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哥,姐姐已经在闭关了。”

    三仙岛一处凉亭中,琼霄驾云飞来,如此道了句。

    闻言,赵公明长长叹了口气,坐在那一阵纠结。

    “唉,罢了,一些小事也不值得喊她出关。

    我就这般去找长庚吧,本是想喊上二妹一起帮我出出主意。”

    琼霄有些不满地哼道:“长庚长庚,嘴上天天都挂着那个喜欢扮老头的家伙,姐姐是这般,大哥你也是这般!”

    “就是,”碧霄在旁小声加了句,“有什么事跟我们商量也一样呀。”

    赵公明扶须苦笑,“这个……我们男儿之间的一些话,跟你们说了,你们女儿家家的也不懂。”

    “呸,你这是瞧谁不起呢?”

    琼霄俏生生翻了个白眼,道了声“看着”,窈窕身形轻巧地转了两圈。

    只见得彩光熠熠,又听得环佩叮铃,云雾起落,那原本身着淡黄罗裙的少女,化作了佝偻着身形的老道,老气横秋地道了句:

    “少年郎,有什么烦心事,讲给贫道听啊,哈哈哈!”

    赵公明一手扶额,碧霄在旁笑的前俯后仰。

    终究还是琼、碧二人技高一筹,赵公明支支吾吾,将自己遇到的烦心事讲了出来。

    自然,还是与金光师妹有关……

    “你们也知,我对金光师妹本没什么念想,但被众多同门打趣玩笑间,为兄这道心又变得有些……有些异样。”

    “大哥,你若是起了心思,就与金光师妹好好相处呗,”碧霄梳弄着身前一缕秀发,“这事也没什么难的,就是一个愿与不愿。

    你觉得此时难为情,不过是碍于脸面,但这种事是两人之事,旁人如何能插嘴?”

    “不错,”琼霄‘老道’扶须颔首,继续老气横秋,“依贫道来看,大哥你被旁人影响太重了,这确实让人放心不下。

    你像姐姐那般,动了情念、入了情劫,我们一点也不担心,主要是大姐分得清、理得顺、有分寸,不会被情劫影响到修行;

    且长庚那家伙确实厉害,算计起人来一套又一套的,我跟三妹也都服气。

    但大哥你这个……

    唉。”

    赵公明皱眉道:“我怎么了?”

    “本心不定、道心不宁,”琼霄‘老道’一阵摇头,“这情劫怕是会影响自身,最后道基受损、道行萎缩,大道远矣!”

    赵公明眉头皱成了个川字,起身来回踱步,略微有些急躁。

    不多时,赵公明皱眉问:“那,你能帮帮我吗?”

    琼霄和碧霄对视一眼,琼霄解了化形法,耸肩摊手:“我们两个又没经历过情劫,不太懂这些,大哥你还是去问你海神老弟吧。”

    “三妹、三妹。”

    赵公明连连作揖,“大哥最信任的就是三位妹妹与长庚,还请教大哥一点办法。”

    “唉,”琼霄淡定地说道:“这法子也不是没有,大哥附耳过来。”

    嘀嘀咕咕、这般如此。

    琼霄说了计策,赵公明有些纠结:“二妹不是让你们两个在岛上修行不得外出,你这要出去……”

    “那算了,当我没提此事,”琼霄幽幽一叹,“说来也是我忘了,大哥对姐姐颇为忌惮呢。”

    “这怎么能说是忌惮!都是一家人!”

    赵公明沉吟几声,暗中咬牙,又连连踱步,很快点头道:

    “那行,我带你出去一趟,但此事做完就立刻送你回来,可不能趁机乱跑!”

    碧霄小声问:“大哥你真不怕姐姐?”

    “我是大哥!”

    赵公明挺胸抬头,但瞧了眼云霄仙子闭关之处,又瞬间缩了缩脖子,“当然,二妹最有主意,咱们也要充分尊重二妹的意见。

    走走,别出动静,路上我详细与你说此事具体。”

    琼霄笑弯了眼,与赵公明一同悄悄溜出三仙岛大阵……

    二人走后,碧霄没忍住掩口轻笑了声,“也不知外面有什么好的,出去一趟就被骂一顿,跑出去干啥呀。”

    她也瞧了眼云霄闭关处,吐了下舌尖,哼着云间小调,驾云飘向了菡芷的修行地。

    ……

    且说李长寿超载驾云,带着一云人出了幽冥界,取路北俱芦洲。

    敖乙看了眼这八位巫族高手,有些不放心地问:“教主哥哥,可需我去龙宫调一部兵马相随?”

    李长寿思索了一阵,言道:“东海尚未平稳,暂且不必。

    北俱芦洲距北海较近,若需兵马,在北海处调兵也不会耽误太久。”

    赵得柱笑道:“小乙放心,北天门天兵也可随时驰援。”

    一旁牛头马面欲言又止,想说有他们在不用担心,但又想到了在西海来龙宫亮起来的那颗灵爆球,果断选择了沉默。

    看他们巫族打架也就图一乐,真要杀敌还是得看水神的自爆化身;

    三个瞬息横扫千军,大罗都给你扬喽!

    自地府出来,牛头马面和六位巫族高手都十分沉默;

    飞出幽冥界,又见到了这宽阔的天地时,那六巫眼中明显多了亮光,但他们跟李长寿不太熟,此时都有些拘谨,生怕得罪了某天庭权神。

    李长寿和赵得柱传声聊天,时而聊聊天庭大事,时而谈谈洪荒旧闻。

    玉帝算是圣人之下,最接近天道的存在,与天道联系十分密切,诸多秘闻都能直接得到答案,让李长寿也觉大有裨益。

    龙吉拿出那份兵法细细品读,而这份兵法的著作者敖乙,却在那对着天边出神。

    到了北俱芦洲,李长寿熟门熟路直接赶往大巫祭住处;

    刚要落下云头时,牛头开口问:“水神,我们下去无妨吗?会不会跟我们誓言有所违背?”

    李长寿正色道:“你们是奉阴司之命,前来探查巫族轮回之异象,有何违背?”

    “那,让他们在上面等着吧,”马面指了指背后的三男三女,“免得下去碰了面尴尬。”

    “善,”李长寿含笑应了句,给六巫留了块云,带着几人缓缓落下。

    大巫祭已是从石屋中走了出来,还是那般中年妇人的形象,身后还有另外两名老巫,一翁一妪,应是其他部族的大巫祭。

    上古时,巫族有十二大部族,对应十二祖巫,地府巫族原本便是其中一支,为‘后土族’。

    巫妖大战后,巫族部族只存四五,退居北俱芦洲苦寒之地。

    祖巫尽皆陨落后,大巫祭就成了每支部族的首领;此时三位大巫祭聚在此地,已能代表整个北洲巫族。

    另外两位大巫祭为何在此地?

    其实在学习推广李长寿给的‘初期疗法’,而他们也没想到……

    天庭水神竟然这么快!

    “水神大人,”那名中年妇人模样的大巫祭皱眉道,“我们还没来得及尝试您给的法子。”

    “这个不影响,该试还是要试。”

    李长寿面色颇为凝重,将自己上天入地得到的两条重要讯息,详细说给了三大巫祭。

    天道未曾降下让巫族绝育的责罚;

    六道轮回盘处一切正常,该发给巫族的转世魂魄没有任何异样。

    简而言之,问题出在了巫族女子的孕期……

    三位大巫祭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

    那老妪低声问:“水神大人,有人算计吾族!?”

    “定是那些妖族所为!”

    “唉,巫妖之争本以为已经停歇,不曾想对方还是不放过我巫族。”

    “此事还不能急着下定论,”李长寿道,“先要确定问题出自何处,才可追查其根源之所在。

    大巫祭,可否让我拜访巫族各处三个月内的新婚夫妇?”

    三名大巫祭自知情形的严重,虽有些跟不上李长寿的思路,却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莫说他们,赵得柱和龙吉、敖乙,也是完全不明李长寿要如何追溯根源。

    牛头马面甚至,还产生了一点大胆的想法……

    且说正事。

    李长寿也没想到,自己在洪荒修行,还有成为‘妇科圣手’的一天。

    为了地府上天的功德,妇科圣手就圣手吧,帮人族曾经的盟友做点事,也不算太亏。

    在大巫祭的安排下,李长寿驾云走访了巫族几个比较大的部落,找到了数百位最近刚进行了‘昏礼’的巫族年轻女子。

    很快,李长寿发现了这数百巫中,小半巫族女子都正有身孕。

    李长寿将这些有身孕的女子聚在一处,观察她们的反应,不过半日就有所收获。

    一巫族女子脸色涨红,跑去入厕,回来时身孕已无,而这巫族女子丝毫没察觉到什么异样……

    李长寿瞬间明白了此事大概。

    确实是有人搞事,用了不知什么邪法,达到了‘落胎’的效果。

    之所以这些巫族女子全无察觉……

    无他,肉身太强了,她们自动忽略了这点损伤,落胎前后血气亏损完全微不足道。

    且巫族并没有‘神农氏’,天生强大的他们,并没有形成有效的‘医术’。

    “好歹毒的算计!”

    赵得柱冷哼一声,沉声道:“水神,抓出背后算计的黑手,定要严惩不饶!”

    “将军放心,”李长寿定声道了句。

    牛头在旁问:“水神,这具体是何事?”

    “巫族女子身孕不稳,”李长寿道,“若是小半不稳,还可说是北洲毒瘴所影响,可尽皆如此,绝对是有人背后算计。

    万年之久,巫族竟未找到原因,也是让人匪夷所思。”

    有奉大巫祭之命跟随在旁的部落首领,立刻叹了口气,小声道:

    “水神大人,其实此前也有怀疑过这事,但我们什么法子都用了,找不到结症之所在……”

    “不急,让我想想。”

    李长寿在部落中走了一圈,于部落外的丛林中找了一块大石,自顾自坐在其上。

    拿了一张画轴出来,李长寿提笔写下一个个可能,开始逐条分析。

    很快,他放出去了几只纸道人,借着纸道人‘中继仙识’、‘仙识组网’,将巫族此时所居之地,尽收心底。

    每个巫部族的生活范围,都被‘北元寒松林’围了起来,倒是极好分辨……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李长寿最先想到的就是‘毒’。

    他驾着纸道人,采集了几个部族中常见的‘水果’与‘粮食’,又取了各地水源的样本,一同带回大石处,堆在石头周遭。

    李长寿招呼一声:“敖乙?”

    “在!”

    站在树梢观察四处的敖乙立刻答应一声,翻身跳回李长寿面前。

    “去西南方三里处的水井,打一桶水过来。”

    “是!”

    敖乙定声领命,几个起跃没了踪影。

    “龙吉?”

    “老师,我在!”

    “去收集此地部族中巫族,最常用的做衣材料,尽量完备些。”

    “是,弟子这就去!”

    龙吉答应一声,裙摆飘舞,驾云赶去不远处的石屋与帐篷。

    “赵!

    咳,咳咳!”

    李长寿赶紧改口,手肘捂嘴一阵咳嗽,表情颇为尴尬。

    也是喊顺嘴了,竟然开始使唤起了玉帝!

    赵得柱微微一笑,言道:“水神有事尽管吩咐。”

    “这个,”李长寿只能硬着头皮道一句:“赵将军,我已经暗中搜查了此地,并未发现任何阵法的痕迹。

    可否请赵将军出手再搜查一遍,别是我见识不够,出了错漏。”

    赵得柱含笑点头,驾云飞走。

    一旁牛头马面眼巴巴地凑了上来,小声问:“水神,我们哥俩干点啥啊?”

    “把这些食物和水,都仔细的尝一遍。”

    李长寿正色道:“这些东西我都已确定无毒,但这是对人族而言,不知你们巫族会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

    “行!”

    “哞!”

    牛头马面也不含糊,依言而行,坐在地上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片刻后,几人各自回返;

    牛头马面也将纸道人带回来的食物,依次消灭干净,李长寿则是一直提笔,在那画轴上写写画画。

    又半个时辰后,李长寿道:

    “都没问题。”

    赵得柱也从空中落下,皱眉道:“此地无任何阵法的痕迹,也无半点暗合阵法之道的灵力流动。”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李长寿看着自己已经写满了小字的画轴,喃喃道:

    “如此看来,真相只有一个了。”

    龙吉问:“可是巫族自身出了问题?”

    “那为何偏偏是身孕之事?”

    李长寿如此反问,龙吉轻吟几声,再次陷入了思索。

    一旁,此地的巫族首领忙问:“水神大人,莫非真是什么阴毒的邪法?”

    “所谓邪法,也都有迹可循,大多离不开咒、阵祭之道,”李长寿抬手推送,这画轴缓缓前飞,被一团三昧真炎包裹,转眼化作灰烬。

    他缓声言道:

    “出现问题的是整个北洲巫族,若是咒法,难以针对如此大的范围,巫族哪怕元神再弱,也会生出感应。

    故可断定,此事必然与阵势有关。”

    敖乙道:“可此地已查了数次,并无阵法痕迹。”

    赵得柱眼前一亮,与李长寿几乎异口同声:

    “地脉!”“地脉。”

    ……

    又半天后,北洲地下六千丈处,李长寿与赵得柱‘浮空而立’。

    他们身处于一条地下裂缝,此时正同时注视着,下方那散发着淡淡血光的大地脉络。

    这脉络如凝固的河流,蜿蜒崎岖,不知通往何处。

    “陛下,这是唯一一条,同时出现在巫族四大部族下方的地脉,”李长寿道,“陛下当真要随小神一同探查?”

    “当然!”

    赵得柱笑道:“长庚是吾的左膀右臂,这般琐事本不用你亲身前去,只是天庭尚无太多可用之人。

    既如此,吾这化身,如何不能与爱卿的化身一同冒险?”

    李长寿:……

    如果不是知道,玉帝陛下的一号化身平日里都做了点啥,他还真就信了玉帝这说辞!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

    “陛下,咱们悄悄沿地脉搜寻,看最后能捞到哪般大鱼。”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