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威胁天地平衡的法宝?

    一处开满桃花的山谷深处,陆压道人反复看着手中传信玉符所载讯息,眉头越皱越深、起身来回踱步。

    此刻的陆压,并非是那般老道的模样,而是一名面容俊朗、神采奕奕的青年妖王。

    这其实是陆压道人躲藏伪装时,经常会用的第二个身份,某个妖族中立派的小妖王。

    今日,突然接到妖族高手传信,得了天庭发檄文追捕他的消息,陆压并不感意外。

    天庭有意拿妖族立威已非秘闻,他陆压的跟脚不知为何,早已被天庭玉帝知晓。

    ——不然他也不至于躲在此地,每日还要忍耐着巨大的心理折磨,与众妖女厮混,做出一幅荒淫无度的模样。

    这种颓废、枯燥、没有约束的生活,对于满心抱负的太子殿下来说,实在是……

    太痛苦了!

    但这次追捕他陆压,天庭给出的理由,竟是他拥有威胁天地平衡的法宝,这就让陆压有点范懵。

    他的秘密法宝钉头七箭书,能影响到天地平衡?

    显然不能。

    先不说钉头七箭书有诸多限制,用之损功德、气运,且在上古时,这门术法就作为妖庭暗中惩处罪妖的手段,也没见天地平衡受影响……

    自己的斩仙飞刀最近虽已接近大成,但这不过是杀伐宝物,如何能影响到天地平衡?

    而且,‘天地平衡’这四个字,当真有些让妖捉摸不透。

    如今人族为天地主角,天庭为名义上的三界主宰,天地又不曾对立,有什么‘天地平衡’的说法?

    天地平衡这四个字,多出现在上古巫妖大战,两族休战时期……

    “莫非是,在诈我现身?”

    陆压一双剑眉轻皱,星目中划过两缕金光,面色却有些阴沉。

    正此时,角落有铜面镜轻轻震动。

    陆压看向屏风左右跪坐的两名桃花妖,有些不耐地摆摆手,那两名侍女起身告退,婀娜的身姿带走了微微的香风……

    很快,暖阁各处阵法被陆压开启。

    陆压走到铜镜前,点一缕仙光入镜中,其内缓缓浮现出一名老道的身影……

    此老道身着灰袍,生有鹿耳、鹿角,见到陆压之后就做了个道揖,温润的嗓音也自铜镜传出:

    “殿下,已有十多位老元帅前来老臣这里问询,老臣着实不知该如何回应。

    若殿下……您当真已有对付天庭之法宝……

    不如就与诸位一直支持您的妖王开诚布公,如此,才不会寒了各位老臣的心呐。”

    陆压皱眉道:“若我有这般宝物,鹿公岂能不知?”

    鹿妖老道皱眉沉吟,又道:“殿下,若如此,事情恐怕麻烦了。

    天庭如今是东木公与天庭水神做主,玉帝王母在凡尘历劫……嘶!莫不是那天庭水神用了计谋,想要逼主人现身?此事不可大意啊。”

    东木公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哼!此事已是明摆着!

    这水神杀我族人,欺我妖族如今式微,如今又动这般念头算计!”

    陆压咬牙骂了几句,袖袍一挥,直接化作平日里在外行走的老道模样。

    铜镜中的老鹿妖忙道:

    “殿下还请暂时忍耐,莫要中了水神的奸计啊!咱们理应先静观其变,再看他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静观其变?此时还能静观其变?”

    陆压压下火气,有些无奈地回了句:

    “若我躲避不出,我族上下势必士气衰减;

    若我主动露面,天庭便找到了跟咱们正式开战的由头。

    这水神已是将我抬到了火架上!

    更是通过此事,将我之跟脚公布于众,让我今后无法继续躲在暗处算计。

    此檄文看似是壮我族声威,实则是杀我不见血之计谋!

    鹿公,你且将此事实情与各位前辈、我族名宿解释清楚,我此刻必须做些什么,才能化解这次灾厄!”

    “殿下……您英明呐!”

    鹿公高呼一声,突然又有些感伤,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眼角,叹道:

    “若先帝能见殿下如今之沉稳多谋,定会无比欣慰,老臣惭愧,竟不能为殿下排忧解难,还要殿下去面对这般处境!”

    “鹿公莫多说了。”

    陆压再次压下怒火,把已经冲到嘴边的训斥咽了下去,努力保持和颜悦色。

    他又对着鹿妖王勉励几句,才将铜镜上的道韵抹平。

    “哼!”

    这些老臣,当年妖庭覆灭时跑的比谁都快,遇到事了哭的比谁都欢!

    就从不见拿出什么,能让他眼前一亮的计谋和决断!

    当年他们妖族汇聚万灵,其势滔天;巫妖大战后期更是因祖巫内损、水火互斗,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可就是这些占据高位,却对妖庭毫无助力的庸臣,拖累了整个妖庭运转,被人族有机可趁!

    最讽刺的是,巫妖大战最后活下来的,还是这些老油条……

    陆压心底骂了一阵,又将这些怨气扫平。

    他自然知道,现在也必须依靠这些老臣,才有让妖庭东山再起的机会……

    背起斩仙飞刀,将怀中的布包拿出来看了一阵,又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陆压轻轻吸了口气,身影化作一缕青烟,在桃花谷中消失不见。

    终于,能暂时离开这个痛苦之地了。

    他此前在妖升山被水神的大灵爆所重伤,就一直在此地疗伤。

    也是亏了西方教给的一颗莲子,才填补了损耗的元气,且助他突破了一个境界……

    ‘水神,你莫要再逼贫道。’

    ……

    与此同时,金鳌岛上。

    许久未回岛修行的敖乙,此时正泡在他在金鳌岛上的洞府——那方宝池中。

    敖乙化作十多丈龙身,在池水中悠闲地伸展着自己的躯体;

    顺便,按自家教主哥哥的吩咐,观察远处那正热闹的仙神‘聚餐’,将此地的情形记下,稍后反馈给教主哥哥。

    今日的金鳌岛颇为热闹,只因来了一头修为不高的黑皮豹子精。

    黑豹最初要登岛,被岛上巡守的仙人拦下,差点一剑砍了;

    但黑豹开口就喊出了岛上数十名天仙、金仙的道号,更是激动地报上了‘元泽’这个前世用名,让岛上众仙齐齐震惊,迅速聚了过来。

    截教发展至今,因通天教主威名赫赫,诛仙四剑凶名远扬,但凡能入金鳌岛、蓬莱岛这些道场修行的炼气士,极少会为外道所杀;

    就算大半修不成长生金仙,也能寿终正寝,自在一世。

    元泽老道,算是截教‘万仙来朝’时代,比较稀罕的意外……

    当年,元泽老道被不知来路的妖魔控了心神,带大批妖魔去围攻人教仙宗度仙门,意图破坏三教源流大会,结果被守口如瓶的度厄真人一声冷哼,震的命丧当场。

    后,元泽的元神被截教仙送去地府,借着截教之威,走了走关系,投胎转世时,又安排了个上好的命途……

    可惜,因元泽老道投胎前说了一句【放心,从奈何桥走去轮回盘,还能出什么问题】,硬生生把自己大好命途奶没,最后误投畜牲道,生做了一头黑豹,修行至今也没什么名堂。

    今日黑豹来金鳌岛上探访旧友,岛上截教仙大半被惊动,纷纷赶来围观、咳,赶来表达关切之意。

    ‘明中’观察了半个时辰,敖乙搭在池边的龙首慢慢缩了回去,龙身沉到池底;

    随后他便用神像散出神念,对李长寿的主神像发去了交流邀请。

    很快,一人一龙于梦中相见。

    敖乙细细言说此时金鳌岛上的热闹情形,李长寿仔细听着,很快就有些感慨……

    截教上下确实足够团结!

    截教仙虽然在黑豹登岛,就直接把黑豹的嘴用道法封了,但各类宝材、丹药、灵石、术法,成堆成堆地往黑豹怀里塞……

    那些昔日与黑豹交情匪浅的炼气士,更是拉着不能说话的黑豹,去各处赴宴。

    眼看他嘴被封,眼看他拿好处,眼看他泪了目。

    “教主哥哥,”敖乙纳闷道,“咱们盯着这头黑豹作甚?”

    “莫要小瞧了他,”李长寿负手而立,笑道,“这家伙如今是妖族,又与截教有了关联,日后说不得会成为什么厉害人物。

    你且继续在金鳌岛上盯着,他一旦离岛,你就安排一位龙族长老……”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叮嘱了一阵,敖乙不断点头。

    很快,这个近来修为进境神速的龙族太子脱离梦境,暗中调了一名龙族高手来金鳌岛附近等候,稍后自有一场小戏上台。

    金鳌岛热闹了几个时辰,一朵白云自北而来,却是菡芷得了消息,自三仙岛上匆匆赶来。

    见到黑豹精,菡芷眼圈一红,忙喊师父。

    但黑豹精立刻闪躲,侧对着菡芷仙,叹道:

    “转世已非前人,贫道不敢多应,今见仙子无恙,心底安矣,这便归去修行。”

    菡芷不由抿嘴轻叹,众截教仙也立刻挽留黑豹,让黑豹在岛上修行、再入截教。

    但黑豹挂念着自家夫人,且觉得自己修为太弱,没什么脸面待在岛上修行,就固执地告辞离去,且坚决拒绝众仙送他回洞府的好意。

    黑豹的这些反应,也都在李长寿的推断之内。

    菡芷万分不舍,跟着黑豹出了金鳌岛,送出数十里,三次被黑豹喝止不可跟上,她才停下步子。

    “师……道友若是遇到什么难处,就来岛上或是去三仙岛寻我……”

    “回去吧,回去吧!贫道如今也有贵人相助,修行无碍!”

    黑豹连连摆手,低头钻入海水中,施展出还算不错的遁法,朝北方遁去。

    截教众仙的仙识跟随了黑豹一阵,目送他归去,不少仙人唏嘘不已;但对金鳌岛来说,这也不过是一件小小的稀奇事。

    待黑豹遁出金鳌岛范围,敖乙也离开宝池,朝东海龙宫方向飞去,与一位龙族高手,‘恰巧’在黑豹头顶碰面。

    那位龙族高手大喊一声:

    “二殿下!二殿下!可算迎到您了!

    天庭刚刚有调令到了龙宫,让您立刻调兵去追查妖庭余孽陆压道人的踪迹!”

    躲在海水中的黑豹顿时一哆嗦,心里话都有点瓢:

    陆压道人!恩公公!?

    “是吗?”

    敖乙淡然道,“我之前回金鳌岛看望师尊,还想着回去与思思团聚两日,没想到又有这档子事。

    天庭当差不易……

    这陆压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他是太阳金乌、妖族太子,被如今妖族视为中兴之主,”那龙族高手朗声回答,“先前妖族欲用巫族魂魄炼制灭人剑,便是为他所备。”

    “哼!这陆压!不识天数!

    我这便回天庭带兵,你且替我捎个信回水晶宫中……”

    二龙交谈之声渐渐飘远,海水中的黑豹此刻震惊不已,在海面上露了个面,想追上去,又不敢动弹。

    陆压恩公有麻烦了!

    “唉,盼恩公能平安度过这般艰险,大吉大利……”

    啪!

    黑豹抬手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皱眉看着海水中自己的倒影。

    这可、这可如何是好!?

    ……

    幽冥界,酆都城东侧雄关之外。

    细细的蚊声伴着一阵清凉的冷风吹过,躲藏在暗中的文净道人,远远打量着此地重重禁制。

    她只是路过此处,今日是要去血海‘出差’。

    听闻前几日,那个男人和水神大人连同七个凑数的道门高手,帮大德后土度过了一场危难,文净道人就想着来此地看看……

    或者能嗅到一点点,那个男人的味道。

    可惜,她不敢踏足酆都城,只能远远瞧一眼。

    转身正要离开,文净道人又轻咦一声,被这雄关一线天尽头的情形所吸引……

    这是……在做什么?

    地府不是只勾魂吗?怎么连棺材都备上了?

    一线天尽头处,正有一群战力不错的纯血巫族,敲锣打鼓、似乎是在排演什么节目。

    一口粗糙的石棺落在地上,被六名巫族壮汉轻松抬起,扛在肩头;六巫跟在前方那两名头套战巫身后,不断摇摇晃晃、向前行走。

    走了不过十多丈,牛头高声喊停。

    “要欢乐!要开心!

    你们这板着脸,就跟真的死了亲友似的,本元帅很难带你们去为水神大人做事啊哞!”

    “大家要跟着鼓声的节奏,”马面抱着胳膊,温声指点了几句,“我们是要给妖族送棺,为的是激怒他们,这样才能达到与他们开战的效果……”

    于是,这群巫又开始了新一轮排练。

    “打起精神!继续练!

    一定要万无一失,不出差错,过几天才能去两军阵前,为水神大人助威!”

    言罢,牛头突然嘿嘿一笑:

    “马,你说,咱们要不要在石棺上面,弄个陆压道人的牌位?”

    马面沉吟几声,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他们去立牌位上香,岂不是让妖族太子占了便宜?

    远处,文净道人禁不住抬手扶额。

    这……

    莫名感觉,跟他们一同为水神大人效命,略微有一点点羞耻呢……

    摇摇头,文净道人转身赶紧离开此处。

    蚊声再起,她去了血海深处一处隐秘之地,熟门熟路地寻到了一片断壁残桓。

    文净道人化作了平日里那妖娆的身形,身披血纱衣,带着几声娇笑,走向前方的宫殿遗址。

    她步履轻摇,笑容妩媚,美态横生,但自身散发出的那般凶恶气息,却让殿中不少生灵轻轻颤抖。

    径直走到一根石柱旁,文净道人倚着石柱摆了个慵懒的站姿,发出了两声勾人心魂的轻笑:

    “怎么,没想到被派来帮你们的,会是本王?”

    大殿角落有嗓音传来:

    “文净你也是血海生灵,当年得过老祖指点,望你记着这般恩情。”

    “呵,”文净道人眯眼轻笑,柔声道:“本王自不会忘了这般恩情,毕竟当年,老祖可是杀了本王九成的孩儿。”

    大殿角落中传来了铁链拉动的声响,道道气息掠起,锁定在了文净道人身上。

    文净道人却是浑然不觉,凝视着自己的纤指,淡然道:

    “今时不同往日,老祖已死,本王如今也有了靠山。

    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杀你们,是忌惮你们神力通天,神通广大吧?

    算了,跟你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选的罗刹女在哪?”

    角落中传来了一声满是疲倦的苍老嗓音:

    “望灵山信守承诺,将元屠剑归还我族,由我族公主执掌。”

    这嗓音落下,一道窈窕的身影自角落而出,身披银色斗篷,浑身散发着淡淡祥和气息,与此地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文净见状轻笑了声,出言讽刺道:

    “你们倒是舍得下血本,竟将自家老祖不多的血脉都送了出来。”

    那披着斗篷的少女摘下斗篷帽,露出了一张美丽面容,以及那头银白长发……

    她对着文净低头行礼,轻声道:“铁扇拜见前辈。”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