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为什么?

    这洪荒会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模样……

    蜷缩在谛听神兽的背上,地藏摁了摁衣领,英俊的脸庞一片苍白。

    “走、走了吗?”

    地藏低声问着,浑身轻轻颤抖。

    这并非是恐惧,而是在气愤,遍体冰凉的气愤!

    这洪荒怎么了!

    这洪荒还能好吗?

    他地藏研究了这么多年阳谋、阴谋、算计、谋划,可到头来,一个高手吐着血从天而降,倒在了他们面前,跳起来用先天灵宝制住他们,开始张口讹人!

    这是什么?!

    这是仗势欺人,这是以力压人!

    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反应够快,拼死相抗,现在、现在说不定……

    地藏将衣领摁的更紧了点,看了眼侧旁瘫坐在地上的两名同门,眼神闪烁不定。

    道门高手这么都是怎么了?

    义薄云天的赵公明,杀伐果决的琼霄仙子……

    这是上古就已经鼎鼎大名的道门高手啊!

    怎么一个就直接躺倒不起,一个喊着‘哎呀呀’,直接就问这事想要闹大还是化了!?

    谛听低沉的一叹,在地藏心底传声:

    “主人……

    快别装了,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后事该如何进行。”

    地藏低声道了句,目中划过少许冷意,嘴角依然在轻轻颤抖。

    地上那两名老道被他用仙力包裹,扔到了谛听背上;

    谛听身周出现了一团青色的烟幕,载着三人缓缓消失在了岛上,在高空化作一缕青光,朝南海深处激射……

    不多时,地藏之前那般担惊受怕的面容,就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淡定。

    他看向那两名老道时,目光也是略带鄙夷……

    “主人,这次算计能成吗?”谛听问。

    “突然让赵公明搅和了一阵,这是我此前没能预料到的,此事难以预料。

    静观其变吧,我们现在要看的,就是对方出招,抓起破绽。

    这次,不过是个小算计罢了,试试对方深浅。”

    谛听安静了一会儿,又道:

    “主人,你不如回三千世界历练吧,这些道门高手的心脏成了九污泉。

    这两次来看,你好像并不是他们对手。”

    地藏低头看着自己掌心的掌纹,心底道:“欲成大事,不应为挫折气馁,而应以畏惧退缩为耻。

    根据教内给的消息,赵公明的变化,是在与天庭水神接触之后,从那开始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水神崛起的过程中,赵公明也给了水神不少助力。

    还有如今,从截教那边传来的确切消息,云霄仙子与水神即将结成道侣,圣人老爷已经同意了这门亲事……

    截教与天庭,这两个势力,怕是要慢慢绑在一起了。”

    谛听劝道:“主人,单单是截教就能抹了你们灵山,而且那些截教仙做事风风火火,也不太考虑后果。

    此前他们三教仙人去灵山耀武扬威,阐教那边众多仙人的心声,是在思考如何应对,才能让阐教与他们自身名利双收。

    这些截教的仙人可没多想,他们就是单纯抱着打上灵山、爱谁谁都做一场的念头……

    这种大教,咱们最好还是别惹。”

    “放心就是,”地藏双眼微微眯起,“我推演数千岁,料定阐截必有一争。

    而我们西方,就是最后的赢家!”

    “切,主人,你说的这个,就跟道门上下都是傻子一样……”

    地藏在心底吼了声:“这是大势!大势懂不懂!”

    “是是是,主人老厉害了。

    先找出灵山上的叛徒吧,这才是你老师交代给你将功补过的任务哟……”

    “哼,”地藏抱起胳膊,盘腿坐在谛听背上生闷气,很快就开始继续思索。

    ……

    与此同时,度仙门的破天峰上。

    李长寿与酒乌一同,飞到了破天峰后山的一片小林子中。

    门内就破天峰上炼气士最多,这里也显得有些拥挤,有点‘寸土寸金’的意思。

    李靖拜入度仙门,被度厄真人收为记名弟子之后,就被安置在了此地修行,由一对寿元无多的真仙境夫妇,负责教导李靖修行入门,照顾李靖饮食起居。

    毕竟是掌门的师弟,门内给李靖的供奉,都是普通仙苗的数倍,各方面的待遇已是无可挑剔。

    当然,这里面也有李长寿通过掌门,做的一点小小的算计……

    让李靖多感受感受家的温暖。

    李长寿与酒乌并未直接登门拜访,反而是贴了潜踪的符箓,暗中跟这对老真仙打过招呼后,落在了阁楼后面,暗中观察……

    恰好是午饭时,一身干净短衫打扮的李靖正端着碗筷在那大快朵颐;

    同桌的那两位老奶奶、老爷爷,也端着碗筷,满是和蔼的注视着这个,个头已经猛窜了一大截的少年……

    总体而言,氛围也是挺温馨的。

    老妪叮嘱道:“小师叔你多吃些,这些都是灵鱼灵草,能为你改善一些体质。”

    老翁问道:“今天的剑法练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掌握了!”

    李靖认真答了一句。

    “这套剑法只是帮你调理气息,并非杀敌斗法所用,你练习时多注意气息在体内的运转,而非要让砍杀更有威力……”

    “是!嘿嘿!”

    阁楼之后,李长寿低头和酒乌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少许微笑,悄然后退。

    李长寿随之就陷入了思索。

    想要算计一个人生死,只要实力足够,并非难事;

    但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并非算计就能做到的……

    “在想啥?”

    酒乌在旁笑了声,“非要过来看看才放心,这不是来看了,放心了吧?

    这两位师兄师姐,那是门中脾气顶好的存在,此前一直想要个子嗣而不得,若非李靖是咱们掌门的师弟,早就认他当义子了!”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与酒乌在破天峰这难得的僻静之地散步,心底继续思索着。

    看来,只能从全方位入手培养李靖,不能只从性格方面琢磨了。

    “师伯,”李长寿随口问道,“你跟酒施师伯……没有动过想要子嗣的想法?”

    酒乌闻言,不由得腰身一颤,浑身哆嗦了几下,扭头给了李长寿一个难看的笑容。

    李长寿默默在袖中掏出了一瓶丹药,低声道:“三品灵丹级的固本培元丹。”

    “谢、谢谢啊……”

    酒乌如获至宝,立刻取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而后这矮道人背着手仰头一叹。

    “师伯,这是怎么了?”

    酒乌叹道:“最近也不知施施从哪听来的,说是拜圣人娘娘的神像,日积月累、心足够诚,就能得娘娘赐福,梦中赐下泥人,再配合行房就可有身孕……”

    “咳!”

    李长寿一口气息逆涌,差点就笑出声。

    他忙问:“可这,这跟……”

    “你家酒施师伯怕错过做梦,每天都故意入睡,又在睡前……唉!”

    酒乌叹了口气,面色复杂地看着李长寿。

    “长寿啊,子嗣这事,你能不能在丹药方面想个办法?受不住啊这老身板。”

    “这是天道所限,”李长寿笑道,“若让仙人随意诞子,岂非仙灵体质的炼气士泛滥成灾?

    故修为越高,想要子嗣就越麻烦……

    嗯?”

    他突然挑了挑眉角。

    酒乌忙问:“怎了?”

    “突然有了一些感悟,”李长寿笑道,“劳烦师伯陪我走一趟,有关李靖之事,稍后或许还要劳烦师伯。”

    “先去修行吧,都是些小事罢了,”酒乌摆摆手。

    李长寿笑而不语,驾云飞往了合适的高度,匆匆离了破天峰。

    如今虽已经不必要在门内过分低调,但有些事都早已养成了习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这些好习惯自不能随便扔了。

    离了破天峰,李长寿大半心神朝着天庭的纸道人落去。

    正有天兵在书房前禀告,说天河副统帅卞庄有急事求见。

    “让他入内就是。”

    将一具纸道人化作白发白须的老神仙模样,李长寿开口回了一句。

    “是!”门外天兵扭头跑远,

    李长寿挥了挥衣袖,开了门窗、关闭书房外围阵法,让天庭充沛且纯净的灵气灌入此间。

    少顷,卞庄扛着自己的九齿钉耙匆匆跑来,在门前收起耙子,抱拳行礼,喊道:

    “末将卞庄,拜见水神大人!”

    “卞统领不必多礼。

    看卞统领额头冒汗,可是有什么难事?”

    卞庄忙道:“水神大人,出大事了!”

    “哪般大事?”李长寿悠然问着,不紧不慢,不急不慌。

    “这个,”卞庄有些语塞,有些心虚地看了眼门外。

    李长寿会意,开启了刚落下的阵法,笑道:“说就是了,怕什么。”

    “是这样,刚刚,末将家里人给末将发来传信玉符,”卞庄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水神大人,我家中开了一家天涯阁,您应该知道……”

    李长寿含笑点头:“略有耳闻,生意似乎颇为兴隆。”

    “让您见笑,这般生意本是上不得台面,”卞庄叹道,“哪怕天涯阁从未做过昧心之事,但总归是做这一行的……

    这个有些说多了,您别介意。

    是这般,在南海孤灵岛上,有我家刚开不久的一处分阁。

    就在今日,西方教两名老道,与妖族三名上古妖王,在阁中秘密碰头,商议如何对付天庭和水神大人!”

    李长寿皱眉道:“他们可有什么具体的算计?”

    “有,但分阁的人修为有限,听到的内容不是很详细,”卞庄沉声道,“大抵是要用离间之计,让道门与天庭生隙,还要用借刀杀人之计,除掉……

    咳,对您不利!”

    李长寿双眼缓缓眯了起来,坐在圈椅中一阵思索。

    很快,李长寿道:“卞庄。”

    “末将在!”

    “这次多谢你提前通信,但有件事你须得记住。”

    李长寿语重心长地教育道:

    “做一行就要敬一行,哪怕天涯阁也是这般。

    你们要想着为客人提供优质、专业的服务,而不是探听客人的虚实、打探客人的消息。

    这般行事,很容易砸了自家招牌。”

    卞庄不由一愣,随后就意识到了什么,低头做了个道揖。

    “谢水神指点,末将会告诫家中,今后书信往来唯有家书!”

    “善,”李长寿含笑答应一声,拿出一只玉符,其内有两则遁法,推到了卞庄手中。

    卞庄大喜过望,连连道谢,走的时候嘴角都咧到了后脑勺上。

    “这家伙……”

    李长寿摇摇头,心底却是无比清醒。

    很明显,卞庄和天涯阁被人利用了。

    西方和妖族暗中接头碰面是真,但他们具体要算计什么,却值得人深思。

    选择在天涯阁碰头,看似有着充分的理由——这地方鱼龙混杂,容易遮掩身形,更是普通仙人想不到的绝佳所在。

    但这只是一种思维误区……

    南海那么大地方,三千世界那么大的所在,想找到地方暗中碰头绝非难事,何必非要在人多之地商量这般大事?

    找个天道之力微弱的小千世界碰面,想被推演都难。

    对方如果是要打草惊蛇,又是想惊出那条蛇?

    李长寿心底念头流转,很快就有了答案。

    心神挪去安水城海神教大庙的纸道人库,李长寿选了一具纸道人,化作一名少女,在大地中土遁转圈绕了片刻;

    确定无人盯着自己,他才赶去南海边,跳到了熟悉的礁石上……

    拿起一只陶勋,李长寿缓缓吹奏。

    这片海域中,有数十条游鱼身上同时溢出一缕血气,这血气飞速稀释在海水中,那数十条游鱼继续游来游去。

    灵山山脚某个隐秘洞府,正闭关修行的文净道人皱起了秀眉。

    埙声……

    【灵山有所警觉,暂停一切交流,百年后再观察形势如何。】

    ——这是很早之前就定下的暗号。

    文净道人不由叹了口气……

    埙声一起,同样意味着,距离自己离开这西方教,回到兜率宫后院大法师的怀抱,最少还要百年。

    本女王大人,真的要成西方教鸿蒙凶兽的大统领了!

    都有可能被西方教洗白跟脚!

    可惜……

    抬手擦了擦唇角,文净道人闭着眼眸,又一阵啧啧轻笑……

    ‘许久没见到大妃,也是怪想他的。’

    ……

    安水城,那少女吹奏了一段,就投身海水,朝南海孤灵岛而去。

    稳妥起见,李长寿怎么也要过去查看一下。

    然而,李长寿刚走到半路,安水城海神庙就来了两位贵客,却是赵公明带着一脸不爽的琼霄驾云赶来。

    李长寿自不敢怠慢,早一步外出迎接,将赵公明和琼霄引入后堂。

    不曾想,赵公明兄妹二人带来的消息,与卞庄给的消息相差不多,都是西方教与妖族上古大妖碰头。

    随之,赵公明也简单说了,他碰西方教三人的经过……

    赵公明笑道:“这次遇到了硬茬,有个身穿白衣、骑着青毛大狗的西方圣人弟子,竟然有几分骨气,宁死不屈,让我也没办法得手。”

    李长寿闻言眨眨眼:“他叫什么?”

    “地藏?”琼霄在旁百无聊赖地应了声,“好像是这名。”

    李长寿立刻站起身来,表情还算平静,正色道:“老哥、仙子,二位现在忙不忙?”

    赵公明大手一挥,“有事你说就是!”

    “追!”

    李长寿定声道:“试试能否趁这次机会找到此人,毁其神魂!”

    赵公明和琼霄不由一愣,倒是从未见过李长寿露出如此果断狠绝的一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