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度仙门这是嘲讽属性拉满了?

    身为明面上最弱的人教仙宗,就这么容易被针对?!

    李长寿看着自己仙识监察网络所探查到的情形:

    数股妖族大军在地下行军,自东洲各家仙宗的势力缝隙中穿插而过,坚定地朝度仙门汇聚而来……

    一时间也是有点无力吐槽。

    当然,这十万妖众此时并不算棘手,凭借李长寿在度仙门之外囤聚的纸道人军团,足以应对大半。

    但凭纸道人军团作战,度仙门的‘特异性’就会直接显露出来,加上门内众仙的丰富联想力,很容易暴露‘水神真身就在度仙门’之事。

    必须想办法换个战场,或是将门内众仙都弄昏迷什么的……

    其实,刚发现这些妖族大军,李长寿就推断出了,今日之事背后算计者的一点小心思。

    很简单,站在西方教的角度上想想就是了。

    姑且认为背后算计此事的,就是东海之事的主谋,灵山地藏。

    地藏这一步棋,走的看似兵行险着,实际上稳扎稳打。

    地藏必是将天庭与人教联系起来,又将灭妖升山的黑手——天庭水神树成靶子,鼓动妖族对人教仙宗出手,告诉他们,可凭此逼人教高手现身,围而杀之。

    但地藏心底想必明白,大战一起,妖族必败无疑。

    人教单单是大法师一人,就足以扭转此间战事,妖族便是当年妖皇,都难以与先天至宝加持的大法师对阵。

    【但今日妖族一败,就可增加妖族与天庭、人教的仇恨,变相给妖族施压。

    向前看,又有妖族求援圣母宫,被圣母娘娘派人吊起来打一顿之事;

    人教若开始报复妖族,或是渲染人教将出手对付妖族的危机,妖族必将陷入恐慌,到时只能倒向西方,投靠二圣,轻易为西方所用。】

    这些应该是地藏的主要算计。

    其他算计,比如借此机会,寻找西方教中是否潜藏了人教的奸细;

    尝试袭杀人教弟子,确定天庭水神的跟脚,打击海神教这个香火收敛工具、打压天庭气运……等等。

    少说也有十数层考虑。

    无论妖族是胜是败,人教受损、海神教遭厄、妖族头顶压力大增,西方坐收渔翁之利。

    总体来看,比当年金蝉子来海神中,大大咧咧就说要跟天庭分龙而食,高明了何止百倍!

    分析归分析,现在的问题是……

    “怎么才能完美破局?”

    李长寿喃喃一声,继续来回踱步。

    心底传来塔爷的招呼声:

    “别怕,怼!让他们随便砍!有大爷罩着你,你就坐在他们面前恢复仙力!

    人多势众?那自古就是一个持久力的问题!”

    李长寿刚想解释几句,忽见破天峰上金光一闪,掌门的身影匆匆飞来;

    李长寿忙将外围大阵放开通行,迎出丹房。

    ——此时掌门在小琼峰上已不必遮掩身形,小琼分外围阵法布置了足够多的障眼法。

    “长寿!咳!咳咳!”

    李长寿道:“掌门莫急,此事我已有应对。”

    面露急色的季无忧也是一怔,问道:“你知发生了什么事?”

    李长寿习惯性地稳了一手,道:“掌门您先说,看是否与我所知之事相符。”

    季无忧定声道:

    “逍遥仙宗外围出现大批妖族,少说也有十数万,且其中有不少大妖气息厚重,大罗之境的妖族高手都有数只!

    逍遥仙宗定然撑不住,已经对人教宗门发来求救之信,此时贫道带人赶过去,恐怕都是力有未逮!

    这可如何是好?”

    李长寿眉头一皱,“逍遥仙宗?十数万妖族大军?”

    乖乖,这次妖族竟然被地藏忽悠到下了如此血本!

    随之,李长寿心底不少疑惑迎刃而解;

    对方的总体算计,已在他心底显露出了完整的拼图。

    不出所料,此时已有大批小妖潜藏在南海、东海之滨,准备对海神教势力范围的城池进行奔袭,牵制天庭兵力……

    稍后只要自己以水神的身份现身,必然也会有西方派来的鸿蒙凶兽出手,由此让妖族生出与西方同仇敌忾之心。

    季无忧意识到情形似乎有些不对,低声问:

    “长寿,怎了?”

    “西方此次出手,所图甚大,所谋不小,”李长寿道,“掌门,此时在度仙门外围,也有一批妖兵。

    妖族此时舍不得动用太多兵力,怕是只选中了咱们度仙门与逍遥仙宗,作为报复妖升山之战的对象。”

    季无忧神色一震,略有些疑惑,道:“咱们与妖升山之战又有何关联?”

    “妖升山是人教一位高手炸平的,天庭背后一直有咱们人教的支持。”

    李长寿正色道:“接下来,掌门召集门内各峰峰主,各峰不要留人,带上珍贵宝物宝材,赶去地下的地脉挪移大阵。”

    季无忧道:“如此不战而逃,岂非……”

    “这并非不战而逃,只是避免无谓的损伤。”

    李长寿向后伸手,一只纸道人从角落中蹦出来,在它双肩包中飞出一面玉牌,飘到李长寿掌心。

    李长寿道:“恕弟子冒犯,弟子以人教小法师之身份下令,掌门勿要犹豫,速速行事!”

    季无忧眉头紧皱,但也并未犹豫,立刻点头答应。

    但掌门随之又想起什么,苦笑道:“地下挪移大阵早已毁了,此时再修复最少也需半个月!”

    “无妨,弟子帮门内准备了。”

    无!

    季无忧双眼一瞪,看着面前这个云淡风轻说出这般话语的小琼峰弟子……

    “咳咳!你准备这玩意作甚?”

    “有备无患,”李长寿笑了笑,其实也是最近这十几年,刚搞出来的东东。

    “掌门,自原本那座大阵再向下一千六百丈。”

    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了一只玉符,双手捧给季无忧,“那里还有一座地下挪移阵,此阵更为隐秘,也不会被寻踪。

    那条地脉连接到南赡部洲东北部,出去便是俗世一座大城旁,可令门人弟子暂时躲在城中。”

    季无忧:……

    李长寿催促道:“最多只有半个时辰,待逍遥仙宗大战起了,对方便会攻向咱们度仙门。

    掌门也不必担心,逍遥仙宗那边,我自有办法助他们解围。”

    “唉!这次就全仰仗长寿你了!”

    “掌门记得替弟子严守此事。”

    “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家师半句!”

    言罢,季无忧一把抓过这枚控阵玉符,转身朝最近的峰头激射而去。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也是松了口气。

    如此,接下来就好处理多了。

    正此时,李长寿发现,那赶来度仙门的四股妖族大军,在距离度仙门一万八千里到一万五千里处暗自潜伏,并未直接杀过来。

    倒是跟他所料未差太多。

    塔爷在心底纳闷地问:“小徒弟,咋去帮逍遥仙宗?让天兵天将去啊?”

    “天兵虽然足够,也训练有素,但天仙境之上的高手太缺,”李长寿摇摇头,“为今之计,只能求援了。”

    塔爷难得理性了一把,嘀咕道:“求援?西方那些崽子,应该也能想到其他人教仙宗会驰援那个逍遥仙宗,肯定会设下埋伏吧。”

    “对方算计之深,应该将人教仙宗的底细都打探清楚了,敢深入中神州,定然也布置了后路。”

    李长寿反手拿出一只玉符,笑道:“想要打破僵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引入外力。

    这些已经在中神洲现身的妖族,今天,也就不必回去了。”

    当下手指迅速轻点,玉符禁制被激活,那头传来了一阵叮铃铃的响动,似乎是众多宝物被堆在一起,在互相碰撞、撞击……

    “长庚?”

    ……

    有季无忧这个掌门亲自传信,度仙门各峰立刻动了起来。

    闭关者尽被唤醒,还好没人在冲关的紧要关头。

    炼气士的身家大多都是随身携带,再有门内众长老出手,清空道藏殿内殿、百凡殿宝库,也不过片刻之事……

    峰主长老各显神通,带着众弟子朝地下而去。

    他们有些艰难地钻到地下数千丈处,闯入了一片空旷的‘大殿’,见到了那座直径数百丈的地脉挪移阵……

    听门内众仙人盛赞掌门思虑深远,季无忧也有些不好意思。

    忘情上人王富贵,与穷凶极恶江林儿,带着酒字九仙一同行动,维护各处秩序。

    此时酒乌和酒施也在急忙寻找酒玖去了何处,但很快就得了掌门季无忧和忘情上人先后传声,让他们不必担心。

    酒玖、酒雨诗自然都在小琼峰上。

    已经长成青年的李靖,正被两位老真仙护在人群中,此刻见到这般阵仗,也是颇为疑惑,但并未显露半点惧色。

    听闻侧旁有师叔师伯说起,似是又有妖魔来袭,李靖双目之中更是战意满满。

    然而,此刻门内并不允许他拔剑前行,斩妖除魔;现在的他冲出去,完全是天神下凡的另一个极端……

    天神送饭。

    又听掌门季无忧声传各处:

    “咳,咳咳!

    破天峰殿后,雾灵峰、丹鼎峰、仙霖峰三峰向前开路探查。

    各峰长老、门人、弟子互相监察,谁若私自使用传信玉符、阵法,封禁修为,事后处置!

    其他勿要多问。”

    众仙齐齐应答,随着大阵开启,一批批炼气士有条不紊且迅速地进入大阵,借地脉之力挪移而去。

    不多时,有琴玄雅匆匆寻到季无忧,眸中带着几分犹豫,还是低头抱拳,问道:

    “掌门,为何独缺小琼峰一脉。”

    季无忧轻轻一叹,刚想让有琴玄雅莫要多问此事,又突然想到了点什么,道:“他们决定留下来。”

    “那弟子也决定留下来!”

    有琴玄雅抬头注视着自己师祖,美目中满是亮光,“请掌门成全!弟子生死无怨!”

    “去吧,”季无忧摆摆手,周遭破天峰众门人还未反应过来,有琴玄雅已是做了个道揖,转身疾飞。

    “小雅!”

    姜京珊急忙喊了声,却被季无忧手势止住。

    “放心,她在此地,应该比跟着我们挪移更安全一些。”

    众仙顿时不明所以。

    有琴玄雅浑身包裹仙力,钻入了上行的岩石缝隙中,驾驭仙剑冲向地表,不多时,便自破天峰下方河谷现身。

    她刚要赶往小琼峰方向,却见几道身影飞过头顶。

    仙识散出,有琴玄雅略微一愣。

    有十多道身影站在空中,对一座座峰头洒出一颗颗仙豆,这些仙豆砰砰炸响,很快就化作了一名名‘天兵’。

    不少峰头已经挤满了衣甲鲜亮的兵将,此刻护山大阵完全开启,天空各处都是五彩霞光。

    “来峰上吧,”李长寿的嗓音在她心底响起。

    有琴玄雅目中满是疑惑不解,但却点头答应一声:“是,师兄。”

    她御剑赶去小琼峰上,不多时就进入了小琼峰大阵,被一束仙光接引去了丹房。

    刚迈入丹房中,有琴玄雅又是一愣。

    里面横七竖八倒着几道熟悉的身影,各自都昏睡了过去。

    角落中躺着齐源老道,椅子上抱着酒壶呼呼大睡的自是酒玖,跌坐在蒲团上的酒雨诗,鼾声如雷的熊伶俐……

    李长寿正坐在丹炉前,面露思索之色,突然开口道了句:

    “有琴就不必了。”

    有琴玄雅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心底略微一惊。

    她仙识竟毫无察觉,就被灵娥靠近了背后!

    “嘻嘻,”灵娥小手一缩,将瓷瓶收回袖子中,连忙向前两步,从后面抱住有琴玄雅,“师姐你别生气,这些都是师兄让我做的!”

    李长寿嗤的一笑,倒也没反驳。

    有琴玄雅嘴角微微抽搐,轻轻一叹,又定声问:“长寿师兄,需我做什么?”

    “都已安排妥当,”李长寿闭眼答了句,“你们两个下棋解闷就是,等会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必慌张。”

    有琴玄雅扭头和灵娥对视一眼,各自都读出了彼此眼中的少许无奈。

    “咱们真要下棋吗?”有琴玄雅低声问。

    灵娥眨眨眼,“师兄交代的,照做就是了。”

    少顷,两人还真就摆起了棋盘,相对跪坐,开始黑白落子、认真博弈。

    整个度仙门静悄悄的,十多座峰头被‘天兵’占满,数万仙豆兵开始执行简单的‘防备’命令。

    对方发难的顺序,应该是海神教、逍遥仙宗、度仙门;

    掌门那边,也混杂了自己两具金仙境纸道人,随时策应。

    海神教此刻的势力范围太过广阔,只能被动防守,受损或许会十分严重,李长寿只能尽量减少凡人与神使死伤,把账记小本本上。

    逍遥仙宗那边也已安排妥当,最开始需他们咬牙硬顶,援军很快就能到。

    但一味被动挨打,促成西方和地藏的美事,可不是他人教弟子的形式风格……

    李长寿嘴角露出少许微笑。

    “哎,有琴师姐你快看我师兄……”

    “怎么了?”

    “师兄这么一笑,肯定有人要被安排了。”

    有琴玄雅略微歪头,灵娥各种一本正经。

    小琼峰各处,李长寿原本布置的那些仙豆兵,此刻尽皆躺了下来,遮掩住了自身……

    片刻后。

    南赡部洲南、东各处沿海,数百座有些偏僻的海神教城池中,相似的一幕在各地同时发生:

    十几名看似无恙的凡人,突然浑身被妖火缠绕,各自惨叫几声,体内钻出了一只只恐怖的妖兽!

    这些妖兽怒吼几声,扑向早已空荡荡的海神庙,沿途一路搞破坏。

    不过转眼,高空中金光闪烁,海水中龙吟阵阵,一道道金色光柱落向这数百城池,其内飞出道道银甲身影。

    天兵战妖兽的大戏,各地同步上演。

    与此同时,中神州,逍遥仙宗山门。

    乌云遮天蔽日,漫天妖气滚滚!

    十数万妖族大军,被数不清多少妖族高手夹带而来,径直洒落在逍遥仙宗山门附近,对逍遥仙宗发起凶猛冲击。

    逍遥仙宗内,众门人弟子大多面色苍白,数十名宗内高手冲到各峰上空,齐声大喝,打出道道仙力,全力支撑护山大阵!

    而在逍遥仙宗西南、东北、正东三个方向,道道流光开始汇聚,宛若三条江河,朝此地奔涌来袭!

    不仅如此,中神州各地出现了道道激射的玉符,一处处人族仙宗被惊动……

    又片刻后。

    度仙门外围出现数十口大洞,无边妖风以洞中吹出,同样是妖族高手夹带妖兵而来。

    转眼间,四面妖族大军合围,齐齐杀向度仙门!

    然而,众妖刚要轰击护山大阵,几头老妖发现情形有些……不对劲。

    他们各自下令,众妖暂缓前冲,一名名妖族高手看向阵内,却见整个度仙门空空荡荡。

    一名老妖嗅了嗅,沉声道:“没有多少人味,他们跑光了。”

    咚——

    天地间响起一缕琴声,就见高空之中,一朵白云缓缓落下,其上坐着一名白发白须的老神仙,正低头抚琴。

    “水神!”

    “水神果然在这!”

    “杀……

    等会!小心有灵爆!这里人都走光了!”

    “呵,”李长寿一声轻笑,停下了抚琴,漂浮在护山大阵上方,目光环视漫天遍野的妖族身影。

    他身周突然出现少许火光,这具化身转眼被火焰吞噬,但那恬淡舒适的嗓音,在天地间回响。

    “十万妖众,中等功德,那位道友果不欺我。

    各位,请入内吧。”

    话语声中,度仙门护山大阵轻轻闪烁,啪的一声,如气泡炸碎。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