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水神敬启:

    时闻人族兴起、天庭当立,有人族贤能之士入天辅佐玉帝陛下,精谋算、擅布置,一力扶龙入天,近日又解大德后土之危,贫道心中甚是敬仰。

    贫道得道自上古,曾追随两位妖帝立上古天庭,但因古天庭多行迫害生灵不义之举,贫道心灰意冷,渐自古天庭淡出,幸得天道准许,未沾染妖族之业障。

    事自半年前,陆压来寻贫道,求一活命之法。

    贫道因对妖帝许诺需助其子三事,此为第三事,又思及妖族对如今天庭不尊,故献两全之计。

    于天庭而言,妖族反天、天庭自可名正言顺清理妖族余孽;

    于陆压而言,陆压为上古妖帝之子,或可借此,求得玉帝陛下饶他性命。

    贫道无心与天庭相抗,更无心与道友为难。

    贫道可立大道誓言,绝不将道友跟脚告与任何人知,也可立大道誓言,绝不插手半点天庭之事,还请道友高抬尊手,饶贫道之性命。

    若道友有意,贫道愿与道友相交,把酒欢谈。

    余生漫漫,岂无知音。

    若道友不追究此事,还请将玉符捏碎,贫道自生感应,如此也好令贫道心安。

    白泽,敬上。’

    ……

    “嗯……”

    李长寿沉吟着,随手就要将这玉符捏碎,但他目中光芒闪烁,已是思虑过万千。

    微微一笑,将这玉符拿在手中把玩。

    这个白泽似乎非常了解他……这让李长寿瞬间联想到了诸多层面。

    灵娥小声问:“师兄,这个白泽就是之前你跟大法师前辈商谈的,那个古籍上有写的瑞兽吗?”

    “嗯,”李长寿含笑点头,“没想到,这白泽趋吉避祸的神通这般敏锐,大法师刚去追查他下落,他这边已是来求饶。

    也不对,这玉符应该是早就写好的,这个时间送过来的罢了。

    堂堂上古妖帅,竟能如此放低姿态求生,倒也令人钦佩。”

    灵娥轻笑了声,言道:“怎么感觉,是师兄你太吓人了。”

    “嗯?”

    “吓兽,吓兽,”灵娥吐吐舌尖,“师兄,咱们赶紧通知大法师,这白泽既然送上门来了!”

    李长寿反问一句:“若来送信的真的是白泽,大法师如何会追去其他地方?”

    灵娥心底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点什么,喊道:

    “他竟然能找到度仙门,岂不是说,白泽已明白师兄你跟脚?

    白泽这是在暗中威胁,若是找他麻烦,就直接对外暴露师兄你的跟脚?”

    李长寿笑着摇摇头,言道:“白泽所图,比你所想复杂十倍不止,这枚传信玉符当真是妙……

    你看,像他这般能从巫妖大战全身而退的高手,无奈之下也被妖族因果牵累,平日我教你少沾因果,可是教错了?”

    “师兄教的,自然不会有错!”

    灵娥低头思索一阵,又问:“这白泽前辈,能预感到大法师的行动不成?”

    “不会,”李长寿道,“大法师有太极图遮掩,本身姓名都无,根本不会被天机所察。

    若是白泽已知大法师去追杀他了,肯定不会是这般措辞。”

    灵娥感觉头有些晕乎,默默坐在了师兄身旁的蒲团上,静静看师兄认真思考时的侧脸……

    丹房很快就陷入了沉静,一直到灵娥忍不住掩口打了哈欠,李长寿才缓缓吐了口气。

    “看来,大法师一日之内,就要来咱们这,送第二枚白泽的玉符了。”

    “为啥呀?”灵娥纳闷地问。

    李长寿笑而不语,将手中玉符捏碎,“在这等着,有消息就通知我,我先安置好那些前辈。”

    “哦……”

    灵娥答应一声,李长寿闭目凝神,心神挪去了南赡部洲。

    安水城中,李长寿招来熊寨的村长,也就是熊伶俐之父熊老三;

    他让熊老三去城中最热闹之地买下两排宅院,安排这一百零八位魔兵,暂时住在凡尘。

    李长寿反复叮嘱熊老三,每位老前辈配备三名侍卫、两名侍女,一定不可委屈到。

    熊老三自是连忙答应,这对他们海神教来说,完全不是什么负担。

    等熊老三跑着去安排诸多事宜,李长寿又将那两位魔兵统领喊到了自己面前。

    虽然大法师说,这两位统领并非是一百零八魔兵最强之人,但李长寿仔细感应,只觉自己面前是两尊散发着淡淡威压的山岳……

    不愧是击破妖族周天星斗大阵的人族大军幸存者!

    “两位前辈,不知该如何称呼?”

    “天字壹,”魁梧男低声回着。

    “宇字壹,”那刀疤女子轻声道。

    李长寿拱拱手,正色道:“天壹前辈、宇壹前辈,你们先在此地安顿下。

    这里是南洲俗世,没有多少炼气士,城中的神庙就是我立的香火神庙。

    各位可以在城中随意走动走动,也可随意去各处,这城中凡人胆子特别大,见仙见龙都不会有什么惧怕。

    如今人族方国林立、并无共主,炼气士聚集于中洲,大体都是安定的。

    在此地沾染些烟火气,或许对各位前辈的恢复有所帮助。”

    “多谢,”天字壹抱拳答着。

    宇字壹道:“若大人应付不了妖族,请务必命我等赶赴沙场,这本就是我们之职。”

    “无妨,”李长寿道,“此时是妖族与天庭之战,若妖族直接对人族开战,中神州无数仙门,顷刻就可淹没妖族之地。

    两位不必担心,安心在俗世调养就可,我分身就在那大庙之中,若有任何事宜,可差遣他们知会我一声。”

    两名魔兵统领并未多说,行礼应是。

    李长寿道一声:“今日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在此地多留了,两位也请好生休息。”

    随即,李长寿告辞而去,让巫人族的神使全权负责后续安排事宜。

    心神挪走时,李长寿看到了街角的一幅情形:

    有两名女魔兵,双目无神地站在一处专卖女子发饰的摊铺前,只是静静站着。

    那名女商贩想搭话又不敢,表情实可谓一言难尽……

    有这一百零八名魔兵在安水城,李长寿也能对此地少一分挂念,倒也算是一点小福利。

    稍后还是要找些做事细致的神使、庙祝,专门负责照顾这一百零八位上古人族的饮食起居。

    嗯?

    不知为何,李长寿突然有种,自己开了家洪荒养老院的既视感。

    心神挪回小琼峰,李长寿立刻着手分析,这白泽对自己的威胁到了何种地步。

    灵娥在旁……

    初一看,还以为她是在打坐修行,但仔细一瞧,却见她正在那小憩假寐。

    这丫头……

    李长寿目中满是关切,拿了一张纸条放在灵娥手边,上面写着‘三百遍’的字样。

    随后,他便托着下巴,坐在丹炉前愣神。

    白泽这种智谋成精的家伙,给自己送玉符的同时,定然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一枚传信玉符,能给自己多少讯息?

    对方会用真身前来送信,且就躲藏在度仙门附近?

    李长寿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毕竟白泽这般算无遗策,不可能让自身置于危险范围内。

    当然,李长寿稳妥起见,立刻调动了山门之外的纸道人,将各处细细搜查了几遍,自是一无所获。

    自己和白泽都会去预判对方的预判,从而导致预判互相累加、陷入一个不断循环的死结。

    上古妖族的军师,果然非同寻常。

    与这种高手隔空角力,必须对自己的即时判断保留足够的怀疑;

    说不定,自己此刻的想法,正是对方暗示、引导自己进行的推测……

    李长寿拿出一只画轴,低头开始写写画画,仿佛有一条条锁链自小琼峰飞出,朝着洪荒各处蔓延;

    而天地间似乎存在着数不清的虚影,虚影中藏了唯一的真相。

    于是,几个时辰后……

    “诶?”

    灵娥睁开眼,还以为是在梦中,捏了下自己的手背才发现自己所见,没有半点虚假。

    丹房不知何时沉到了山体中,此刻周遭漂浮着一张张摊开的卷轴,其上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地图。

    灵娥仔细看了一阵,只觉得头晕眼花,似乎是师兄在分析白泽藏身之所在。

    而李长寿此刻正站在一张洪荒五部洲简略的地形图前,负手而立、眉头紧皱。

    “醒了?”

    “哎,”灵娥立刻跳了起来,看到手中握着的纸条,打开一开,幽幽一叹。

    李长寿赞叹道:“这个白泽,当真是个高手。”

    “师兄,白泽很厉害吗?他不就是给了咱们一张玉符,能推测出什么了吗?”

    李长寿道:“不,只要所有信息要整合分析,再拆解后用不同角度重新分析,就能得出许多结论。

    他给的消息,刚刚好。”

    灵娥尽力跟上师兄的思路,纳闷道:“可是,假如他不知咱们在河谷商议如何对付他,那他主动给这封信,岂不是故意暴露?”

    “不错,他就是故意暴露。”

    “为什么?”

    “因为忌惮,也因为他曾为妖族卖命的过往。”

    李长寿道:“我与妖族已是绝对的对立面,妖族这般大能活着,且早晚被妖族因果牵扯,玉帝陛下与我,如何会容他?

    他也应知道,稳妥起见,我或许会提前请大法师出手,直接打杀了他。

    故,白泽想抢先一步,将这枚玉符送来,对我服软示好,试试能否化敌为友,互为知己,从而免去自身灾祸。”

    “为什么不是威胁咱们呢?”

    “因为构不成威胁,”李长寿道,“他点破我们跟脚,我们就大方点承认,直接搬去兜率宫隔壁。

    如此,我对他从忌惮就会变为恨意,反倒会断了他的活路。”

    灵娥抬手扶着额头,“那,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大法师……

    刚说到大法师,大法师已经来了。”

    李长寿拿出一枚玉符,将丹房从山体中缓缓升起,笑道:“若我所料不错,大法师带回来的玉符中,必然有白泽给我的信。

    这封信,要么是消极一点,言说自己主动离开洪荒,进入混沌之中漂泊;

    要么是主动一点,跟咱们立下一个赌约,若是能寻到他,他就为人教或者为天庭效命,若是寻不到他,就放他一马。

    要么是冒险一点,一步步与我们假装对抗,试试能否假死脱身。

    而且这封信必然,是半年前就写下了。”

    灵娥抿着嘴,感觉自己稳字经算是白抄了。

    “师兄,他为什么就不偷偷躲起来呢?”

    李长寿道:

    “并非不愿,而是不能。

    洪荒推算之道,前五位,若不论天道与道祖老爷,第一为咱们人教圣人老爷,第二为先天至宝太极图,第三为其他五位圣人,第四为执掌太极图的大法师,第五为拿起八卦盘的伏羲帝君。

    白泽之能,在于对危险的感知。

    他除非彻底离开洪荒天道覆盖范围,不然就只能如此行事,谁让他是世人皆知的上古妖帅?

    因果这种事,并非是他想甩就能甩开的。

    我推断,他要么是不善斗法,不敢轻易离开天道庇护之地。

    要么是舍不得这繁华世界,不想去天地之外终日孤寂。

    大概率是前者。”

    哐、哐哐!

    几声震响,丹房重新出现在了山体表面,周遭阵法隐去。

    大法师啧啧称奇,正在不远处打量着丹房。

    李长寿对大法师做了个道揖,笑道:“师兄可是带回了白泽留下的信件?”

    “你果真猜到了,”大法师略微有些尴尬,正色道:“我追查了他半日,在各处大千世界中游走,一路寻到了十六处他曾现身之地,看到了他留下的不少求饶话语。

    此瑞兽躲藏的功夫当真了得,太极图也一直被他骗过。

    不过继续追查下去,就算耗费个十年八年,总归是能捉到他。

    最近一处,他留下了一枚玉符,留言请我带回来让你观摩,一切自有定论。”

    李长寿问:“大法师您是不是在路上就看了?”

    “哈哈哈哈,一时好奇、一时好奇,”大法师摆摆手,“我打开那玉符,也就是在片刻前,玉符自己毁了。

    玉符中的内容倒也算有趣,他说自己正在五部洲之中,分别安放了四处假身,一处本体所在。

    若咱们能在半个时辰内寻到他的本体,那他任打任杀,愿意为人教肝脑涂地。

    若是咱们寻不到,他请咱们放他这一次,他会躲去混沌海中三千年。

    他说,唯一能给你的讯息,是他所藏之地,就是最安全之地。”

    灵娥在后禁不住一手扶额,低声道:“师兄……你跟这只瑞兽过日子算了。”

    李长寿正色道:“也就说,现在还有一刻的时间?”

    大法师竖了个大拇指:“相信自己,你行的长寿!”

    “我……”

    李长寿缓缓呼了口气,笑道:

    “师兄、灵娥,咱们一同来推算,他本体藏在何处。

    那几个假身不用考虑,不过是他放出来的烟幕,他所说最安全之地,我刚好已经列出了大概一百二十六处……”

    “善。”

    “师兄,我也要来吗?”

    “嗯,灵娥你此时异常重要,发挥你所有聪明才智!”

    当下,大法师、李长寿、灵娥回了丹房。

    李长寿居中坐在蒲团上,大法师负手在李长寿刚写满的一张张卷轴前溜达,灵娥手指捏着下巴,穷尽心思、各种思索。

    不多时,李长寿写下了七个地名,道:“在其中选一个。”

    灵娥忙问:“师兄写的七个地名中,为何没有天庭?”

    大法师笑道:“天庭有老君坐镇,离着太清观也不远。”

    灵娥赶紧躲回李长寿身后,小声道:“弟子多言了,大法师勿怪。”

    李长寿道:“这七处,是可能性最大的七个藏身点。

    咱们同时说一个最怀疑之地,必须同时说出来,且按自己心底的想法,我倒数三下……

    三、二、一……

    玉帝王母转世处!”

    大法师:“他可能混在安水城中。”

    灵娥:“昆仑山,咱们度仙门祖师的洞府!”

    “师兄,走!”

    李长寿立刻站起身来,“听灵娥的,去度厄真人府上!”

    “哦?为何听她的?”

    大法师有些不明所以,灵娥也是万分错愕,指着自己鼻尖,话都不连贯了。

    “听、听、听我的?”

    “没时间了,师兄快开图!稍后再解释!”

    ……

    ‘啧,到底是贫道耍了赖啊。’

    昆仑山上,某个因洞府主人外出访友而空闲下来的洞府;

    那摆满了不同款式‘云’的侧洞中;

    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道者,侧躺在一朵白云上,捏着胡须一阵轻笑。

    半个时辰,这就要过了。

    若说了解水神,白泽觉得,这个洪荒中,能超过他白泽的,也就只有水神自己了。

    白泽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

    他按水神的做事习惯与推算方式,耗费半年,推出水神能想到的一切选项,再反其道而行之,用一句‘最安全的地方’制定游戏规则……

    这题,他白泽稳赢!

    水神的选择如果是在第十层高楼,普通聪慧之人思考在五层楼……

    自己本该与水神角力、在第十层或者九层高楼,但自己主动退了一步,回到了第五层。

    太高、太低都不成,只有这里,才是最不符水神思考方式之地,才是‘最安全之地’!

    “哈哈,哈哈哈哈!”

    白泽念及此处,侧躺在那一阵大笑,山羊胡须油光发亮,表情也是怡然自得。

    当真迫不及待,想看这个天天玩化身的水神,寻到自己假身后,会是哪般表情!

    半个时辰,到!

    “师兄,这个就是上古的妖帅吗?”

    一百灵鸟般的女子嗓音,诡异地在背后响起,白泽浑身寒毛直竖,元神都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又听一男声轻轻叹了口气。

    “应该赌对了,还请师兄出手……扬了吧。”

    “善。”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