多道身影。

    这些身影很难被称之为生灵;

    他们浑身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双目无神、一动不动,宛若石塑泥塑一般。

    但他们确实是生灵;

    他们此刻还活着,大部分人身上都有多多少少的伤痕,半数肢体残缺,那古老式样的战甲下,似乎潜藏着沉睡的凶兽。

    “师兄,他们是……”

    “人。”

    玄都大法师端着烤鱼站了起来,笑着打了个手势,这百多人中走出一男一女。

    男人近一丈高,浑身鼓着黝黑的肌肉,身上的铁甲似乎已经与肉身相融。

    女子有些娇小玲珑,脸颊挂着一道疤痕,但她给人的感觉,依然以温柔居多。

    两人抬起右手、抚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单膝着地,齐声道:

    “拜见大人。”

    他们背后,那一百多道身影静静站着,确实更像是泥塑。

    灵娥下意识朝着李长寿背后躲了躲,有琴玄雅注视着这些身形,略微有些出神。

    “唉……”

    大法师叹了口气,“跟他们交流有些麻烦,我也是花费了数月的功夫,才跟他们每人谈了一次。

    他们都愿回洪荒听你号令,扑杀上古时逃了的妖族。

    师弟,善用。”

    李长寿却有些反常的保持着沉默。

    灵娥轻声问:“大法师前辈,这些前辈是从何处来的呢?”

    “玄都城,”大法师笑道,“上古时,玄都城曾经战事吃紧,人皇将这批将士派过去协助玄都城防守。

    而今玄都城战局平稳,用道兵就足够守护了。

    他们在那也是无聊,倒不如再回洪荒与妖族一战。”

    “今日的妖族我能应付,”李长寿开口道,“师兄,让这些前辈回玄都城修养吧。”

    “是,”那一男一女低头应着,站起身来,走回队列中,一如此前那般静立。

    玄都大法师奇道:

    “为何?你可知他们实力?

    此地虽只有一百零八人,但他们都是自上古活下来的人族精锐。

    当年将妖庭打落、破开周天大阵的人族最强之军,就是他们的前身。”

    李长寿苦笑道:“师兄,我何德何能对他们发号施令。”

    “原来在担心这个,你们过来坐吧,”玄都大法师笑着招呼道,“两位统领也请过来一下。”

    当下,一行人坐在篝火旁,灵娥自告奋勇接过了烤鱼的木棍,有琴玄雅去溪水边捕更多灵鱼。

    那一男一女正襟危坐,低眉垂眼。

    李长寿坐在这两人对面,轻飘飘地带过话题。

    “师兄,玄都城能有什么战事?”

    玄都大法师缓声道:“小事,就是一些混沌海周遭游荡的域外天魔。

    开天辟地时,在盘古神斧下逃脱的一些先天神魔,也造化了一些生灵。

    这些生灵大多残杀成性,且对洪荒有着浓浓的觊觎之心,还好天道之力包裹着洪荒三千世界,让他们无法入侵。

    但天道不全,总归不可能没有遗漏,故道祖当年出手,立玄都城,主动将天道的漏洞暴露出来,由玄都城堵住那些生灵进入洪荒的路径。

    上古巫妖大战末期,巫妖两败俱伤,天地间的生灵之力跌到了最低点,天道运转受影响,那些域外天魔搞事,玄都城也就热闹了一阵……”

    灵娥小声赞叹:“还真有域外天魔。”

    “啧,”大法师摇摇头,“那些家伙一个个长得毫无定性,难看的很,始终不如你师兄英俊呐。”

    灵娥笑道:“这可不能比的。”

    “哈哈哈,”李长寿笑了几声,又看着这两位统领,在袖中取出一套茶具,沏了六杯茶,用仙力托着送到几人身前。

    “前辈请。”

    “多谢,”那身形高大的男人低声说着,披散的长发下,那张国字方脸满是平静。

    那名女子双手捧着热茶,低头抿了一口,目光有了少许变化。

    “很好喝。”

    “前辈喜欢就好,”李长寿温声说着。

    大法师笑道:“师弟你可知,他们两个为何是统领?

    其实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只有他们两人此时还能正常与人交流,保留了七情六欲,算是跟咱们相差无几。

    不过,他们两个也是最苦的……

    你跟他们多交流交流。”

    李长寿缓缓点头,自然知道,这是大法师在劝他留下这股力量。

    一时,他也有些犹豫,再次沉默不语。

    灵娥再次充当活跃气氛的小能手,小声问:“大法师,这些前辈是上古人族吗?”

    “嗯,”玄都大法师目光有些悠远,端着茶杯,看着空中云朵。

    他们坐在不高的石头上,听大法师讲,那过去的故事……

    【人族,由女娲圣母造化,生而拥有先天道躯,生而微弱,善修行,与道相近。

    其时,人族不过是天地万族之一,因女娲成圣,各族大多避人族而远之,让人族得以繁衍生息,人族的足迹遍布南赡部洲平原山野。

    但灾祸随之而来。

    因人族魂魄与道相近的特性,妖师鲲鹏对东皇太一敬献,以人族魂魄炼制秘宝之法,妖族为彻底击败巫族,开始大肆屠戮人族、捉人族魂魄,炼制戮巫神兵。

    人族被杀至百不存一,妖族犹自不肯收手,欲要赶尽杀绝……】

    这段人族历史,到这里就开始变得模糊,似乎后世人族刻意模糊化了这里的故事。

    大法师是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自知全貌。

    “……虽然老师与女娲圣人联手,保下了最后的人族,但人族已是将恨意写在了骨子里。”

    玄都大法师淡然说着:

    “灾过后活下来的人族,心里对妖族恨到了极点,他们不顾一切提升修为,甚至偏离修道正途,以身化魔。

    虽然圣人出手保住人族火种,人族当时却是最微弱的时期,妖族又唯恐留下祸患、要除人而后快……

    那才是人族最难熬的一个元会,所以才有了他们。”

    李长寿道:“十万魔兵,踏破天穹。”

    灵娥在旁抿着小嘴,小心翼翼将一条烤鱼递给离着自己最近的女统领。

    “前辈……”

    后者轻轻摇头,对灵娥露出少许笑意,继续正襟危坐。

    大法师随手将烤鱼接了过去,笑道:“给我吧,莫要浪费了。”

    灵娥连忙将烤鱼递了过去。

    有琴玄雅又问:“十万魔兵……可以详细说说吗?”

    李长寿叹了口气,为她解释道:

    “入魔道,便是将执念化为道境,短时间内获得道境提升,但极易道心崩溃、自身失控。

    这些前辈为了短时间内得到力量,又不让自己失控,故先入魔,配合秘法提升道境,再斩道心,自封七情六觉,剪断对外一切感知。

    他们将魂魄关在了身躯内,仅以特殊的秘法辨别敌我,化身魔兵,尊人皇之命,守卫人族。”

    大法师啧啧称奇:“不愧是我师弟,这般秘闻也知晓!”

    “在一张羊皮上看过此事……”

    李长寿叹道:“原本我以为这不过是传闻,但我去火云洞中拜访三皇五帝后,得知燧人氏前辈之事,才知人族魔兵真的存在。

    凡人寿元太短,洪荒的时刻太长,太多历史在漫长的岁月中失却……”

    “师弟可知,妖庭破灭后,他们只剩下三千六百二十三人。”

    玄都大法师道:“我将他们带去了玄都城中,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寿元有限的,都已是逝去。

    剩下的这些……

    师弟,带他们去杀妖吧。

    让他们能体面的在战场上解脱,算是你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善之事。”

    李长寿:“师兄,没有办法帮他们恢复感知?”

    大法师皱眉道:“那样对他们,未免太残忍了些。”

    “不问询他们,如何知他们心中所想?”

    李长寿沉吟几声,目中闪烁着光亮,此刻已经有了主意。

    “他们是上古人族英豪,不该在当前世代再去征战。

    师兄,我且将他们接去安水城中,以百年为期,看能否帮他们重获七情六欲。

    若他们想解脱,也不必在战场上悲凉,人族先辈该有的体面与尊重,自不能缺。

    他们护着人族有了今日,总不能到了今日,还要站在人族之前……

    我觉得没这般道理。”

    大法师面露惊讶之色,奇道:“你这就想到办法了?”

    “一点思路……”

    李长寿开口说了两个字,大法师先是一怔,而后抚掌大笑,连连称赞还是李长寿头脑好用。

    灵娥眨眨眼……

    小哀?

    怎么感觉,自己了解师兄,还是不够多呢。

    ……

    这对人教师兄弟讨论此事时,两位魔兵统领一直保持着沉默;

    但他们看李长寿的目光,渐渐多了几分感激。

    看李长寿无意用这一百多名上古人族征战,大法师也并未多劝。

    说起来,大法师也有些郁闷。

    他亲自跑去玄都城一趟,将这一百零八名上古人族魔兵‘请’回来,非但没能成为李长寿手中的‘对妖神兵’,反而给李长寿多找了点活干……

    身为师兄,大法师心底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大法师主动问询有关妖族反天之事,若是天庭压力太大,他这个老人族,就适当出手、直接干预一下……

    李长寿如实汇报当前‘战绩’,大法师听得一阵大笑。

    反倒是灵娥和有琴玄雅听到了天庭种种手段,表情有点异样。

    灵娥自然是有点嫌弃之意,毕竟厕神殿的手法,各种意义上都太脏了些……

    有琴玄雅却道:“姻缘之事与斗法何关?妖族自是该死,咱们堂堂正正击败他们就是。

    如此行事,岂不是太过不择手段?”

    李长寿与大法师对视一眼,二人尽皆大笑。

    大法师道:“不择手段有时并不是贬义呐。”

    “有琴师妹,”李长寿正色道,“天庭之中,如今天兵天将九成都是人族出身,而今天地间以人族为主体,天庭也可算是庇护人族的天庭。

    我并不在乎这些公然反天之妖的生死,更遑论是他们姻缘如何。

    有效的削减敌方力量、化解对方士气、增加敌人内部矛盾,就是保护己方天兵天将。

    自然,我并不仇视那些亲善人族的万灵,且人族之中也有恶贯满盈之人,但反天的这些妖族,当真是遭了天庭迫害?

    天庭刚起步这才多少年,这些反天的妖族,不过是感觉到了威胁,心底怕了。

    匡扶天庭,便是因天道至公,天庭依天道行事,天庭越强,天地间的恶与善才会越早达到平衡。”

    有琴玄雅在旁陷入思索。

    灵娥小声嘀咕着:“师兄,有琴师姐并不是指责你,你别生气呀……”

    李长寿笑道:“放心,有琴师妹的性子我还不知吗?天庭正需要有琴师妹这样的人才。”

    灵娥嘴角微微一撇,刚才还叫玄雅的!

    “嗯,”有琴玄雅低头应了声,却并未放下自己在此事上的坚持。

    大法师在旁静静看着,又想到了什么,笑意一直未断。

    这要是云霄师妹也加入讨论,也不知会是哪般情形……

    李长寿心底挂念着妖族背后的‘高人’,趁大法师在此地,也就直接开口问询:

    “师兄,我总觉得有人背后在指点陆压。”

    倒不是瞧他陆压不起。

    只是觉得,若陆压道人有这般眼界,妖族必非如今之态势。”

    “小事矣,我来算算。”

    大法师掐指推算,很快就轻咦了声。

    李长寿忙问:“红绣球?”

    “并非圣母娘娘出手,对方竟有抹除天机的本领!”

    大法师微微眯眼,抬手请来太极图托在掌心,闭目凝神。

    这次却是花费了足足一刻,太极图的道韵一刻不停的流转……

    终于,大法师轻声说了个名号:

    “白泽。”

    李长寿略微一怔,随后便面露恍然:“怪不得,原来是这位上古妖帅。

    能从巫妖大战中活下来的妖帅,绝非易与之辈!

    师兄,此白泽断然留不得。

    可否劳师兄出手,将这白泽早早除掉,若是他再次出手相助陆压,天庭着实要有些麻烦。”

    “善,”大法师道,“白泽这次主动入劫,倒是我未曾想到的。

    我这就去找他晦气!

    不过白泽也算先天瑞兽,有趋吉避凶之能,为兄也要花费些心力,需要些时日。”

    李长寿思索了一阵,道:“或许,可以利用他这般趋吉避凶的神通,阴阳逆转、引他入瓮。”

    “哦?有点意思,详细说来。”

    当下,这师兄弟在河边篝火旁,开始研究起了……迫害瑞兽的一百种方式。

    一百种自然是夸张的说辞,李长寿也只是给大法师提供了七八个思路,并根据大法师对白泽的了解,寻到了白泽可能存在的几个弱点。

    比如,这种擅长推算、本命神通就是保命的瑞兽,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很可能会过分相信自己心底所想。

    与李长寿从中午,商量到了日暮西垂,大法师已是有些迫不及待要去会会白泽,带了两条烤鱼在路上吃,破开乾坤直接消失不见。

    大法师临走时,还给李长寿留下了两枚玉符,其内记载着炼制魔兵之法。

    ——为了让李长寿找到恢复魔兵七情六觉之法。

    当着灵娥和玄雅的面,李长寿拿出了一具纸道人,由纸道人驾云,带这一百零八位木偶一般的魔兵离开。

    他们全程没有多开口说半个字,此时只认李长寿的指令。

    这是一股,何等恐怖的力量?

    修为长生起步,绝对令行禁止,不知恐惧与退缩为何物,精擅合击战阵,最合理利用自身仙力,且各自都拥有数件灵宝……

    大法师将他们交给李长寿指挥,其实就是想让他们,去跟北洲的众妖族高手同归于尽,给这些魔兵一个归宿。

    这般想法本身并不算错,但李长寿更偏向于,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

    现如今人族已是太平盛世,天庭足以镇压妖族,何必再要这些人族之灵英勇壮烈?

    【想必,他们也想看看,自己拼命换来的盛世,该是如何壮丽吧……】

    有关这些魔兵的安置,李长寿思量再三,还是将他们带去安水城,让他们在俗世生活一段时间。

    他准备,待北洲边界的妖族情形更平稳些,再想办法试试。

    也不知,凭后土娘娘的七情共鸣之力,能不能帮他们恢复正常……

    然而,李长寿带着众魔兵还未能抵达安水城,灵娥就匆匆飞到丹房,小手中托着一枚,被仙力包裹了十多层的玉符。

    “师兄!

    山门处有人送来了这枚玉符,山门弟子说!”

    李长寿心神挪回,问道:“说什么?”

    “是一个自称泽白的道者留下,点名要给师兄你的!”

    李长寿也是一愣。

    泽白……白泽?

    若真是他,这上古妖帅,当真留不得!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