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对俗世王朝的限制势在必行!】

    李长寿看着手中的摄魂珠,在地下一阵纠结。

    当个国主还能浑身业障?魂魄周围缠绕的业障都快成黑灰色了!

    这如果不是有毒老父亲的魂魄,李长寿直接就把他扬了,还能混点功德,算他赶过来的油钱……

    为啥会这样?这国主很残很暴?

    仙识扫过洪林国各处,发现这个国度总体还算正常,凡人也都能安居乐业,虽然也有贵族、奴隶这种分级,但这是现如今凡俗普遍现象,也不会惹来这么多业障。

    李长寿掐指推算,凭借自己精深的推算功力,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应该,是违抗天命的缘故。

    方国、部落之主,手中掌握着权柄、凡俗之财富,既然可以养一批仙士做‘国之护卫’,那通过坊镇搞来一些延寿增元的丹药,自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他们本就是凡人国度的君[3Q中文 www.xbshu.cn]主,天数到了,该薨就要薨,违抗天命、继续坐在国主之位,每多坐一年,业障就深一层。

    这还是天道限制了凡俗君王修行,且炼气士成为国君就会遭天罚的缘故!

    突然想想,天道老爷也是颇不容易。

    有琴她老爹,已经‘霸座’超过三百年,积累了这么多业障,轮回转世估计也要在十八层地狱待个几千上万年……

    ‘何必?’

    李长寿心底吐槽了几句,身影一闪离开主殿下方,直接遁去了王宫角落。

    那里正爆发一场乱战,王宫的侍卫们拼死护卫数十名身着华衣锦裙的妇人,大部分是国主最近二三十年的妃嫔。

    在这些妇人中,有一名头发花白、面容端庄的女子,与有琴玄雅相貌有三四分相似。

    李长寿随手点出两只纸人,淡定地钻入了这个妇人,以及她护着的那名年轻女子袖中……

    ‘除此之外,该做点什么?’

    李长寿细细思量着。

    圣人老爷让他来此地,定然不会是为了让他救有琴玄雅的父母这般简单;

    有琴只是人教仙宗一名普通弟子,虽然长相颇美,但资质并未到逆天的地步。

    这绝非引起圣人关注的原因。

    今日洪林国之事如果是跟‘生商’有关,那他是不是也成了其中的一环?

    【假如把有琴玄雅的父母亲人顺势接去修行之地、脱离凡俗,后事又该如何发展?】

    李长寿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忽觉有双眼睛在背后注视着自己,浑身汗毛瞬间就炸了起来,灵觉一阵狂跳。

    ‘玩笑、玩笑,天道老爷明鉴,弟子平时大胆的想法多了点!’

    赶紧将此前的念头抹掉,那般惊悚之感顿时消失无踪。

    得,老老实实看戏,保一手有琴玄雅的血亲,等待自己出场的契机吧。

    有琴玄雅过来还要一阵,李长寿施展土遁,跟在这群妇人和护卫脚下。

    此时漂在宫中各处的那些黑影,修为有高有低,从返虚境到真仙境不等,气息浑浊且伴着凶煞,完全可以称之为——不成器的魔修。

    众多黑影此时也被这些妇人所吸引,直接朝着此处围攻,远远打出各类咒法,轰出一只只法器。

    ——贫穷且不成器的魔修。

    那些侍卫小部分有修为在身,但在这些魔修面前迅速溃败。

    但这时,这群侍卫并未退缩,他们拼命集结、反攻,以血肉之躯,掩护着后方这些与他们本无关系的王宫妇人后撤。

    “快护着王后离开!”

    “没修为的滚!别在这送死!”

    见此状,李长寿屈指轻弹,几张符箓悄然飞出地面,贴在几名修为勉强在返虚境的侍卫背后。

    这几名侍卫双目顿时绽出神光,仰头怒吼、怒发冲冠,抬手撕开了胸前铠甲,浑身被仙光包裹!

    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他们耳旁大喊:

    ‘你被强化了,快点上!’

    这几名被灵符加持的侍卫各自低吼,正面朝着那些魔修迎了上去,背影也带着几分悲壮……

    灵符的效果,只能持续片刻。

    李长寿将一颗摄魂珠放在了地下,觉得这些侍卫的品性还算不错,稍后自会保他们魂魄一手,让他们能去轮回转生。

    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借着几名侍卫的爆发,这批贵妇人小半逃出了王宫,但宫外也是遍布战火,他们只能仓皇逃窜。

    然而,国主已死,洪林国储君、有琴玄雅的哥哥,昨日在前线被仙士偷袭身亡;绝大多数的国主血脉,要么是在各自封地,要么是在前线御敌。

    那些黑影、城中叛军,以及偷袭入城的部落铁骑,此刻的目标就是这些妇人。

    远远不断的敌军袭来,王宫中的那名手持长鞭、带着面甲的女真仙,也带着一群黑影不断追击;

    更麻烦的是,城中还有数百敌方仙士,也加入了围堵‘洪林国遗孀’的行列。

    他们要斩尽杀绝。

    渐渐的,王后身旁的人影越来越少,她却反手拉着那名年轻女子,始终不肯松开。

    大城之北,数百里。

    一颗冰蓝色的彗星自天边飞来,拖着淡淡的尾迹……

    有琴玄雅,以她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赶到了此地。

    李长寿手掌张开、五指合拢,又一抹风遁道韵,遥遥加持在她身上。

    李长寿仔细思量,很快就有了决断,在袖中拿出了一只【本体】纸道人,对着侧旁散了出去。

    如此,稍后若遇到什么危情必须自己‘全力’出手,那就用两个身份同时登场,试试能否借此机会,消除自己跟脚暴露的隐患。

    ……

    浓烟四起的城池,火光耀红的夜幕。

    有琴玄雅的仙识远远探查到这一幕,吸一口气,继续向前疾飞。

    凡人生灵就如同一支支蜡烛,随时都能被风所吹灭;上空已有怨魂盘踞,崩碎的洪林国气运龙脉撒落点点余晖……

    一股悲怆扑面而来,有琴玄雅道心狠狠地一揪,急急冲向城中。

    “有琴师妹,先来我这。”

    熟悉的嗓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有琴玄雅怔了下,心底拼凑了一路的坚强,几乎在瞬间破碎。

    身周传来轻轻的拉扯之力,有琴玄雅顺势而下,急匆匆落入了王都城百里外的密林中。

    一道身影站在缓坡上,眺望着浓烟滚滚的洪林国王都;

    这背影,这气息,有琴玄雅自是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度仙门,李长寿。

    “师兄你怎么在此处?”

    有琴玄雅背着大剑快步向前,眉头轻皱,低声道:“阐教一脉的道微仙宗已经将来路封死,师兄莫要涉险,还请速速离开此处。”

    “我有遁法,不必担心,”李长寿扭头回了句,笑道,“不如我来助你,咱们细细谋划,稳妥些救出……”

    “师兄。”

    有琴玄雅已经走到李长寿身旁,仰头注视着这个永远看不透的男仙,目中划过少许温柔,但一个呼吸后只剩清冷。

    星光中,她肌肤欺霜傲雪,星眸柳眉、薄唇巧耳,高挺英气的鼻,仿佛在诉说着她最后的坚持与倔强。

    此刻让李长寿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她乌黑的瞳孔,其内映着星光,而星光便是他身影的轮廓。

    “师兄,我是洪林国公主,理所应当为护国而战,但师兄只是度仙门门人,若出手便会给对方落下口实。

    我不想因此事牵连门内,还请师兄勿要多劝。”

    “你这般想有些偏颇,”李长寿正色道,“你就不是度仙门弟子?你我既是同门,也为好友,我如何能看你陷入此地不管?”

    “可师兄,”有琴玄雅话语一顿,注视着李长寿的面孔,随后又露出少许微笑。

    她轻轻呼了口气,话语中有几分故意流露出的轻松,“师兄,你我都改变不了今夜之事,我去只是为了尽为人儿女之责,若师兄执意相劝……

    那你我,今后不做好友也罢。”

    李长寿不由皱眉,有琴玄雅却已是对着李长寿抱拳低头行礼;

    她转身,踏步向前,只留给他一个昂首挺立的纤瘦背影。

    仿佛没有什么能将她击退,仿佛也没什么困难能将她打倒……

    “有琴师妹!”

    李长寿呼喊一声,有琴玄雅身形停顿了下,嘴唇颤了颤,却并发出什么声响。

    她并未扭头,而是一跃而起,身周出现道道剑影,化作流光飞向前方战火缭绕的城池。

    怎么办?打晕她?

    李长寿苦笑了声,若是真的阻止她,只怕她日后不免还是要产生心魔。

    她的宁折不弯,不只是面对强敌,也是面对自己人啊。

    ‘随你去吧。’

    李长寿背负双手,缓缓闭上双眼,心底浮现出有琴玄雅在空中前冲,与对方几名仙士正面交手的画面。

    她背后火麟剑匣出现一条条裂痕,铿锵剑鸣声中,飞出十六把包裹着冰蓝色火焰的飞剑,在她身周环绕、盘旋;

    因御空时速度骤降的缘故,长裙裙摆向前飘起,宛若一朵冰莲在夜空绽放。

    城头上空,仙剑呼啸,法宝光芒闪耀;

    山坡上,李长寿左手抬起,右手扶住左手手腕,手掌遥遥对准了有琴玄雅,掌心涌出一缕缕无形无色的道韵波动。

    百里外,城头上空,有琴玄雅前冲的速度突然激增,仙剑周遭的冰蓝色火焰暴涨数倍!

    那几名仙士猝不及防,只是一个照面,法宝就被击飞、身形被仙剑贯过,顷刻间便化作了几具尸首从空中摔落。

    有琴玄雅长发与裙摆微微舞动,身形在空中轻轻回旋,右手握住一把飞来的长剑,身周伴着点点星光;

    浅白布靴包裹的玉足向下一点,她身形冲入这处大城之中,径直朝着王宫之外黑影重重之地飞去。

    本已大获全胜、正在各处搜集宝材的敌方仙士,此时也注意到了有琴玄雅的身影,立刻有真仙境仙士向前阻拦。

    李长寿遁入土中,迅速回返王都城地下,在袖中摸出了一把把各色符箓。

    ——度仙门普通元仙门人这个主马甲,擅土遁和符箓之阵,这点却是不能忘了。

    ‘今天就罩你一次,以后打五百年工来还吧。

    真是,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

    李长寿心底一阵嘀咕,但目光,渐渐地多了几分锐利。

    阐教一脉的道微仙宗……

    此事背后,莫非会有什么阴谋算计?

    当然,最大的可能性,是这家仙门控制的两个部族,与洪林国刚好同时接壤,或是道微仙宗有意在经营‘东胜神洲西南部’这片区域。

    换做旁人,也许并不会顺着这条思路想下去;

    但对于人教三巨头宅懒稳之小稳而言,但凡有这般可能性,他就必须思考清楚,做好应对的方案。

    假设针对洪林国是有人设下的局,其目的是什么?故意引起冲突,借此确定水神本体在度仙门中?

    应该是已经有人怀疑到了自己身上吧。

    李长寿双目一凝,仔细感受着【本体】型纸道人身上的各类禁制,不由陷入了沉思。

    自然,他也在保持一心多用,暗中助有琴玄雅御敌。

    有琴玄雅宛若自天而降的女战神,在外人感觉仅仅是真仙境修为,但身周盘旋的飞剑却是无比迅疾,每次攻势都能划伤数人!

    哪怕是同等境界的炼气士,也难以与她正面相抗。

    除却有李长寿暗中相助,此刻有琴玄雅也在拼命催发自己的仙力;

    她仙识已经锁定了被众黑影围攻的母亲与长嫂,有琴玄雅此刻迫切想冲上去救出她们,已无法计算仙力如何合理分配。

    忽然间……

    “有琴玄雅!”

    一声怒斥响彻王都的夜空,又听噼啪几声脆响,那名身披黑袍、带着面甲的女子冲到空中,手中长鞭一甩,远远地对有琴玄雅打出数道乌光。

    围攻有琴玄雅的几名仙士立刻皱眉后退,有琴玄雅却趁此机会,找准空档向前急窜,数把飞剑向前急迎。

    那几道乌光中各有一把四寸长的石梭,距离有琴玄雅数十丈时被飞剑击中,随之炸出了一蓬蓬黑雾。

    漫天黑雾朝有琴玄雅席卷而来,有琴玄雅身形立刻后退,却依然不免被黑雾包裹。

    毒!

    只是丝毫,有琴玄雅身周护体仙光几乎被破!

    有琴玄雅立即拿出两颗李长寿所赠的解毒丹,塞入唇间;

    地下躲着的李长寿长袖飘舞,一股强风在城中各处吹起,由下而上,将那些即将扩散开的黑雾卷向了高空。

    “哈哈哈哈!”

    戴着面甲的女子仰头大笑,此刻丝毫没在意,自己放出去的毒雾被莫名其妙卷走之事,那双本应透亮灵秀的双眼中满是恨意,死死盯着有琴玄雅。

    “你也有今天!”

    有琴玄雅持剑而立,右腿蜷起、左脚脚尖点在一把飞剑上,裙摆并长发于夜空轻舞,一言不发,再次朝自己母亲与长嫂被困之地冲去。

    那戴着面甲的女子低喝一声:“拦住她!活捉她来我身前,我要亲手杀了她!”

    城中不少与这女子同阵营的仙士略微皱眉;

    大家都是来凡俗混的,谁都不想听这种一看就是‘坏人’的真仙差遣,但这些仙士想起此前接到的指令与威胁,只能再次出手。

    有琴玄雅再度陷入重围,但凭借一手驭剑之术,外加李长寿暗中给的助力,却是以一敌众撑了下来。

    仙影重重叠叠,剑光起起落落;

    道法引雷唤风,一剑倾城绝然。

    激战之中,有梭型法宝袭来,结结实实砸在有琴玄雅后背,打的她身形踉跄,却强行忍住鲜血逆涌,元神迅速控住几乎被打散的仙力;

    不多时,有琴玄雅身上多了些伤痕,她唯二喜爱的冰蓝长裙增了几处破损,简单束起的长发发梢也多了少许焦黑与冰晶……

    以一敌众终归有些勉强,更何况周遭还有一两名接近天仙境的敌手。

    忽听那身着黑袍、面戴半甲的女子再次发出尖锐笑声,一句句话语钻入有琴玄雅耳中,似是在逼有琴玄雅道心失守。

    “有琴玄雅,你可知今日是谁灭了你们有琴一族?

    是我!是我!

    你父王被我控制的侍卫斩了头颅,城墙上的阵法就是被我撤掉,今夜奇袭的计策,也是我所献!

    你可知为什么,你可知我是谁!

    你可知,这么多年,我是何等的愤恨!”

    有琴玄雅抿嘴不言,继续与周遭仙士搏杀,目中却带着满满的焦急。

    在那戴着面甲的女子脚下,重重黑影已杀光了守在母亲和长嫂身周的护卫,十多名身着华袍的女子已经要直面那些黑影的屠刀。

    “剑!”

    有琴玄雅口中轻喝,身形灵敏地躲过几道飞袭而来的流光,十六把仙剑回归身后,其上冰蓝色火焰凝成冰晶,宛若一片被放大的雪花在背后闪耀仙光。

    闭目、睁眼,背后十六把仙剑同时震颤,分出道道剑影,于她身后宛若神鸟展翅、孔雀开屏。

    “散!”

    剑指前点,有琴玄雅身周剑光爆涌,一把把飞剑对着四面八方飞射!

    周遭围攻的身影,竟被她逼的齐齐后退,原本密不透风的防线,出现了数个缝隙!

    ‘以卵击石,卵碎而石无恙。’

    ‘做人与修行斗法一般,都需有变通之意,斗法可不是单纯比拼仙力。’

    “风……”

    有琴玄雅口中低喃着,道心之中有一点灵光闪烁,那纤柔高挑的身形竟御剑乘风而起,在身后留下道道淡青色的影迹,自身宛若融入风中。

    “拦下她!”

    有仙士怒吼,十数道流光飞射,立刻朝着有琴玄雅前冲的路途阻拦;

    但有琴玄雅在空中突然转向,划出一道圆弧轨迹,在两名仙士身侧滑过,身旁悬浮的两把仙剑看似毫无着力,却轻松穿破这两名真仙的胸口,刮过其元神。

    背后有血光绽放,被微风直接吹散。

    有琴玄雅头都不回,眸目锁定在那名身着黑袍与半面甲的女子身上。

    乘风!

    破浪!

    有琴玄雅长发不舞,宛若轻鸿,背后那些追逐的身影却被远远落开!

    那女子嘴角不断抽搐,目中凶光大作,手中长鞭对着有琴玄雅远远地扔来,这长鞭竟化作了一头红黑细鳞的巨蟒,张嘴对有琴玄雅咬去。

    自己来的路上,感受到的那股微风……

    ‘是这样啊。’

    有琴玄雅眸中星光轻闪,左手轻柔抬起,剑指化作兰花指,十六把仙剑随风而来,在她指前盘旋两周,前方竟刮起了一道横向的龙卷!

    龙卷的尖细末端在她指尖,另一端扩做数十丈直径,将那条红黑巨蟒直接吞没!

    随之,剑入风中!

    风中剑光搅动,那凶狠巨蟒转眼被搅碎,这道龙卷也随之炸碎,化作阵阵狂风,朝四面八方吹散……

    “剑!”

    戴着面甲的女子目中慌乱!

    有琴玄雅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冲到百丈之外!

    有琴玄雅身子前倾,右手并着剑指,目中只有坚决,剑指之前,一把把飞剑互相贴合,从松散到紧帖,化作一把被橙色火焰包裹的大剑!

    “聚!”

    风起,火光爆涌!

    有琴玄雅那看似‘缓慢’飘来的身影,随着大剑的凝成,速度再次暴增。

    前冲不过瞬间,已化作一道火焰流星,直接砸向这面甲女子单薄的身形!

    没有杀意,没有什么多余的恨意;

    只有无法撼动的坚决,只有藏在深处的少许无奈。

    那戴着面甲的黑袍女子突然露出诡异的微笑,面对着如此攻势,竟似是放弃了所有抵挡。

    她手中多了一把乌黑的梭子,随手对着下方扔掷,砸向了正下方被仙光护住的十多名妇人……

    有琴玄雅面色一变,道心震动,已是从此前那般玄妙的感受中挣脱出来。

    大剑距离那面甲女子不过三丈时,有琴玄雅却是没有任何犹豫,大剑脱手而出,身影朝着下方疾追。

    那面甲女子全力朝着侧旁闪躲,依然被大剑扫过肩头,身形被打得倒飞出去,半边身子几乎都被大剑劈散。

    但此人依然凭自己的算计,躲开了致命一击。

    反观追向那乌梭的有琴玄雅,在即将砸到地面时,已将那梭子握住。

    乌梭表面此刻已是出现了交错的裂缝,但这次,却并非炸出毒雾,反而是喷出了道道漆黑的火舌——

    轰!

    有琴玄雅径直被黑火吞没,周围围攻那道仙光屏障的众多黑影,此刻也在朝着外围疾退……

    下方仙光中,那名头发花白的妇人仰头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绝望,口中凄然喊着“小雅”,质问着、呼喊着:

    “我儿何归!

    我儿何归啊!”

    地下,李长寿站在岩层中,抬头注视着这一幕,一时间也在沉默不语。

    黑色火焰渐渐收敛,下方仙力结界轻轻一闪,已是难以支撑。

    火光中,有琴玄雅缓缓落下,她被一缕缕青色仙光包裹,冰蓝色的长裙满是烧焦的破洞,且她身周的仙光,抽走了她所剩无几的仙力。

    有琴玄雅努力调整身形,让自己不至于倒下,本是想站着落地,但脚下不稳,直接跪坐在了那老妇人面前……

    “母亲。”

    那老妇人左手握着年轻女子的手腕,右手颤抖着抬起,伸向有琴玄雅那苍白且透着几分虚弱的侧脸。

    “傻小雅,你回来作甚?”

    有琴玄雅眼角泛红,抿嘴摇头。

    空中已有女子的嗓音在厉声呼喝,道道黑影自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所幸,那些原本阻击、追击有琴玄雅的仙士,此刻并未向前。

    有琴玄雅吞下两颗丹药,轻轻吸了口气,右手张开,大剑复化作飞剑御敌。

    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挡在自己母亲和长嫂身前,慢慢挺直腰身,仰头环视着四面八方。

    “剑!”

    嗓音因自身虚弱而变得沙哑,但飞剑依旧颤鸣,化作道道流光,将那些冲来的身影不断逼退。

    “都滚开!”

    那重伤的面甲黑袍女子再次飞了回来,咬牙大骂。

    她在怀中拿出一口木鼎,从其中倒出一只只漆黑的毒虫,这些毒虫转眼化作了乌鸦大小,对有琴玄雅袭杀而去。

    有琴玄雅双手勉强掐了个法诀,转身将自己母亲和长嫂搂住,十六把飞剑在身周三丈范围内迅速盘旋,将这十多名妇人直接围住。

    这些毒虫似有金刚锻造的虫身,被飞剑击飞,竟丝毫不坏。

    飞剑极快穿梭,构筑出的防线一时挡下了这数百毒虫;

    但,驭剑之法对仙力耗损颇大,有琴玄雅吞下的灵丹已好过普通恢复类的仙丹,可此时散发出的药力,依然堵不上仙力的消耗。

    没有犹豫,她燃起了元神之力,却只是多支撑了片刻……

    “小雅!”

    那老妇人反手去推有琴玄雅,但只是吃了延年丹的凡人,如何能推动一名真仙?

    哪怕这真仙此刻仙力亏空,越发虚弱;

    哪怕这真仙因燃起元神之力,一路所受的伤势无法压制……

    有琴玄雅意识渐渐模糊,已经刻入骨髓的驭剑术,威力在渐渐降低,心底浮现出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不断重合,只剩一个背影;

    他站在模糊的光影中,正温声对自己说着,说着……

    ‘有师妹你这样的存在,才能随时提醒我,照亮我。’

    ‘师妹你看这个天道誓言,为兄写的是否通顺?’

    ‘我素来怕麻烦,也不想被人太过关注,更不想惹什么风波上身。’

    ‘前几年突然就有了与女子触碰就浑身抽搐的病症。’

    ‘小琼峰,李长寿,化神九阶……’

    师兄,保重。

    此前的山坡上,她本是想说这几个字,可当时终归心儿颤了,未能说出来。

    仙力被抽空……

    元神之力已近乎耗尽,飞剑上的仙光已开始轻轻闪烁。

    虚弱感、疲倦感,面对死亡时无法避免的恐惧感,却都被她坚固的道心抵挡在外。

    我无悔,无怨,无憎恨,无遗憾。

    有琴玄雅缓缓闭上双眼,元神微微震颤,一缕火焰出现在了元神中央,已是要燃尽自己的真灵,多护持此地片刻。

    她是度仙门弟子首席,是师父引以为傲的弟子。

    哪怕是死在此地,也不愿魂魄落入旁人手中,以免仙门为此受辱。

    师父,对不起,徒儿辜负了您的期许……

    咚!

    咚、咚、咚……

    有琴玄雅不由一怔,眼中世界已近乎苍白的她,低头看向了侧旁那名只见过一面的长嫂。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有琴玄雅右手凑过去,覆盖在了这年轻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是、是心脉在跳动……

    有琴玄雅手指颤抖着,眼圈突然变红,眼泪如断弦的珍珠,沙哑嗓音开口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

    反复问着,反复问着。

    那原本一直紧绷着自己面容的年轻女子,此刻抬手捂住口鼻,失声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有琴玄雅呼吸有些不畅,几乎就要失去力气扑倒在地上。

    叮、叮叮……

    一把把飞剑落在地上,已是黯然无光。

    道道黑影缓缓逼近,而那些毒虫,却在半空汇聚,如同一块岩石,悬在有琴玄雅头顶。

    空中那面带黑甲的女子在猖狂地笑着,手指按压,那群毒虫狠狠砸落……

    有琴玄雅紧紧闭着眼,左手握住那只吊坠,嘴唇颤抖间,发出了那微弱的呼喊……

    “帮我……”

    嗡!

    一道金光突然冲天而起,以有琴玄雅为圆心,笼罩了直径十丈的范围!

    砸落的毒虫瞬间被这金光融化,而这金光穿透浓浓的烟雾,刺穿夜空!

    有琴玄雅紧闭着双眼,跪坐在那,双手握着那只玉坠,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了呼喊:

    “帮我!帮我救她……师兄,啊——”

    金光周遭似乎瞬间安静了下去,只剩下她的哭喊。

    一道还算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有琴玄雅身旁,身着百凡殿可以领到的深蓝色道袍,长发简单束起,低头注视着面前这个纤瘦且狼狈的身影。

    “我在。”

    有琴玄雅身子轻颤,有些错愕的扭头看去,却见一只大手盖了过来,将几颗丹药径直塞入她口中。

    “呜,呜呜呜!”

    李长寿仰头看着天空,目光扫过各处,金光中飞出一道道符箓,这些符箓转眼已是遮天蔽月,不知数千又或是数万……

    李长寿的嗓音在城内城外响起:

    “不想死的自封修为,原地打坐。”

    话语一顿,李长寿看向金光之外,那戴着面甲的女子,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你除外。”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