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所以说……最少需七名高手,镇压或者拖住全面爆发的七情化身。

    这七个高手必须有足够的实力,道心也不能有太大的缺陷,要能在六道轮回盘中,对抗七情共鸣之力……”

    大法师低头思索了一阵,抬头道:

    “要不,师弟你去兜率宫说道说道,凭你这三寸不烂之舌,或许能让老师出手!”

    直接请圣人出手……

    李长寿虽然对这个提议很是心动,却知这不过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圣人老爷或许会出手,但那定是在他们两人失手之后,现身为他们收拾残局;不然,圣人老爷培养他们这些圣人弟子又有何用?

    到那时候,等他们的,估计就是‘灵娥最喜欢的那种’奖赏了……

    “师兄,老师如果想亲自动手,何必安排咱们来这?”

    “说笑的罢了,师弟你去截教那边,为兄去阐教走动。”

    大法师仔细斟酌,叮嘱道:“修为道境、法力灵宝就算有所欠缺,心神道心能抵御七情共鸣就可以了。

    尤其是心神不能有明显的破绽或者执念,不然肯定会为七情化身所趁。”

    李长寿道:“我想请多宝师兄、公明师兄和云霄仙子前来相助,若是一切顺利,或许还能请动第四位……

    据师兄所知,截教这边还有哪位高手合适担当此任?”

    “无当师妹与金灵师妹吧。”

    玄都大法师沉吟一二,“乌云仙也可,不过三师叔的随侍仙人一般不会参与外事。

    此次既是相助后土娘娘,对苍生有益之举,还是请两位师叔的亲传弟子出手比较妥当。”

    “善,”李长寿低头答应一声,目送大法师破开乾坤离开泪湖。

    他本体倒是不必乱走,将塔爷悬在头顶,就盘腿在这湖边,左手托着那只草环,静心整理接下来的具体步骤。

    此事把握,大概有九成一二;

    因需多位高手同时出手,双方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九成以上的把握已可以冒险一搏。

    哭声怎么停了?

    李长寿扭头瞧了眼,十丈之外的两位阎君……

    “大哥,我先前怎么敢、怎么敢对您出手!

    我该死、无力、脆弱又怯弱,活着就是浪费族内的口粮。

    祖现在这么痛苦,我却什么都帮不上!”

    “二弟你莫要说了,这些都是我的责任,最该去死的巫,是我,是我啊。”

    咋又换了个画风?

    担心两位巫族高手真的走上不归路,李长寿及时出手,将楚江王和秦广王送出泪湖,让他们先去外面冷静冷静。

    稍后还需两位阎君出力,这也是较为关键的一环。

    【开始吧】

    收起草环,双手结印,李长寿身周散发出点点光亮,心底再次出现了一幅幅排列好的画面,五部洲各处的纸道人醒来,飞出了藏身之地。

    上天下海,搜仙寻灵。

    小琼峰山体密室中,李长寿伏案提笔,迅速将一整套完整的方案做好,定下了一个确定的时间点——

    三日后,辰时三刻。

    这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时间点,因六道轮回盘内外无法及时交流,必须按照统一的时间刻度,安排后续各个步骤。

    定下这个时刻节点,李长寿立刻开始在海神教的范围内,通过神像召唤神使……

    天庭水神府,水神纸道人驾云而出,急匆匆赶往通明殿中;

    东海龙宫中,李长寿与东海龙王碰面,就在那座充满了枯燥气息的大殿之中;

    度仙门内,李长寿也去了度仙殿,寻到了自家掌门,低声言说着什么……

    与此同时,李长寿的一具水神纸道人,驾云登上了金鳌岛。

    赵公明举办的‘分手庆典’已经落幕,毕竟是匆匆筹备,也没办什么酒席。

    但赵公明尚未离开金鳌岛,还在跟几位相熟的好友、截教几位亲传弟子,在乌云大仙的洞府中吃酒。

    更幸运的是,多宝道人与金灵圣母也在此处,省了李长寿东奔西走。

    李长寿被一条土洞接来此处。

    他先是对着这十多位仙人做了个道揖,也不去入座,直接面露正色,低头道:

    “我要打扰各位师兄师姐的雅兴了。

    地府危急,六道轮回盘有异,大德后土为众生七情所困;

    我奉老师之命与大法师一同出手补救,入六道轮回盘后却难抵七情之力,只得狼狈退出,需能抵抗七情共鸣之高手相助。

    在此,仅以人教弟子李长庚所请,望多宝师兄、公明师兄与金灵师姐,能出手相助、助后土娘娘共渡难关。”

    “咋回事?”

    赵公明立刻站了起来,筷子一扔,忙问:“后土娘娘状况如何?”

    “此刻还能勉力坚持,”李长寿话语一顿,抬头露出几分苦笑,“但七情煎熬,又强行化为七情化身,每一具七情化身都在蚕食后土娘娘的心神。

    后土娘娘为保六道轮回盘平稳,自甘承受众生之哀……”

    “就我们三个可够?”

    多宝道人站起身来,微胖的面容上透露着少许威严,“贫道这就召集众师弟师妹,同去地府相助!”

    “师兄不可,”李长寿忙道,“一是此事不可对外声张,以免引起众生恐慌,或是遭人算计。

    二是,七情共鸣十分棘手,我与师兄进入六道轮回盘,面对的只是恶、欲二情,凭太极图与玄黄塔相护,方才能全身而出。

    若进入六道轮回盘之人,道心出现半点异样,便会为七情化身所趁!”

    “此事只能咱们几人,”金灵圣母站起身来,金色纱裙叮铃作响,“其他路上再说,先去地府吧。”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又道:“还有一事,我想借截教之力促成,多宝师兄请观此信。”

    言说中,李长寿将一枚玉符用仙力推了过去,多宝道人抬手接过,仔细读了一遍,笑道:

    “小事罢了,此事交给……金光?”

    “我在!”

    在这吃分手宴的金光圣母,立刻起身答应一声,捧过了多宝道人推来的玉符。

    多宝叮嘱道:

    “你就按长庚所要求的这般,三日之内将消息传遍三界之内,一应与我截教有关联的仙宗之中。

    若有截教仙宗未按时行拜祭之事,收回其宗内截教功法典籍!

    长庚极少有所请,此事定非同小可,切不可怠慢了。”

    金光圣母顿时做道揖领命:

    “是!大师兄放心!”

    李长寿道:“三位请直接去地府,稍后还会有两三名阐教的师兄前往汇合。

    这般所图的,只是万无一失。”

    “总算有件事,要集三教之力了。”赵公明轻叹了声,又对金光圣母做了个道揖,后者欠身还礼,算是结束了这段情感经历。

    多宝道人就近打开了一口洞,道了句“走了”,帅气地跳进了虚空土洞。

    待赵公明、金灵圣母先后入洞,李长寿这具纸道人对其他截教仙人做了个道揖,匆匆离开乌云大仙的洞府,赶去三仙岛上。

    他自是要去请云霄娘娘了。

    若论心境修为,云霄不说在截教众仙中一骑绝尘,但确实是李长寿能想到的,对抗七情之力的较合适人选。

    且,云霄仙子的混元金斗也是一件重宝,很可能会发挥奇效。

    再次抵达那片海上云雾,李长寿心里莫名有些发虚。

    自己还真是很少主动来三仙岛上,这次来也是有事相请……

    嗯,确实有些太被动了。

    然而,李长寿还没进入三仙岛外围的云雾,一声轻咦响起,一团云雾自他身旁滑过。

    熟悉的轻柔嗓音入耳、入心、入魂,让李长寿心底的忧虑消减了大半。

    “怎了?

    看你面露难色?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那团云雾迅速消退,从中显露出了云霄仙子身形,于丈外静静而立。

    云起云落云柔绵,青衣暖语心安然。

    云霄应是发现李长寿身形,见李长寿面露犹豫之色,就直接出了三仙岛,匆匆赶来相见。

    虽还是平日里那般出尘绝美,但总有一种此前少有、在她身上极其罕见的娇懒。

    身着长衫而未系束腰,长发也像是随手盘起,仅用一根木钗简单固住……

    李长寿轻叹了声,笑道:“此次确实需你相助,但不会有因果牵连,只是单纯出手应对些棘手的人物。”

    云霄柔声问:“事情很急吗?”

    “还可。”

    “那,稍等我一阵,”云霄答应一声,倩影被云雾遮掩,片刻后再次现身,已是束好长发、系起玉带,青衣长衫换成了浅蓝色长裙。

    青丝随风轻摇,薄唇莹润微抿。

    李长寿此时才发现……

    “你竟还会画些清淡的妆容?

    我本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而且妆容与否,与你本身都是一般清丽。”

    “若是去见你,自是要做些打扮,”云霄纤手点出一朵白云,轻声道,“这也是三妹教我的。”

    李长寿除了做出傻乐状,也不知该如何应答。

    云霄问:“咱们去哪,此事为何?”

    “哦,对,差点忘记正事。”

    李长寿这具纸道人径直化作纸人,“带上我这具化身赶去地府吧,多宝师兄他们已经过去了。

    轮回盘有恙,具体路上我与你详细解释,玄都师兄已去阐教那边请人。”

    云霄仙子闻言,俏脸顿时严肃了许多,化作一缕云烟,朝幽冥界赶去。

    ……

    半个时辰后;

    轮回仙岛上空,云霄仙子驾云而来,与已在此地等候多时的多宝道人、赵公明、金灵圣母汇合。

    云霄仙子向前见礼,在这二内、二外四名通天教主弟子中入门最晚。

    但云霄行礼时,这三位师兄师姐,都是以、以一种略带拘谨的状态,或拱手、或欠身,也就赵公明这个做大哥的比较随意,双腿一软……

    向前迎了两步。

    “二妹,你果然来了!”

    云霄正色道:“咱们是在此地等玄都师兄他们,还是先去下方。”

    她话音刚落,身后就出现了一张轻淡的黑白太极图,大法师的嗓音从中传来:

    “我们来了,去接人多花费了些功夫。”

    太极图中,大法师先行迈出,而后便是头束金冠、身着道袍的中年道者——玉虚宫击金钟之仙广成子。

    广成子身后,走出的却非南极仙翁、赤精子,反而是一袭红袍、面容英俊的青年道者——太乙真人,以及那位面容中正、身着灰色道袍的玉鼎真人。

    广成子修为境界,算是与多宝、公明相当,玉鼎真人很少与人动手,不知其修为深浅;

    但上古至今就比较活跃的太乙真人,修为距离‘大师兄’层次,明显还差了许多……

    太乙真人此刻也略有些尴尬,向前做道揖拜见了各位师兄师姐,笑道:

    “具体如何贫道也不知,两位大师兄喊我与玉鼎过来凑个数、咳,过来帮忙做一件大事,我们也就立刻跟过来了。”

    言下之意,并不是他和玉鼎真人主动要过来,稍后如果拖了后腿,这锅还是要广成子和玄都大法师来背……

    广成子笑道:“请两位师弟过来,自是因两位师弟有过人之处。”

    “咱们下去吧,”大法师温声道,“先去找长庚汇合,让他与你们详细言说。”

    多宝看向下方那群有点不知所措的地府之人,道:“要不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云霄袖中传出一声:“我去吧。”

    李长寿的纸人飞出,化作天庭水神的模样,对着八位大佬做了个道揖,道:

    “刚好要去与几名阎君叮嘱一番后续,还请各位师兄师姐先去十八层地狱之下,下方已有秦广王与楚江王两位阎君等候。”

    言罢,李长寿驾云落下,大法师则带着阐截两教高手,朝深渊落去。

    等他们抵达十八层地狱最低层,与等候在此处的秦广王和楚江王碰面,除却大法师之外,七位道门高手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无他,此时两位阎君当真……

    太惨了。

    他们长袍破烂,鼻青脸肿,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眼眶发红、含着热泪,双眼都有点黯淡。

    多宝道人忧心忡忡地道:“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两位阎君是被七情化身影响到了,”大法师道,“稍后各位就可体会到众生七情之力。”

    七位高手各自警惕,云霄仙子此时知道的讯息最多,反倒最为淡定。

    解开四十九重禁制,踏入泪湖边缘,又走过重重迷雾,他们看到了李长寿盘坐在湖中心的背影。

    大法师叮嘱道:“咱们过去吧,那里卧着的,便是七情之一,哀思。”

    众高手面容无比严肃,驾云赶到了李长寿身后。

    李长寿此时也是有意相试,看七位高手对七情的承受之力如何;

    在他们即将赶到时,他主动开口,对面前趴着的小哀道:

    “娘娘,您真不愿起来吗?

    我已请了诸位师兄师姐过来,便是抬,今日也要将你抬……”

    “起来又能做什么?

    抬我过去,又能做什么呢?

    一切终归只是虚无罢了,为什么非要做无用的挣扎?

    是呢,很多时候你不去努力一次,都不知道把事情搞砸是什么感觉……

    可是求求你,不要来折腾我,不要给我希望又不断让我绝望。”

    小哀轻轻叹了口气,眼泪决堤一般滑落,“你们在意的,终究只是那个我,谁又在意这个我呢?

    我拥有的,只有我的泪罢了。”

    这……

    李长寿额头暴起了十字筋,强行忍耐着那股悲伤对自己道心的冲击,赶紧想一些让自己开心的事。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在小哀开口说话时,一股股宛若风暴一般的‘悲伤攻击’,在泪湖各处爆发开来。

    “唉——”

    听得背后传来一声长叹,大法师落在李长寿身旁,抬头看着远处的迷雾,不知在想些什么。

    啜泣声响起,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平日里总是板着脸的金灵圣母抬手擦了下眼角,又极快的转过身去。

    云霄仙子微微抿嘴,目中带着几分哀思,略带同情地注视着小哀的身影。

    赵公明与广成子都相差不多,都是面露几分哀愁,似是想起了烦心之事。

    这些都是较为平静的反应……

    此刻最淡定的,反倒是玉鼎真人;这位李长寿一直认定是隐藏大佬的杨戬之师,此刻注视着小哀,目中略带黯然。

    而接下来……

    咚,太乙真人突然双膝着地,目中满是泪光,仰头长长地吸了口气。

    “虽然很想忍住,但贫道终究道行不足……

    大师兄,你非带贫道来这丢人做什么!”

    “唉,”多宝道人在旁幽幽叹着,微胖的面容上带着缅怀,带着浓浓的回忆。

    “宝,我们的快乐,又是如何消逝的呢。”

    李长寿闻言不由眨了下眼……

    消逝?

    那不是挺快乐的?当您老抛弃道袍与内衣的遮掩,在宝材堆‘旱游’的时候。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