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夜黑风高小琼峰,林间挂香飘幽影。

    刚得到了自家师兄传信的灵娥,披上一件道袍就匆匆出了草屋,持着开阵玉符,一路冲向丹房。

    但刚到丹房前,灵娥就听到了一声声压抑的……

    哽咽?

    她心儿一慌,自林间夜幕跳出,落到灯火通亮的丹房门前,看到了……正仰躺在摇椅上,泪流满面、涕泗横流的自家师兄!

    咔嚓!

    灵娥背后仿佛出现了一道闪亮的落雷,身子向后闪躲了下,瞠目震惊状。

    天,怎么突然就塌了!

    “师兄你怎么了?”

    灵娥带上哭腔,直接跪在摇椅前,小手握住李长寿的大手,口中喊着:

    “有什么事跟我说,不管发生什么,咱们一起扛就好!

    是、是师父吗?师父没救了吗?

    师兄你修行莫非出什么错了?

    若你长生道果毁了,我也会陪着你一起投胎什么的师兄!”

    “灵娥……没事……”

    李长寿颤声回答,喉结上下颤动,散发着浓浓的悲伤之感。

    灵娥眼皮垂下,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滑落,她将师兄的手背放在脸颊旁,低声呜咽着:

    “师兄你别吓我,你要是现在就没了,那我可怎么办!

    我现在连为你守寡都算不上,只能为你守墓……

    哎呀!师兄你干嘛打我!”

    “乱喊什么!”

    李长寿没好气地骂了声,将弹了她额头的手指收回,在眼角边擦擦眼泪,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道:

    “这后劲,也未免太大了些。”

    灵娥捂着额头鼓起嘴角,幽幽地看着自家师兄,郁闷道:“这么多年没见师兄你哭过,人家担心嘛。”

    “为兄这并不是哭,”李长寿叹道,“只是在宣泄道心积压的情绪罢了。”

    灵娥各种不明所以。

    李长寿摇摇头,注视着阴沉的夜幕,让自己道心中的悲伤尽量平复下来。

    他刚回山一个时辰,就在此地‘稳男落泪’了一个时辰。

    半日前,离开地府时,李长寿就以要去海神教和天庭处理后续之事为由,婉拒了赵大爷的饭局邀请。

    玄黄塔被大法师故意收了回去,大法师还特意点名,请云霄仙子送李长寿本体回山门……

    一如既往的好师兄。

    李长寿难得坚强了一次,主动将云霄仙子送回了三仙岛,并在三仙岛上喝了杯茶,闲聊几句,才独自踏上了回程。

    回来的路,因为少了塔爷相护,李长寿总归不免有些‘安全感缺失’……

    本来大半个时辰就能遁回来的路,硬是绕了小半个中神州!

    待回到小琼峰,躺回了舒适摇椅,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身周飘出了一缕缕深蓝色的道韵,一股股悲怆之意自浑身上下冒了出来。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万物有终时,何以守寂寞。

    此前李长寿并非没有被小哀影响到,只不过是将这些悲伤积压了下来,对外营造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咳,才不是因为当着云霄仙子的面!

    这种纯粹的悲伤、纯粹的感染力,并非道心无垢就可抵御……

    灵娥搬了一只蒲团,坐在了李长寿身侧,用自己最正经的温柔,小声问:

    “师兄,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李长寿淡然道,“只是在帮后土娘娘压制七情化身的时候,被众生七情所化的道韵影响到了,将这股情绪宣泄出来就好。”

    灵娥眨眨眼,貌似听师兄说了一件好像很了不得的事……

    李长寿道:“知道喊你过来是做什么吗?”

    “知道,”灵娥轻轻一叹,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面容,扭头看向侧旁,“如果奖励我抄写经文能让师兄产生快乐,我……愿意……”

    “这次不必,给我弹点欢快的曲儿吧,对冲下心境。”

    “嘻嘻,早说吗,这就来!”

    灵娥立刻向后挪了挪身子,放出两只纸人拿起鼓和箫,自己也抱出了一把古琴,奏起了欢快的曲调。

    李长寿笑了笑,再次闭上双眼,待那如潮水一般的悲伤渐渐消退,心神再次开始忙碌了起来。

    后土七情之厄能顺利化解,自是离不开天庭、龙宫、三教仙宗的配合。

    李长寿的纸道人们再次上路,去龙宫找龙王道谢,言说此事进展;又在天庭寻到了东木公,商量接下来派人去地府慰问之事。

    而在东木公处,李长寿得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

    此前聚集众生念力时,在三千世界也汇聚一股念力冲到了地府,注入了六道轮回盘,增添了不小的助力。

    这股众生念力的来源……

    正是西方教在三千世界中掌控的大批香火神教!

    西方仗义出手?

    李长寿仔细思索,倒是明白了西方教的用意,无非就是三条——

    第一,给予地府以恩惠,方便今后在幽冥界行事;

    第二,与道门同时出手相助六道轮回盘,算是为天道做事,虽不得功德,却可凭此挽回些气运;

    第三,占住道义二字。

    【道义】,在洪荒这个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仿佛只是个玩笑。

    在道祖未合道、六圣未出世时,确实是这般;远古就是纯粹地谁拳头大谁有理,所谓的道义不过是强蛮的遮羞布。

    但道祖合道、六圣齐出之后,洪荒的天就已经定下了,背景、跟脚,开始变得比实力更重要。

    六圣的存在,制定了洪荒的基本秩序;

    而天道的存在,让道义二字越发重要。

    西方教此次出手相助,就是为了占住道义二字,给自己‘正名’,显示出洪荒大教的担当,与道门能继续在同一层面博弈。

    大概就是——【我们西方教不是洪荒的反派,与道门是竞争关系,各自有各自的立场】。

    此事是圣人下令,还是地藏或者其他圣人弟子主动提及的?

    李长寿思索了一阵,这个问题自然没什么答案,随之一笑也就不多想了。

    嗯,还是想想后续如何帮地府,顺便再多赚点功德吧。

    此次相助后土娘娘,天道降下海量功德,分给了道门九仙;而李长寿是其中出力最多、最为重要的关键人物,得到的功德自然也是最多。

    但正如大法师[嘀嗒小说 www.didaxs.info]此前提醒他那般……

    此事的功德分给来助阵的道门高手,李长寿自己所得自会减少。

    这也没办法,事关大德后土,李长寿自然是想一切求稳。

    功德金身,此刻差不多已经构筑了九成!

    但这九成还都是‘素材’。

    单纯的功德,除了抵消业障,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完整的功德金身才能产生‘天道庇护’的效果。

    当然,李长寿在此事上的思路一直没变过——

    他想要功德金身,并非是为了依赖功德金身保命。

    有功德金身守护,在不涉及圣人的一般危险情形中,安全系数最少能提升三成;

    而涉及圣人的危险情形,他也能凭功德金身,让圣人……犹豫那么一下。

    这就是一线生机!

    修功德金身之法,李长寿早已备好,而且也动过魔改的念头,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思路。

    此时自己功德金身缺的那部分,也就是一条小腿、一只脚。

    那,能不能弄个小号的‘腿肢’?

    功德金身·天残脚?

    “哈哈哈!”

    李长寿心底浮现出这般画面,也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灵娥的琴声一停,喜道:“师兄,你没事了?”

    “啊,道心无恙了,”李长寿伸展了下手臂,看着眼前的灵娥,又不由陷入了思索。

    灵娥暮然脸蛋一红,低声问:“怎么了?”

    “灵娥,你修行至今日,已多久了?”

    修行多久了?

    师兄莫非……是要对自己下手了?

    家花,终于要熬出头、结出果,师兄妹的关系也能进一步突破了?

    咚!

    灵娥心跳声骤然放大,俏脸唰地通红,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接跃过少女的矜持与不安,将自己准备多年的话语,细如蚊声地说了出来:

    “我、我……我准备好、好……了……”

    “哦?”

    李长寿眼前一亮,笑道:“你竟能猜到我的想法,修为高了之后,灵智也是渐长嘛。

    那就直接定下了,十二年后下山游历。

    也是时候,让你去面对这个洪荒了。”

    “诶?”

    灵娥一怔,而李长寿轻笑几声,身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于丹房内。

    ……

    不够的功德,去哪填补呢?

    除妖虽然是比较稳定的选项,但突然给妖族的压力太大,也容易引起妖族剧烈反弹。

    还是要以陆压道人为算计的核心点,用陆压道人妖庭太子的身份,吸引更多业障大妖冒头。

    最理想的算计,其实是让妖族对天庭主动施压,高举大旗反天,那自己出手收割功德,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合乎情理。

    妖族如今的实力和底蕴,若是跟整个人族比,自是远远不如;

    但跟刚起步没多久的天庭相比,还是不容小觑。

    李长寿细数了下,自己接下来这几十年需要处理的事务。

    天庭招兵买马、轮回流程补全计划、针对陆压、暗中守护玉帝和王母、让师妹了解世道艰险……

    原则上,他还是不会主动算计这些事。

    封神大劫的时刻表,已在南洲现身,且有孔萱大姐、咳,孔萱道友守护;

    李长寿只需不紧不慢,按照自己的节奏做好后续准备,不必非急于一时。

    上头与着急,是稳者最大之敌!

    接下来,先去找有琴师妹谈下,看看她修行到了何处,在她去天庭之前,将她的修为境界尽量提升到天仙境。

    嗯……还要安排一场戏码,让有琴与天庭水神‘正式相交’,从而给她足够硬的跟脚和背景。

    毕竟是去天庭帮自己的同门师妹嘛,自然不能亏待着。

    “前辈……前辈您在吗前辈?”

    “嗯?”

    李长寿挑了挑眉,大半心神落归南赡部洲与东胜神洲边界处藏身的纸道人,仙识蔓延,注视着黑豹夫妇的洞府。

    水妖淼淼正在洞前来回踱步,手中还捏着李长寿此前给的传信玉符。

    这是怎么了?

    李长寿的纸道人站起身来,检查了下自己的样貌,确定是一直示与黑豹夫妇的老道模样,这才驾云赶去。

    仙识捕捉到,黑豹正趴在洞内一处石桌上呼呼大睡,身周还放着两坛仙酿,明显是被他夫人灌醉了。

    这情形,这画面……

    这要是让黑豹看到,必以为他这个‘陆压老道’跟水妖淼淼有点什么事啊!

    到了洞前,李长寿板着脸,问道:

    “为何匆忙找贫道?又为何要将你夫君灌醉?”

    水妖低头行礼,忙答:

    “这几日我夫君总是念着截教仙、截教仙,还说要去金鳌岛上一行。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近来有些想念金鳌岛上的故友,想去探访一番。

    那金鳌岛是截教道场,高人云集,我们不过两只小妖耳,何敢过去那里拜访?这若是惹了哪位高手不喜,岂非要命的灾祸。

    前辈,您能否劝一劝我夫君?”

    “无妨,”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皱眉道:“他想过去,那去就是了。”

    水妖紧皱眉头,低声问:“这,这无事吗?”

    “自是无事,”李长寿表露出少许不耐,“你与他是夫妻,此事合该你们二人商议,贫道并非将你们关在此处。

    贫道只是觉得黑豹道友这张嘴,对咱们妖族而言,算是极为重要的本领,所以对你们颇多关照。

    金鳌岛上仙人明事理,说话也好听,如果你夫君所说没骗你,那你们说不定会在金鳌岛上得一些好处。

    莫要以自己妖族出身自卑,虽然咱们妖族现在不行,但上古时也曾辉煌过。”

    水妖不由得一阵忐忑,低声道:“他若是去,我反正是不会过去……”

    “这就是你们夫妻之事了,”李长寿摆摆手,“贫道还有要事,就不在你们这久呆了。

    这般小事,哼。”

    言罢,李长寿驾云离开,水妖有些欲言又止,但只能欠身行礼相送。

    轻叹了几声,水妖转身回了洞府内,将黑豹抬去了床榻上,开启了守护洞府的阵法。

    黑豹要去金鳌岛访友?

    这对封神大劫,又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底隐隐有些预感,觉得黑豹一动、定能搅动洪荒之风云。

    倒是,可以趁机搞一波陆压……

    李长寿思路不断延展,渐渐笑眯了眼。

    ……

    三日后,黑豹果真从洞府启程,一路躲躲藏藏赶往东海,在东海边缘朝金鳌岛而去。

    而黑豹刚刚动身,天庭就对五部洲发下了一道讨妖檄文,追捕上古妖庭余孽陆压道人。

    檄文中也写出了理由,说陆压道人掌握了一种威胁天地平衡的法宝,需要尽早将陆压‘捉拿归天’……

    这檄文一发,中神洲人族仙门反应寥寥,差不多直接无视。

    ——天庭虽然已开始起势,但影响力、号召力,始终还是欠缺了太多,还没三界主宰的亚子。

    但众妖族听闻此事,先是对天庭大骂几句,而后直接捕捉到了重点。

    陆压道人、威胁天地平衡的重宝!

    这还了得?

    妖族不少高手瞬间颅内升压,各洲边界的妖族领地群妖欢腾,刚安生了没多久的上古老妖纷纷出山,等待着太子殿下振臂一呼!

    而当事者较晚得到这个消息时,整头乌都……懵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