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自李长寿与后土娘娘接触后,李长寿为己方留下的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内,他的纸道人东奔西走,上天下海,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准备。

    而本体与八位道门高手在泪湖中,却只做了两件事:

    通过小哀感受七情之力;

    做一个完备且详细的计划。

    至于,他用上辈子的一点浅薄知识点糅合太清道韵、阴阳奥义进行了一次话术诡辩从而让小哀多了些希望少了些悲伤这种事……

    一点小小的示范,完全不值一提。

    此刻他们几人正在研究的,才是真正的大事!

    大法师负手而立,轻声道:“直接用太极图吧,太极图比较稳妥。”

    “先天至宝如何能用在此处?”赵公明一阵摇头,“玄都师兄,不如让我用定海神珠,定海神珠也可定乾坤、收纳万物。”

    太乙真人微微撇嘴:“喷水,第一次见先天灵宝还能喷水。”

    一直不曾说话的玉鼎真人开口道:“各位师兄,不如贫道扶后土娘娘的哀之化身过去。”

    几人身前的小哀嘴巴一扁,坐在那里心疼地抱紧自己和怀中那颗包裹着黑布的宝珠,喃喃道:

    “都答应配合你们了,还要被当面研究怎么运回去,我……还是觉得自己好惨呀……”

    她话音刚落,几道身影自泪湖之下缓缓升起,却是李长寿、广成子等人,各自拉着一截被斩断的银白色锁链。

    这些锁链轻轻震颤,同时化作银色光点,回归小哀身上。

    李长寿道:“时辰差不多,开始吧。”

    大法师苦笑道:“这边还没定下如何搬运小……”

    噹!

    一道金光闪过,小哀的位置瞬间多了一口倒立的金斗,将小哀直接罩了起来。

    云霄仙子素手轻轻摇晃,混元金斗翻转,小哀已是消失在了此地……

    “其内自成乾坤,不会令她倒栽。”

    云霄简单解释了一句,众仙这才回过神来,各自点头称善。

    大法师袖袍轻轻摆动,一张太极图出现在了九仙脚下,阴阳二气流转间、周遭景色变化,他们已是出现在了六道轮回盘侧旁一角。

    轮回盘附近此刻已被清空,十位阎君守护在六道轮回盘各个方向,大批阴差、天兵、巫族高手,正在轮回仙岛之外层层布防,严阵以待。

    李长寿开口道:“各位师兄、师姐,莫要觉得我啰嗦,我还想再叮嘱一句。

    进入六道轮回盘,将会与外面失去联系,只有太极图能随意进出;我们争取一次功成,按咱们定下的步骤进行,前后不能偏差超过一刻。”

    “善。”

    八位道门高手齐声答应,玄都大法师抬起右手,掌心现出太极图之影,前方石壁再次出现了黑白漩涡。

    九人齐齐跃起,化作九道流光,飞入漩涡之中!

    漩涡内有一缕缕阴冷的气息要向外漫溢,但太极图的残影轻轻闪烁,这漩涡即刻坍塌、归于虚无,只留下那面光滑的石壁……

    闯入六道轮回盘,九仙的落点还是这片小世界的边缘迷雾。

    李长寿几乎刚刚落稳脚步,云霄仙子、大法师、赵公明从三个不同的方向,齐齐朝着他靠近了一尺到数尺。

    李长寿:……

    行吧,此地道门九仙中,他修为最弱。

    “好强的憎恶,”广成子低声道了句,众仙齐齐点头,各自端起灵宝,朝迷雾之外赶去。

    上次李长寿来时所见的无垠沙海,此刻大半已化作了熔岩地貌,滚烫的岩浆不断翻涌、流淌、凝固,这片小世界完全是一副末日之景。

    在小世界的正中,体型无比庞大的熔岩巨人不断挥手,手中不断扔出一颗颗燃烧的巨石……

    巨人头顶,恶之化身斜坐在宝座中,身着血红色战裙,上身套着一件仅到腰身的短衫,诠释着穿的越少防御越高的至理名言。

    ——其实这只是上古巫族女战巫经常有的打扮。

    九位仙人驾云升空而起,齐齐赶往此间。

    “切,”小恶女嗤的冷笑一声,声音自不知多远处传来,“还以为你们去做什么了,竟然是去喊帮手。”

    大法师做了个止步的手势,驾云向前,背负双手,笑道:“道友,你我交手尚未分胜负,我又何必去寻帮手?”

    “很好,”小恶女舌尖舔舐过唇边,身周溢出淡淡黑气,“我就先杀了你,再……”

    “我们不如玩一个简单的把戏,”大法师温柔地一笑,温声道,“你看,我拿出一部分善念,你拿出同等的恶念,让它们……”

    呼——

    砰!

    一颗如山岳般的巨石横飞而来,直接将大法师砸飞;全程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让李长寿等仙忍不住……以手遮眼。

    没眼看啊没眼看。

    “屑,谁跟你玩把戏!”

    小恶女嘴角一撇,刚要控制着熔岩巨人追击大法师,那颗飞到了天边的巨石砰的炸碎,直接碎成了漫天粉末。

    李长寿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威压。

    为何熟悉?

    这威压来自于李长寿相熟的人教大师兄,自己抱住的第一只大腿,自然再熟悉不过。

    但这陌生感……大法师还是第一次,显露出这般程度的道境威压!

    小恶女嘴角微微上扬,目中满是得意,身下的熔岩巨人震颤了几下,背后拱出一条条手臂,对大法师扔出一颗颗山岳般的巨石!

    “哼!”

    半声冷哼,大法师宽袖道袍鼓起,左脚抬起、立刻重重落下,一抹黑白道韵如潮水般涌出;

    天地间骤然风息浪止,星空之下疾飞的那些巨石竟同时崩碎!

    “混账!”

    小恶女破口怒骂、凶态毕露,整个天地宛若陷入黑暗阴影,身躯无比庞大的熔岩巨人竟直接踏碎了大地,带着四溅的熔岩一跃而起!

    大法师左臂被两团阴阳二气缠绕,隔了不知多远,对着熔岩巨人张开五指,缓缓推出一掌。

    自大法师掌心,一直到那熔岩巨人身前,一张张黑白太极图同时凝成。

    这些平行排列的太极图[笔趣阁 www.biqugexx.co]由小而大,最后一幅太极图竟直接遮挡住了那熔岩巨人全身……

    小恶女厉声尖啸,熔岩巨人发出浑厚的怒吼,大法师却不紧不慢,左掌轻轻旋转,再次前推了半寸。

    一幅幅黑白太极图被同时引动,最后一幅太极图微微转动,那无比庞大的熔岩巨人在瞬息之间静止、停顿、崩碎,化作漫天碎石,诡异悬浮于空中……

    小恶女明显有些失措,两缕阴阳二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背后,凝成一张太极图的虚影……

    在她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时,阴阳二气将她再次困缚住,拽着她贴在了太极图上。

    一如她此前被大法师轻松制住那般……

    天地间,那股阴沉森冷之感顿时消散了大半,星空再次出现。

    大法师负手在漫天巨石中漫步,仅仅几步就走到了小恶女面前,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他右手一翻,那颗‘善意’光球……

    竟然还在……

    “来吧,”大法师温声道,“给我一点你的恶念,我给你演示一个很有深度的把戏,一点就够了。”

    “滚!”

    “配合下嘛,真的很有趣。”

    “啐!”

    大法师:……

    远处,李长寿仰头看了看天空,长长叹了口气,又看着表情复杂的七位道门高手,正色道:

    “师兄多争取了盏茶时间,比预料的要早制住恶之化身。

    各位,我与云霄仙子去助娘娘释放其他化身,还请静待时机!”

    众仙尽皆称善,各自屏息凝神。

    李长寿对云霄仙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相视而笑,一同化作流光,朝着远离小恶女的方向飞出数千里。

    云霄掌托混元金斗,将小哀缓缓放出。

    一缕缕水声流动,下方的熔岩之地迅速凝固,化作了一片小小的银色湖泊,小哀静静地坐在湖中央,蜷缩双腿、抱着膝盖,埋头轻轻啜泣。

    这片天地间,顿时响起了阵阵呜咽声……

    云霄仙子站在空中,纤指轻轻扫过,空中洒下了一只只粉色花瓣。

    李长寿站在小哀身侧,袖口中飞出一只只纸人,几只纸人拿起刀枪剑戟,在小哀身侧蹦跳对打,发出一阵呜哇叫喊;

    几只纸人化作了身着宫装的仙子乐师,吹拉弹唱起了轻快的节奏。

    等了一阵,小哀歪着头看着那几只剪纸小人儿的打戏,略微有些出神。

    李长寿温声道:“黑布掉了。”

    小哀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宝珠,其上的黑布却在缓缓消散。

    她紧紧闭起眼,不敢去看其内的情形,直到那一道道金光透过她薄薄的眼皮,这才小心翼翼睁开那双眸子,注视着宝珠中的情形。

    一点点流光飞出,在小哀眼中,化作了她开心的笑,微笑、大笑、回眸、腼腆。

    “真的,是欢愉呀……”

    小哀抿了抿嘴唇,低声呢喃着,嘴角不自觉展露出少许笑意。

    李长寿的手指自侧旁点来,伴着一声“抱歉”,指尖温柔地落在了小哀额头,两人身周同时出现了一抹奇特的道韵。

    大地轻轻晃动,星空之中星光大作,这片天地间突然出现了四道光柱,光柱照开了整个天地。

    数千里之外,广成子一声轻喝:“现身了!”

    众仙立刻就要前行,但耳旁突然听到了一声娇笑,一团粉色烟雾在周遭飘荡,六位道门高手同时皱眉。

    “贫道来应对。”

    玉鼎真人向前踏出两步,有些普通的面容上满是庄严肃穆,右手托起了他的那口玉鼎,玉鼎之上绽出道道光芒。

    广成子、多宝道人、金灵圣母、赵公明、太乙真人,各自化作流光,朝天边光柱分头赶去。

    那欲之化身立刻要发难,玉鼎真人口中轻喝,周遭响起了阵阵诵经声,那团粉色烟雾被迫汇聚,直接凝成了欲之化身的倩影。

    玉鼎真人祭起玉鼎,口中道:“道友还请过我这关。”

    “就凭你?”

    欲之化身嘴角轻撇,不慌不忙看向各处。

    “看来,你们今日有备而来,确实是要灭杀我们了。

    亏我此前还对你们留了情面,觉得杀了你们也没什么意思,但今日……

    你,渴望什么?”

    微风荡漾,欲之化身诡异消失不见。

    玉鼎真人缓声道:“自在化生,方正圆融。”

    那口玉鼎光芒大作,欲之化身的身影再现!

    她就在玉鼎真人身前,向前探出的纤指,距离玉鼎真人只差三寸,但身形却无法再前进半分……

    欲之化身面容上明显有少许错愕。

    “你竟能挡我?”

    “七情拆解,无非心印;六欲所指,皆由心生。”

    玉鼎真人缓缓闭上双眼,周遭诵经声大作,那口玉鼎出现在欲之化身头顶,洒下道道玉芒,将她直接困在原地。

    “这口鼎,便是贫道的道心。”

    嗡——

    玉鼎轻轻颤鸣,欲之化身双手抱住额头,有些痛苦地蹲了下去,她竟缓缓被压制!

    千里之外,目睹这一幕的李长寿略微体会。

    这位玉鼎真人修行的,竟是这般极难修成的‘心欲之道’,怪不得能被广成子带来此地。

    对欲之化身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天克!

    最担心的隐患消散,李长寿心神收回了些,低头看着,正抱着那颗宝珠抽泣地小哀,笑道:

    “已经无事了。”

    “你竟然如此对我……泣……我太惨了!还被当做了释放其他化身的法器!”

    云霄仙子自空中缓缓落下,抬手轻抚着小哀的额头。

    云霄指尖溢出一缕缕云雾,缠绕在小哀身周,这些云雾宛若一只只柔荑,帮小哀按捏,让她放缓精神。

    李长寿笑道:“我给两位表演一段戏剧如何?”

    当下,他袖中飞出两具纸道人,化作了两个道士,开始演绎一段此前编好的……

    洪荒相声。

    为了能让小哀开心起来,李长寿已是把应付女娲娘娘的杀手锏,都提前用上了。

    云霄直接施展玄妙术法,抚慰小哀的道心,用自身的温柔,给小哀空虚的内心以慰藉。

    看远处。

    惧之化身被包裹在一团黑气中,像是个矛盾的两面体——

    一面是卑微怯弱、内心满是惊恐的柔弱生灵,一面是不断怒吼咆哮,要将恐惧扩散给一切生灵的恐惧之魔。

    但她能将这两个矛盾的情绪完全融合。

    外层是个无比恐怖、被黑烟包裹的恐惧之魔,但在魔的内部,却是柔弱又畏惧一切的胆小鬼。

    赵大爷自是浑然无惧。

    定海神珠直接定住这个战力不算多强的惧之化身,赵公明直接将黑气打散,凑到惧之化身面前,在背后拿出了李长寿给的‘法宝’。

    “闭眼!”

    赵大爷冷声轻喝,惧之化身下意识闭上双眼,但又立刻睁开……

    “啊!”

    眼前那蓄着胡须、身穿战甲的仙人,此刻竟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恶鬼!

    这惧之化身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差点就被吓昏过去……

    赵大爷将面具摘下,嘿嘿一笑,喃喃道:“老弟说的对啊,这个最是好对付。”

    然后开始准备其他面具。

    与此同时,太乙真人与广成子一同出手,将怒之化身镇压在了另一处角落。

    番天印化作一座山岳,将那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金发少女压住,只让她露了个脑袋出来。

    广成子道:“去吧,太乙师弟。”

    太乙真人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大师兄,你确定等会儿你镇压的住?”

    “自然,”广成子含笑道了句,有种浓郁的高手风范。

    太乙真人点点头,双手揣在红袍袖中,向前走了两步。

    那与小恶女、小哀长相相似的金发少女,顿时用一双满是愤怒的双眸,死死盯着太乙真人。

    但太乙真人只是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

    广成子纳闷道:“师弟为何回退?”

    “这个化身也太弱了,”太乙真人摇摇头,“要不咱们放了她去对付其他化身吧,欺负这种小不点也没意思。”

    广成子:……

    “你说谁是小不点?”

    怒之化身怒声质问,她浑身金光大作,身上压着的番天印都在不断颤抖。

    太乙真人嗤的一笑,悠然道:“就你这般还不是小不点吗?

    在人族俗世,你这便是黄毛丫头罢了,身为大德后土的化身,真的不以自身为耻吗?

    你看看人家欲……”

    咔咔咔!

    金发少女浑身上下突然出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身周金光爆涌,背后出现了一条条玉臂,番天印竟被缓缓推起!

    “你说谁!是、小、不、点!”

    太乙真人脚下一滑,站在了自家大师兄背后,讪笑了声:“别自卑,相信自己,你以后会长大的,不是还有变形术什么的。”

    “啊——”

    怒之化身一声厉啸,番天印骤然被顶翻!

    广成子提剑向前,与暴走的怒之化身激战成一团!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李长寿,此刻禁不住开始担忧了起来……

    就太乙真人这张嘴,阐截两教只要一碰上,没事也能打个血流成河!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只竹签,竹签上的红线,已即将走到最底部。

    已辰时了。

    而此时唯一的难点,就在金灵圣母处了。

    ……

    这片小世界的遥远角落,金灵圣母跪坐在沙丘上,纤手扶着额头。

    金灵圣母美的清冷、生的清秀,自身又是通天教主亲传弟子,有众多厉害灵宝傍身,平日里走到哪儿都是冷着俏脸,三界也流传着她不喜言笑的传言……

    本来,金灵圣母被请来地府,帮忙处置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危机,已是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

    可她这三日,她听那位人教新崛起的圣人弟子、天庭水神,不断讲解计划的各种细节,还安排她练习一些‘特殊术法’。

    金灵圣母渐渐地发现……

    这个水神是真的稳,做事竟然能考虑到这种程度,一点细节都不肯放过!

    而自己这次,好像来错了地方。

    这里根本无架可打。

    此刻,太乙真人开始被后土怒之化身追杀,其他各处的道门高手都已与七情化身交手,整个计划在稳步推进。

    金灵圣母此刻需要面对的,却是两个粉雕玉琢的女童……

    对方那期待的目光,那懂事的眼神……

    这!

    她负责的这两具七情化身,根本就没与她斗法的半点意思。

    赶来此地时,两个女童已是乖巧地聚在一起,开口就是一句:

    “你是来帮我们快速长大的姐姐吗?”

    差点让金灵圣母的道心都融了。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是喜之化身与爱之化身,是七情之中的‘善’;

    也正是因为她们二人力量太弱,哀与恶太强,七情之力才会失衡,才会诞生七情化身。

    而此时,万不能让哀与喜、恶与爱碰面,不然这两个小家伙会被直接同化,后土娘娘会真的融于七情的深渊中,再无法救回。

    地面出现一口土洞,多宝道人自其中跳了出来,催促道:

    “金灵师妹,怎么样了?时辰就快要到了。”

    ‘罢了,不管了!’

    金灵圣母轻轻咬了下嘴唇,突然……双手做爪,俏脸做出鬼脸,对着两个女童凶恶恶的哇呜一声。

    两个女童先是互相抱紧,而后齐齐大笑,抱着笑成了一团。

    金灵圣母不断扮起鬼脸,两个女童笑的前俯后仰,竟同时开始缓缓长高……

    侧旁,多宝道人皱眉看着这一幕,看着卖力表演的金灵圣母,心底一阵感慨。

    自己倒是从不知,师妹竟还有这般一面!

    本觉得金灵师妹唯有道心相伴,是个道心硬如磐石的凶狠性子!

    没想到……

    唉,师妹竟然做到了这一步,他这个做师兄的岂能袖手旁观!

    “看好了!”

    大手一挥,漫天宝光闪耀,一堆堆灵宝在周遭闪烁光亮,两个女童发出‘哇哇’的赞叹声。

    多宝道人忍住脱掉道袍的冲动,身形一跃而起,在宝物堆中开始仰泳、蝶泳,有些微胖的身子不断晃动。

    那两个女童再次笑作一团,这次却是‘喜’生长的快速些……

    但金灵圣母依然忍不住暗自皱眉……

    似乎来不及了。

    此时这两位七情化身提升的太慢,距离李长寿定下的‘七情共振’时刻,已不足半个时辰!

    咚咚锵——

    锣鼓声?

    ‘大德后土守护轮回,那是咱们死后的归宿,是咱们下一世的开始!’

    ‘后土娘娘长安!’

    ‘后土娘娘与天地同寿啊!’

    突然间,金灵圣母和多宝道人听到了一阵阵噪杂且未落的呼喊声。

    这是……

    两人同时抬头看去,却见空中现出了一条星河,星河中飘来了点点星光。

    这些星光径直朝两名女童汇聚,每一点星光中都蕴含着一幅相似的画面:

    繁闹的凡俗城池,夹道欢呼的男女老少,一尊尊大小不一的泥像被高举而起;

    泥像前,一名名少女赤足前行,撒落片片花瓣;

    泥像后,唢呐、大鼓、铜锣、梆子,卖力敲打着轻松欢快地旋律。

    辰时一刻。

    南赡部洲,但凡有海神教神庙之地,一尊尊后土神像被抬上街头……

    此前两日,整个海神教完全运转起来,宣扬大德后土的事迹,让各地信众与今日此时汇聚于附近的城池,同时庆祝。

    一声声祝福,一点点祈愿……

    长安、长乐、长宁、天地同寿、与世长宁……

    两个女童站在这撒落的星光中,愣愣地看着,各自有些出神。

    一点点光芒汇入她们身体,两人缓缓变化,随着星光不断落下,渐渐长大、化为少女,各自擦着眼泪,在那开心地笑着。

    金灵圣母松了口气,跪坐在沙丘上,含笑感受着这一幕情形。

    多宝道人哈哈大笑几声,收起漫天灵宝,对李长寿投去了赞叹的目光……

    很快,这两道七情化身,暂时获得了与其他化身分庭抗礼的力量。

    李长寿看着掌心的竹条,红线已触碰到了底部!

    时辰到了。

    李长寿低头看着面前的小哀,轻轻吸了口气,头顶玄黄塔,身形一跃而起、冲向高空,掌心多了一只草环。

    寻到七情平衡之地,寻到这片小天地中,灵力最温和之处,李长寿将草环缓缓祭出。

    草环之上七彩光芒不断闪烁,一缕缕仙光在草环之下汇聚。

    小恶女身前,太极图闪耀之处,大法师正卖力说着……

    “你看看这个被黑布蒙住的球,里面的善念和恶念现在已经归于混沌,你猜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形?

    情绪之混沌……嗯?”

    玄都大法师话语一顿,看着此刻的小恶女,后者目中满是茫然,胸口飞出一束浅黑色的光束。

    同一瞬……

    被玉鼎真人镇压的欲之化身,在金灵圣母面前的爱之化身与喜之化身;

    被赵公明吓哭的惧之化身,追着太乙真人一阵猛打、又被困在阵法中的怒之化身,云霄仙子身旁的哀之化身……

    胸前各自飞出一道光束,双目有些茫然,齐齐停下了动作。

    高空中,七彩光束飞到草环之下,汇入了那道道仙光中,一道虚幻的身影缓缓凝成,身着朴素的浅白长裙,正闭目漂浮……

    后土!

    李长寿深深做了个道揖,朗声道:

    “后土之德,天地共鉴!请,后土娘娘归位!”

    他的嗓音远远传出去,但后土的虚影毫无反应,而那草环之上绽放出的仙光开始变得黯淡。

    似是在睡梦中的后土娘娘轻轻皱眉,面容上流露出了少许痛苦神色。

    李长寿有些着急地抬头看去……

    没来吗?

    时辰错了?

    还是那些念力抵达不了此地?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深做道揖,朗声道:

    “大德后土,护持轮回,众生感念,永世不绝!”

    话音刚落,各处传来八道嗓音,却是玄都大法师等高手齐齐对后土做道揖,口中念诵这十六字。

    突然间!

    更为雄浑、更为噪杂,也更加响亮的呼喊声,在这片天地间不断回荡!

    六道轮回投影出的星河,正爆发出璀璨的亮光,一颗颗金色的气泡从星河之中逆流而上,在天地各处飘落。

    辰时,三刻。

    南海东海之滨,海神教覆盖之地,数不清多少人影跪伏在后土神像前,齐齐念诵这十六字。

    天庭天河畔,敖乙、卞庄单膝着地,双手抱拳,背后十万将士齐齐单膝跪地!

    通明殿前,数百名天庭文官齐齐做道揖,跟随在东木公身后;

    东南西北中五天门处,瑶池处,天人居住的下三重天各处……

    四海之中,龙宫内外,各处海族城池中……

    一道道身影或是单膝跪地,或是躬身做道揖,齐齐念诵这十六字!

    度仙门,提前两个时辰就聚集的门内门人弟子,与此时绝大多数三教仙宗的情形相差无二,都对着刻着大德后土的牌位,上香做道揖,念诵着、呼喊着……

    大德后土,护我轮回;

    众生感念,永世不绝。

    北洲,一名名巫族跪伏在地,低声呜咽……

    地府,阎君判官,阴差鬼兵,那些即将踏入轮回盘的魂魄,齐齐跪伏,不断呼喊、不断呼唤。

    甚至在三千世界中,相似的情形同步发生,一道道金光闯入幽冥界,与五部洲照射来的金光一同,冲入了六道轮回盘!

    灵山之上,几名老道面露怒色,看着盘坐在谛听身旁的青年道者。

    “地藏,可是你下的令,让咱们西方教的香火神教在今日祭拜后土?”

    “荒唐!这是他们道门的机缘,你此举岂非是助他们拿功德!”

    地藏有些无奈地一笑,睁开双眼,轻声道:“这是老师下的旨意。”

    几名老道立刻闭上了大嘴。

    地藏叹了口气,又道:“六道轮回无关道门与西方之争,此举只是为了确保咱们西方,今后还有跟他们道门一争的运数。

    各位师兄,地藏暂修行了。”

    言罢,这青年道者闭上双眼,面容带着少许祥和。

    几名老道对视一眼,各自皱眉离开。

    谛听神兽扫了扫尾巴,偷偷翻了个白眼,趴在那聆听众生祷祝,怡然自得。

    ……

    六道轮回盘内;

    无数金光弥漫,原本的沙海和熔岩,已经化作了起起伏伏的丘陵,漫山遍野长满了浅绿色的浅草,一朵朵白色的小花缓缓绽放。

    空中,后土娘娘的身形已无比凝实;

    她头上戴着那只草环,如瀑青丝洒落,十指交握、扣于胸前,跪坐在高空中低声呢喃。

    她在给众生以祝愿,身周飘出的气息,是那般柔和与安宁。

    这天地的一片角落中,金灵圣母突然听到了一声呼喊:

    “大姐姐!”

    金灵圣母立刻转过身来,长裙上的金色摆饰叮铃作响。

    那两位已是与后土娘娘一般模样的七情化身,七情之爱、七情之喜,正齐齐对金灵圣母做道揖,她们笑道:“谢谢。”

    金灵圣母微微摇头,道:“保重。”

    “嗯,”她们轻声答应着,身影缓缓升空,朝后土娘娘飞去。

    空中,大法师处。

    “你等着!”

    小恶女咬牙切齿,“等我再出来了,一定会去把你头发剃光,头上刻个绿毛龟!”

    大法师洒然而笑,摇摇头,把手中那颗宝珠悄悄捏碎,收回太极图。

    一束金光照来,将一脸不服小恶女包裹,缓缓拉向空中的后土娘娘……

    另一个角落。

    “这个,多有得罪。”

    赵公明对着面前的惧之化身做了个道揖,摘下面具,赔罪的笑了两声。

    已是被金光束缚的惧之化身,此刻明显松了口气,对赵公明做了个凶巴巴的鬼脸,似乎是对刚才被吓十多次的回敬。

    另一个角落,同样被金光束缚的怒之化身,对下方太乙真人骂道:

    “你给我等着!混蛋!

    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鼻青脸肿的太乙真人邪魅一笑,低头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不振。

    在九位仙人踏入这个小天地的方向,玉鼎真人收回自己的玉鼎,起身对欲之化身做着道揖,低声道:“得罪。”

    “呸!”

    欲之化身被金光卷走时,口中骂骂咧咧,说着什么‘怪物’、‘都是怪物’这般话语。

    而随之,几位仙人的仙识,朝着最后一道化身所在之地而去。

    道道金光落下,宛若锁链一般,将坐在地上的悲伤少女温柔地扶了起来。

    “唉……”

    小哀低声轻叹着,抬手擦了擦眼角一直未曾断过的眼泪,看着面前站着的李长寿与云霄仙子,低声道:

    “看吧,我走不到那么远,虚假还是虚假,错了就会被修正,我就是被修正的那个呢。”

    李长寿露出几分温暖的笑意,缓缓摇头。

    小哀呢喃着,身子慢慢被拉起。

    “虽然知道你们不是为了我,但这几日……多谢你们了。

    我话有些多,而且都是没用的废话……

    我为什么这么悲惨,最开始就知道是这种命运,因为你们又产生了点不该有的念想,但最后还是要这样,明知道是这样……

    我明知道……”

    云霄轻轻咬着嘴唇,别过身去。

    李长寿平静地注视着小哀,缓缓吐了口气,笑道:

    “对了,你有名字吗?”

    “我……我只是,只是后土的一段七情所化,是她的一份念想。”

    “以后就一直喊你小哀吧。”

    李长寿突然朗声道:“贫道号长庚,人教弟子、天庭水神,能与你相识,引为道友,共成今日之事、相助大德后土,三生有幸、不胜荣焉!”

    “我、我……”

    已被拉到半空的小哀不断用手背擦着眼泪,口中渐渐失声,却不断喊着:“我是后土,我是众生赋予后土的哀情,我叫后土小哀……

    能与你相识,引为道友……我!”

    金光大作,她的身影与其他六道化身一同消失在空中。

    李长寿缓缓呼了口气,低头看着面前砸落的那颗宝珠,耳旁仿佛响起了那声……

    ‘是愉悦啊。’

    “是不是悲傻了。”

    李长寿将宝珠拿了起来,“这里面我动了手脚,你的那点悲伤放入这颗珠子之前,就已被我融掉了,一直都会是愉悦。”

    一旁探来一只柔荑,轻轻拉住他胳膊。

    李长寿低声道:“不用担心,我道心坚固的很。”

    云霄轻声答应着,却并未松开李长寿的胳膊。

    空中,金光缓缓消散。

    七颗色彩不同的宝珠,正围绕着后土娘娘盘旋,一缕缕七情之力回归后土娘娘自身,顷刻间互相抵消、排解。

    突然间,后土睁开双眼,眼中光芒闪烁,身周那七颗宝珠同时炸碎,七道本已无法反抗的化身,再次现出了虚影。

    大法师皱眉道了句:“后土前辈,莫要……”

    “无妨。”

    后土目中闪烁着淡淡光亮,注视着面前这七道已失去大半七情之力的化身,嘴角露出少许温柔的笑意。

    她取下头上的那只草环,轻声道:

    “众生之苦,我来背负;

    众生之怨,我来承受;

    众生之恨,我来忍受。

    我自身之哀、恶、欲、喜、惧、爱、怒,为何不能由我来包容?”

    玄都大法师眉头渐渐舒展,笑道:

    “前辈自行决断便是,不过下次若是再压制不住,还请早早只会我等一声。”

    “嗯,多谢。”

    后土柔声答应着,目中满是柔情,纤指将草环轻轻推向前去。

    七情化身化作道道流光,汇入草环,草环飞回后土怀中,被后土抱在胸前。

    “以后,要乖哦。”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