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泪湖湖心,九道身影围在小哀身旁,各自盘腿打坐。

    人教玄都大法师、李长寿;

    阐教广成子、太乙真人、玉鼎真人;

    截教多宝道人、金灵圣母、赵公明、云霄仙子。

    九名道门高手,九位道门核心圣人弟子,此刻聚集于地府十八层地狱之下,在距离后土七情化身小哀不足一丈间隔之地,专心体会着、感受着……

    大法师片刻前的嗓音,依然在他们耳旁回荡:

    【要想与七情之力交手,就要体会这般力量到底是什么。

    它并非神通,也非术法,而是对自身情感的共鸣,我们要通过和悲伤情绪的对抗,各自掌握抵御七情之力的方法。

    比如面对小哀,我们尽量去想一些开心的事情,抵消掉心底的负面情绪。

    若是感觉撑不住了,就直接退开,离着小哀越远,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少……】

    于是……

    九圣人弟子围坐的画面还没帅够片刻,太乙真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角泪光闪烁,连忙转身朝着远处遁去,一边大哭、一边大笑,高手风范全无。

    多宝道人叹道:“不曾想,太乙师弟也是个感性之人。”

    广成子顿时笑而不语,略微有一丢丢的尴尬。

    其他八位倒是能继续坚持下去,与太乙真人同来的玉鼎真人更是毫无反应,仅仅像是在一旁静静打坐。

    “唉,”小哀趴在那幽幽地叹了口气,眼泪止不住向下滑落,低声喃喃着:

    “我好惨一化身,已经悲惨成这样了,还要被人当做磨刀石,还要被人围着看……

    这大概就是我们化身的命吧。

    存在既是虚假的,只是一段不应该存在的延伸。

    你们围在我身边,想着的是如何除掉我,而我还因为这一丝热闹和被人挂念,心底产生了一点点可笑的欣喜……

    更可悲了……”

    “唉,这个贫道当真不行!”

    多宝道人站起身来,对着小哀做了个道揖,转身朝着远处飞驰。

    “其他七情我能应对,唯独受不了这个!她实在太可怜了!”

    “唉,唯一一个觉得我可怜的人也走了呢。”

    小哀露出些许凄然的笑容,手指在泪湖上轻轻点着。

    “存在,到底有什么值得幸福呢?”

    金灵圣母站起身来,转身朝着远处走去,走到远处只是留下了一声叹息,抬手擦去了眼角的泪痕,道:

    “我跟大师兄一样。”

    阵亡加三。

    李长寿有些关切地看向身侧的云霄仙子,见云霄道韵、情绪一切平稳,心底略微安稳了些。

    半日后,剩余六人站起身来,各自对小哀做了个道揖,与此前退场的三位仙人一同去了泪湖边缘,召开第一次【拯救后土】专项会议。

    大法师道:“各位师弟师妹,对七情之力可有明确概念了?”

    众仙尽皆点头。

    广成子温声道:“生灵七情六欲无法避免,你我修行多年也是这般,只不过平日不显。

    大德后土的七情化身,并非是源于她自身的七情,而是众生在经历轮回前抛舍的残缺七情,其力远非神通可比。

    我们要有包容其七情化身之心,方可真正度化七情。”

    “大师兄说的有道理,”太乙真人抱着胳膊点点头,对此表示相当的认可,话音一转,“但仔细琢磨,好像也没说什么。”

    广成子瞪了眼太乙真人,后者淡定地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广成子随手掏出一方大印托在手中,淡然道,“咱们具体该如何行事?”

    太乙真人面露肃容,正色道:

    “贫道刚刚又细细体会……大师兄说得很对!要包容,要爱护!”

    “莫玩笑了,”玄都大法师含笑道,“各位师弟师妹,可还需要多体会一阵?”

    众仙齐齐摇头,已是明白如何对抗七情之力。

    大法师便道:“此前我与长庚进入过一次六道轮回盘,与恶、欲交过手。

    咳,在我掩护下,长庚顺利通过欲之化身接触到了后土娘娘……”

    “哦?”

    赵公明不由眼前一亮,看向李长寿,笑道:

    “刚好我二妹也在此,长庚啊,这段细致点讲讲?”

    云霄仙子忙道:“大哥莫要这般,在商讨正事。”

    “无妨,”李长寿含笑答应一声,在怀中拿出了一幅幅卷轴,用仙力送给众男仙。

    李长寿敛起笑容,正色道:

    “欲之化身变化万千,对于不同炼气士而言,她可以很强,也可以很弱。

    与小哀不同,欲之化身会主动撩拨你我心底的渴望,这渴望可以是修为、权势、想要获得旁人敬重等等,只要被她所趁,道心就会欲望丛生,走火入魔。

    我在撑过她数次攻势之后,她还展露了一种绝强的本领——化身为生灵本身的欲望,直接干预你我道心。

    所幸,她对付我时,化身的是色欲,而我刚好带着一些让道心宁静的法器……就是这些画卷。

    各位可将它们带在身上,若是在交手时被欲之化身影响到,可以拿出来看看。”

    几位男仙于是满怀好奇,各自打开一张张卷轴,仔细观摩,整个白茫茫的泪湖乾坤,顿时落针可闻……

    突然间,不知是谁先干咳了一声,几名男仙齐齐扭头,对李长寿投来了,十分复杂的目光。

    赵公明拿出一颗定海神珠,对着自己眼睛用力挤了挤,喷出两股小水箭。

    多宝道人嘿嘿一笑,眼珠转了几圈,不知想到了什么。

    金灵圣母好奇地探身瞧了眼赵公明手中宝图,俏脸的表情一阵古怪,看着李长寿此时的造型,嘀咕道:

    “师弟,你莫非在见云霄师妹前,都看一眼自己这些大作?”

    李长寿笑道:“这不过是防身之用,我又何须防备云霄仙子?”

    云霄抿嘴轻笑,并未开口。

    太乙真人笑叹一声:“怪不得,现如今道门弟子都被你比下去了。

    水神,能常人之所不能,非常人矣。”

    李长寿笑而不语,顺势结果话题主导权,缓声道:

    “我寻到后土娘娘娘后,与后土娘娘相谈许久。

    七情化身如何来的、为何诞生,各位师兄师姐想必都已明白,我便不多赘述,我且说如何应对。

    按后土娘娘的指引,要解决七情化身之疑难,当有一个疏导、爆发的过程,七情无法压抑,只能想办法引导出来。

    这个过程,需要让七情化身齐齐降世,互相影响、克制,达到如同常人七情那般稳定的状态。

    而后,再让大德后土自七情化身中回归,完成这次拯救之事。”

    他话语一顿,给各位高手短暂的思考时间。

    多宝道人沉吟几声,“必须让七情化身同时现身,且达到七情平衡?

    这可有些难办……”

    李长寿点点头,总结道:

    “这个过程总共分四个步骤,第一步是将小哀带回六道轮回盘,第二步是解放后土娘娘七情化身,第三步是调节七情化身之力,第四步是救出后土娘娘。”

    金灵圣母皱眉道:“那,小哀怎么办?”

    李长寿沉默了一阵。

    “你不是号称人教弟子智谋第一吗?”金灵圣母面露不忍,“为何不救下她?”

    “可以,但不能。”

    李长寿传声道:“她们本就是后土娘娘的一部分,只不过有了不同的性情偏向,产生了独立的道心。

    你我都非当事者,不知这般道心被切分是何等痛苦,七情化身的主体,不正是后土娘娘?”

    金灵圣母欲言又止,她道境不低,此时只是被悲伤情绪所影响,自然明白李长寿所说才是正理。

    李长寿看了眼云霄,视线迅速挪开,继续道:

    “我们现在需要确定第三步的分工,稍后我会做一个详尽的计划。

    此时七情之力中,小哀最强、恶念次之、欲排第三位,其后是惧与怒,最后是爱与喜。

    毕竟生灵赴死时,很少有开心欢喜的念头,所以爱跟喜留给后土娘娘的并不算多……

    恶与怒的攻击性最强,但需要削弱恶之力、增加怒之力,让恶念有所缓解,让怒意能迅速增强。

    恶念与我大师兄交过手,接下来还是让我大师兄来应对,各位师兄师姐意下如何?”

    大法师微笑颔首,众仙各自点头。

    李长寿又道:“现在有个问题,谁能最短时间内、最快速的让怒之化身更愤怒。”

    众仙思索一二,八道目光齐齐看向了……

    英俊潇洒、一身红袍的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拿了个镜子出来照了照自己,淡然道:

    “这年头,做个真性情的男仙都是这般被针对!

    得,贫道就去应付怒之化身吧!”

    “如此倒也合适,”李长寿眯眼笑着,“毕竟怒之化身总体实力也不算多强。”

    太乙真人笑骂道:“好你个长庚!有空去我乾元山喝酒!”

    “一定,”李长寿答应一声,继续与众仙商讨应对的人选。

    不多时,名单敲定。

    赵公明负责应对惧之化身,玉鼎真人主动请缨应对欲之化身;

    金灵圣母应对难度最低的爱之化身与喜之化身,李长寿与云霄仙子合力应对感染力最强的哀之化身。

    广成子与多宝道人做救火队,负责及时支援各处。

    李长寿叮嘱道:“这并非是去单纯斗法,比如喜之化身,要让她更加开心才是目的。

    爱之化身另有布置,这并非是狭义的男女之爱,世间之爱都包括其中……

    广成子师兄,这里有件事,需动用阐教仙宗相助。”

    李长寿拿出了一只玉符递给广成子,广成子读罢点点头,许诺稍后就去安排。

    与截教那边的布置相差无几。

    云霄仙子轻声问道:“咱们如何才能让小哀开朗些?”

    大法师笑道:“长庚啊,你去给云霄师妹演示下,也算给各位打个样。”

    “是,师兄。”

    李长寿站起身来,对着众多师兄师姐做了个道揖,而后驾云朝湖中而去。

    “唉~~”

    小哀的叹息声与呢喃声从远处飞来。

    “可怜的我,还要被当做示范的对象……

    悲伤那么大,怎么去填补呢?”

    李长寿落下云头,温声道:“道友非我,如何知我不知你苦?”

    小哀有气无力地回着:

    “互相理解有必要吗?真的有人想要去理解对方吗?不过是为了得到回应,才去假装做出一副理解别人的模样吧。

    不累吗?”

    李长寿:……

    说不过说不过,这种情形下,无论自己说什么道理,都会有更多道理对自己压过来。

    那,换个角度就是了。

    李长寿淡定地坐在她面前,在怀中拿出一本书,捧卷品读,时不时露出几分轻笑,偶尔还会放下书卷大笑几声。

    远处道门众仙面露恍然,大概捉到了其中的精髓。

    分散对方注意力,引起对方好奇心!

    可惜,小哀只是趴在那默默流泪,对李长寿这般情形视而不见。

    李长寿继续读自己的书,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翻车的危险……

    又片刻,小哀睁开眼,泪眼婆娑、目中带着几分无奈。

    “非要在这里奚落我一个伤心人吗?

    你有你的快乐,我有我的伤悲,你不可以换个地方笑吗?”

    李长寿合起书卷,纳闷道:“道友你到底有什么值得悲伤的事?”

    “生本就为虚假,本就不该生,不值得悲伤吗?”

    “那,什么是真实?”

    李长寿温声问着:“你此前说过,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生灵对外界的感知,一切繁华都是虚假如过眼云烟,一切都不存在任何意义。

    但小哀,这些意义,又是谁在定义呢?

    是你吗?

    还是其他生灵给了你这般概念?

    而今你我在此谈话,你不就是真实存在的吗?”

    小哀喃喃道:“可我的存在是需要被抹除的,是必须被修正的,依然是虚假的。”

    “那在被修正之前,不想去体会其他的情绪吗?”

    “有意义吗?”小哀悲声反问着,“不能让我就这样消逝吗?”

    李长寿继续温声道:

    “对你自身而言或许没有意义,但对于那个诞生了你们、需要你们相助的生灵,很有意义。

    哪怕是被哀思与悲情占据了心神的小哀,不也是她吗?

    一直躲在这里不敢走出去怕伤害到别人的你,与那个背负了一切苦难还想着去帮助旁人的她,终究只是同一个生灵罢了。

    一样的温柔啊。”

    小哀嘴唇颤动着,哭声道:“我能帮上她什么?我只是一个只知道悲伤和绝望的废物罢了!”

    “来,这样,你我做个简单的游戏,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李长寿对着小哀伸出右手,“就当为了她,可以努力一把坐起来吗?”

    “没有意义的……”

    “那你趴着也好,看。”

    李长寿右手出现了点点金色亮光,每个光点都蕴含着,李长寿刚才捧书阅读时大笑的画面。

    “这是我的一份快乐,你也拿自己同等的悲伤出来。”

    小哀手指颤了下,一颗浅蓝色的光球缓缓飞来,在李长寿掌心盘旋。

    李长寿闭目催法,将两颗光球揉搓成一团,其内两色光束互相追逐,化归太极、又归于混沌。

    小哀歪着头在那看着,虽然感觉到了很玄妙的道韵,但始终不知这是何意……

    很快,李长寿拿了一只宝珠出来,将那颗太极球注入宝珠中,又用一块黑布将宝珠蒙上。

    “小哀你说,这里面是愉悦还是伤悲?你应该能看懂我刚才显露的阴阳之道吧。”

    “都不是……是情绪的混沌……”

    “混沌是不断演化的,但演化的方向并不确定,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里面的情绪已经定型。

    混沌生阴阳,这里面化生出最基本的两个情绪,就是悲伤和欣喜。

    所以,就有五成可能是伤悲,五成可能是愉悦,对吗?”

    “嗯,似乎是这样。”

    “那假如这块黑布你一直不去掀开,伤悲和愉悦可以算是同时存在的,对吗?”

    “也可以这么说……”

    小哀歪了下头,远处道门众仙也是齐齐歪头,渐渐有点迷糊。

    李长寿笑道:“所以,悲伤和愉悦已经叠加在了一起,而你只要不去揭开这块布,两者就可以同时存在。

    那你向前看,下一刻、下一个时辰或许你能看见,但更远呢?

    如果时间足够远,你所不能预见的遥远,那里的情绪是不是也是混沌的状态?

    情绪的混沌中,悲、喜同时存在,尚未确定,只有在你抵达那里时,情绪才会朝着一个方向坍塌。

    五成可能是伤悲,五成可能是愉悦,对吗?”

    “不,你说的这些都是歪理,”小哀顿时摇头,“我根本活不到那么远,我的一切都是一定下的。”

    “那你说,”李长寿将黑布下的圆球晃了晃,“这里面一定是悲伤吗?”

    小哀不由一愣。

    李长寿笑眯了眼,又道:“低头看看。”

    小哀下意识低头看了眼,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已撑着身子斜坐,黑色的纱裙吊带在肩头轻轻滑落着……

    李长寿站起身来,将黑布包裹的宝珠放在了小哀面前,低声道:

    “悲伤并不是你存在的意义,感受生灵的悲伤才是。”

    言罢,李长寿转身驾云,朝着道门众仙飞去。

    小哀看着那颗被黑布包裹的宝球,慢慢坐起身来,小手探了过去,但快要触及黑布时又缩了回来,如此往复。

    泪湖各处弥漫的悲伤之情,已是稀薄了许多。

    “哎,玄都师兄,”赵公明凑到玄都大法师身旁,嘀咕道:“长庚现在,到底什么境界?”

    “不知,”大法师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中两颗光球缓缓旋转。

    赵公明笑道:“玄都师兄你在做什么?”

    “学一下,稍后去跟小恶女交手,”大法师将光球捏碎,气定神闲一笑,已是胸有成竹。

    太极要义嘛,简单,当然是再熟悉不过!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