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不解,地藏心底此时就只有这两个字——不解。

    水神这么浅显的离间计,妖族是被妖气蒙了心吗?这个都信?

    此次围绕妖族的算计……

    地藏面色无比阴沉,此时低头再看自己掌心,掌纹中似乎渗着鲜血。

    谛听犹自在他心底沉声说着:

    “……此时度仙门处的妖族陷入了天庭、龙族、巫族的围杀中,心底的憎恶八成都是对主人你的。

    他们觉得你跟水神下套算计他们。

    从众天兵得到的命令可以判断,水神是命他们围七空一,给这批妖族一些逃生的余地。

    主人派过去的十三名高手,此时也已各自逃散,并未久战……”

    地藏慢慢攥起拳,低声道:“无妨,此事尚有回转的余地。

    用神通通知文净他们,截杀能逃出的妖族!

    不、不可……如此刚好中水神算计!

    他定等在此处,一颗留影球就足以让妖族落实此事!”

    谛听继续侧耳倾听,浑身上下青光闪烁,显然是已是神通全开。

    一条条消息自谛听之口,在地藏心底响起……

    “围攻逍遥仙宗的妖族大军没救了,估计会全军覆没,截教有十二家大仙宗飞处大批炼气士,此时已经赶到了逍遥仙宗。

    中神州现在最少有数百仙门派出炼气士,赶去了逍遥仙宗的方位。”

    “主人,水神已前往逍遥仙宗驰援。”

    “南洲我们布置的那批小妖已经被清缴干净……主人。”

    正凝神思索的地藏沉声问:“怎么?”

    谛听道:“如果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次确实很像你与水神配合,阴了妖族一次。”

    “无妨,稍后我去寻那些上古妖族解释一二,自能说的清楚,”地藏嘴角轻轻抽搐,“此次确实是我低估了水神的实力。

    他应在妖族中安插了眼线,提前在度仙门布置了一番。

    若我所料不错,截教仙宗也是他请动,天兵天将不外如是。

    此次算计,我与他各有胜负,五五开罢了。”

    谛听呵呵呵笑了几声:“主人,你厚着脸皮不肯认输的样子,也是蛮可爱的。”

    “哼!”

    地藏扭头不理,心底却泛起少许警兆,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快!通知文净他们,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去截击那些逃走的妖族!他们根本算计不过水神!”

    谛听刚要施展神通,那圆圆的耳朵晃了晃,嘀咕了句:

    “晚了主人,已经有几个出手了。”

    地藏面容顿时惨白无比。

    瞬息前,东胜神州西北角,道道流光、阵阵妖风刮过,朝北洲慌忙逃窜。

    这些都是度仙门方向逃来的妖族高手,后方数万里,零零散散还有大批妖兵被天兵天将疯狂收割。

    可惜,逃得最快的那几头老妖、十几路妖王,此刻却都已横尸于此地。

    半空中,文净道人妖娆的身形前探,一缕缕血气在她身周环绕、盘旋,纤长的玉指指尖,一滴鲜血慢慢划过……

    她面前,那头金毛狮子数十丈长的身躯开始崩碎,化作漫天灰烬,消散于微风之中。

    “嗯~”

    文净道人美丽的面容上划过少许红晕,“刚被那混账水神伤了些元气,拿你刚好调补回来。”

    数道黑影自侧旁飞来,化作了四五个‘外形极具欺诈性’的俊男美女。

    一壮汉道:“天仙境之上的都杀了,剩下的小妖说话也没什么分量。”

    “这地藏大人也不靠谱,”有个蛇精脸的女子哼了声,“还要咱们给他擦屁股,说什么给妖族施压,让妖族轻松倒向西方……

    我看,该不会真跟妖族说的一样,他暗中跟水神合计着,两人两边互相升官吧。”

    “各位,慎言慎行。”

    文净道人擦了擦红唇,淡然道:“这天地,还能有个跻身之地与我们,勿多求了。

    回吧,龙族追来了。”

    这几道身影点点头,各自施展神通,消失于原地。

    高空中,数十条苍龙一晃而过,追向那些逃窜的妖族高手……

    片刻后,灵山中。

    地藏一拳砸在地上,咬牙骂道:“坏我大事!”

    谛听在旁倒是没趁机奚落,反而是开始不断监察各处,执行着地藏刚给的命令——确定水神的跟脚出处。

    这已是他们能挽回颓势的唯一办法。

    然而,谛听还未能在度仙门提前遁走的门人弟子中,听出‘妖族来袭’的消息来源,从而找到水神的跟脚,一个个‘好’消息接踵而来……

    “主人,刚有妖族大能在北洲现踪,已扬言要找你算账。”

    “主人,有上古妖庭的老元帅发话了,他们这次是被你和水神的联手算计,咱们与水神各有目的,咱们是为了图谋妖族大权,水神是为了宣扬天庭威严。”

    “主人……”

    地藏于心中骂道:“他们这是不敢去找天庭和道门撒火,把火都撒到了我头上!

    真当我西方可欺吗!混账!”

    谛听又听到了什么,浑身颤了几下。

    “说!”

    “别跟水神斗了,找到水神跟脚又能如何?他直接躲去兜率宫中,谁也拿他没办法。”

    谛听在地藏心底嘀咕了几句,“今天这事就能看出来,主人你路数远不如他。

    他刚赶到了逍遥仙宗,与几名金仙聚在一起,又对你下黑手了,说了几句……”

    “说了几句什么?”

    “算了主人,我怕你被气到吐血。”

    “说!”

    “他说,咳!”

    谛听在心底模仿着,李长寿在逍遥仙宗说话时那老气横秋的神态,对地藏传声道:

    “哈哈哈,各位谬赞了。

    今日之功,非我之有,因当世善算者虽多,但西方那极少露面的圣人弟子地藏,却我算是伯仲之间。

    我此前绝对未得到地藏提前通风报信,只是与他大概算力相当、惺惺相惜,彼此心有默契,他攻我防,他要妖族好感,我需守护人教道承、为天庭扬威考虑。

    只可惜,今日只是损了妖族一些元气……

    主人,后面还有很多,他说这话时毫无遮掩。”

    听完谛听的复述,地藏先是有些疑惑。

    这话听着,像是水神在解释,他与西方的自己没什么联系。

    但细细品味……

    杀人诛心!何其狠毒!

    这水神言下之意,是他地藏所有算计都在掌控之内,都不必他通风报信!

    而这些话传到妖族耳中,绝对会被这些失了智的妖族当做是‘水神在为地藏开脱’!

    不……

    不对……

    自己的名号,为何如此轻易,就这般被水神爆出去了?

    西方圣人弟子地藏之名,竟这般!

    嗓尖一甜,地藏强行将一口逆血压下,英俊的面容更显苍白。

    正此时,一抹青光、一道金光自他袖口飞出,径直消失在灵山深处。

    青莲宝色旗被收回去了;

    连带着,他寻到的妖庭天帝印玺也被一同收走……

    地藏心底泛起少许道韵,凝成了一声毫无波澜的话语:“安心修行。”

    “是,老师,弟子遵命。”

    地藏低头道了句,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身形摇摇欲倒。

    一旁传来叹息声,谛听身子挪了挪,让地藏靠在了它柔软的青毛上,长尾晃动,将地藏护了起来。

    ……

    此时的度仙门,众天兵分做三批,主力已去追杀妖族逃兵赚功德。

    剩下的两批,一批在山中清扫战局,最大程度地复原被破坏的地貌,一批赶去南赡部洲东北部,负责将度仙门众门人弟子迎接回山门。

    天庭对外宣称,他们早已获取了确切消息,在度仙门设下埋伏,算是征用了度仙门山门。

    此时,刚隔空搞完地藏的李长寿,正在丹房中写写画画。

    灵娥和有琴玄雅还在看着琉璃镜中的情形,时不时低声讨论几句,交流下这一战的观后感。

    李长寿此前,刚还问了她们两个同一个问题:

    【这一战都学到了什么?】

    有琴玄雅思索后给出的答案十分不错:

    “人族与妖族虽是宿敌,却也非宿敌,妖族也分善恶,要铲除为祸的妖族。

    毕竟妖族都是万灵化形而成,于天地间源源不绝,重要的是分而化之,让更多向善温和的种族放弃以妖族自居。”

    李长寿点了个赞,随后看向灵娥。

    灵娥其时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咬了下舌尖,低声道:“我就没师姐想的那么多啦。”

    “说吧,”李长寿笑道,“大不了就是一百遍稳字经。”

    才一百遍……

    灵娥松了口气,将自己心底想法,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若是没有先天宝物护身,绝不能轻易斗法!”

    “嗯?”有琴玄雅头一歪,一旁李长寿却是仰头轻叹。

    一不小心,竟有被这个小丫头感动到……

    “为兄改主意了,一千遍,明天抄完。”

    灵娥嘴角一撇,就知道是这般。

    且说正事。

    打虽然打了,后续的安排还是不能松懈。

    舆论的高地,天庭和人教不去占领,就很容易被妖族和西方反咬一口。

    这次妖族大举进攻人教仙宗,李长寿稍微策划下,完全可以凝聚道门三教众仙宗,来个五部洲妖族大清洗……

    李长寿洒然一笑。

    算了,此前都决定了,最近一两百年不主动谋算什么。

    当然更重要的是,若道门与妖族气运冲撞,说不定又会给封神大劫,增加什么不必要的变数。

    【洪荒快讯:

    因西方教圣人弟子地藏算计,妖族昨日汇聚二十余万妖众,深入中神洲与东胜神洲,偷袭人教道承逍遥仙宗、度仙门。

    幸得天庭水神神机妙算,早早做了应对,于度仙门布下埋伏,请截教道承驰援逍遥仙宗,以度仙门无损、逍遥仙宗数百门人战死的微小代价,歼灭九成来犯妖族。

    这期间,中神州众仙门纷纷主动来援,天庭大军与龙族初次联手……

    据悉,战死的人教炼气士,其魂魄真灵尽皆由地府阴司专线接引,优先投胎、早早转世。】

    又半日。

    度仙门山门,一朵朵白云自南而来。

    天兵天将一路护送,让度仙门从掌门到普通弟子,都是分外有面。

    至于山门被天庭临时征用、设下埋伏,以及山门所遭受的损伤——也就十几座峰头被削平,度仙门自不会追究。

    倒是有很多门人觉得,他们为何不能留下为天庭天兵助力,这般直接走了,确实有些丢人教的脸面。

    不过总体而言,有掌门解释、有洪荒中流传的‘力证’版本,这件事就这般遮掩了过去。

    毕竟比起逍遥仙宗,度仙门已算是十分幸运。

    逍遥仙宗死了数百,伤了数千,且死伤的都是门内高手。

    尤其是逍遥仙宗十多位太上长老、数十位长老与妖族高手同归于尽,这笔血帐自然要算在西方和妖族头上……

    李长寿也没办法多做什么,只能以天庭水神的身份,对逍遥仙宗表达了沉痛慰问。

    其他人教仙宗各有表示,尤其是那家自在门,还很贴心地问逍遥仙宗需不需要长老,反正两家修的道差不多,可以借些长老过去守护山门。

    经此一役,不必李长寿多算计,中神州众仙门各自相约联合,三五门派就组织起一波荡妖历练……

    中神洲南北边界开始热闹了起来,妖族边界势力被不断打压,而遭了两拨大损失的妖族,此时也不敢与人族开战,只能不断收缩势力范围。

    天庭趁机火上浇油。——这次确实不是李长寿的算计。

    天庭颁布了一则除妖令,消灭业障妖族者,除却天道给的功德之外,也可去天庭领取一份灵石、丹药,并算入除妖功绩。

    虽然很少有仙人真的会去天庭领赏,但宣传效果确实不错。

    从龙族归天到东海海眼被破一战,再到妖升山之战,以及近来人教仙宗一战,天庭的威望迅速飙升。

    谁能想到,数十年前,无人在乎的天庭,到今日已是有了大兴而起的架势。

    再加上天庭现如今正在招纳天兵,又摆出求贤若渴的姿态,洪荒之中原本瞧不起天庭的众炼气士,也开始有了些想法。

    用李长寿的话来说,现在上天庭,虽然捞不到原始股,但也很容易能混成骨干。

    可以预见的是,稍后会有越来越多修为出众的散仙,上天谋个差事,赚点功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大战之后不过两日,度仙门就再次安静了下来。

    此前被迷昏的几人,也依次被唤醒。

    师父齐源老道教训李长寿两句,考虑到徒弟用心良苦,也就没动拂尘抽某天庭普通权神之后臀。

    酒雨诗倒是多问了几句,被灵娥以当时情形紧急,来不及解释就迷昏带她一同躲去南洲为理由,完美搪塞了过去。

    酒玖……以为自己喝醉了。

    熊伶俐:“表兄说的对!”

    倒是有琴玄雅,经此一役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主动请教了李长寿几个修道问题后,就回山闭关,说是要在百年内突破天仙境。

    她已经想到了,李长寿这次种种安排,应是有意让度仙门中修为不错的门人,入天庭为天将。

    而作为上期首席弟子的她,便是最好的表率。

    为此,有琴玄雅颇感期待。

    依依不舍的送走塔爷,李长寿又感觉到了那种安全感失落的不安。

    失去塔爷,命薄如纸。

    有了塔爷,以一敌万。

    也不知地藏现在处境如何,李长寿与文净道人此时也无法联系,只能继续让各处保持紧张防备。

    现在分离了妖族与西方的合作,地藏手中应是没了太多可用之兵。

    稳一手,后续若地藏再出手,就以逍遥仙宗的血帐,请大法师去灵山施加点压力,直接点名道姓打这个地藏一顿。

    当然,在灵山打杀了地藏确实有些难度,涉及圣人面皮。

    又半个月后,这场风波也渐渐淡去,李长寿刚想恢复此前那悠闲且枯燥的修道日常,一批‘不速之客’,却赶来了度仙门。

    ……

    漂浮在云上的仙岛楼船,那道站立在船首的倩影,眺望着度仙门的方向,裙摆之下,一只只雪白的狐尾来回摆动。

    ‘我定会让你知晓,我心属你,并非是因那地牢中的寂寞……

    齐源道长。’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