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天河畔,众水军正在天河之上操演阵法,两位副统领在侧旁督军。

    “乙兄你说,咱们啥时候能带兵去他们妖族地头风光一把?”

    因天河水军归水神统辖,水神平日里完全不管此事,大权实际上都掌握在了几位副统领手中。

    卞庄叼着一根灵草,躺在河边绿草如茵的缓坡上,双手枕在脑后,英俊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懒散,随口问着这般问题。

    侧旁打坐修行的敖乙眼都不睁,随口回道:

    “半个月前通明殿议事,教主与木公已是定下了拖延之术,不将妖族拖垮,你我应当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这样啊……呼……”

    卞庄舒坦地吐了口气,嘴边挂着略显‘荡漾’的微笑,小声嘀咕着:

    “何谓天庭?到今日,咱总算长见识了。

    姻缘殿据说已经牵了十几根红绳,有个天仙境妖族的泥人前天都直接炸了,兴许是被情敌妖王干掉了吧。

    可惜,姻缘殿没办法干预长生仙的姻缘,不然妖族又有何惧?几根红绳就搞定了。

    啧啧啧,管朝霞晚霞的大人更过分,直接把讨妖檄文弄云上,给了所有妖族看,也不知大部分妖族识不识字。

    最绝的是什么,乙兄你知道不?”

    “不知,”敖乙淡淡的回应着,没什么聊天的兴致。

    “哈哈哈!是瘟部出手让妖兵抱肚四窜,如厕时又被脏污喷溅!

    北洲边界现在可热闹了,芬芳四溢,哈哈哈!”

    敖乙闻言先是无奈一笑,而后摇头轻叹:“天庭用各部职权消耗妖族实力,这却是此前谁都不曾想到的。

    也不知如此做,是否会影响天庭运势。”

    “放心,咱们能想到的问题,水神大人与木公如何能想不到?”

    卞庄笑道:“已经有神官时刻监察天道之变化,据他们说,此举非但不会有什么影响,还因天庭正神频繁行使职权,略微加深了天庭对天道运转的影响。

    当真,越来越佩服我家水神、你家教主了。”

    “嗯,”敖乙嘴角的笑容顿时真挚了许多。

    大有一种……

    【只要你吹水神,我们就是好兄弟】之感。

    正此时,一朵白云自远处飘来,卞庄抬头看去,当即哆嗦了下,连忙站起身来。

    “呀!水神大人和月老怎么了来了!”

    敖乙却是颇为淡定,早已通过仙识捕捉到这两道身影的他,淡定地等了一阵才起身相迎,与卞庄齐声呼喊:

    “拜见水神!”

    天河之上,众天兵天将也停下当前之事,对云上的两位老神仙行礼。

    李长寿摆摆手,示意他们一切如常,带着月老径直落在卞庄与敖乙身前。

    “月老看,”李长寿笑道,“此事的行家,不就在此地。”

    月老顺着李长寿的右手,看到了卞庄的身影,不由眉头一皱,低声道:

    “水神,卞庄副统领虽然性情浪荡了些,红绳最多一日三变,但他也没什么,真正能牵上的红绳……”

    李长寿笑道:“除却卞庄副统领,天庭也找不出几个能随意变更红绳的人才了,月老你就将就着用。”

    “这个,也好。”

    月老叹了口气,多少有些不愿。

    正躬身低头的卞庄禁不住泪流满面,虽然感觉自己有被当面冒犯到,但心底一阵激动。

    上天庭这么久,终于,能跟月老搭上线了!

    “卞庄副统领,”月老拿出一张空白卷轴、一杆仙人笔,露出淡淡的微笑,“我问副统领几个问题,还望副统领能够根据自己心意,如实回答。

    假如,咳,卞副统领看上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这女子却是有夫之妇,且她夫君,与副统领是同样的天仙境修为……副统领当如何挖人墙角?”

    “这个,”卞庄皱眉道,“咱能做这种事吗?”

    李长寿笑道:“只是假如,卞副统领品性良善,行事有度,自不会做这般事。

    这是为了天庭公事,也是因扰乱妖族之计中,不少妖王太过于青涩,红绳已是牵的牢固,但却不敢开口。

    我就想着,若是能给他们一套挖墙脚的法子,就能加速他们妖族内乱。

    卞副统领,任重道远,还望倾囊以授。”

    听闻水神大人的这顿肺腑之言,卞庄腰杆渐渐挺直,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圣洁光辉,左眼使命、右眼责任,正色道:

    “月老稍等,且容我整理下思绪!”

    “善!”

    月老提笔凝神,静静等待着。

    李长寿笑眯了眼,转身欣赏着天河之景,看天河之水在云上奔涌,遥想当年不周山倒、天河之水倒灌于天穹,又该是何等景象……

    “教主哥哥,”敖乙从旁凑了过来,传声问,“这般利用天庭神权,会不会有什么隐患?”

    “嗯?”李长寿笑了笑,“若是平日,月老胡乱牵红绳自会遭天道之力反噬,但此时是非常时期。

    以王母娘娘的名义下令,只针对发檄文对抗天庭的妖族,月老非但不会被天道惩处,他做的越多、扰乱妖族越多,所得功德奖赏也就越多。

    这就是大义,也是形式和规则的意义。

    妖族发这道檄文,就已是步入了与天道相抗的怪圈,注定只有败亡,但方法是我们来选。”

    敖乙面露恍然,细细思量,不多时又问:“妖族岂非自寻死路?”

    李长寿负手而立,缓声道:

    “并非是妖族自寻死路,而是妖族之中占位较高的妖王,或是那个陆压道人,想借这次机会,洗刷掉妖族大半残余势力,由此降低他们自身所受威胁。

    天庭如今大兴在即,人族的实力分散于各大仙门中,且有道门节制,上古妖庭残余妖族便是玉帝陛下的心腹之患。

    此时妖族不走这条路,百年后,或是三百年后,天庭天兵充盈、高手初具规模,妖族一样会被清缴。

    能做出在此时发讨天檄文的决策,就证明妖族之中确实还有能看到天地大势的高人存在,不可小觑。”

    敖乙在旁又思索了一阵,渐渐消化了这般话语,刚要继续问询……

    “咳!”

    卞庄双手抱拳,双眼中满是自信的光亮,“月老请随意发问,末将已准备好了。”

    “那请卞副统领说下,假若你是一名妖王,看上了另外一名妖王的夫人,如何与之相识?”

    “自是要先去其洞府拜访数次,与这妖王结交,展露自身之风度;

    待时机成熟,当想办法支开这妖王,与其夫人单独相见,渲染氛围、温言细语,如此徐徐图之,观察这位夫人的反应。”

    月老嘴角抽搐,将这些都记了下来。

    月老又问:“温言细语都有那些?卞副统领可否传授几句?”

    卞庄有些面红耳赤,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恢复了那般使命感和责任感。

    “这个,其实都是有些可耻,挖别人墙角这种事,终究是不对的。

    我只是……有个朋友是此道前辈,听他详细讲过,一般来说,都是用些花言巧语,比较厉害些的会有一个递进的过程,比如这般:

    嗯咳!

    【夫人,我知此事不对,有悖常理,但就是掩盖不住对你的仰慕。

    今晚月色好美,而望着你,我就如到了月宫之上。

    可以让我与你多相见几次吗?哪怕只是这般说说话儿。

    夫人,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这般……”

    侧旁,敖乙和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月老倒是认真将这些话语记录了下来。

    卞庄继续侃侃而谈、无中生友,提供不同的攻略。

    旁边一人一龙默契地转过身去。

    李长寿拿了一只瓷瓶递给敖乙,对着敖乙做了个切脖子的动作。

    敖乙点头表示明白,将瓷瓶淡定地收了起来,又有点不忍,传声道:

    “教主哥哥,毕竟是咱们让他说的,这般直接打一顿,是不是有些不妥?”

    他话音刚落,就听卞庄在背后又冒出几句:

    “若是事迹败露,也可以厚着脸皮据理力争,对那捉奸而来的妖王喊一声——

    你失去的只是身为男妖的尊严和面子,但你夫人失去的,可是真正的天命姻缘啊!

    这样差不多就能不死不休了。”

    敖乙默默地拿出了宝剑,修长的龙目中散发着凶狠的光,李长寿在旁连忙阻拦。

    二师兄这般人才,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大用,可不能就此阉了。

    正在一旁开发新思路的卞庄,莫名打了几个寒颤,但此时使命感与荣誉感有点上头,他并未多管,继续与月老侃侃而谈。

    ……

    北洲妖族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在陆压发了讨天檄文后的半年,李长寿一直在天庭忙碌,待天庭各部步入正轨,天兵招纳和天将选拔恢复正常,这才渐渐抽身。

    他安排了几只纸道人,在北洲地下监察各处情形,顺便验收天庭各位仙神的‘战绩’。

    第一个半年,姻缘殿战果最丰。

    为单身妖王牵红绳,消磨其斗志、令其心有挂念;

    为妖王夫妇牵红绳,导致出现了数十对两两相争的情形,更是有十多名年轻妖王为此伤亡。

    除姻缘殿之外,战果次之的便是雷罚殿,而后是神威殿、神厕殿。

    北洲边界,四季失常,妖族聚集之地寸草不生、灵气渐渐浑浊;

    天雷不觉、天火滚滚,西边晚霞还经常出现一句句‘妖族将亡’、‘妖族不义’、‘多行不义必自毙’、‘与天庭斗死路一条’等文字,让妖族压力颇大。

    此时,修为不高的小妖已没了多少士气,其他生灵远远退避……

    北洲瘴气中,经常出现巫族狩猎者;

    向南的中神洲北部众仙门联手封锁边界,让妖族不敢踏足中神洲。

    所幸,还有其他边界的妖族势力,源源不断为北洲反天的妖族大军提供后援,让他们能继续扛下去。

    仅仅半年,妖族内部就已出现了不少裂痕,只不过都被那群上古老妖压了下来。

    李长寿始终未捕捉到陆压道人的踪迹,监听了半年,也没听说妖族出现了什么军师,这让李长寿略微有些不解。

    陆压自己想出来的这招?

    总感觉不像。

    小琼峰上,李长寿收回大半心神,在竹林中静静打坐的他,睁开双眼。

    瞧了眼热闹的棋牌室,李长寿不由笑了声。

    难得人全一次,刚出关的灵娥和有琴玄雅也在棋牌室中喝茶聊天、抚琴下棋,江林儿师祖与酒玖师叔、酒雨诗师叔正斗大神斗的火热。

    李长寿驾云去了灵兽圈,观察了下正在闭关的熊伶俐,传声将灵娥与有琴玄雅喊出阁楼,顺便也对灵娥展露些天庭之事。

    “师兄!”

    “长寿师兄。”

    两声轻唤,灵娥与有琴玄雅同时驾云飞来,衣袂飘飘、美不胜收,却又各有韵味。

    灵娥宛若一块纯澈无暇的白玉,梳着精致的流云鬓,纯白的抹胸内襟、绣着兰花的浅绿绸面长衣,配着那宛若轻纱一般的浅白齐腰襦裙,她身段之美,远非一个玲珑有致可概括。

    有琴玄雅则身着她偏爱的冰蓝长裙,长发扎起马尾,雪白的天鹅颈与近乎完美的线条相得益彰,但这般身段,也盖不过她那张清美的面容。

    虽然在李长寿这,都用一个词汇就能概括……

    养眼就完事了。

    李长寿在三人身周布置了一层结界,看了眼身上的测感石,以及两位师妹身上都带着的隔绝心神探听玉符,开门见山道:

    “玄雅,你距离天仙境还有多远?”

    玄雅?

    灵娥眨眨眼,师兄啥时候跟有琴师姐这么熟了!

    有琴玄雅道:“最快也要十数年闭关……长寿师兄,可是我修为进境太慢了些?”

    “修为不讲求快慢,你已十分努力了,”李长寿温声说着,在怀中拿出了两瓶丹药,用仙力递给有琴玄雅。

    “这是增进修为、增加炼气士与大道之间关联的丹药,每十年只能服用一颗,你不要心急,一步步向前修行,凭此物能突破多少就是多少。”

    李长寿有些不放心地叮嘱着,又问:“你二人可听闻过,如今妖族与天庭战火将起之事?”

    “听闻过,”灵娥道,“门内不少师伯师叔都在言说这般,风语咒经常能听到这件事。”

    有琴玄雅道:“可是天庭需人手?”

    “不错,不过也不急于一时,”李长寿道,“现如今天庭正是起势的阶段,我想将玄雅你培养成让人敬仰的天庭英雄,所以需要你有天仙境修为支撑。

    现如今,天兵天将都以男子为主,但炼气士的实力而言,男女都是均衡的。

    若是天庭能出一名英姿飒爽又不让须眉的女将,对天庭自是大有裨益。”

    有琴玄雅闻言抿了抿唇,抱拳低头,定声道:“玄雅定不会让师兄失望!”

    “嗯!”

    提升洪荒女性炼气士的领导力,就靠你了!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李长寿又道:“灵娥,你对历练之事准备如何了?”

    “这个……不是十二年后……嘻嘻,师兄你真舍得让人家去面对这个冰冷的洪荒呀。”

    李长寿点点头:“嗯,舍得,而且非常之舍得……”

    他话音未落,三人忽听耳旁传来一声问候:

    “灵娥要出去历练了?这倒是不错之事。”

    大法师!

    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侧旁出现了一张旋转的太极图,先天至宝太极图的威能,李长寿自不会认错。

    大法师的嗓音从中传出:“长庚,与你两个师妹过来吧,猜猜为兄给你带了什么过来?”

    李长寿额头满是问号,对灵娥和玄雅叮嘱几句,让她们莫要失礼数,这才带两人迈入太极图中,直接抵达度仙门附近的那处河谷。

    棋牌室中,酒玖朝着灵兽圈的方向看了眼,嘀咕道:

    “怎么突然就不见人了呢?”

    “心里挂着呀?”江林儿眯眼笑着,“挂着你也去看看呀,一对天仙!”

    “师娘你刚才已经两个天仙打出去了,”酒雨诗幽幽地道了句,“我这里还有一张天仙的说。”

    “啊,是吗?哈哈哈哈!本师娘才没有作弊!”

    ……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