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上古妖庭太子陆压发讨天檄文第二日,天庭五大天门处,天兵天将严阵以待,到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兵列阵、天将磨刀,天庭不少文吏驾云来去;

    瑶池中的众仙子也是聚在一起,守护着瑶池周遭,并派人知会通明殿,她们虽不入天庭战斗序列,但可随时出手驰援。

    一时间,天上地下风声鹤唳,大有明日开战的架势。

    通明殿中,数十位天庭仙神齐聚一堂,在大殿正中摆了一张圆桌。

    圆桌旁立着八只宝座,两侧排了四列座椅,各位仙神都在座椅前站着,等待着一位正神到来。

    玉帝王母下凡历劫,按理说,此时正该是群仙无首;

    且群妖势大,上古妖族残存的众高手齐聚北洲边界,一股股威势看得人胆战心惊。

    若是不论双方兵力,单论高手的数量,妖族此时确实对天庭呈现碾压的态势。

    但这些仙神并未慌神,甚至……

    一想到此前天庭经历的诸事,现如今还有点想笑。

    门口一名天将小声道:“水神大人到了!”

    众仙神顿时停下私语,坐在主位上的东木公也立刻站起身来,朝殿门走去。

    门外,白袍白发白拂尘的老神仙驾白云而来,自是摸鱼状态的李长寿。

    他刚入通明殿,这群天庭仙神就立刻聚向前,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让东木公也有点哭笑不得。

    东木公喊道:“水神啊,你总算来了!”

    “这些妖族,凶到就差直接咬人了!”

    “水神大人?咱们何时起兵讨妖?”

    “诸位,诸位莫急,”李长寿抬手下压,众仙神立刻安静了下来。

    李长寿笑道:

    “诸位都是天庭重臣,此时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并不在天庭,咱们切不能慌了阵脚。

    如今天庭刚刚有所起色,万事正在起步之际,新入列十数万天兵尚未得操训,天将新晋数十,尚未习谋兵之法。

    那上古妖庭太子,便是看准了咱们天庭内部尚虚,才如此肆无忌惮,悍然违抗天命。

    若咱们此刻便整军讨妖,岂不正中妖族所想?”

    众仙神半数面露思索,半数面露不解。

    有掌管雷罚殿正神问道:“水神,如今妖族已是公然反天,咱们天庭此时虽尚不能称强盛,却已有镇压妖族之力。

    若妖族反,而不出兵,天威何在?天地正道又何以维系?”

    “此言差矣。”

    李长寿温声道:“天庭如今虽已可镇压妖族,且妖族之内派系林立、妖王不合、难以一心,但此时镇压妖族,天兵天将损伤几何?”

    言说中,李长寿迈步向前。

    众仙家在旁亦步亦趋地跟随,仔细听着,唯恐漏了半个字。

    李长寿道:“若即刻出兵,以妖族尽是些乌合之众而论,天兵天将死伤何如?

    若咱们天兵死伤过多,哪怕顺利镇压了北洲边界之妖,天庭实力便一清二白展露在天地之间。

    各位,而今天地间,以人族为主角,妖族不过上古败犬。

    倘若不能以雷霆之势镇压妖族,于天威无益,于天地正道也无益,只会让中神州众仙门取笑。

    更有甚者,若妖族上古大妖尽出手,咱们吃一次败仗……

    天威荡然无存矣!”

    通明殿中这数十位仙神闻言,尽皆点头称是。

    水神说的在理。

    天庭出兵不止要赢,还要赢的漂亮,必须大获全胜,才算打出威风。

    那执掌雷罚殿的正神拱手道:“是小神莽撞,思虑不周,请水神责罚。”

    李长寿笑道:“都是为天庭着想,且你我同殿为臣,何来责罚一说?”

    东木公在旁叹道:

    “说一千道一万,终究是咱们天庭如今实力,还不足以震慑这般宵小啊。

    各位,且入座!

    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下凡历劫之前,曾将天庭事务托付于我与水神,今日召集各位,便是商议如何应对妖族发难。”

    当下,东木公做了个请的手势,殿内众仙神尽皆入座。

    居中这圆桌处,东木公、李长寿坐于主位,守卫五方天门的元帅在旁相伴,却空了个位置出来。

    东木公看着这空位道:“水神,咱们不如请龙吉公主前来?”

    “木公,”李长寿皱眉道,“虽请龙吉殿下前来也合情理,但就怕……陛下不喜龙吉殿下参与这些事。”

    东木公不由一惊,忙道:“那依水神之见,请水神处置。”

    “请月老入座吧,”李长寿笑道,“今日还有要事,需月老出手。”

    诶?

    正在通明殿角落的月老不由愣了下,这般天庭战事,与他月老何关?

    不过水神有此一言,月老也不敢怠慢,当下站起身来,低头向前,顶着少许压力,拘谨地坐在了圆桌末位。

    整个通明殿,因为这鲜艳的大红喜袍,多了几分色彩。

    东木公清清嗓子,接入议题。

    有天庭将领将妖族讨天檄文无感情朗读了一遍,众仙神纷纷义愤填膺状。

    东木公笑问:“水神,咱们如何应对为上?”

    李长寿却道:“这檄文写的倒是不错,简直可谓声泪俱下,言说咱们天庭如何欺他妖族良善,他妖族已处处退避、百般忍让,如今忍无可忍,宣布不尊天庭之令。

    但细细想来,这檄文毫无内容,且是相当不要脸。

    说的就跟此前妖族当真听从天庭号令一般。”

    众仙神各自露出几分笑意,整个大殿的氛围都活泛了许多。

    东木公笑道:“这妖族倒也是讲究,如此可以反咬咱们。”

    “各位要注意,妖族现如今说的是抗天而不是反天,”李长寿道,“对方留下了少许后路。

    妖庭太子陆压,以及妖族众上古存留的高手,才是真正的麻烦。

    不过,当下咱们先要做的,是再发一道檄文出去。”

    东木公皱眉道:“再发檄文?可是要回应妖族的檄文?”

    “先将大义占住,”李长寿笑道,“对方檄文中所写这些,咱们一条都不去回应,就历数上古妖庭余孽之罪状。

    此事也莫涉及人族,单单就说,这些上古妖族嗜杀成性、残害万灵、不识天数,他们操训妖兵、炼制邪宝,压榨天地之精、灵,图谋不轨。

    这第二封檄文中还需点出,天庭乃道祖与道门众位圣人老爷所立,所为便是护卫苍生、维护天道运转,并非为统御万族。

    上古那套已是行不通了,但凡生灵,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是否被称之为妖族。”

    众仙神细细品味,若是智谋够的,听闻李长寿的这些话语,都是明白李长寿这几句话的分量;

    若是智谋不足的,也觉得水神这般话语说的在理。

    当然,哪里都少不了憨厚之辈。

    有个武将纳闷道:“咱们天庭以后……不统御万族吗?”

    一双双眼睛顿时瞪了过去,让那武将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把自己挤到墙缝里去。

    李长寿正色道:“咱们天庭是为护道,而非为统御万族,此事各位切要牢记。”

    众仙尽皆称善。

    又有仙神忧心道:“这檄文一发,妖族若是愤而攻打天庭,又当如何?”

    李长寿淡然道:“那一应妖族高手顷刻死无葬身之地,定不会有灰烬留下。”

    众仙神顿时安下心来,知道水神能这般说,定是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东木公在旁却是若有所思……

    为什么,这些底气他也有,这些话他也能说,却做不到水神这般轻描淡写又、又这般有格调……

    定下第二道檄文主要内容与对外颁布的时间,李长寿就开始安排后续之事。

    天庭众天兵半数于天门防守,半数修整、操训,互相轮替;

    另对四海龙族下令,命龙族准备一批高手,随时驰援天庭。

    此外,第二道檄文发过,天庭将会以讨妖之名义,略微降低招纳天兵的门槛,号召中神州人族为主体的众仙门北上讨妖。

    这些都是最初的应对,也是天庭做出的合理反应。

    后续,天庭还有数张底牌可用,比如对三教求援、请兜率宫老君出面、妖升山大灵爆再现,等等。

    李长寿笑道:“各位一定要沉住气,慢慢拖,让妖族自生乱。

    如今玉帝陛下不在天庭,咱们完全可以用这般借口为免战牌,占住大义,讨伐妖族。

    妖族此刻正是群妖初聚、气势最盛,若拖他三年,妖族气势必衰;

    拖他十年,妖族气势必败。

    拖他二三十年,妖族要么就地化作一盘散沙,要么那陆压之流不自量力、主动伐天。

    这期间,咱们大可放松下来,各司其职,天门各处加强守备,在中天门处囤积一支兵马作为策应,大局可安。

    最好,咱们拖到陛下历劫归来,那时咱们天庭已准备充足,只需陛下一声令下,大军开拔、下凡除妖,天兵不必多损,就可扬天威、弘正气。

    此不正是美事一件?陛下又怎会吝啬奖赏?”

    众仙神眼前一亮,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东木公也笑道:“这期间,若那妖族之流在下界叫骂,咱们不必在意。”

    “这个还是要在意的,”李长寿却道,“找几个能言会道擅骂架的天将,若有妖族叫骂,就直接怼回去,最好是骂得他们忍不住起兵伐天。

    不过要注意,不可口出污言秽语,给咱们天庭抹黑。

    现如今,这些妖族骑虎,妄图借虎威恫吓,咱们就让他骑虎难下,看看到底是谁着了慌。”

    有天将问道:“水神大人,若在此期间,天兵士气受影响,该如何安抚?”

    “小事矣,”李长寿笑道,“今日就可对各部天兵言说,就说木公与我做主,想将这批妖族全歼,只是此时天庭之力尚且不足,必须等待些时日。

    让他们稍安勿躁,咱们继续招纳兵马,务必以碾压的态势威临北洲边界,一役以尽全功!”

    不少天将咧嘴笑着,总归放心了下来。

    李长寿稍作思量,又道:“除此之外,将一两套天兵经常操训的阵法,更名为除妖大阵,以彰显咱们天庭之决心。”

    “是!”

    众天将齐声应诺。

    李长寿瞧了眼东木公,后者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言道:“水神安排就是。”

    “那我就多说几句。”

    李长寿清清嗓子,在宝座上坐的更舒适放松了些,继续道:“要对付妖族,用兵其实是最后一步。

    咱们是天庭仙神,为天庭效力,为天道效力,妖族不尊天庭便是不尊天道,咱们如何不能用天道之力,先削他妖族几层皮?

    月老何在?”

    “小神在!”月老起身听令。

    李长寿道:“木公与我暂代王母娘娘处置天庭事务,今日便以王母之名义下令。

    你姻缘殿找寻此次反天之妖族,但凡真仙境之上的妖族,若有姻缘便扰其姻缘,若无姻缘便增其姻缘。”

    月老忙问:“水神大人,如何扰其姻缘?”

    李长寿于是举了个栗子:“比如甲雄性妖王与其夫人的姻缘,可以引入乙雄性妖王的红绳,让甲和乙争起来,以此类比,分批进行。”

    月老恍然大悟,而后便开始细细品味。

    众仙神面面相觑,这一招确实是他们没想到的。

    别问,问就是见识盲区。

    李长寿悠然道:

    “除了姻缘殿,雷罚殿可以每天不间断给那些有业障在身的妖降雷罚,便是吓他们一吓也是好的。

    神威殿就托梦,找准一些道心不够坚韧的妖族高手,托梦破其道心。

    瘟部诸神位此时还空缺了大半,但瘟部代管的仙神,可以给那些妖兵搞一些小麻烦。

    财部代管的正神,就给他们搞点破财之事,最好参考姻缘殿这般做法,让他们妖为财死、鸟为财亡……

    各位,还有谁掌管的神殿能影响到妖族的,尽管开口提一提,大家在此商议一番。”

    有仙神立刻站起身来,喊道:

    “小神代管风部,可令群妖汇聚之处日日大风,不见天日!”

    “小神代管四季轮换,可令群妖汇聚之处夜夜大雪,白昼酷热!”

    “小神代管黄昏晚霞,可给他们日日写上‘妖族必败’等话语,乱他们军心!”

    “小神专管厕神殿,定要他妖族如厕时,次次爆桶、溃不成军!”

    整个通明殿瞬间落针可闻,刚热烈起来的氛围突然凝固。

    一道道视线看向了说话那名仙神,后者心虚地缩了缩脖子,“小神……也只能做到这地步了……”

    李长寿笑道:“算你一功。”

    通明殿中各处响起大笑之声,众仙神、天将士气满满,此前却是从未想过,他们天庭还有这般多对敌的‘便利’。

    待通明殿中议事大会落幕,天庭各部立刻开始运转。

    那些聚兵北洲边界的妖族,并不知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一夜之间,有关水神的传说,在天庭中又多了许多……

    以前,都说天庭水神心黑手狠,大多数仙神是不信的,觉得水神能崛起,大半还是靠着人教弟子这个身份的加持。

    但今日之后,天庭仙神说起水神,都是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大致总结一下,各仙家说的都是这般:

    【脏,水神的心那是真的脏,我等远远不如,对水神无比钦佩,愿跟随其后,为玉帝陛下效犬马之劳。】

    且说通明殿气氛最热烈时,兜率宫后院,玄都大法师听着李长寿‘借天道之力折磨妖族’的计策,也是被逗的一阵大笑。

    待大法师收敛笑容,掐指推算一二,身影渐渐变得虚淡。

    “师弟手中,岂可无善战之兵。”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