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刚被师父教育了一顿,转身又见到了那位喜欢身着白衣、飘飘若羽的仙子大人,李长寿心底一时间也是百味杂陈。

    倒不是被师父训诫让人看了去,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主要是……

    度仙门果然还是暴露了。

    虽然上次在度仙门伏击妖族之战,李长寿已全力装饰出‘天庭提前埋伏’的情形,但始终是瞒不过如云霄这般,善于推算又无比聪慧的人物。

    云霄缓步向前,虽走在泥泞之上,但绣鞋却不染半分尘埃。

    “咳,”李长寿清清嗓子,向前迎了两步,做了个道揖。

    云霄于半丈之外欠身行礼,柔声道:“可否对我说一说此前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问:“师父的浊仙境,还是刚刚之事?”

    云霄的笑容多了几分温暖,轻声说:“若你愿讲,我都是愿听的,总归是能多了解你一二。”

    李长寿不由轻笑了声,道了句:“先等我一阵,我让本体赶来此处。”

    云霄颔首答应,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身形摇摇晃晃,化作了一只纸人,遁入地面。

    不多时,李长寿出了山门,驾云到了此处;

    他本想说几个笑话,逗云霄温婉一笑,就如此前那些相见一般。

    但今日不知怎么,李长寿没由来的叹了口气……

    “抱歉,今日我心境有些不稳。”

    “嗯,嗯,”云霄轻轻摇头,柔声道,“你是准备,只在自己心情舒畅时才与我相见吗?”

    “并非是这般,只是……”

    “与我说说此事吧,若尊师训你有些偏颇,那我去与他理论几句。”

    李长寿闻言一阵轻笑,自知云霄仙子是在玩笑。

    吧?

    当下,两人在这山坡上漫步闲谈,李长寿将狐女之事的前后因果一一说来,也解释了狐女与师父姻缘红绳之变更。

    李长寿坦然道:“前后两次面对这狐女,我心态确实起了一些变化,少了几分考虑,多了几分不以为然。

    师父这般训我,却也都说到了点子上,我自反省就是。”

    云霄仔细思索了一阵,言道:

    “尊师所教训你的那些话,有些在理,有些却是忽略了你的处境。

    你发自微弱,以凡人之身修行至金仙,却过早参与到了大教之争,走错一步便是身死道消。

    当时你为遮掩自身,自不可能说出以旁人形貌活动之事,处置狐女时,对你而言,本就是两难之选。

    单是这一点,尊师就有些自说自话、理所当然,却是说的不对。”

    李长寿:……

    怎么感觉仙子对师父训自己这件事,略微有一点点不满?

    李长寿笑道:“仙子可是在为我鸣不平?”

    “嗯,”云霄注视着李长寿,两人目光相接,又同时扭头错开眼神。

    李长寿温声道:“我处置方式确实有些粗糙,而且……

    师父嘛,教训弟子天经地义,尊师重道才是咱们道门弟子的风范。”

    “尊师为何修成了浊仙?”

    “此事说来话长,”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与云霄寻到一处凉亭,入内歇息时,讲起了师父那段爱恨情仇。

    青梅竹马、仙路眷侣,道基被毁、师伯惨死……

    得益于圣母宫的‘第一次漫画集训’,李长寿此时讲故事能力也上升了几个台阶;

    云霄听得也颇为入神,听闻皖江雨香消玉殒于北洲毒瘴,也是连连惋惜。

    “后天生灵修行当真不易,本就有诸多磨难,又伴着人心恶险。”

    李长寿:其实也不是多难……

    就个人而言。

    “我感觉师父才惨,”李长寿感慨不已,“本是资质不错的仙苗,却被歹人算计,被毁了道基,几乎在天劫之下魂飞魄散,又在门中煎熬了千年。

    师父渡劫时我尚未成仙,只能出此下策,用毒丹让师父兵解化作了浊仙。

    此事想来也颇有些遗憾,若师父当时不急着突破,我能劝师父多等百年……

    世上总归难有十全十美之事,确实不应多想多求了。”

    云霄又问:“尊师当时为何急于突破?”

    “一是外部压力,师父被同期弟子落下了太远太远;

    二是师父自暴自弃千年之久,心底早已放弃了成仙契机,赴死对他而言便是解脱。”

    李长寿凝视着指尖,言道:“我非师父,不知师父心底是何等煎熬,故也不敢劝师父多等百年。

    虽常说由己及人,却实难感同身受。”

    “正因这般,”云霄柔声道,“有些话才要说出来,莫要闷在心里。

    我本是听说你被瑶池王母处以雷罚,故寻你看望,不曾想又遇到你被尊师说教……

    心底若有困苦,与我言说也是可的。”

    ‘这算得了什么打击……’

    李长寿本是想这般回答,毕竟这点事确实不算什么,连修行路上的‘小调剂’都称不上。

    但他心中一笑,看云霄这般认真又带着少许期待的表情,莫名起了点……

    小心机。

    他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言道:

    “可能是因一路太顺,被不明真相的师父这般训斥……

    唉,天庭那事也没办法,既然答应了玉帝陛下保守秘密,自不能对王母娘娘言说,被罚也是理所应当。

    最近确实,压力太大了。”

    “我该如何帮你缓解?”

    云霄话语一顿,抿起薄唇、脸颊有一瞬微红,“我可不善舞。”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位出尘绝世又被自己硬生生拉回凡尘的白衣仙子,她青丝如瀑、眸蕴星辰,宛若世上最香醇的仙酿,仅仅只是初闻,就已是醉了心神。

    本来是想趁机调侃调笑的李长寿,心底莫名其妙就多了几分罪恶感。

    如此法力高强的洪荒大能,难得能如此主动关心自己,最最重要的,还是这般信任自己!

    自己还想着骗人‘起舞弄清影’!

    李长寿,你还是人不是!

    “其实也没事,”李长寿含笑说着,目中满是诚恳,“这都不算什么大事。”

    云霄……却是不信的。

    她看向凉亭栏杆下的长凳,主动飘去,坐在了一端,柔声道:

    “此前三妹为瓶颈所困,数元会无法突破时,也曾焦急忧虑许久,我便这般安抚她放松心神,你可要试试?”

    “嗯……”

    试试就试试!

    “过来躺下……”

    躺!

    李长寿精神一震,看向云霄柔荑轻拍的长凳,又看向她有些面红、却故作镇定的模样。

    云霄略微低头看向侧旁,轻声道:“莫要这般扭捏……”

    李长寿也有点不明所以,依言走了过去,先坐在一旁,而后在她身旁侧躺了下来,发箍压在了她裙摆上。

    “这样吗?”

    先天生灵都是这么安慰人的?坐在身旁给自己哼曲讲故事?

    “还要过来些。”

    呀?

    李长寿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觉自己脑壳被云霄手指点了下,下意识抬头、仰身,再被那根手指点落时,已是枕在了她腿上。

    那双柔荑在他头顶轻轻按捏,一缕缕清凉气息灌注全身,又为他细细的梳理长发,口中还真的哼起了少许歌谣。

    这……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必杀技,腿、腿枕?

    虽然这里是洪荒世界,虽然李长寿也算是一号小人物,在天庭有点小神权,在道门有点小影响力。

    但这一刻,他真的想喊出心底那句,自上辈子而来的赞美词。

    云霄!

    赛高!

    ……

    天将黄昏,李长寿驾云自山门处回返小琼峰,神清气爽、双目满是神光。

    他在山上逛了半圈,去棋牌室看了看正在喝酒戏耍的师祖师叔,又去草屋看望了下体悟大道的师妹,以及已经开始闭关的师父。

    最后,哼着一首《相思》的曲调,去了灵兽圈中,决定找头灵兽宰了下酒,庆祝下自己今后五十年不用多管天庭繁琐小事。

    “表兄您来了!”

    熊伶俐扔掉肩上那头丈长的家养猛兽,拍拍大手迎了上去。

    “嗯,”李长寿含笑答应,负手走在灵兽圈的小路上,鼻尖哼着那若有若无的曲调。

    熊伶俐眨眨眼,像是见鬼了一般;

    怎么突然感觉海神大人,略微有那么一点点……风骚呢?

    “伶俐啊。”

    “表兄您说。”

    “那头哒哒鸭是不是中暑了?”

    “明白!”

    熊伶俐打了个响指,转身就扑了过去,一拳打蒙、宰杀、褪毛,麻利地将这灵兽最精华、口感最香脆的部位切好,捧给自家海神大人。

    李长寿含笑点头,从袖中拿出一瓶丹药,拍拍熊伶俐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言道:

    “你在小琼峰上表现一直不错,也该为你提升些实力,让你有更大的舞台了。

    这是我专门为你这般体质炼制的丹药,每年服用一颗,十年后自可让你实力超越普通巫族,百年便可比拟战巫。”

    熊伶俐眨眨眼:“战巫是什么?”

    “很强就对了,”李长寿叮嘱道,“这丹药莫要乱用,多吃一颗都容易将你血脉撑坏。”

    “是!多谢表兄!”

    李长寿眯眼笑着,带着肉飘然回了丹房。

    坐回躺椅,架起烤架,取了壶蟠桃酿,李长寿自饮自酌,怡然自得。

    一直到残月挂天垂,星满夜苍穹,李长寿这股欣喜开心的劲才过去,缓缓皱眉。

    还有没有什么方案,可以让自己更稳妥地保一手赵大爷和三仙岛?

    各类情形都已算计的清清楚楚,不同程度的变数也都有了应对方案……

    现在还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在封神时能多发挥些主观能动性。

    凝成功德金身,无疑是最快的路径!

    自己现在的功德金身还差了差不多两条大腿,地府、妖族身上的功德,待他细细谋划百年,定要拿到手中。

    妖族那边其实比较简单,除业障就给功德;

    地府这边,就涉及到该如何补全六道轮回、补全天道所缺,这无疑要耗费大量心力去探寻……

    李长寿隐隐有感,那个戳了自己几剑,扎了自己两下的大德后土,会是地府问题的结症。

    身化六道轮回盘,莫非有什么世人不知的弊端?

    又或是,天道不允后土娘娘有自主意识留存?

    李长寿心底细细思量着此事,颇感为难,毕竟纸道人无法进入六道轮回盘中探查。

    若是能请动塔爷守护自己,再请太极图允许自己借用更多威能,确保自己在六道轮回盘进退自如……

    自己或许可以大着胆子,进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要不,去拜拜圣人老爷试试?

    李长寿放下手中酒杯,思量着该如何对圣人老爷言说此事。

    直接说自己想要功德,那肯定是不行的;

    哪怕圣人老爷知道自己想凝功德金身、知道赚功德是自己的第一驱动力,也不能明摆着说出来。

    要委婉、要有腔调。

    单纯以自己担心六道轮回盘与后土娘娘的情况为由,如何能借来塔爷和图老大?

    去找大法师说一句‘你可以帮帮我’吗?倒也并非不行……

    正此时!

    噹——

    忽听度仙殿处钟声响起,山门各处仙光摇曳,各峰峰主赶去度仙殿中。

    刚闭关没半天的齐源老道,也是匆匆出了草屋,提着拂尘跳上白云,赶去参加峰主议事。

    突然怎么了?

    这般钟声,紧急要务才会动用。

    李长寿仙识探查了过去,度仙殿的阵法布置自难抵挡,轻松看到了其内的情形。

    度仙门掌门、几位太上长老,数十位门内长老,以及各峰峰主汇聚一堂,所说的,却非度仙门山门内部之事,而是……

    度仙门所庇护的世俗仙朝,洪林国。

    度仙门总共庇护了三家小国,算是给这三个小国提供保护,小国境内出现妖物、凶人时,度仙门会派门人赶去剪除。

    这三小国连年奉上大量的‘财’,算是度仙门的主要收入来源。

    这般仙门模式,在中神洲无比盛行,度仙门也是借鉴而来。

    洪林国是三小国中扩张最快、发展最快的仙朝,度仙门在它身上得到的‘孝敬’也就最多,平日里也会有真仙境执事不断在这洪林国境内巡查。

    这不是天降祥瑞……

    昨日,东胜神洲两家实力强横的部落,合力攻破洪林国边境雄关,大军长驱直入,对方的仙士已杀洪林国数十将领。

    ——仙士参与凡俗战争,绝大多数情形都是做‘斩首’之事,杀凡人毕竟增加业障,他们也不愿直接造下杀业。

    洪林国告危,求援度仙门,度仙门昨日就派去了数位真仙境执事。

    然而,这数位执事一去,就被人捉了起来,所幸未直接打杀。

    也是因这几位真仙执事,度仙门掌门季无忧召集门内高手,要选仙人三百、天仙二十,今夜赶往洪林国中。

    身为洪林国公主的有琴玄雅,自是不能缺席。

    因李长寿此前的指点,有琴玄雅已突破真仙境后期,距离天仙也不算太远,是门内重点关注的金仙苗。

    洪林国局势有些紧迫,门内怕有琴玄雅上头条还特意让两位太上长老一同跟随前往……

    “洪林国……”

    李长寿心底略作思索,门内动用了这么多‘高手’,有琴理应不会出什么差错。

    稳一手,派只金仙境纸道人,暗中跟着去看看吧。

    然而,李长寿刚打定主意,那股熟悉的道韵突然在心底浮现,凝成了那个已经看过几次的字眼:

    【去】

    得嘞,洪林国之事,九成五是与‘商国’有关了。

    李长寿抬头看着空中,坐在摇椅上等了一阵,很快就抿嘴低眉,起身对着天空做了个道揖。

    没有塔爷……快乐缩水了许多。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