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难得有所请,赵公明没有半点推诿,带上李长寿的化身、喊上三妹,架起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直奔南海而去!

    片刻后,他们悄悄抵达此前的碰瓷案发地,琼霄拿出一袋青色的流沙,立刻开始施展追踪寻迹的手段。

    已经换上铠甲的赵公明抚须笑道:“咋回事?太阳星打西面升了?

    老弟你竟然有如此果断的时候。”

    “两害相较取其轻,这次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长寿正色道,“若是能追上他,不能除之也无妨,将他那头青毛大狗抹掉!”

    赵公明略微思索,很快就面露恍然:“原来你是忌惮那神兽之能。”

    一旁琼霄嗤的一笑,言道:“只是一个能听生灵心声的神兽罢了,用点小法术遮掩元神不就好了?”

    李长寿道:“仙子,若咱们此时没有隐藏身形,这岛屿周遭之游鱼、海水中之精灵,都看到了你我之行迹,咱们的行踪岂非已暴露在了那谛听耳中?”

    琼霄眨眨眼,“也有点道理的样子……这边好了。”

    话音刚落,她面前那飘舞的流沙就化作了一团青色云雾,这云雾朝着南海深处而去。

    赵公明略作思量,道:“三妹你且带长庚化身从后赶来,为兄先去会他一会!”

    言罢,赵公明身周有水蓝仙光轻轻闪动,身影化作一抹清风,径直消失不见……

    琼霄嘴角一撇,幽幽地看了眼李长寿,哼道:“大哥对你所说之事竟然这般上心,连多少年不曾显露的本命神通都用上了。”

    李长寿在旁微笑颔首,目中略带感慨。

    琼霄随手一点,一根金色绳索缠绕在李长寿胳膊上,自行驾云从后追赶,却是并未邀李长寿同云而行。

    感觉到两人一起有些尴尬,李长寿主动开口,问道:“令姊近来可好?”

    “好,闭关修行呢,”琼霄随口应着,而后又扭头身后的李长寿,“你……算了。”

    “仙子有话直说就好。”

    琼霄哼道:“你可知姐姐喜欢哪般酒酿?你可知姐姐喜爱何种衣裙?

    看你这般整天为天庭跑来跑去,像是对姐姐之事一点都不上心的样子,莫非是要等我姐姐开口请你,你才去我们三仙岛坐坐?

    像我姐姐这般貌美温柔的先天高手,你竟一点都不主动,真当我姐姐渡情劫非你不可吗?”

    “这个……”

    李长寿有些语塞,正想解释几句他与云霄仙子现如今还未到热浪境,前方天空忽地阴沉了下去。

    乾坤震动、大道激荡!

    “大哥跟人动手了!”

    琼霄那双明眸瞬间满是亮光,“咱们快去,去晚就没打的了!”

    琼霄言罢,立刻拽着李长寿加速,但又想到李长寿这化身实力不行,丢下一句“你慢慢飞过来,我去帮忙斗法”,就化作一团金光向前疾驰。

    少顷,龙吟阵阵,两条金色蛟龙上下翻飞,二十四颗星辰悬挂在南海边陲,封住了大片乾坤!

    地藏的实力有这么强?竟能让赵大爷近乎全力出手!

    李长寿刚要请大法师前来帮忙,天边突然冲出五道霞光,欲要冲破定海神珠的封禁。

    那神光分别为黑、白、青、黄、赤,互相交错凝出一张遮天大手,作势要将那青蓝色的天空扯碎!

    五色神光?!

    李长寿不由瞪眼。

    赵大爷跟萱姐、咳,跟孔宣怎么打起来了?!

    两条金蛟嘶吼,直接撞入五色神光中,将那大手直接冲散;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不断闪烁,在空中不断变化方位,将那些还要再翻起波浪的神光硬生生地压下!

    这……

    赵公明与琼霄、定海神珠与金蛟剪联手,大战孔宣的五色神光?

    这般场面,当真没见过。

    李长寿立刻向前,施出风遁之术,急匆匆赶到数万里之外的斗法之地。

    哪怕他遁法再迅疾,也需短暂时间;

    趁着这个空当,赵公明兄妹已是跟孔宣交手数回合!

    定海神珠催起威能,暂时压住五色神光,让这神光无法刷走神珠。

    赵公明提着金色木鞭,孔宣握着一把长刀,两道人影在海面之上不断冲杀,各自留下道道残痕,激战惊起了滔天巨浪!

    万幸赵公明的定海神珠有镇压乾坤之能,不然此地乾坤,怕是已被打到破碎!

    琼霄素手并着剑指,控制着金蛟剪躲避五色神光,当五色神光想要闭合,就立刻让金蛟剪现出金蛟,扭头将神光撞散。

    饶是以一敌二,孔宣丝毫不显败像,更是凭五色神光,牵制住了赵公明的定海神珠、逼的琼霄不敢入场……

    李长寿身影出现在琼霄身侧,立刻高声呼喊:

    “老哥!孔宣道友!二位还请住手!”

    然而,他加持了仙力的嗓音,被斗法之地震荡的灵力直接撕碎……

    “莫怕,”琼霄笑道,“大哥自能应付。”

    李长寿心念一转,对着高空高声呼喊:“师兄!你怎么来了!”

    他话音刚落,却见五色神光急闪,裹着孔宣朝着远处飞射,直接脱离了定海神珠的笼罩,远远站在千里之外。

    “老哥!老哥!”

    李长寿赶紧遁去前方,将要上去追赶的赵公明拦下,而后散出自身气息。

    千里之外,一身青布长衣的孔宣略微皱眉,抬头看了看空中,又凝视着李长寿,冷哼一声,身影驾云而来。

    李长寿拉着赵公明的胳膊,问:“老哥,你跟孔宣道友有旧仇?”

    “啥旧仇?之前刚见到?”

    赵公明气得吹了吹胡子,“我追查那地藏踪迹,寻到了一处岛上,看到他站在仙岛上空,就想问问他见没见过。

    我可是和和气气,上去还喊了一句道兄,怎料他瞪眼就骂我,喝问咱哪只眼看他是兄。

    我这一想……

    嗐,这不是看错了,看错了咱就认嘛,就改口喊了句仙子,还赔了个不是。

    怎料他又瞪眼骂我,问我哪只眼看他是仙子!

    我就说了句,你到底是兄还是仙子,还是没兄不仙子,他就上来要打我一顿!”

    “噗……哈哈哈哈!”

    一旁琼霄禁不住捧腹大笑,差点笑倒在云上。

    此刻孔宣已是飞了回来,冷然道:“打你又如何?若非看你是圣人弟子,截教名宿,今日定要将你胡子拔光!”

    “哎嗨!”

    赵公明眼一瞪,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在身周盘旋,“道友你这就过分了啊,怕不是今天还要再做过一场!”

    “两位、两位!”

    李长寿只觉一阵头大。

    孔宣此时算是道门、西方之间的‘中立派’,哪怕不能拉拢,也不应去得罪。

    稳妥起见,李长寿一边对赵公明传声安抚,一边转身对孔宣做了个道揖,笑道:

    “道友,刚才只是一场小小的误会,道友英武清丽、为先天圆满道躯,不入俗流、不落俗事,确实不应以寻常普通眼光来看待。

    我家老哥一时认错,道友也主动出了手,今日这事不如就此揭过。”

    孔宣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阴为晴,淡淡点头,言道:“方才贸然出手,确实是贫道失礼,在这里陪个不是了。”

    赵公明自李长寿身后转出,笑道:“也是贫道粗心大意,多有冒犯。

    不过,道友这般五行神通当真令人眼前一亮,若有机会,咱们不如再切磋切磋!”

    孔宣那狭长凤目中满是光亮,两股道韵、气息,隔空轻轻对撞。

    “不如就今……”

    “改日!改日!”李长寿赶紧开口。

    孔宣嘴角一撇,道:“你们在问哪般路?”

    李长寿回道:“是在追一伙仇敌,那是一名青年道者,骑着一头青毛灵兽。”

    孔宣掐指推算,很快就给出答案。

    “他们此前曾在我岛外大阵上方路过,朝南边天柱去了,此时早已出了五部洲。”

    听闻此言,李长寿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孔宣笑道:“不如我去替你追一追,或许能寻到他们踪迹。”

    “无事,这次让他走了也就走了,”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道友这份心意,心领了。”

    孔宣又道:“既如此,何不去贫道岛上坐坐?”

    李长寿用眼神问询了赵公明和琼霄,二者各自点头,让李长寿自行做主。

    对孔宣这般高手,李长寿也觉得,结下善缘总比交恶要好。

    更何况,这事关大法师的姻缘,算是人教候补的高手,自己身为人教小法师,能帮大法师助助功,肯定是要帮一下的。

    岂能见大法师于那玄都城中孤独终老、郁郁寡欢?

    关爱洪荒人族第一手老纯阳!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三界将会拥有美好的明天!

    李长寿笑道:“孔宣道友,我来为你介绍下,这两位都是如今道门截教有数的高手。”

    赵公明和琼霄对视一眼,两人齐齐向前,将李长寿挡了回去。

    “贫道赵公明,算是长庚的大舅哥。”

    “三仙岛琼霄,是他的小、姨、妹!”

    李长寿:……

    他跟云霄仙子还没……

    不对,你俩这是在担心什么?!

    孔宣见状哼了声:“我对他这般和色,只因他是大法师的师弟,而我欠了大法师诸多人情罢了。

    哼,随我来吧。”

    随后一拂衣袖,转身在前引路。

    ……

    孔宣的隐居之地颇为隐秘。

    一整座岛屿被大阵隐起,无论是用肉眼看还是用仙识探查,都无法发现这座岛屿的痕迹。

    岛上布置颇为典雅,清溪绕竹楼、山石缀林间。

    之前被孔宣救回来的那名少女,已从‘心神暴走’中回转过来,身着彩裙、面容俏丽,向前端茶送水,全然不像会吃人的孔雀鸟。

    可能是因为刚改造过小琼峰的缘故,李长寿下意识就开始探寻各处,捕捉到了岛上一些很细节的布置,细细探查,又觉得大受裨益……

    入座后也没什么寒暄,孔宣只是问有关大法师之事。

    赵公明和琼霄对视一眼,兄妹二人此时已大概明白了点什么,彼此对那个男人颇感敬畏……

    李长寿一一详细作答,又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引开……

    李长寿问:“此前道友为何会去阵外,又被我老哥撞上?”

    “方才有些心神难宁,似是觉得有些机缘到了。”

    孔宣轻叹了声,注视着门外的竹林,把玩着手中的玉杯,“但贫道刚刚外出,就碰到了赵道友。”

    “机缘?”

    赵公明有些纳闷,“哪般机缘?可是我这里有的宝物?

    若有,还请道友言明,既是我老弟的好友,那自然也是我赵公明的好友!

    贫道定不会吝啬!”

    “具体贫道也不知,也非什么宝物,”孔宣掐指推算,叹道:“我所说机缘,与我并无太大关系,而是吾族的机缘。

    三位道友,可知吾凤族?”

    李长寿缓缓点头,赵公明也是扶须颔首。

    琼霄手指点了下李长寿,盈盈轻笑:“若你说是凤族之事,机缘二字,说不定就要应在他身上。”

    “嗯?”李长寿顿时有些不解,“仙子为何这般说?”

    他对凤族能有什么机缘?

    龙凤是死敌,他已经站在龙族这边,凤族八成也信不过他吧?

    琼霄翻了个白眼,“你自己什么身份,心里没点数吗?”

    孔宣目中也略带好奇……

    赵公明抚须长叹,言道:

    “孔宣道友,我这老弟名头可长,你且听好!

    坐在你面前的这位,是如今天庭玉帝最信任的天庭仙神,总领三界水事,更是人教尚未公开的圣人弟子、负责处置人教事务,凌霄宝殿与兜率宫来去自如。”

    “嗯哼!”

    琼霄清清嗓子,在旁接道:

    “他还是天庭崛起大谋士,一手促成龙族上天之事,抬手覆灭妖族数十万妖兵,屈指间解决巫族生死存亡之危机,我们道门上下尽皆认可的男女之情顾问!

    当然,最重要的,这是我姐姐的准道侣,哟~”

    随着这兄妹两人的讲述,孔宣的双眼越发明亮,看向有些尴尬的李长寿时,也多了几分热切之意。

    “那,道友能帮帮我凤族吗?”

    “道友莫要听老哥和仙子这般夸赞,我哪里有这么多本领,只是天庭普通……”

    【帮】

    心底猝不及防出现这个字眼,那淡淡的太清大道道韵环绕,却是太清老爷无疑!

    “……仙神。”

    李长寿清清嗓子,正色道,“不过,有我家大法师这层关系在,但凡道友有所请,我定仔细斟酌、全心相助。”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