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但凡涉及到洪荒中的一整个‘种族’,那必然绕不过‘气运’、‘业障’、‘功德’这三件小事。

    凤族与龙族的远古大战,应该算是开天后第一劫。

    那时天地刚开,先天生灵占据主流,龙凤二族齐为霸主,大家基本都没有寿元这个概念,很多资质不行的生灵,活着活着,慢慢的也就长生了。

    那是真正的大罗遍地走,金仙多如狗。

    然而,这些强大的生灵,九成都折损在了龙凤大战中,洪荒也被打碎,五部洲和三千世界的格局自那时而成。

    若非道祖力挽狂澜,干掉了背后搞事的魔祖,而天地也加速了天道的完善,及时压制住了大劫最后的‘高潮’,否则天地都会归于混沌……

    ——大战并非单纯龙凤麒麟三族争锋,龙族为‘鳞甲之王’,凤族为‘飞羽之王’,麒麟为‘走兽之王’,当时的大劫始于龙凤,席卷几乎整个洪荒。

    龙凤二族所背负的业障,已是近乎无边无际。

    龙凤大战最后的结果,显然是龙族赢了,凤族以及不配赋予大劫之名的麒麟几近凋零。

    龙族镇守四海海眼,被业障缠身,从远古到今日一直在衰弱;

    哪怕都被天庭诏安了,还发生了东海海眼被破的惨剧。

    远古第三大族,麒麟族成了洪荒珍稀瑞兽,上古末期近乎绝迹……

    凤族就更惨了,原本好歹也是‘羽王一族’,现如今只有寥寥一二族人在活跃,就孔宣与金鹏鸟。

    其他号称有凤族血脉的飞禽,大多只是当年凤族身后跟着的‘小弟’罢了,真正的凤族血脉蕴含涅槃神通,极少在上古之后显露。

    龙族就不一样了,‘龙口’这方面一直相当努力,从远古奋斗到今日,在天地间拥有大量的‘血脉近亲’……

    凤族如今面临的问题,一是气运,二是血脉。

    凤族的业障被元凤所承受,元凤凭借涅槃神通,一力镇压不死火山,以求凤族能得血脉存续,然后将凤族延续的重任,落在了……

    孔宣身上。

    李长寿听到这里,也是没忍住想吐槽几句。

    总感觉元凤大人所、所托非鸟呢有点……

    孔宣到现在了,都没决定自己的阴阳归属!

    凤族的问题,说到这里就十分清晰了——如何让凤族能得到血脉延续,略微恢复一丝气运,在洪荒中再次立足。

    孔宣道:“吾族此前有负于洪荒,业障深重,如今只求血脉能延续。

    不求再次昌盛,有数十族人足矣;

    也不求族人尽皆长生不死,能将血脉一直延续下去,让天地间再有凤族的身影,就足矣慰藉母亲了。”

    李长寿沉吟几声,一旁赵公明抱着胳膊,也在帮忙用力思索。

    倒是琼霄指了指端茶送水的凤族少女,纳闷地问:“那她,又是如何来的?”

    孔宣道:“母亲曾给我三滴精血,可赋予吾族血脉相近的飞禽一族,令其化为凤族。”

    “哦~”琼霄恍然大悟状。

    一旁赵公明道:“气运之说玄乎缥缈,一般来说,多做好事、多积累功德,总能让气运加身……吧?”

    “若这般简单,贫道也不至于如此苦恼,”孔宣皱眉摇头,“功德与气运并无关联。”

    “我有办法,”李长寿缓缓开口,端起一旁茶水,抬手抿了下。

    圣人老爷让他出手,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虽然不知道太清老爷是为了让孔宣与人教亲近些,还是有更大的谋算……

    其实李长寿此时,已想到了一个达到了九成概率的可能性——

    【玄鸟生商】。

    据李长寿所知,商国的图腾便是‘玄鸟’。

    上古时,龙族就曾因援护人族,而成为人族的图腾,从而扭转了自身气运,延续了自身命途。

    如果自己此时所参与的,就是‘商朝而生’的故事,那这件事确实足以牵动圣人老爷的注意力;

    顺便也能解释,为何封神大劫中,孔宣会下场守护商国。

    无他,利益相关罢了。

    李长寿放下手中的茶水,心底已是有了主意,笑道:“上古时,龙族就曾用过的那个法子,凤族为何不用?”

    孔宣也非寻常之辈,李长寿如此一点,孔宣就已明了是何事。

    孔宣叹道:“如今人族已大兴,已无了庇护人族之机,此事只是说说罢了。”

    “并非这般,”李长寿看似淡定地说着,心底也在警惕,时刻感应是否会有天罚降临,感应圣人老爷是否会阻止自己这条思路。

    但他很快就确定,孔宣之事,跟商国兴起应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李长寿道:

    “人族气运集中在南赡部洲,而南洲之中,国度林立、战乱四起,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人族无共主久矣,当有共主兴起。

    凤族的机会就在此地。

    若早知天命归何处,预先就护住今后的共主,令其以凤族神鸟为图腾,凤族何愁不立?”

    孔宣这般大能,此刻也是面露喜色,站起身来,对李长寿抱拳道:

    “若道友能相助此事,凤族欠道友因果,孔宣亦欠道友人情矣!”

    李长寿笑道:“道友不必如此,若是换做我家师兄在此地,如何会不帮道友?

    师兄之事,就是我之事,我们人教上下一心,此事定会全力相助道友。

    只是,有两件事,需道友明白。”

    “请讲。”

    李长寿面露正色,侃侃而谈:

    “其一,是凡俗之中,王朝更迭乃常态,若凤族得偿所愿,在这王朝陨落之时,还请道友勿要多出手。”

    ——此言单纯是为了算计西方教。

    孔宣封神入场,本来是打了燃灯、伤了阐教几位仙人,结果跳出来一个准提圣人,拿着七宝妙树对阵五色神光。

    那一战虽然扬了孔宣威名,但孔宣的下场却有些凄惨,被准提击败后强行度入西方教。

    老子化胡为佛后,孔宣被安排去作佛祖的劫难,将佛祖吞入腹中,又被佛祖破背而出,成了佛门的佛母,被动失却先天圆满身……

    化胡为佛是封神大劫末尾的大算计,李长寿只知道有这么回事,其内复杂的牵扯、最终的赢家,此时一概不知。

    但孔宣身上发生的事,就很不人教,一点也没有洪荒浪漫主义气息。

    最美好的剧本,不该是……

    【孔宣主动为大法师放弃先天圆满身,归于阴,化为女子,在烈火中为自己穿上霓裳、染上腮红、戴上凤冠,昂首挺胸走到兜率宫后院,指着正在睡懒觉的大法师说:

    ‘玄都!我要娶你!’

    然后旁边树上趴着的一只蚊子顿时泪眼婆娑,明明,是她先飞过来……】

    咳,说正事,说正事。

    李长寿继续道:

    “其二,此事我也不敢说有十成把握,回去之后也需禀明玉帝陛下。

    实不相瞒,天庭也有一系列谋划,有关人族香火之事。

    若是将图腾气运让给凤族,对天庭而言也无伤大雅,只是还需道友对天庭表达些善意,今后若在外行走遇天兵天将陷入危机,请务必出手搭救一二。”

    “善!自当如此!”

    孔宣答应得颇为果断。

    “咱们今日就商谈下大概方向,”李长寿道,“待他日南洲风云变化,自会请道友出山一行。”

    孔宣忙说不急,李长寿却以“师兄若知我怠慢了肯定怪罪”为由,强行将话题扯到了正事上。

    隔壁座位,赵公明与琼霄面面相觑。

    赵公明传声叹道:“三妹,你说长庚是不是早就有了这般算计?怎么说起来头头是道,这么一会儿,就把凤族安排妥当了。”

    “听着不像。”

    琼霄嘀咕道:

    “若是真的早就胸有成竹,大多都是一气呵成,直接讲下来的。

    他现在一边说一边在思考,很多话都是留了余地,而且也多有沉吟的语气,这就是没想好的缘故。

    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考虑到西方、天庭、人族,甚至为此事收尾也埋下伏笔,确实挺厉害呢。”

    赵公明感慨横生:“唉,感觉白活这么多年啊……”

    “这不同的,大哥你本来不擅长想这些弯弯绕绕,你是风,不碰壁是不会拐弯的那种。”

    琼霄淡定地道了句:“大哥,万一他以后修为超过你,你才是真的惨呢。”

    “还说我,到那时你不也被比下去了?”

    “我跟小妹怕什么?小姨妹本来就是被关照的,哼哼!”

    赵公明闻言也是嘿嘿笑了几声,颇感身心舒畅。

    还是跟妹夫妹妹相处起来,没什么压力啊。

    ……

    他们在孔雀岛上呆了半日,临走时,是孔宣将李长寿三人送出。

    孔宣将一枚玉符递给李长寿,这是传信所用,言说自己可随时偿还人情。

    换而言之,他给了李长寿一次请他出手的机会。

    孔宣的性子就是这般,便是还人情,也是要李长寿主动邀请;

    而他也确实是有高傲的资本,毕竟不是每个圣人之下的高手,都能把准提圣人逼的那般狼狈。

    回去的路上,李长寿一直在闭目思考。

    如果自己现在已经被天道老爷‘利用’了,参与到了‘玄鸟生商’之事,那接下来,天庭、南赡部洲,也会出现一系列的征兆……

    若商国顺利建立,那距离封神大劫,当真不远了。

    顺带一提,李长寿早已注意到,南赡部洲的时间刻度,与自己所知的时间刻度完全不同。

    若是从大禹帝君归于火云洞开始算起,此时刚好是属于‘夏末之乱’,整个乱世已经持续了最少数万年……

    由此也延伸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洪荒与后世到底有什么关联?】

    李长寿对此,丝毫没有探究的兴趣,毕竟此时还没解决最关键的需求——自保之力。

    顺便,若是促成南洲从混乱归一,能有多少功德可捞?

    假若地府上天、地府改革的功德,外加结束南洲乱世的功德,不足以让自己修成功德金身……

    李长寿有点预感,估摸自己会卡在一个尴尬的节点。

    不过也无妨,先将这些大事做了,看到时缺多少,若是所缺太多,就慢慢等香火功德、天庭工资;

    若是缺的不多,就去砍些业障大妖填补空缺。

    除魔卫道,为人为天!

    “唉!”

    赵公明突然叹了口气,高声道:“我决定了!”

    李长寿和琼霄都被他吓了一跳,只见这老哥拍拍胸口,喊道:

    “我这就去找金光。

    既然金光师妹对我倾心,我又不忍拒绝,那就先以道侣处着!

    若百年千年后,她不改心意,我也对她有了情愫,做夫妇也是可以的嘛!”

    “哇,”琼霄顿时跳过去,扯着赵公明胳膊一阵摇晃,“大哥你怎么突然开窍了!”

    李长寿也投去了温和的笑意。

    赵公明尴尬一笑,下巴对着李长寿抬了抬,叹道:

    “刚才在孔宣道友那,看到长寿如此费心,不断为玄都师兄说话,大哥我也是颇为感慨。

    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搞的大家道心不定,教内也是不得安生。

    老弟,你有事没?”

    “老哥的事,自是大事。”

    “走!”赵公明大手一挥,“咱们这就去金鳌岛上!”

    “大哥你别急,”琼霄立刻道,“这事也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你跟这家伙慢慢过去,我先行一步,去帮你探探金光师妹的的口风!”

    “也行……”

    赵公明气势顿时萎了下来,琼霄当下祭起金蛟剪,伴着蛟龙疾飞金鳌岛。

    李长寿在旁有些欲言又止,随之就摇摇头,跟在赵公明身旁,不断回答赵大爷一些比较少男心的问题。

    “长庚,你说我这铠甲要不要换一下?”

    “长庚,老哥我刮刮胡子?”

    “长庚,你说我跟金光妹子独处,要聊些什么比较妥当?”

    李长寿默默拿出了一张卷轴,笑道:“早就给老哥你备下了!”

    赵公明大喜过望,将卷轴打开,如获至宝地品读了起来,很快就成竹在胸,自觉大事可成。

    两人等了一个时辰,才等来琼霄的传声。

    当下,赵公明带李长寿赶往金鳌岛,相约见面的地方,在一处风景优美的宝池。

    ——恰好就是敖乙修行之地。

    李长寿并未靠近此地,等赵公明自行去岛上,他便转身要走。

    然而刚飞不过三五丈,还没来得及运转仙力,前方云中就出现一口小小的旋涡,有只微胖的手掌伸了出来,对李长寿勾勾手指……

    李长寿也是一笑,刚凑过去,就被人薅住衣领,直接拽进了一处熟悉的土洞。

    “多……”

    “嘘!”

    前方顿时有一群人扭头做噤声的手势,旁边的多宝嘿嘿一笑,拉着李长寿胳膊,去了另外的坑洞。

    熟悉的土坑,熟悉的观众,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主角。

    土洞外,赵公明正蹲在池水旁,抬手在自己脸上摸索,一根根胡须缓缓飘落。

    不远处,身着淡红色长裙的金光圣母,正背着手静静等待着,脸蛋红扑扑、心有鹿儿撞。

    在宝池附近,充满了多宝道人独门神通做出来的土洞,而这些土洞中,塞满了截教几家海岛道场上的热心仙众……

    要么说截教凝聚力高呢!

    这种事,也占了很大的因素嘛。

    李长寿被带到了最佳观影位置,与琼霄、金灵圣母等圣人弟子同等待遇。

    然而,李长寿刚看了一阵,心底就隐隐有些担心……

    这若是云霄那边得了信,赶过来,岂不是会联想到桃花林时,也有这般盛景……

    李长寿道心一震,立刻就要自燃了这纸道人,及时抽身而出;可他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三昧真炎还没来得及点燃,一声轻哼,在洞内来回逛荡……

    不少截教仙下意识就是双腿一软。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