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云上仙人林立,数百身影静默无声,在众天仙的牵引下,星夜兼程朝南赡部洲与东胜神洲的交界处赶去。

    地下,带满了纸人、仙豆的车夫纸道人施展土遁,不紧不慢跟在度仙门众仙人之后。

    而李长寿的一具金仙境纸道人,此刻已是出现在洪林国国都下方,皱眉看着此地的情形……

    情况何止是危急?

    基本打完了已经!

    数百道身影在空中交战,已经是一面倒的围剿;

    原本的繁华都城被狼烟吞没,东侧城门、城墙被整片轰碎,一群铁骑冲击着城内兵卫最后的防线。

    凡人战争。

    准确来说,这是有炼气士参与的凡人战争。

    众多将领大多都有修为在身,因惧怕业障反噬,通常情况下都遵循‘兵对兵、将对将、仙对仙’的原则。

    李长寿仙识散开,监察方圆万里,看到了其他几个大战场。

    洪林国一方的防线并未完全溃败,在几个方向还有大批兵将守卫国土;出现在洪林国国都的大军,应该是偷袭而来。

    两个入侵部落互相策应,从东北、东南两个方向各汇聚数十万精锐大军猛攻,其势近乎不可抵挡。

    哪怕没有今夜的奇袭国都,洪林国恐怕也难坚持半个月!

    ——所谓部落,只是延续了先夏的旧制,并不代表自身实力不如这些‘方国’。

    在南赡部洲居中的那些繁华大国眼中,洪林国和这两大部落,以及东胜神洲众多国度、部落,都属于‘东夷’的范畴。

    稳妥起见,仙识反复扫过各处,李长寿很快又有发现。

    这两个部落,背后应该有大仙宗的支持,军中混杂的元仙、真仙境仙士,数量十分惊人,且所修功法颇为相近。

    这次战争,其实可以理解为【仙门争夺凡尘资源】,而己方度仙门,明显没有做好准备。

    真·败者吃土。

    此前被对方抓走的几名度仙门真仙执事,此时并无大碍;

    在度仙门众仙即将赶来的路上,有数百道气息潜藏,真仙过百、天仙三四十人,更有两股金仙境威压。

    这个仙门,要暗中埋伏度仙门一行?

    与其说是埋伏,倒不如说是阻断。

    李长寿细细感受了下,并未发现对方有多少杀意,且对方此刻排出的阵势,也是以防御为主。

    按照南洲乱战经常出现的情形,对方大概率只是现身逼度仙门众仙原路返回,用手中的人质,避免与度仙门开战。

    而度仙门是否选择与对方开战,取决于多种因素,主要应该是看双方对峙时,洪林国总体形势如何……

    正所谓,苍鹰博兔尤尽全力,李长寿也不敢大意,立刻开始布置了起来。

    先是暗中知会了季无忧掌门,又在东海就近调集了一批纸道人,顺便招呼一声敖乙,让他随时联络东海龙宫派高手驰援!

    毕竟,对方可是有两个……金仙境……

    李长寿其他不敢保证,对方如果执意要埋伏度仙门众仙,自会有大批援军,驰援度仙门一方。

    ——这也算是他度仙门普通‘元仙’门人,为师门做出的一点小小的贡献。

    迅速做好各处准备,又看了一阵凡人厮杀,李长寿道心渐渐有些异样。

    在担心人族因为这般战争自耗实力?

    并非如此。

    洪荒人族,气运汇聚于凡人,实力却聚集于炼气士;且人族本身体量足够庞大,此地的战争,完全影响不到人族总体实力。

    李长寿想到的是……

    凡人势力之间互相征战,是因外部压力较低导致,还是天道在背后影响,有意减缓人族扩张的速度?

    除却圣人,金仙、大罗金仙、准圣也无法完全摆脱天道的影响,某种程度上,与这些凡人又有何异……

    “这般想,是不是过分悲观了?”

    李长寿喃喃自语,将道心的那点异样轻轻抹平。

    他来这里,只是在等太清圣人老爷预示的时机到来,看情形判断如何出手。

    凡俗战争,李长寿无意干涉,这里面动辄便是巨大的业障……

    身形自大地深处飘出,在临近王宫的一家空荡荡的酒楼中,李长寿找了个雅座,静静等待着后续发展。

    会不会,圣人老爷派自己过来,是为了其他事,不是为了【生商】之事?

    话说回来,太清老爷每次下令都是‘去’,这要是自己理解能力不达标……

    咳,不可妄议自家圣人老爷。

    要不要搞点‘天兵神降’的场面,帮有琴撑撑场子?

    算了,玉帝王母不在家,自己更应谨小慎微,绝不能被人抓住话柄。

    云霄仙子能猜到自己本体在度仙门,自己跟脚暴露的风险已经不低,断不能做任何多余之事。

    当然,若是有什么举手之劳就能帮有毒一把,李长寿也不会吝啬这点气力。

    心底正如此想着,王都的王宫深处传来一阵仙力波动,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

    李长寿抬头望去,却见洪林国王都上空,现出了一条伤痕累累的浅蓝色蛟龙!

    这蛟龙扬天嘶吼,似是要冲天而起,但身形迅速崩碎,身躯之内竟空空荡荡,掺杂着一些黑色的灰烬……

    洪林国之气运,已然崩塌!

    ……

    “玄雅……玄雅?”

    正对着天边星光出神的有琴玄雅,闻声扭头看去,低声道:“师伯,师叔。”

    背着大葫芦、一身麻衣短衫短裙的酒玖,自侧旁云上跳了过来;

    酒玖本想‘饿虎扑食’,与有琴玄雅笑闹一番,但又想到什么,在有琴玄雅面前及时刹车,嘻嘻一笑,抬起的手顺势挠了挠头。

    听到洪林国出事的消息,酒玖就从小琼峰主动追了上来,想着能给有琴玄雅多点鼓励……

    迈入仙门后便脱离了凡尘,本不应有太多牵连;

    但有琴玄雅情形有些特殊,她既是洪林国的公主,又是度仙门上一期弟子的首席,而洪林国又是度仙门的‘金主’……

    这就导致,有琴玄雅此时的处境十分微妙,微妙到酒玖都不知该如何劝说,只能请自己的大师姐过来,帮忙安慰安慰有琴玄雅。

    侧旁,紫裙飘飘的酒依依正提剑而来。

    酒依依露出温柔的笑容,向前对有琴玄雅道:

    “玄雅,可是在挂念家中亲人?”

    有琴玄雅略微抿着嘴唇,轻轻颔首,那清冷的俏脸流露出少许情绪,是忧心与忐忑。

    但随之,有琴玄雅又低头道:

    “上山时本就应忘掉凡俗种种,此时弟子凡心未定……”

    “傻玄雅,”酒玖在旁凑了过来,在背后抱住有琴玄雅,额头蹭着有琴玄雅那冰蓝长裙背后露出的肌肤。

    “谁还能真的不管自己的生身父母,只不过你父母,与其他人的父母不同罢了。”

    “师叔……”

    “啊,玄雅抱着好软呀,嘻嘻嘻……笑一个,快给本师叔笑一个!”

    有琴玄雅顿时俏脸飞霞,连忙阻止酒玖那双作怪的小手,却是当真笑不出来……

    “小玖你别闹!玄雅你莫要介意,她喝酒太多,疯疯癫癫的!”

    酒依依及时拿出大师姐的威严,把酒玖从有琴玄雅背后拽开,硬拖着离开此处,惹来周遭度仙门众仙瞩目与莞尔。

    又有几位门内仙人陆续走来,对有琴玄雅温声叮嘱几句,让她不必太过忧心,门内自不会放任此事不管。

    有琴玄雅勉力应对几句,总算得了空闲,自己盘腿坐在了云上。

    旁人也就识趣,不再过来打扰。

    有琴玄雅在怀中拿出一颗被仙力包裹的鸡蛋,看着鸡蛋上画着的那简单的笑脸,星眸中满是坚定。

    ‘长寿师兄……

    我定会处理好此事。’

    随之,那颗鸡蛋被小心收了起来,有琴玄雅将火鳞剑匣横在裙摆上,闭目凝神,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洪林国之事,她不去全力以赴,还能要求何人……

    咻!

    一声急促的破空声,突然打破了星夜的静谧,这片向南飘的云也变得喧嚣了起来。

    一位太上长老接住了南面飞来的这枚传信玉符,将玉符打开仔细读了一遍,面色顿时有些阴沉。

    “师伯,怎么了?”

    “敌军侵袭,洪林国国都已被攻破,洪林国仙士溃败,对方已直逼王宫。”

    度仙门众仙顿时变了面色,有琴玄雅更是豁然起身,脸蛋有些苍白,但目中并未太多慌乱。

    有长老喊道:“玄雅……”

    “弟子无事,”有琴玄雅抱拳低头,马尾辫轻轻晃动,“弟子听从门内安排,也请门内在下决断时,勿考虑弟子凡尘身份!”

    “善。”

    那名太上长老定声道:“洪林国受咱们度仙门庇护,若放任洪林国不管,度仙门岂非名声扫地?

    半数天仙全力赶去王都驰援!

    务必护下洪林国有琴国主!”

    立刻有十位门内天仙站了出来,脱离度仙门众仙,化作道道流光,朝着南方激射。

    有琴玄雅美目中带着几分不安,犹豫一二,还是向前道了句:

    “弟子请先一步赶去支援!”

    酒玖立刻跳了出来,“我跟玄雅过去!”

    “我也去吧,”酒依依提剑前来,看着那明显有些犹豫的度仙门主事长老,“此时若是让玄雅在后面看着,未免有些太过残忍,我与小玖自会全力护她周全。”

    “如此,贫道也随你们一同吧。”

    一位老妪站了出来,这是门内一位太上长老,天仙境后期的道境。

    如此,其他几位长老顺势答应了下来,叮嘱她们小心行事。

    酒玖将背上大葫芦扔了出去,葫芦迎风便涨,转眼化作三丈长短,酒依依、有琴玄雅与这位老妪迅速跳上葫芦;

    酒玖盘坐在葫芦嘴处,双手并起剑指,指尖有两团微光闪烁,抖动时快若幻影,掐出了繁复的法诀。

    “疾!”

    酒玖一声轻喝,大葫芦朝着南方彪射;因起步太猛,差点把背上三位仙人甩飞出去。

    葫芦上,有琴玄雅坐立难安。

    她心底突然一揪,像是与自己切身相关的大事,此刻正在发生。

    “母亲……”

    有琴玄雅抬手捂着胸口的吊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此刻除却冷静之外,多余的情绪都只能起到反面作用。

    如此,大葫芦疾飞了半个多时辰,后方那老妪突然出声喊道:

    “小玖,速度慢些,前方三千里外正在斗法!”

    酒玖立刻放慢速度,抓起腰上悬挂的玉质酒壶,放在嘴边嘬了一小口,问道:“师伯,怎么回事?”

    “对洪林国动手的,绝非简单仙宗!”

    这老妪面色渐冷,叹道:“刚才派过去的十位同门,此刻已被对方半路拦下,情形岌岌可危。

    贫道先赶过去支援,你们不要乱闯,在后面等着与门内众仙汇合。”

    言罢,这老妪身形一跃而起,催起虹光之术,比此前大葫芦御空还要快上几分,急匆匆赶去前方支援。

    酒玖扭头看了眼酒依依和有琴玄雅,小声问:“咱们也靠前一点,看能不能帮上什么?”

    二人立刻点头答应,酒玖再次催起诛邪如意剑,这次飞的稍微慢了些,靠近前方斗法之地。

    然而,她们赶去的晚了一步,刚靠近斗法之地千里范围,己方包括那位太上长老在内的十一位天仙……

    尽被对方俘获。

    酒玖见状大怒,发动上头技能,立刻就要冲上去,跟那数十名敌方仙人拼了。

    正此时,一道道流光自地面冲天而起,少顷聚起了数百道身影,站在一朵白云之上。

    天仙数十、真仙过百,还有两名气息境界隐隐是在金仙境的高手!

    酒玖打了个酒嗝,瞬间缩了缩脖子,扭头看向了有琴玄雅,嘀咕道:

    “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咱们要不缓缓?”

    这个,是真的拼不过。

    酒依依算是见多识广,一眼认出了这些仙人竖起的那面幡旗。

    “看他们打出来的旗号,是中神州的道微仙宗,阐教道承。”

    有琴玄雅失声问:“他们为何在此地?”

    “抢地盘吧,”酒玖在旁摇摇头,“明摆着了,攻打洪林国的两个部落就是这家仙门支持的,这种事挺常见的……

    玄雅,你想怎么办?”

    有琴玄雅此刻只是沉默不语,握紧了自己胸前的吊坠。

    酒依依接道:“他们将咱们度仙门的仙人抓而不杀,这也是俗世的规矩,如此就不算跟咱们度仙门开战。

    南洲俗世方国与部落互相倾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仙门在暗中争夺凡尘之财。

    稍后咱们门内大批仙人赶来,只要我们放弃洪林国,他们就会返还这些擒获同门,并给门内送上礼物、配个不是,如此……”

    酒依依话语顿住,与酒玖同时看向有琴玄雅。

    有琴玄雅倒是面色如常,此刻在低头思索。

    忽听雷声炸响,天地间响起一阵雷鸣般的粗狂嗓音,传遍方圆万里!

    这嗓音说的是:

    “洪林国国主已死,龙脉已断,国都已在我等掌控,各位度仙门道友何必再着急赶路?

    度仙门诸位道友,若答应将这块地皮相让,贵门之仙自会安然回返,我等也会备上礼物,他日登门赔礼。”

    有琴玄雅身子一颤,差些从大葫芦上滑下去。

    酒依依叹了口气:“咱们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哼!”

    酒玖嘴角撇了下,大葫芦拐了个弯,顿时朝着西南方向绕行,径直撞入一团白云中。

    酒玖绷着脸,再次掐起法诀,这次却并非给葫芦加速,反倒是用出了一手高明的障眼法,让大葫芦与她们三人变得近乎透明。

    “玄雅你别急,我带你去那边看看,”酒玖哼道,“别被他们给蒙了!”

    “小玖,这般太过冒险!”

    言说中,酒依依看到了一旁有琴玄雅那张苍白的小脸,又缓声一叹:

    “咱们莫要离着太近,此时单单一两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师叔师伯,你们先回吧。”

    有琴玄雅轻声说着,又缓缓吐了口气,面色恢复如常。

    她背起剑匣,自大葫芦背上直接跳了出去;裙摆飘舞间,双手掐起法诀,立刻就要御空而行……

    但大葫芦转了个弯,径直拦在有琴玄雅身前。

    酒玖抱着胳膊坐在葫芦嘴处,皱眉道:“你自己过去能做什么?白白去送死吗?”

    酒依依也劝道:“玄雅,门内此时尚未作出决定,你不如等候掌门之令……”

    “此事与两位师叔师伯无关,也已经与门内无关。”

    有琴玄雅沉声说着,嗓音没有丝毫颤抖,目光中没有半分动摇,“还请不要阻拦,弟子事后自会去赏罚殿内请罚。”

    酒玖骂道:“行了,都什么时候了,别说这种反话!

    我知你不想因为自己让门内同门流血,但我们也不想看你白白去送死,我跟你一同过去,也能多个照应。”

    “不必,”有琴玄雅后退两步,注视着酒玖,微微攥拳,“我不需任何相助,若师叔执意相逼,宁愿折剑于此!”

    酒玖不由急道:“生的这么好看,怎么固执得跟头牛似的,你还想不想跟小长寿好了!”

    有琴玄雅双眼一红,却立刻抽气,定声道:

    “有所为,有所不为,方可随心无为!”

    “你是不是!”

    “小玖!”酒依依拉住酒玖,开口叹道,“让她去吧,她自己的性命,当由自己决断。”

    “谢师伯。”

    有琴玄雅低头做了个道揖,而后催起法诀,身形自侧旁一晃而过,化作流光飞向正南。

    她在全力赶路,完全不计自己仙力损耗。

    有琴玄雅并未发觉的是……

    在她向前疾飞时,一抹道韵悄悄将她身形包裹,让她宛若暂时消失在了天地间,顺利地从【道微仙宗】的眼皮低下溜了过去。

    ……

    与此同时,洪林国国度王宫中。

    数十道黑影在各处不断飞掠,四面八方的天空都被火光映成了深红。

    尸身乱横的主殿中,一名身穿长袍、带着面具的女真仙,正不断甩动手中的长鞭,口中咬牙怒骂:

    “搜!不要放走有琴一族半个魂魄!我要让他们求死不能!”

    地下,李长寿看着掌心中的新品摄魂珠,又抬头看了看这个手段凶残的女子,略微摇头。

    戾气真重。

    仇还是留给有琴来报吧,自己也不好越俎代庖。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