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玉帝王母下了凡,天庭权神没事干。

    招兵买马充神位,水木轮坐通明殿。

    玉帝王母下凡历劫、体察众生疾苦,天庭一应权柄,就落在了李长寿与东木公二人手中。

    这老哥俩正八经商量了一阵,东木公提议,两人轮流在通明殿中坐镇。

    李长寿一口答应了下来,并主动提出,直接以百年为期,东木公神位较高、坐镇前五十年,李长寿神位较低,坐镇其后五十年。

    顺带一提,有件小事李长寿忘记告诉木公,玉帝与王母转世身在生死簿上的寿元,好像是六十六岁……

    不过没关系,这般小事,木公应该不会在意。

    李长寿也不是单纯想偷懒,他还要负责玉帝和王母转世身的安保工作,还要监察妖族动向,提防妖族趁机发难……

    身兼数职,颇为忙碌。

    除却他与十殿阎君,无人知晓玉帝王母转世去了何处。

    旁人就算想要算计王母和玉帝,李长寿只需出手将玉帝王母‘惊醒’,自可让两位大佬安然无恙;

    玉帝和王母还可携手去紫霄宫中找道祖老爷告状,给对方加倍的快乐……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庭之外,还有个较为有趣的现象。

    天道老爷降下祥瑞时,分散在整个南洲俗世,数不清多少人族仙朝、王国、部族之上,无数凡人见证了这些异象。

    也正因各地出现祥瑞异象,南洲各处爆发了战乱。

    很多野心勃勃、意图走到人生巅峰的凡俗权臣、拥兵将领,被祥瑞激起了各式各样大胆的想法。

    什么‘旧王失德、新王当立’,什么‘天出祥瑞、适宜出兵’,百般说辞,不一而论……

    南洲俗世虽存在已不短的年岁,人族自上古而来,也已兴起数个元会;但凡人多愚昧,最怕的就是‘天有异象’外加‘言语鼓动’。

    于是,这般祥瑞的出现,非但没有预示着和平安详,反倒是让地府业务繁忙了数十年……

    且说回正事。

    王母的一缕神魂顺利进入六道轮回盘后,李长寿与东木公排好通明殿的班,就赶去安排半天玉帝陛下和王母娘娘的安保工作。

    其实就是放了几只纸道人远远守着,也不敢做什么多余之事。

    若是搞什么阵法、驻扎天兵,岂非此地无银三百两?

    再说,他对王母和玉帝的戏剧人生也不感兴趣。

    与其关心玉帝和王母的仙生第二春,还不如好好想想,在玉帝得知真相那一刻,该如何劝慰这个身心受伤的天庭一把手……

    “嗯?”

    这狐女,怎么又来了?

    李长寿略微皱眉,看了眼南洲某座大城中,那两位怀有身孕的‘贵妇人’,心神挪回了小琼峰上。

    师父的姻缘……

    还真是件剪不断理还乱的糟心事。

    度仙门山门前,换了一身浅蓝长裙的狐女,正与守门的仙人言说着什么。

    她今日施了淡淡的妆容,极力的隐去了自身妖气,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清丽灵韵。

    守门仙人自不能让她随意入内,而是让巡山弟子去小琼峰跑了一趟,问齐源是否要与她相见。

    齐源老道仔细想了想,带着少许心事,驾云去了山门之外。

    师父真就动了心?

    李长寿本不愿去窥探旁人谈天说地、风花雪月,但这实在是太刺激……

    咳,纯粹是因担心师父安危!

    那狐女的实力,不知为何已经达到了天仙境中期,这般提升的速度,让李长寿也颇有些惊讶。

    差一点都快赶上有琴了。

    她万一要对师父用强该怎么办?自己做徒弟的,当然要守护好师父的清白道躯!

    且看齐源驾云到了山门处,在几位守门老仙人那善意、温和又略带调侃的目光中,低头出了山门。

    狐女立刻欠身行礼,带着温柔的笑意,开口喊道:“齐源道长!”

    “兰道友,”齐源老道做了个道揖,主动道,“咱们去旁处言说吧,此地是山门重地。”

    “嗯,”狐女柔声应着,主动驾云向前,请齐源老道同乘。

    齐源本就是浊仙,此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大大方方站在了狐女身旁,主动间隔四尺有余,花白的眉目间,露出少许思索的神情。

    狐女脸蛋泛着少许红晕,在旁时不时偷偷瞧一眼。

    李长寿的纸道人在地下悠闲地游着,仔细看着这般情形……

    呃,怎么突然感觉,除却自己之外,还有人在注视着此地?

    小兰开口问询:“道长,咱们去哪?”

    “找个风景秀丽之地吧,”齐源老道温声说着,“有些话,贫道思前想后,总归是想跟道友说个清楚,不然实在道心不快。”

    小兰不由有些急切,忙道:“道长您可还是觉得小兰跟脚为妖……”

    “不,并非人与妖跟脚之事,”齐源笑道,“我、我们人教出身的那位水神大人说的不错,这天地间,其实对立的不该是人与妖,而是善与恶。

    说实话,贫道经常有些固执,但收了两个弟子后,也渐渐把一些事看开了。”

    狐女小兰仔细听着,目中带着几分痴痴念念,将这些话语一字一句记在心底……

    地下,李长寿闻言也露出少许笑意,心底浮现出自己最初修道的百年间,在‘小穷峰’上经过的一幕又一幕。

    师父的脾性转变,那可是他被打了一顿又一顿换来的!

    不过最初遇到师父时,师父明明不是很懂某段经文,却一本正经授课的模样,确实让人怀念……

    齐源与狐女驾云到了一处山坡,这里长满了浅白色的灵树,有诸多无害的灵兽灵虫栖息。

    狐女这次前来,依然做了精心的准备。

    她一阵忙碌,布置好了矮桌、仙毯,摆上了亲手制作的几样点心,拿出了青丘有名的果酒仙酿;

    甚至,她并拢玉足跌坐的姿势,应该都是经过许多次练习,看起来带着一丝丝刻意,但总体颇有美感。

    莫非青丘一族,有相关的培训课程?

    齐源老道老老实实坐在矮桌一旁,不太敢抬头直视;这次用仙力封住了鼻孔,免得再出糗。

    而后,一老道、一狐女,就在这林荫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闲聊。

    狐女善舞,今日也展示了一场精心准备的舞姿,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少许空灵清新,明显是为了投齐源所好。

    不知不觉,便是一个时辰过去。

    能看出,齐源老道比起上次两人单独相处时,从容了许多,也淡定了许多,目中始终带着几分思索,并未再次陷入这般美色。

    ——这也跟狐女小兰今日,故意压制了自己的魅惑属性有关。

    一曲舞罢,狐女步履轻盈走回矮桌,正要怯声言语;齐源老道也似是下定了决心,抬头开口。

    “道长……”

    “道友?”

    狐女忙道:“道长您先说吧。”

    “道友先坐,”齐源露出些微笑。

    这微笑,就如他在山门中面对别峰峰主时的表情,无论想表现的多么自然,总是会流露出几分拘谨。

    小兰理了下耳旁的一缕秀发,柔声道:“道长,您可是又要劝我?”

    “嗯,”齐源老道老老实实地应着。

    “道长您为何……”

    见小兰有些着急想分说,齐源忙道:“道友莫急,上次你我已算结交,成了好友,所以今日贫道才想着,对道友言说这些。

    道友,贫道今日想说两件事,这两件事,其一便是贫道乃浊仙,仙路自此也就到了尽头。

    若非贫道的弟子一直在劝说,贫道早已去经历轮回,转世重修。”

    小兰轻咬下唇,又深情款款地说道:

    “地仙也好,天仙也罢,生灵本就只是在天地间走着一遭。

    小兰愿意为道长侍奉余生。”

    “道友,”齐源老脸一红,“先莫说这般话,让人听去误会了什么。

    这第二件事……”

    “道长您说就是。”

    地下,李长寿平眉轻笑,已知师父要说什么。

    天边不知从哪来了几朵云,淅淅沥沥地小雨落下,林间各处响起‘沙沙’的轻响。

    齐源老道面露正色,目中带着十二分的认真,凝视着小兰那双浅褐色的眸子,温声道:

    “道友其实,一直认错了人。”

    小兰不由怔住了。

    齐源像是卸下了一副重重的担子,缓缓呼了口气。

    “果真,说出来会痛快许多。

    道友你被困在地下时,去见你的并非贫道,而是用了贫道外形的一位……高人。

    这位高人不想被人所知,所以才会借用贫道这般不太四处走动的浊仙样貌,当然,这也是贫道允许过的。

    道友脱困前来我小琼峰上时,那位高人觉得为贫道引来了麻烦,故以贫道的模样现身相激,以期让道友你断了这份念想……

    唉,不曾想……

    道友,事情就是这般,你所要找的并非是贫道,而是那个顶着贫道样貌之人。”

    狐女彻底怔在那;

    她先是皱眉不解,而后便是低头凝思,面色从苍白到不信,从不信又到不愿信……

    “道长您在诓骗小兰,对吗?”

    “并未诓骗,”齐源老道露出几分苦笑,“道友可观我双眼,是否与你心底所想的那位道长,有相同的目光。

    这是做不得假的。”

    狐女不由仔细注视着,随之就陷入了迷茫。

    “可道长,我、我心念的,就是齐源二字;我心有的,便是道长之影。”

    “虚假终归只是虚假,道友,你只是着了相。”

    齐源正色道:“贫道这几日查遍经文,得了一句‘外有秽而心无恙,亦可修得无上果’。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你我修行之灵,不应以外相而论,当以心、以魂而论。

    障眼法、化形术,甚至只是女子一些胭脂水粉,都可让一人的外相与另一人极其相似,但道心、性情,却不会有变化。

    道友,你确实寻错了人。

    且那高人是谁,贫道宁死也不可告于你,不如道友就放下这般心事,专注长生之道……”

    “道长,您、您莫要说了。”

    小兰缓缓后退半步,美目中满是混乱,“小兰心有些乱,想静一静。”

    齐源站起身来,对着狐女深深做了个道揖。

    “此事给道友定会带来不少困惑,而贫道在此间也有不可推卸之责,”齐源道,“今后若道友不嫌弃,贫道亦可为道友之友。

    只是姻缘道侣之事,还请勿要再存执念。

    一是因不适,二是因无心,三是因本就虚假,何以筑楼……

    道友,此间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担待。”

    小兰眼圈有些泛红,低声道:“小兰今日先告辞,待念头通透,定会……会给道长您答复。”

    齐源起身露出少许温和笑意,缓缓点头。

    小兰却低头转身,有些茫然地向前走了两步,又顿住步子,转身看了眼齐源,这才驾云飞入淅淅沥沥的细雨中,任凭衣裙被淋湿,渐飞渐远。

    齐源老道收拾起面前的矮桌,拿了一只崭新的宝囊,将这些物件都收了起来,挂在了一旁的树杈上。

    而后,这老道像是想起了什么,左右看了几眼,而后板起脸来,道:

    “出来吧。”

    李长寿的身形,自十丈之外的树干中挤了出来,对着师父笑了两声,竖了个大拇指。

    “师父当真令徒儿钦佩,美色当前,竟能如此坦荡!”

    “还真在偷看!”

    齐源老道本想板着脸训斥几句,此时却也被李长寿逗得一乐,笑骂道:

    “你啊……罢了,随为师在此走走吧。”

    “哎,是,”李长寿答应一声,两步跳到师父身旁,看师父拿出了拂尘,又向后溜了半步。

    细雨朦胧,仙力凝成的结界,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李长寿跟在师父身旁,有种莫名的恍如隔世之感。

    “长寿。”

    “哎,弟子在,”李长寿收回发散的心神,低头应着。

    齐源有些欲言又止,几次犹豫后,还是缓声说道:“我知你现在,法力高强、神通广大,又为咱们人教圣人老爷做事,在天庭一手遮天。”

    李长寿:……

    这是好词吧?

    这是在夸自己亲徒弟吗!?

    李长寿忙道:“师父,您记得先把那玉石带上。”

    “带着呢,”齐源打开袖口,那块格挡心神探查的玉符,被他绑在了手臂上。

    齐源笑道:“这般大事,事关你安危,为师如何会忘掉。

    但长寿,有件事……

    罢了,也可能是师父感觉错了。”

    李长寿笑道:“师父你要教训弟子教训就是了,弟子都听着。”

    “唉,”齐源叹道,“为师只是觉得修为、境界远不如你,怕说错了话,影响到你道心与修行。

    徒儿。”

    “在。”

    齐源缓声道:“你如今修为日渐高深、手中权柄也越来越重,可以随意改变大多数生灵的命运,是否也因此,渐渐少了一份对旁人的敬重?”

    李长寿闻言也是一怔。

    齐源继续道:

    “兰道友之事,最初你若与她解释明白,也省了她这么多年思念困苦,岂不比现在强上许多?

    为师并非说教你什么,或许也是因为师境界太低,所以才会这般觉得……

    长寿,你是否已在无意间,就决定了旁人生死命途,而自身已是觉得,这都不算什么大事?

    因果轮回,一饮一啄。

    若是忽略这般因果,怕是会为你前路埋下一些隐患。

    为师曾听门内一位已逝的天仙讲课,这位师伯讲到过——莫以弱小而欺,莫因豪强而惧,如此方才是人族之仙呐。”

    “师父……我并未……”

    “长寿,”齐源看着李长寿,抬手拍了拍李长寿肩头,笑道:

    “为师已教不了你修行,道理也不如你懂得多,只是因小兰之事有些感慨。

    以前为师最担心的,就是你会走上歪路歧途,但为师一直觉得,你心底自有一份正直在,只不过你不敢表达,习惯了稳妥。

    你可知,师父当年为何会收灵娥回山?”

    李长寿低头道:“弟子不知。”

    “本是觉得灵娥性子活泼,想让她多影响你,没想到她资质竟然如此出众……

    不过此时来看,当年确实是为师多虑了。

    你且仔细想想兰道友之事,若能对你今后有些裨益,那就再好不过了。”

    齐源甩了甩拂尘,扫在了李长寿的胳膊上。

    “这算是此事对你的惩戒。

    唉,以后你也是天庭的一号大人物,为师也不能随意教训你喽。”

    齐源老道摆出一幅颇为遗憾的表情,而后大笑两声,凝了片云,朝山门而去。

    心情颇为舒坦。

    “敬重之心……因果轮回……”

    李长寿喃喃低语,站在细雨中久久未动弹。

    不知何时,空中阴云散了,细雨渐渐停了,林间起鸟语、微风伴花香,一束束阳光透过缝隙照亮林间各处。

    忽听得一声轻笑,伴着清凉微风徐徐而来。

    “怎了?莫非是被尊师训了?”

    李长寿豁然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树下,看到了那尺长的曦光,看到了负手站在树下的仙子伊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