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没了?

    刚才辣么大的护山大阵,就这么没了?

    他们在洪荒混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这般小阵仗!

    还真没见识过……

    攻山大战还没开打,对面人跑光了、大阵没了,就一个天庭水神显露了下踪迹,现在也没了影。

    一名年轻些的妖王憨憨地问了句:

    “度仙门已人去山空,咱们还打个什么?怼山啊?”

    “莫要中了水神的算计!他刚刚明显是要离间咱们与……那位道友,此时更是想用这般反常阵仗,就是想吓退咱们!

    水神诡计多端,千万不要上当!”

    “度仙门门人弟子数千人,如何能这般轻易退走?

    到底是谁,竟然走露了风声!”

    “时机稍瞬即逝,咱们还在这犹豫个什么!妖升山之魂可安否?吾妖族之愤可平否!”

    那几头主事的老妖差点因此吵起来。

    因小琼峰上阵法太多,李长寿索性在丹房中点了一面云镜,让正下棋的灵娥与有琴玄雅,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形;

    又随手招来蒲扇,在那轻轻摆动……

    “师兄,”灵娥指着云镜中的这些身影,有点小惊讶地问了句,“这些是什么妖呀,看着都好吓人。”

    有琴玄雅身为他们同期的首席弟子,也曾外出数次,稍微见多识广,此时正用纤指捏着自己下巴,认真点评了句:

    “书上说,妖族化形保留的本体特征越多,其凶性也就越强。”

    灵娥跪坐在那,摆着身子对着云镜左看右看,“这是来了多少妖族?”

    “十万有余,”李长寿闭着眼淡定地回了句。

    “十!”

    原本还对自家师兄无比信任的灵娥,此刻却是禁不住抿着小嘴,“师兄,九成八?”

    “不然?”

    李长寿睁开眼反问一句,“你可是在质疑为兄的遁法?”

    灵娥嘻嘻一笑,“这可不敢,师兄遁法无双!跑路无敌!”

    李长寿满意地笑了笑,手中蒲扇一甩,地面在轻微颤动,周遭仙光闪烁,整个丹房开始缓缓下沉。

    小琼峰看似风平浪静,暗地里各类大阵缓缓运转,一处处阵基被渐渐点亮,五行灵力互生互增……

    丹房径直垂入山体,连接到了山体内的洞府上端;大葫芦造型的丹房完美契在山体空隙中,所过之处的通路也被山石严密的填补住。

    又听隆隆作响,丹房周遭的书架缓缓翻转,露出了背部所挂着的,那一只只云雾环绕的琉璃境。

    李长寿蒲扇一挥,这些法宝琉璃镜,将小琼峰之外的‘十方之地’尽皆展露了出来。

    即时同步、毫无死角,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山人合一之地步!

    【洪荒高达,不远矣。】

    看着这些花里胡哨的操作,灵娥倒是十分淡定,毕竟她见证了自家师兄的大部分改造工程。

    有琴玄雅着实有些回不过神,愣了一阵,才忍不住问:“这些是什么?”

    “阵法,禁制,融合了一些法术,”李长寿淡定地回了句,“记得不要对外提起。”

    “嗯,长寿师兄放心,”有琴玄雅抿了抿薄唇,李长寿笑着应了声。

    她虽然处理人情世故时,总有出其不意之举动,但守信这一条却是值得信赖;

    ——毕竟此前已经数次立下了与保密有关的大道誓言。

    灵娥有些紧张地喊了句:“师兄,他们来了!”

    “嗯,”李长寿淡定地答应一声,随后闭上双眼,喃喃道:“现在要做的是稍微拖延时间,这里的妖族不能全杀掉,还要留一部分妖族高手回去造势。”

    随之,他心神落归十几只纸道人处,将仙豆兵分片管理。

    只能说妖族不愧是妖族……

    今日度仙一战,李长寿准备了三套预备方案,已经做好了将度仙门山门摧毁大半的最坏打算。

    但妖族干啥啥不行,给他省心第一名;

    此时这群妖族既不退走,也不强攻,反倒是派了三成兵马,连同少量高手,先行闯入山门范围……

    罢了,今日杀妖还在其次,隔空搞一波地藏才是正事。

    李长寿心底下达简单指令,十多个峰头上的仙豆兵齐齐站起身来,持着大盾、长枪的‘天兵’一排排冲天而起,那些远程仙兵已是拉弓催弦。

    箭雨乱起,鼓声如雷,众妖嘶吼,天地染红。

    道道身影簌簌落下,那些实力强横的妖王直接扑向了各处峰头,李长寿的十多具天仙境纸道人外出迎战,与妖兵刚短兵相接,就直接引爆自身!

    三名实力偏弱的妖王被纸道人自爆直接撕碎,更有数名妖王遭受重创!

    妖族老妖的怒吼声传遍各处:

    “还是撒豆成兵!这些都是水神化身,他本体一定在此处!”

    “哈哈哈哈!别乱找了。”

    大笑声在高空响起,一道身影在破天峰正上方的空中诡异现身,身着白袍、白发白须,头顶更是有一座小塔滴溜溜的旋转,撒落道道玄黄气息。

    他负手而立,手中拂尘换做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傲然立于空中,威压天地各处。

    “本神就在此地,尔等又奈我何?”

    不少妖族高手直接红了眼,几头老妖更是一阵咬牙切齿。

    一童颜鹤发的老妖破口大骂:

    “水神!你这残酷无情、卑鄙无耻之徒!屠我妖族,毁我妖族气运,我妖族此前可跟你有半点仇怨?”

    李长寿嘴角一撇,淡然的嗓音传遍天地各处:

    “合着,上古时妖族近乎屠灭我人族,就不算仇怨了?”

    “你人族已是天地主角,我族退居五洲缝隙,还不够吗?”

    李长寿淡然道:“说这话之妖,你莫非是觉得,上古妖庭被我人族推翻,是你们妖族施舍给我人族之胜?

    还是说,昔日妖皇陨落,是因面对人族良心发现,自刎而死?”

    又有老妖怒吼:“人族不过趁我妖族与巫族大战两败俱伤,何以言勇!”

    “得了吧,”李长寿冷冷一笑,“昔日人族尚且弱小,只知繁衍而不知修行之法,早已鼎盛的妖族大肆屠戮人族,何以言勇?

    人族香火不熄,奋发图强,代代先贤挺身而出、探索天地大道,护卫人族周全!

    你妖族不识天数、妄自尊大,既有恶因,便有恶果,人族以弱击强,三皇五帝步步打牢根基,一力成就今日天地主角之位!

    尔等不过上古败犬,恶念不熄、善念难生,业障缠身、难以立足于天地,更是不忘坑害巫族,炼制灭人凶煞!

    那日但凡去妖升山护卫那把灭人剑者,如何不当灭?

    今日竟还敢来以此说事,在我人教仙宗中嘤嘤狂吠,简直不知所谓、岂有此理!

    都说妖族越老,脸皮越厚,尔等当真不愧妖族名宿,厚颜无耻之极!”

    “你!”

    那鹤发童颜的老妖面色涨红,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又老妖跳脚大骂:“水神!你一意孤行,意图再次挑起两族大战,此间因果你当一力背负!”

    “你们到现在还不明白,”李长寿淡然道:“妖为万灵聚合之族,其内良莠不齐,毫无血脉根基!

    就我个人而言,我从不觉得妖族是人族之敌。

    大德大慈的圣人娘娘,同样曾加入妖族;

    那秉持爱与平等的青丘一族,同样也是妖族的一支。

    只有那些吃人、杀人,将生灵视为草芥,意图操控、霸凌其他种族的邪恶生灵,以及那些为其助纣为虐者,无论是妖是人,才是全洪荒生灵之敌!

    这般妖族,贫道能杀,定杀不饶!

    这般生灵,天庭可清缴,自不会留下半点后患!”

    李长寿话音落下,天地间一片静寂,不少妖族眼底泛着少许狐疑的光芒。

    少顷,终于有个一狗熊精嘀咕了句:“骂不过咋办?”

    “怎么感觉水神说的……好有道理。”

    “不要听他乱说!人族绝对容不下我们!”

    一头老妖大声怒吼,数头老妖更是急冲冲直扑高空中李长寿的身形!

    “杀了水神,吾圣族还可大兴!”

    而后数十名妖王齐齐而动,施神通、扔出法宝,化作道道流光砸向李长寿的身形。

    然而,玄黄气息垂落,李长寿安然站在空中,任凭群妖轰击,身形巍然不动。

    甚至此前一直很亢奋的塔爷,此时也是兴致缺缺,有些蔫了一般……

    “弱啊……没劲啊……没吃饭啊这群家伙?”

    “感觉被他们打,完全就是法宝界的耻辱啊。”

    “小徒弟,快显神通,灭了这些家伙吧。”

    李长寿心底答应一声,找准对方齐齐攻来的时机,挥手洒出了两把漆黑的银针。

    这些银针淬了毒,还是李长寿自曾经差点放倒西海龙王的剧毒中,提取凝练出的剧毒;而这些‘银针’本身,就是专破护体仙光的珍贵‘乌仙石’做成。

    看似只是随手一击,实际成本相当之高,而且很难重复使用。

    不过效果当真不错。

    几乎只是转瞬之间,围攻而来的半数大妖被银针刺中。

    大妖们本自不觉有什么威力,但刚运转仙力,突然就是眼前一黑。

    更有几头修为勉强天仙境的大妖,在空中缓缓化出本体,毙命气绝,妖魂直接化作黑烟消散。

    这一幕,让群妖纷纷变了面色。

    有老妖大吼一声,招呼众妖齐攻,无数妖影朝李长寿飞扑而来,不多时将李长寿团团围住,神通法宝齐齐上阵。

    但妖族刚刚合围,道道雷光照亮天穹,将围杀而来的众妖直接击溃!

    各峰之上又有仙豆兵发难,原本在山门周遭的妖族此刻已是得令前攻,在度仙门内拉开了激战的序幕。

    李长寿头顶玄黄塔,左冲右突,雷法、毒粉、三昧真炎随意泼洒而出,成片成片的妖兵朝着地面跌落,摔砸在度仙门各处。

    小琼峰山体内,丹房中。

    有琴玄雅和灵娥看着琉璃镜中的画面,此刻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那老神仙如入无人之境横杀各处,此刻甚至还有了一些她们上也行的错觉。

    有琴玄雅低声道:“这位前辈是……”

    灵娥嘀咕道:“天庭的吧,不知道呢。”

    李长寿淡然道:“勿要小瞧了这些妖族,他们要覆灭咱们度仙门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此地那几头老妖,实力堪比人族稍弱些的大罗金仙。

    之所以你们觉得能轻易应对,只是因头顶的宝塔。

    此塔名为天地玲珑玄黄塔,乃圣人老爷赐下,帮我应对这些强敌。”

    灵娥和有琴玄雅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无言以对。

    “可是师兄,”灵娥小声问,“外面那个,不是你的纸人吗?”

    “你倒是能认出,”李长寿笑道,“你二人从今日起,我此前给的玉符不要离身,万一被人探听了你们心神,我这跟脚可就直接暴露了。”

    言至此处,李长寿话音一转,正色道:

    “今日让你二人接触这些,并非是为了给你们看个热闹。

    灵娥,洪荒之凶险,今日你可窥见一斑?”

    灵娥小脸满是凝重,轻轻颔首。

    “有琴师妹,”李长寿道,“今日所发生之事,望你记在心中,待你突破天仙境之后,若想斩妖除魔,让你心底之正义感有处安放,我自会为你安排一条明路。”

    有琴玄雅抱拳低头,“玄雅定不负师兄期望!”

    灵娥在旁弱弱地举了下小手,“可是师兄……这般让纸人顶着咱们人教的至宝,万一被夺走怎么办?”

    李长寿哑然失笑,言道:“此宝为咱们人教太清老爷所有,便是其他圣人老爷出手也夺不去。

    嗯?有高手来了,注意看各处,我将心神先回归本体,与他们应对一二。”

    言罢,李长寿手中蒲扇停下摇晃,闭目凝神,在此地没了声响。

    有琴玄雅低声问:“长寿师兄的本体在何处?”

    “这个,倒是说不准,”灵娥嘀咕道,“不过通常而言,师兄都会在一个最为安全的地方……快看!”

    灵娥轻呼一声,有琴玄雅也是抬头看去。这一看,不由有些提心吊胆。

    一处琉璃镜所显,高空中出现一口旋涡,十数道流光自其中飞射而出,气焰凶恶、威压强烈!

    西方教鸿蒙凶兽,已然来袭!

    正与妖族众高手激战的李长寿,此刻却是眼前一亮,只因冲来的这些鸿蒙凶兽中,隐藏着自己最为熟悉的气息。

    嗡~~

    文净道人的嗓音在李长寿耳中响起,却是娇媚的一笑,“大人当真英武,奴家看的心花乱绽。”

    李长寿淡然道:“大法师说不定正看着。”

    “虽然大人您英俊潇洒,但奴家对您还是敬重更多一些。”

    “别贫嘴了,按我所说行事,这次是不是地藏出手?”

    “正是。”

    言说中,十数名俊男美女加入战团,却是将众妖喝退,各自掀起凌厉攻势。

    李长寿怡然不惧,仗着玄黄塔强悍,持剑对着十多人反攻,但此刻所表现出的实力不过金仙之境,对这些鸿蒙凶兽完全构不成半点威胁。

    众凶兽心神大定!

    那几头老妖见状,也在侧旁祭起法宝、妖珠、神通,对李长寿狂轰滥炸。

    于是,塔爷打了个哈欠,表示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人影交错、战况越发胶着,激斗不过片刻,李长寿似已是力不能及……

    纸道人仙力近乎耗尽。

    几头凶兽将李长寿与玄黄塔强行控住,一道乌光自侧旁飞射而来,却是一只玉质的黑牛角,正正撞在玄黄塔上。

    玄黄塔一晃,竟被打的向后挪移了半尺,李长寿半截身躯自玄黄气息中脱离。

    霎时间,数道流光对准李长寿暴露出的身躯激射,但一抹血光极快的划过,那道倩影诡异地出现在了李长寿面前,一根纤指点出,瞬间戳在了李长寿肩头。

    众凶兽眼前一亮,李长寿的身躯迅速干瘪!

    文净道人到此时才现出完整真形,嘴角勾勒出妩媚的笑意,鼻尖发出舒适地哼声。

    然而,文净道人面色突然一变,身形急忙后闪,就见一滴青蓝色的‘水’已经砸中她胸前肌肤。

    这水滴突然膨胀,化作一头十丈长的水苍龙,蕴含浩瀚神威,将文净道人直直砸飞了出去!

    文净道人眼底的幽怨一晃而过,身形在半空一闪再次隐遁。

    看那玄黄塔下方!

    干瘪下去的‘李长寿’化作了一只皱巴巴的纸人,纸人此刻被火光吞没,其内那颗‘金丹’飞回玄黄塔。

    玄黄塔中走出一只小小的身影,这身影转眼化作常人大小,依然是白须白发、与此前同样的模样;

    但此刻浑身上下的威压,比之前浓郁了何止十倍!

    就听水声轰鸣,一张水图在他身前缓缓铺开,其上飞出一条条苍龙,对着周遭咆哮嘶吼;

    又有一方水蓝色的幡旗在他背后飘扬,浓郁的神力为他加持了天地之威。

    他左手握住水图竖轴,右手高举功德斩魔剑,须发飘舞间一声大喝:

    “天兵天将何在!包围此地!莫要放走一妖!”

    忽听头顶雷声震动,不知何时已卷来了厚厚的乌云,这乌云之中又传出无数人声汇成的天雷:

    “喏!”

    一束束金光穿透乌云,漫天尽是天兵天将下冲的身形。

    东面、南面突然传来阵阵龙吟,数百条苍龙急速飞来,背上竟还有一名名血气满溢的上古战巫!

    一老妖怒吼:“混账,今日之局,就是那地藏与水神的算计!拿我族为他们填功德!”

    “休要血口喷人!”

    又有鸿蒙凶兽怒斥:“我等如何会跟天庭联手!”

    “今日之事,仅地藏知!不是他出卖我们又是谁?”

    “你们自己行军不慎暴露!”

    “呵,”李长寿的冷笑声传遍天地之间,“看来,今日不能放你们[笔趣阁 www.biquga.info]半缕残魂逃了。”

    言说中,他脚下汇聚起一颗湛蓝色的雷球,这雷球轻轻炸碎,炸出漫天闪电,照透整个天地!

    雷遁!

    李长寿钻入雷光之中,漫天雷霆过处,剑光闪烁、水龙翻涌;

    似化身千百、暴起发难,实则只是遁的太过迅疾,借雷而行!

    转眼间十数妖王受戮,两头鸿蒙凶兽遭了重创,李长寿身影自雷光中如意穿梭,众凶兽、老妖尽无法捕捉他身形!

    这就是,天庭文官的……

    硬实力类小底牌。

    ……

    与此同时,灵山角落,那青年道者闭目含笑,听谛听禀告度仙门战局。

    一切都随他构想发生,妖族有再多死伤也是无妨……

    此刻谛听刚说到,文净果断出手袭杀水神,但水神棋高一着将文净打伤,青年道者也是缓缓点头。

    “这个文净立功心切,有些小聪明罢了,难堪大用。”

    谛听突然做侧耳倾听状,听了一阵,又低声嘀咕道:

    “主人,这次你麻烦大了。”

    地藏不由微微皱眉。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