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

    后土娘娘……

    连困扰自己这漫长岁月的七情化身,都直接保住了?

    旁人或许不知那草环对后土娘娘来说有多重要,但李长寿此前与后土娘娘相谈,且将那草环拿在手中三日,自知其来路。

    后土娘娘的身躯已经化作了六道轮回盘,那草环其实是后土寄托元神之所在,相当于第二个身躯,给自己留下了脱离六道轮回盘的可能。

    刚刚的情形虽然看起来简单,但后土娘娘是借众生念力,让她自身元神,与六道轮回盘完全融合,将那草环让给了小哀她们。

    ‘后土娘娘是我们巫族最温柔的祖。’

    李长寿哑然失笑……

    或许,这就是大德后土吧。

    “但如此一来,我岂非画蛇添足了?”李长寿低声喃喃着,目中带着几分无奈。

    云霄仙子掩口轻笑,松开了李长寿的胳膊,不着痕迹退去一旁,目中满是笑意。

    ——之前李长寿与小哀告别时,其实是云霄仙子心境出现了些微波动,才有了刚才的‘主动安慰’。

    李长寿自不会戳破这些,被安慰就被安慰嘛,他虽然修为还远不如云霄仙子,但男人总该要有点男人的亚子。

    顺带一提,要强的仙子也蛮可爱的。

    咳,说起刚才的主动告别……

    在小哀被召回时,李长寿怎么想,都觉得小哀已是要消失,所以言说了那段话,算是给小哀的安慰。

    【哪怕是一段只有片刻的友谊,也能温暖一下小哀吧。】

    可后土娘娘选择了这般处理……

    七情化身虽被削弱了大半,但被后土娘娘保护了下来,像是养了七个孪生同源的小姐妹。

    李长寿送出去的温暖,硬生生地结成了因果!

    这里,很累。

    不过这总归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小哀她们能留存下来,虽给后土娘娘留下了隐患,但也留下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机缘。

    比如有人想搞地府,后土娘娘一人出战,关键时刻可以召出七情化身。

    到时小哀一出,漫天妖魔默默拔刀自刎……

    画面感相当强烈,让李长寿隐隐还有些小期待。

    且,后土娘娘如此处置七情化身,对他们参与者心底来说,倒是少了几分负担。

    李长寿对着空中做了个道揖,几道流光已是朝李长寿与云霄娘娘飞来。

    最先赶来的,却是太乙真人。

    他冲过来拉住李长寿就是一阵瞪眼,低声道:“这可如何是好?”

    “师兄?怎么了吗?”李长寿眨眨眼,眼中满是好奇和单纯。

    “还怎么了!”

    太乙真人英俊的面容上淤青未消,低声道:

    “不是你说的,放手去刺激怒之化身,还要持续不断,贫道被打的时候嘴都没停!

    现在那个化身留下来了,稍后万一再出来搞事,借用大德后土的修为神通,打去贫道那乾元洞中……

    贫道休矣!”

    李长寿吸了口凉气,面露几分后怕与不安,忙道:“太乙师兄您如此一说,当真是提醒了我,此事是我思虑不当。”

    “如何补救?”太乙真人一阵干着急,“这该如何补救?”

    “太乙师兄莫急,”李长寿正色道,“若是真的出了这般事,师兄尽管来天庭兜率宫中寻我,或是给我一道传信玉符,我立刻赶去为师兄解释。

    大德后土的化身也好,那也是大德后土,岂会不明事理?”

    太乙真人仔细思量,叹道:

    “看来,这地府今后来不得了。”

    “太乙师弟放心就是,哈哈哈哈!”

    就听几声轻笑,广成子与玉鼎真人一同驾云而来。

    这位阐教大师兄含笑道:

    “大德后土已是无事,七情归衡,稍后自有长庚师弟,帮地府解决转世之灵残余七情之事,大德后土自不会再失控。”

    李长寿闻言笑道:“广成子师兄所言极是,之事相助地府解决此事,可非我一人就能做到,还是需道门上下一应努力。”

    广成子刚要接话,就听一旁又有嗓音传来。

    “长庚啊。”

    大法师在旁漫步走来,皱眉道:“你这一招情绪的混沌……”

    “师兄当真厉害!”

    李长寿竖起大拇指,赞道:“原本咱们只是想制住恶之化身,没想到师兄还有这般妙计,弱化了她的憎恶,这却是我们并未想到的。”

    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淡定地站在了李长寿身后,抬手戳了李长寿后腰一下,这师兄弟二人各自哈哈笑了几声。

    人教传统艺能。

    待多宝道人、赵公明、金灵圣母三位截教大弟子赶来,道门九仙已是聚齐。

    高空中的后土娘娘慢慢飘来,在百丈外停下,对着九仙盈盈一礼,九仙各自还礼。

    后土浅唇轻启,身周环绕着道道金光,长发在身后飘散,身上的朴素白裙却是那般圣洁。

    “多谢各位道友相助。”

    大法师笑道:“前辈客气。”

    “我居于此界,早已无法外出,也无甚像样的谢礼能给各位。”

    后土娘娘右手轻轻摇晃,指尖绽放微微光亮,一段金光闪耀的经文凝成一卷轴,被后土娘娘抬手推来。

    “此功法乃我集合巫族修行秘法与天地轮转之道著成,本为九九归一玄功,只可惜天道不允第九层玄功凝成,乱了我感悟。”

    九九归一少一层……

    八九玄功!?

    李长寿眼前一亮,但此刻并未表露什么。

    这份玄功是给道门的,自己这次也来干活了,稍后自然能搞一份副本回去!

    玄都大法师将卷轴捧过,笑道:

    “多谢前辈赐下玄功。

    后土前辈其实不必如此客气,您坐镇此地,护持六道轮回,无尽岁月都是如此。

    前辈有恙,我等前来相助,所做不过举手之劳,不敢以功自居。

    前辈初经劫祸,元气未复,我等不敢多打扰,请前辈安心修养。

    若有任何差遣,请地府阴司……知会我家师弟一声就可,我师弟长庚在天庭效命,也深得老师喜爱与玉帝信任。”

    大法师言罢,道门九仙再次做道揖。

    后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含笑点头,为九仙打开了一道水帘般的门户,水帘另一面便是六道轮回盘之外。

    九仙并未久留,已是功成圆满,各自转身离去。

    但李长寿刚要迈步,后土娘娘开口道:“长庚道友,可否多留片刻?”

    李长寿瞧了眼自家大法师,又看了看云霄仙子;前者笑着拍拍李长寿肩头,后者微微欠身,与金灵圣母结伴离开。

    少顷,八位道门高手离了此界。

    李长寿看着这宁静祥和的小天地,不知怎么,略微有些心虚。

    后土站在百丈外的缓坡上,对着李长寿微微欠身,叹道:“道友当真做到了。”

    “幸不辱命,”李长寿答应一声,突然感受到了水帘之外那浓郁的功天道之力!

    八位道门高手,都获得了一大笔功德犒赏。

    李长寿笑道:“而且都是三教大师兄他们出手,我只是做了些传信之事。”

    后土娘娘掐指推算,缓声道:“道友莫要自谦,地府与巫族受你恩惠已数之不清。

    那灭人剑之事,还是多亏道友及时发觉,才免了巫族一场灭族之灾祸。

    我为巫族十二祖,道友当受我一礼。”

    开满白色小花、各处飘着霞光的山坡上,后土娘娘双手在身前交叠,对着李长寿盈盈一礼。

    “这使不得!”

    李长寿连忙跳去一旁,又给后土娘娘行了个道揖,叹道:

    “娘娘莫要折煞了我!

    我所做之事,都有为自身谋划好处的动机,除妖更是有多重考量,护巫族也是为了让地府能早日入编天庭,可是不敢受娘娘这般大礼!”

    后土笑道:“那道友此次出手,可有想在我这取走的好处?”

    “没有没有,”李长寿连连摇头,“能帮上娘娘,已是咱今后能去跟同门吹嘘之事,此前当真没有多想……

    不过,咳。

    我其实一直对巫族秘箓颇为感兴趣,娘娘您请看。”

    李长寿手指轻画,随手写下了遮掩天机用的巫族符箓。

    后土柔声道:“如此,我稍后将巫族符法整理成册,再让他们给你送去。”

    “多谢娘娘赐法!”

    李长寿已是心满意足,但看后土娘娘似乎还有谈兴,也不好意思直接告辞。

    后土又问:“当真不要其他好处了?”

    “当真不用了。”

    后土顿时遗憾道:“本想着再给你一些盘古真血,可修玄体宝法、可炼制无上宝丹,既然你固辞不受,那就罢了。”

    李长寿:……

    面子与宝物哪个重要?当然是宝物!

    尤其是盘古真血,再配合刚刚娘娘赐下的八九玄功,简直就是给自己肉身开挂!

    这要自己练成八九玄功,再以盘古真血强化,岂非另一个保命底牌?

    但此时,李长寿心底微微思量……

    有时候机缘太多并非好事,宝物虽易取,因果难摘除,而且自己走的是元神道,肉身强横与自己来说,并非那般重要。

    稳一手。

    若自己今后真的去炼,且能炼成八九玄功,再回来找娘娘求盘古真血也不迟。

    心中划过这些念头,李长寿笑道:

    “娘娘,若是您没其他吩咐,我这就告辞了。”

    后土娘娘眨了眨眼,柔声道:“我此前只是与你说笑,这些本都是想给你的谢礼。”

    “待我再为巫族做些事吧,”李长寿道,“我这人无利不起早,这般还更有动力一些。”

    “道友说笑了……

    且稍等,有一人还想见你。”

    后土双手向前捧托,一只草环在仙光中缓缓凝成,被后土慢慢戴在了头顶。

    草环中闪过七彩光芒,又隐去其他光芒,只剩银白色闪亮。

    后土娘娘嘴边的笑容渐渐收敛,面容身形虽然未变,却给人感觉变了个人一般。

    她脚下的山坡,绿草开始东倒西歪,白色小花慢慢凋零,一股微风吹过,竟带出了无边萧瑟之感。

    “唉~~”

    ‘后土娘娘’幽幽的一叹:

    “你刚刚应该是安慰我的吧,总归是安慰我的吧,我说到底毕竟只是一段失控的情绪,还是众生给娘娘的负担,还是最大的那个……

    你刚刚能那么说,我也很欣慰了,虽然悲伤还是辣么大……”

    “道友,”李长寿含笑道,“等你能将这般七情哀之力收放自如了,又能有办法外出走动,我可带你去天地间逛逛,介绍你认识更多好友,如何。”

    “当、当真?”

    她向前迈出半步,眸子中亮起了此前从未有过的光亮,但不过瞬间立刻泄气,垂头丧气地道了句:

    “又或是还在安慰我吧。”

    “我可是天庭水神,三阶正神,”李长寿正色道,“如无必要,我通常不会骗人。”

    “那,一言为定?”

    “这个给你留作纪念吧。”

    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一颗宝珠,对着其内注入了一段笑声,俯身放在了地上。

    道一声“友自珍重”,李长寿拿出拂尘轻轻甩了下,仿佛扫去此间尘埃,转身朝着水帘走去,毫无阻碍地出了六道轮回盘。

    他刚跳出去,一道金光自天而降,将他身形直接吞没。

    天降,大功德!

    李长寿还没来得及清点这笔功德,一旁大法师、赵公明、多宝道人、太乙真人,已是同时凑了过来。

    赵公明煞有其事地嗅了嗅,目光满是玩味。

    大法师笑道:“师弟,娘娘单独留下你,又教诲什么了?”

    “因此前灭人剑以及北洲巫族之事,还有天庭与地府诸多事,”李长寿正色道,“后土娘娘为这些事对我道谢罢了。”

    几人的眼神顿时满是失望。

    多宝道人摆摆手:“散了散了,跟地府阎君打个招呼,找个地方喝酒去了。”

    赵公明感慨道:“此行收获匪浅啊。”

    “嗯,”太乙真人手中把玩着一张画卷,笑道,“定海神珠能喷水,才是真的长见识。”

    啪!

    赵公明眯眼一笑,轻轻打了个响指,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出现在了太乙真人身周,后者身形瞬间被定在原地。

    “是这样吗?太乙师弟?”

    咻咻咻!

    二十四颗宝珠同时喷出道道水箭,如同二十四颗老拳砸过,打得太乙真人浑身哆嗦。

    广成子见状一阵摇头,玉鼎真人也是露出淡淡笑意。

    李长寿看到这一幕,心底却不由陷入思索,见云霄仙子在一旁‘遗世独立’,他脚下迈步,主动走了过去。

    稍后还是要跟太乙真人深入交流交流;

    他这满级的阴阳语,可别真的成道门三教大战的导火索。

    不远处,大法师正与广成子、多宝道人商议后土娘娘所赐玄功的该如何处置,能看出,三教对这门玄功……

    兴趣都不大。

    圣人弟子所修法门都是圣人所著,后土娘娘在修为方面还差了圣人一些……

    但后土娘娘的面子又不能不给。

    故,大法师提议,就将这神通当做道门护教玄功,不轻易对弟子传授。

    广成子与多宝道人自不会有什么异议。

    ……

    六道轮回盘内,后土娘娘头顶草环上的银色光亮已在渐渐消退,只留下一阵长长的叹息:

    “唉,期待什么,肯定是出不去的。

    现在也只能靠跟其他六个化身混在一起过日子了,说不定还要被欺负,娘娘肯定也不喜欢我,其他六个估计很快又会嫌我颓丧……

    什么同根同源姐妹情,一切都如镜花水月般虚假。

    悲伤,辣么大……”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