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咚咚砰!砰咚咚砰!

    嗯?怎么这么吵?

    缓缓旋转的太极图上,某个青年道者满脸不情愿地拽下眼罩,有些迷迷糊糊地咂了咂嘴,又伸了个懒腰,这才看向了吵醒自己的声音来源……

    呃……

    怎么回事?

    天边有道不断闪烁的血红色身影;

    那是一道悬浮在高空的身影,应是个女子,身前、后背生有多条手臂,散发着有些骇人的道韵波动。

    她正在高空极速飞驰,近乎于接连不断施展乾坤遁法,每当她的身影停顿,身前、背后的一只只玉臂,都会凝出一只血色长矛,对着下方狠狠抛掷。

    每只长矛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乾坤的波痕一层一层接连不断;

    每当这些长矛与它们攻击的目标相撞,就会迸发出超强的波动,发出那种节奏感鲜明的鼓声。

    这女子的攻势当真太迅疾,此刻全力爆发,血色长矛就如狂风骤雨,对着下方那道顶着小塔的身影疯狂输出,笑声逐渐疯狂……

    那个顶着小塔的白发老头……

    “长庚!”

    玄都大法师道心一震,双眼瞬间恢复清明,一双瞳孔出现两对浅浅的阴阳双鱼。

    只是一眼,立即洞彻这片天地间的一切情形!

    他刚才忍不住开始睡觉时,不是在一处宫殿中吗?

    宫殿……

    遥远的天边有一颗倒塌的巨木,巨木脚下,依稀能看到那已经化作残垣的宫殿,宫殿周遭大阵早已失效。

    自那巨木到玄都大法师跟前,这不知多远的间隔中,原本一望无际的沙海,化作了滚烫的熔岩大泽。

    随着天边的斗法持续进行……

    准确来说,是随着那浑身血红的女子疯狂输出,大地的裂痕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一颗颗星辰坠落,天地间充斥着一股凶恶的气息,勾动着生灵藏于心底的憎恶与怨恨;

    星空不再璀璨,空中满是浓烟与污浊,六道轮回投影的星河隐于天穹。

    斗法扰动的风浪声,在这片天地间来回呜咽,像是无数生灵在低沉哀鸣……

    玄都大法师双目一凝,那道在空中不断闪动的身影,在他眼底瞬间停住。

    她那头血红色的长发不断飘舞,身上只穿着简单的战裙,那一条条手臂没有半点违和感,而她身周缠绕的那股战意、那股似曾相识的道韵……

    后土·七情·极恶!

    与此同时,大法师也看到了另一处不太重要的战场。

    在宫殿废墟边缘,楚江王和秦广王正在不断对轰,这两位巫族高手、地府阎君,此刻像是杀红了眼,打的血脉开裂,宛若两头人型凶兽。

    “死!”

    恶之化身‘小恶女’厉声怒吼。

    下方岩浆湖上,玄黄塔滴溜溜的旋转,李长寿静静站在玄黄气息之中,手中还提着那名此时已昏死过去的欲之化身,浑身上下并无半点伤痕。

    大法师头一歪……

    这到底什么情况?

    难不成长庚已经搞定了这两个,然后感情问题处理不当,一个吃醋了?

    也不对,自己才睡了一阵,长庚不可能这么快才对……

    算了不管了,先救人再说。

    大法师脚尖一点,身形与太极图一同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是在秦广王与楚江王头顶。

    “两位……”

    楚江王仰头怒吼:“干掉你,我就是大巫祭最喜欢的弟弟!”

    秦广王咬牙怒斥:“你就是想当老大是不是!

    早就看你蠢蠢欲动!

    咱们巫族的淳朴都被你吃了!我打死你这个混账!”

    大法师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当下一言不发,身影自空中消失,几乎同时出现在了两位巫族高手背后,两计手刀对准他们脖颈砍了下去……

    砰砰两声闷响,这两个全然没注意背后的男人直接被封神魂,身形缓缓仰倒,被大法师收入袖中。

    大法师看向李长寿所在之地,微微弯曲双腿,道袍各处轻轻鼓起,随着他一声轻喝,身影化作一道黑白掺杂的彗星,径直冲向高空中的小恶女。

    “滚开!”

    长发从浅红色化作了血色的恶念少女扭头厉啸,一条条玉臂晃动,甩出十数道血矛,远远砸向冲来的大法师。

    大法师此次却并未祭起太极图,极快前冲的身影瞬间停顿,长发与道袍齐齐朝着前方飘动;

    他左手背负于身后,右手并着剑指,指尖阴阳二气环绕,凝出一把黑白相间的气剑。

    脚踏八卦步,翩若人龙影。

    长袖飘舞间,大法师身影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手中气剑看似只是简单几个撩拨前刺,举手投足却带着玄妙自然的高深道韵。

    一根根血矛炸碎,大法师身形几次闪烁,已逼近那恶念少女百丈范围!

    后者发出宛若凶兽的低吼,十一条手臂各自握住一只长矛,与大法师在空中爆发激战……

    正此时,李长寿的脚下出现了一口漩涡!

    阴阳二气迅速汇聚,却是太极图开辟出了一条乾坤通路。

    李长寿并未立刻退走,反而低头看着手中正提着的这七情化身之欲。

    他刚刚……

    “长庚,先出去了。”

    大法师传声入耳,李长寿立刻点头答应。

    略微犹豫,李长寿决定还是让欲之分身继续留在此地,牵制已经近乎暴走的小恶女。

    他手指点在七情之欲的额头,低声道:

    “娘娘多保重,我会尽快做好一应准备,回来助娘娘一臂之力。”

    言罢,李长寿将手中提着的女子用力朝着远处一扔,这欲之化身双眼睁开一条缝隙,嘴角露出清淡温柔的笑意。

    但随之,欲之化身浑身轻颤,鼻尖发出一声略带痛苦轻哼,目光满是茫然。

    她看到李长寿先是一怔,随后表情就变得有些惊恐,转身化作烟雾砰的炸散,口中还破口大骂:

    “你还是不是生灵!呕!混蛋!”

    李长寿还没来得及回答,身旁人影一闪,却是大法师施展乾坤遁术赶来。

    大法师此刻也不说话,左手摁着李长寿肩膀,两人齐齐坠入下方的漩涡,右手对着上方一挥,乾坤通路瞬间坍塌……

    那一团追击而来的血红身影堪堪扑空,砸入岩浆湖中,犹自恶狠狠的骂道:

    “回来!我要杀了你们!杀!咕噜噜……”

    总算出来了。

    李长寿刚刚感应到各地纸道人的存在,他与大法师已出现在了六道轮回盘之外,处于轮回盘左上方。

    两人默契十足,同时隐藏起身形,并未惊动任何人。

    李长寿道:“师兄,咱们先去十八层地狱下方,给这两位阎君洗洗心神。”

    “善。”

    大法师抬起右手,看着右手正轻轻颤抖、有点红肿的指尖,笑道:

    “后土娘娘的实力,这些年当真提升了许多,这还只是化身呐。”

    “嗯,师兄怎么不用法宝?”

    “想着这样能帅气一些……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刚睡醒,忘记还带着乾坤尺来着。”

    李长寿:……

    他将头顶旋转的玄黄塔托在掌心,心底呼唤着塔爷,却一直得不到回应。

    李长寿忙问:“师兄,塔爷这是怎么了?”

    大法师笑而不语,手指点在小塔上,让这滴溜溜旋转的小塔顿时静止。

    小塔轻轻颤了几下,在塔底喷出一股浑浊的玄黄气息;

    塔爷的灵念再次与李长寿心神连通,在李长寿心底,用一种痛快、享受、解脱的情绪,喊出了一声:

    “爽~!”

    ……

    片刻后,十八层地狱最底层。

    有大法师与太极图出手,两人无声无息过了十八层地狱,像是邻居串门一般,轻松穿过了四十九重大阵禁制,抵达了‘泪湖’。

    刚来此处,李长寿心底些微恶念瞬间消散,一股莫名的悲伤泛出心海。

    在湖心处的小哀幽幽一叹,低声念着什么,在那继续趴着,动都没有动。

    更换姿势又能怎么样呢?

    只不过是让空荡荡的心,得到一点点不应有的慰藉,而这慰藉顷刻也会消失,只留下更深沉的悲伤罢了。

    ——《小哀说》。

    这次,李长寿和大法师并未靠近小哀,只是在湖边,将楚江王和秦广王两位地府大佬放了出来,解开禁制。

    本来被恶念侵袭,喊打喊杀的两巫,在此地一再次扑到了一起。

    但四只拳头刚攥起,还没落到彼此身上,两人瞪着的双眼突然被泪水掩盖,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禁不住抱头痛哭……

    李长寿见状继续思索,将这般情形记了下来。

    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中,若论战斗力,爆发后的小恶女与尚未出世的‘一点就爆’怒之化身,当属最强之列。

    但七情共鸣之力最强的,还是小哀。

    后土娘娘将小哀甩出六道轮回盘,并不只是因为小哀会自我坍塌,不会去搞出什么麻烦事;也是因为小哀太强,很容易让其他六情化身受影响,从而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

    后土娘娘此刻也在受七情化身的侵蚀,尤其是受小哀的侵蚀最强……

    大法师捏揉着自己的手指,开口问:“长庚,我睡着后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幽怨,大法师仰头大笑了两声,略微有点点尴尬……

    七情之力,防不胜防。

    “师兄,你是真的强,被打飞都不醒……”

    李长寿叹了口气,将大法师睡着后,自己与欲之化身的‘对决’简单说了一遍。

    “我趁她被自身反噬,心神出现空挡的瞬间,元神之力冲了进去,果然找到了后土娘娘。

    娘娘被困在了七情之中,七情化身既是枷锁,也是囚笼。”

    “哦?”

    大法师正色道:“详细说来。”

    “是,”李长寿答应一声,与大法师一同在泪湖边缘打坐,开始细细讲述。

    当时,他指尖点在欲之化身的额头,元神之力涌入,自身撞入了一片星海……

    那并不是真正的星海,而是一片幽静的深渊,头顶漂浮着六道轮回盘投影出的星河。

    星河的余晖,便是此地唯一的光源。

    李长寿感觉自己仿佛在不断下坠,又在下坠中听到了轻轻的抽泣声。

    他循声而去,口中不断呼唤着‘后土娘娘’,总算寻到了自己此行的最关键人物。

    大德后土。

    看到后土的身影,李长寿心里就是一揪……

    这种情绪,只出现过一次,那是在师父还没渡劫时,有次师父酒后躲在草屋内痛哭。

    后土娘娘……

    她身着简单朴素的白裙,蜷缩在一片星骸中,身周环绕着四颗光球,那光球正不断在她瘦弱的身子上汲取力量。

    ——这应是尚未出世的四情化身。

    “娘娘?”李长寿心底呼唤着,“晚辈太清弟子,奉老师之命前来相助!”

    那蜷缩的身影丝毫没有回应。

    李长寿接连呼唤十几声,没有得到半点应答;仔细感应,此刻后土娘娘的七情其实十分活跃。

    她只有很少的欢喜,很少的爱意,却拼尽全力,努力压制着怒、惧、恶、欲,又放任悲哀侵蚀自己。

    因为悲伤是自己品尝的苦酒,不会影响到六道轮回盘运转……

    但悲之侵袭,又让她宛若在深渊中不断下坠、不断下落。

    后土娘娘本身,虽然没有小哀那般绝望,但此刻也是被一股沮丧且无力的情绪包裹着。

    李长寿突然感觉到,此地对自己的排斥之力,显然是欲之化身已开始恢复‘念力’……

    开口的机会甚至只有两三次!

    李长寿必须得到后土娘娘的回应,必须问如何才能帮上后土娘娘!

    没办法了,只能发起灵魂拷问:

    “娘娘!您还记得血海旁的玄都大法师吗!”

    依然没有回应。

    显然在后土娘娘心底,自家师兄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太清圣人跟您的约定,您还记得吗?”

    依然没有应答,后土娘娘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李长寿的呼唤。

    撕扯感更加强烈,李长寿能感觉到,那欲之化身的‘念力’如海啸一般侵袭而来。

    因为道境上的差距,李长寿此时很难抵挡,即将被挤出此地!

    这一瞬,李长寿心神运转到了极致,眼前浮现出了几个选项!

    这些选项,都是自己能想到的,有可能引起后土娘娘注意的话语。

    他可以言说巫族此刻人丁凋零,有妖族用巫族魂魄炼制灭人剑之事,激发后土的怒火;

    也可以拿地府阴司,即将并入天庭编制之事做文章;

    更能直接夸大其词,当场造谣,说巫族即将被杀光了、地府要被攻破了等等。

    但这一刻,李长寿心底泛起了一种不忍。

    他不忍对眼前这位娘娘撒谎,不忍用夸大其词的话语,再去刺激后土娘娘本已无比疲倦的心神。

    被生灵七情拉扯、折磨,这该是何等的痛苦……

    可李长寿知道,自己此刻必须说一声,用尽量温柔的口吻说一声:

    “后土娘娘,晚辈需你相助。”

    嗒——

    宛若一滴水落在水潭,这寂静之地出现了声响,又伴着声响多了少许光彩。

    仔细去看,那光亮是来自于后土……

    蜷缩在星骸角落,正抱着自己双膝,散发着浓郁悲伤的女子,缓缓抬头,睁开了自己那双星眸。

    【你,是谁。】

    ……

    泪湖旁,李长寿对大法师讲到这一段时,也是有些唏嘘。

    “唤醒后土娘娘后,欲之化身就无法赶我走了,娘娘趁着欲之化身虚弱,暂时压制了欲之化身。

    我简单将此时地府的情形说给后土娘娘,并在后土娘娘那里寻求解决此事之道……”

    “可有办法了?”大法师关切地问着。

    “嗯,”李长寿皱了皱眉,左手张开,掌心有金光流转,凝成了一只宛若由枯草编制成的草环。

    李长寿低声道:“虽后土娘娘说,咱们师兄弟二人出手就足够了,但稳妥起见……

    师兄,你能请动多少道门高手?

    跟师兄你的实力,最好不要相差太多。”

    大法师笑道:“请多少人倒不是问题,问题是,若是请的人太多,你可捞不到太多功德。”

    李长寿闻言仔细斟酌了下,言道:“还是稳一些,功德能有就不错,不多强求。”

    话语一顿,李长寿笑道:“大不了稍后请师兄你在我身旁护着,我去找些业障大妖处理了,补上这缺漏。”

    “你说,那些妖族当初为何非要招惹你?”

    大法师一阵摇头,叹道:“简直堪比灭族之祸。”

    “唉~~~”

    微风带来远处的叹息声,湖心的少女轻轻呢喃着什么,虽听不太清楚,但必是消极语录。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