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巫族为何万年了,都没发现地脉的异常?

    若仔细分析,或许能得出许多解释,比如巫族元神之力先天不足、没有完善的‘医’概念、不善这般阵法、北洲地下地脉众多且杂……等等。

    但李长寿在巫族部族中走了几圈,发现了真正的原因。

    巫,认命了。

    发现新生巫族不足时,他们应该也想了许多办法,但连续碰壁、无法找到原因之后,就将之归于天罚、归于天地不存巫,且默默忍受。

    巫族本就是上古时代的输家;

    轩辕黄帝战蚩尤时,巫族贸然站队支持巫人部落,又打光了他们最后的气运,慢慢消亡于北俱芦洲是他们已然接受的宿命……

    这才是巫族一直没能找到问题所在的根本内因。

    当一个种族在洪荒这个舞台找不到自身的定位,失却了拼搏的动力,等待他们的,就是遇到坎坷后无尽的沉沦。

    客观来说,那些此时还抱着中兴之念的妖族,明显要更有斗志,因此也更有活力。

    当然对人族而言,妖族也更有威胁。

    倘若人族有一天也这般迷失了自我,不知自己为何而存,或是失去了前行的目的地,是否也会被其他种族所取代天地主角的位置?

    或许吧。

    李长寿心底划过一个又一个繁杂的念头,很快又将这些杂念压下,开始思考此时的头等大事!

    急!

    如何在不知不觉中,满足领导‘洪荒探险’的猎奇心!

    玉帝已经被此事勾起了浓厚的兴致,两人刚遁入了地脉大阵……

    “长庚快看,这地脉之内有一股奇特的道韵!”

    在地脉中遁出还没二十丈,玉帝又兴冲冲地呼喊……

    “看,这地脉有被改动过的迹象,这里还有一些引导灵力的禁制!”

    顺着地脉朝北方行了大概一个时辰……

    “长庚,前方为何出现了如此充沛的水之灵气?莫非是咱们,已经抵达了地脉的要害?”

    李长寿只能淡定地回一句:

    “陛下,前面到北海了,咱们……走错了方向。”

    赵得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人自北海之下折返,沿着地脉朝南而行。

    李长寿仔细想想,玉帝的也挺不容易的。

    远古时,玉帝王母刚诞生意识,就被道祖收了;

    玉帝化形后就被关在紫霄宫中,一边修行一边端茶倒水做童子,接触的生灵都是些无趣的大能——像六圣妖皇之类的;

    突然有天,玉帝就被通知正式上岗,接手了……三界天地。

    压力也确实挺大的。

    所以,此时虽只是化身在经历这些新奇之事,但对玉帝而言,已算是相当珍贵的仙生体验!

    李长寿心底暗自嘀咕,要不要设计个几个剧本、请几个演员,让玉帝陛下多体验体验生活?

    可以是可以,也就多耗费些心力。

    但……

    忒加钱。

    现在他拿着三阶神位的功德,干着比二阶神位的东某公还多的活,承担着一阶神位‘势力代表’的风险,已是很不容易。

    还是别给自己轻易加戏了!

    两人在地脉之中悄然遁形,有李长寿如今的土遁之术遮掩,隐秘性虽不如多宝道人的土洞,但也非普通金仙能探查……

    回到探查的起点,又南行约有一万多里,李长寿和玉帝化身赵得柱,同时发现了一些异常。

    “长庚,这段地脉似是被接续过。”

    “陛下请看,地脉之内都有灵溪纹,这前后的灵溪纹明显对不上。”

    二人对视一眼。

    赵得柱笑道:“此时已可以肯定,问题就出现在了这条地脉上!”

    李长寿思索一二,言道:

    “陛下,世事无绝对,稳妥起见,还是探查到底为好。

    不如先让敖乙送龙吉公主回天庭,再带牛头马面他们从后面跟上。

    免得咱们到时遇到麻烦,外面也好有个接应。”

    “善!”

    赵得柱答应一声,仙识顺着这地脉小心翼翼的探查。

    精神莫名的亢奋。

    李长寿很快就做好了布置……

    俗话说的好,老的指使大的,大的指使小的。

    李长寿此时就将一系列重担放到了敖乙肩上!

    在教主哥哥的安排下,敖乙要先送龙吉公主回天庭,再去调天河水军,做完这些,还要回北洲接上牛头马面等八名巫族高手,在空中跟上李长寿和玉帝的化身。

    敖乙也不含糊,直接化作青龙真身,将龙吉驮在背上,急匆匆飞往北海,赶往北天门处……

    待敖乙匆匆回返,接上八名巫族高手,后者也难得体验了一把乘龙上天的快感。

    敖乙思虑也是颇为周全。

    他为了避免被妖族察觉,他带着八名巫族高手自北海绕去高空,又用龙族神通,用云朵包裹自身,悄悄穿行于云海。

    很快,敖乙就听到了身旁纸道人的传声,调整飞行方向和速度,慢慢跟了上去。

    但,出乎李长寿、赵得柱、敖乙预料的是……

    他们本以为,那条问题地脉的终点,应该是在北俱芦洲和中神州的交界处。

    ——那里是妖族势力最强的地盘,有众多上古时的老妖残留,着实是一块硬骨头。

    而这些老妖聚在在北洲与中神洲交界处,正是为了随时对巫族发难!

    可那条地脉不断被接续、在大地深处曲回蜿蜒,竟一路蔓延到了西牛贺州和中神州的交界处,又拐了个大弯,不断朝南方延伸!

    单单是这挪移地脉的工程量,就足以证明,此事非同小可!

    赵得柱感慨道:“妖族这是多恨巫族,竟用如此隐秘的绝灭之计。”

    李长寿沉声道:“陛下,您化身还是别去了。

    根据小神推算,前方说不定便是龙潭虎穴。

    小神这化身之法取了巧,毁了用宝材就可炼制,陛下您这化身若损了,恐会伤及自身道行……”

    “无妨,小事矣,”赵得柱微微一笑,“这化身若损,损的也只是一部分功德。

    吾元神有凌霄宝殿遮掩,万法不侵、无物可犯。”

    “那,小神就心安一些了。”

    于是,两个化身组成的天庭特攻小队再次启程,藏身地脉之中,朝南遁行。

    直走了不知几万里,行到了南赡部洲、中神州、西牛贺洲交界处,地脉之中出现了一层层血色壁障……

    李长寿和赵得柱对视一眼,钻出地脉,绕过这些壁障,在地下遁出三四百里,见到了一层防护大阵。

    这座大阵在地下四千丈处,包裹出了直径百里的‘圆球’,其坚固程度,数倍于度仙门护山大阵!

    隔着大阵隐隐能探查到,其后有一个巨大的地下乾坤……

    赵得柱手中多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传声道:“长庚,咱们强攻进去?”

    李长寿盯着赵得柱的佩剑看了几眼,怎么感觉,这把剑比自己曾用过的天帝斩魔剑,天道之力还要浓郁个几倍……

    嗯,不要纠结这点细节。

    “小神应该能破开这阵法,咱们先进去看看,”李长寿笑着回了句,而后缓缓向前,在袖中拿出了一只圆盘。

    圆盘上刻有阴阳双鱼,此时被李长寿注入太清仙力,这对阴阳鱼宛若活了过来,轻轻转动,凝成了一张浅浅的太极图。

    这并非至宝威能,而是李长寿底牌库中的一点……小玩意。

    太极图毫无阻碍融入大阵阵壁,留下了一只圆洞。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只纸道人放在洞外,又将两枚符箓递给赵得柱,与这尊玉帝化身一同进了大阵。

    这次,却是‘一不小心’,闯入了业障大妖的老窝……

    两人身上符箓微微亮起,身形消失不见,背后的太极图缓缓消散,阵壁自制始终没产生半点波动。

    赵德柱默默点了个赞。

    看前方,一座漆黑的山岳,悬浮在大阵隔断出的地下空洞中央。

    山顶之上有一口碧绿的水潭,水潭周遭立着十六座巨大的白骨堆,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波动。

    沿着山顶向下看去,能见到这座山岳各处,被开凿出了大量的洞府。

    赵得柱在这座妖山上看到的,是一只只实力惊人的妖兽;

    李长寿一眼看去,看到的,是满满一山的功德!

    “爱卿这手入阵的本领,可称绝活矣!

    接下来如何行事?”

    “陛下,既寻到了此地,当先查清巫族之事,再除掉此地业障大妖,如此才可维护乾坤正道,彰显陛下之威!”

    玉帝化身点点头,又问:“此地妖族高手足有数百,咱们可是对手?”

    言罢,赵得柱又觉得有些不妥,补充道:

    “吾自是不心疼这般化身,只是怕打草惊蛇,跑了这批妖魔。”

    “此地妖族高手虽多,大罗的道韵波动却很少,且一个个业障缠身、气运相绊。”

    李长寿笑道:“陛下放心,小神有一点小术,可顷刻间轰塌此地,不留他们全尸!

    不过,咱们稳妥起见,还应先探查一番,寻到巫族之事的源头,给巫族一个妥善的交代才是。”

    “善!”

    赵得柱笑眯了眼,“那吾今日,就看长庚爱卿的本领了。”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小神领命。”

    随后转身看着这座藏于地下的山岳,心底也有些跃跃欲试。

    功德!

    一大笔功德!

    不要抛头颅、不用洒热血!

    悄悄埋下一套灵爆纸道人,就能轻轻松松把这笔功德收回家,顺便将此地源头毁掉,巫族之事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当下,李长寿心神拉满,开始多线操作。

    先是通知敖乙他们稍微躲远点,在高空潜藏;

    而后放出一只纸道人,详细探查地表地形。

    仙识散出去,就发现此地是妖族地盘,群妖众多,地表也活跃着几头实力不错的妖王。

    ——这应该是妖族的掩护。

    李长寿很快盯上了一名巡山的小妖,架着纸道人悄悄摸上去,趁着对方打梆子、唱山歌的间隙,将这小妖直接敲晕,扛去了侧旁林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个雄性妖族,李长寿只是逼问他此地妖族势力罢了,绝不会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与此同时,李长寿与赵得柱一同摸去了地底山岳的顶端,开始调查那处祭坛。

    连玉帝化身都没发现的是,此地的地下大阵,再次被太极图融出一口窟窿;

    一只【灵爆】专用纸人,带着一套地煞之数的纸道人,悄然钻入了这处山岳,全力隐藏行迹,躲藏在了山体下半部。

    万事俱备,随时可启!

    各处的进展颇为顺利,李长寿和赵得柱悄悄摸到了山顶水潭处,小心翼翼探查此地布置。

    按李长寿对阵法的理解,此地那十六座白骨堆就是阵基,水潭正中便是阵眼,大阵构成一股奇特的灵力流动,连接到了那条他们追寻了许久的地脉。

    当然,此地阵法的布置十分繁琐,单单是地面与水潭底部的连接点,就有数重大阵重叠!

    略微参悟这些阵法的灵力走向,李长寿就已得出结论:

    这里的总体布置,就如同一个抽取真灵的‘水泵’,借由地脉,将真灵隔了遥远至极的距离吸引来此地,困在水潭中!

    李长寿他们沿着这条地脉,一路上看到的那些繁复的禁制,都与此地的阵法布置遥相呼应!

    显然,这里就是巫族问题的答案。

    妖族的一场绝户巫族的算计,就摆在李长寿眼前!

    李长寿默默拿出了几只留影球,先保存足够的证据。

    其实,让李长寿觉得此地之妖死有余辜的,还是那一堆堆被炼制成了阵基的白骨……

    这些,都曾是凡人的血肉之躯,万千年前被禁锢在此地,每具白骨都被下了禁制,将魂魄炼制成了邪魂……

    不知具体是什么邪阵,但丧尽天良至极!

    人与妖族虽互相对立,上古至今连年征战,可人族炼气士除妖都是一了百了,极少会对妖族施虐。

    但妖族对付手无寸铁的凡人,往往都是这般凶残……

    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让躲藏在阵外的纸道人,拿出了第二套灵爆套餐,埋在了这座大阵之外,稍后将会一同引动。

    双倍灵爆稳一手,确保此地群妖灰都不会留!

    正此时,赵得柱传声道:

    “长庚,天机所显,巫族那些未能出世的孩童,被阵法困在了此地。”

    刚要说‘动手’二字的李长寿,也是微微一怔,立刻道:“这水潭中还有咱们未能看透的禁制。”

    “我来,”玉帝化身闭上双眼,一缕缕天道之力悄悄散开,未惊动此地任何生灵。

    玉帝借天道探查,也算给足了此地群妖面子。

    不多时,玉帝对着李长寿纸道人一点,一缕天道之力加持在李长寿纸道人身上,让李长寿也看到了水潭之中暗藏的情形。

    水潭底部,有三只巨大的青铜蛤蟆蹲坐,各自张口,喷出一缕缕碧绿色的火焰。

    这些火焰无视潭水,包裹住了一把青色的宝剑,宝剑之上蕴含着惊人的生灵气息,让这一幕透着满满地诡异……

    在那三只青铜蛤蟆雕像的脑壳,有三名妖族高手。

    赵得柱注视着李长寿,问:“长庚,当如何?”

    李长寿微微皱眉,心底也是有些纠结……

    此时他已有所明悟。

    那把剑中蕴了巫族万年该有的新生孩童,此时大概率已没办法救回来,但也有一些可能,将这把剑中的真灵送归轮回。

    且,此剑应是妖族的重宝,那三头老妖脸上也都写着‘我不好对付’……

    夺剑再引爆,平添变数,且八成概率只是白忙活一场,三成可能会放走小半妖族。

    不夺剑,直接平了此地,成功概率九成八,且那些巫族真灵本就被妖族所炼制,不会给自己增加任何业障……

    李长寿双眼眯了起来,几乎转眼就有了决断,低声道:

    “陛下,小神想试试能否夺走那把宝剑,看能否放出其中真灵;

    巫族有托,小神有应,不想再如东海时那般失言。”

    玉帝顿时露出几分微笑,缓缓点头:“吾谋算不及长庚,长庚尽管安排布置,吾这化身便是落在此地也无妨。”

    李长寿心底一暖,忽又有灵光闪烁,定声道:

    “陛下,择日不如撞日,这般时机千载难逢,咱们这次,不如趁势宣扬天庭威严,搞他们妖族一波大的!”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