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既然‘夺剑-引爆’只有八成概率,那为何不能换个思路,加亿点算计,确保能夺走那把‘巫魂’剑的前提下,给妖族更大的杀伤?

    如此,哪怕此地业障大妖最终逃走半数,总体收获或许会更大一些。

    虽说算计来算计去,终究还是为了功德……

    但有足够把握去兼顾个人需求和己方利益,寿,何乐而不为?

    于是,李长寿和玉帝的两具化身,悄然退向地下大阵一处不起眼的角落。

    李长寿半个时辰思考,半个时辰制定全程算计,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就拿出一整套完备的计划,与玉帝陛下展开全面的讨论。

    虽然讨论到最后,总体计划修改的篇幅不足零点一成……

    但总要给一直在旁边眼巴巴看着的玉帝陛下,一些必要的参与感!

    因为时间有限,也算是临时起意,李长寿来不及制定太多成套的备用计划。

    故,他以当前这套计划为主要思路,在该计划容易出现变数的环节上,留下了几手备用方案。

    哪怕出现变数,也要将剧情发展,拉回既定的这条主线!

    算计妖族的总体思路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简单的‘围点打援’。

    准确点来说,是假装包围此地,确保此地业障大妖无法带那把剑离开的前提下,惊动各方知晓此事的妖族前来支援,而后取走巫魂剑,以己方最微小的损失,完成一场大灵爆!

    ——但凡知道巫魂炼剑之事的妖族,就提不上‘无辜’二字。

    这事说起来简单,具体操作起来却无比繁琐。

    如何才能稳固群妖,让他们做出‘守护此地’而非‘携剑潜逃’的结论?

    又如何让妖族在计划的前半程不会起疑,让他们援兵踏入方圆百里的范围?

    这个过程中难度最大的,还是如何才能让天庭占理、服众、扬威,且李长寿自身不沾因果……

    这就需要一些阴谋与阳谋相配合的戏码了。

    稳妥起见,李长寿还是将自己唯一的担心,反馈给了玉帝……

    “陛下,这次若是能伤妖族元气,有微小的可能会引来一位圣人老爷劝架,那咱们不说前功尽弃,也会有些麻烦。”

    “长庚放心,”玉帝化身正色道,“按此间安排,妖族不服天命之罪即可坐实。

    其他不论,单凭此地的那把邪剑,就可定罪妖族!

    倘若妖族背后的圣人一味袒护,吾也只好去紫霄宫中阐明前因后果,请道祖主持公道!”

    李长寿笑道:“陛下,硬气。”

    “为天命尔。”

    既然背锅的已经找好……咳!

    既然玉帝已经做好了面对女娲圣人的准备,李长寿也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忌,立刻开始前期准备。

    准备工作主要分三部分进行:

    其一,是调动足够的纸道人来此地,配备足够多的仙豆;

    其二,天庭准备三十万兵马,玉帝也要在背后出手,随时借天道之力造势;

    其三,己方需要找到一个脑子不怎么灵光,但实力不错、还有些影响力的妖王……

    【这第三点尤为重要。】

    李长寿和玉帝各有一具化身躲藏在地下大阵中,悄悄潜伏,随时准备发难。

    安顿好这两具化身,某普通天帝和普通权臣各自忙碌了起来。

    凌霄宝殿中,玉帝招来东木公,命东木公立刻整军,三日内聚起三十万天庭兵马,于中天门、西天门、南天门候命。

    具体什么命令不用多问,对外宣称练兵就可。

    地下大阵外围,李长寿的纸道人们,小心翼翼地活动了起来,占据了几个要害方位……

    现如今的天地,能赚取大功德的地方已经不多。

    除妖之事,早就在李长寿算计。

    他此前一直想的是,在天庭这波百万招兵之后,再开始用妖族练兵,自己纸道人混杂其中,捞一些业障大妖的功德。

    但这次有巫族之事为引,简单灵爆方案两难全之际,李长寿决心搞一波大事,在妖族的业障大妖身上狠捞一笔功德,助力功德金身早日功成!

    虽然给他准备的时间较短,但也可尽量周全地谋划……

    地下大阵正上方,某处山林中,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看着眼前被敲晕的小妖;

    原本只是打算问点情报的他,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先把这小妖的妖魂封好,随后又将小妖身上斗篷解了下来,沾其气息,披在自己身上。

    李长寿摇身一变,施展化形术化作这小妖的身形容貌,又将这小妖妖魂直接摄出,用三昧真炎包裹住。

    少顷,这妖魂苏醒,在火罩中一阵哆嗦。

    李长寿冷声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答非所问,令你魂飞魄散。

    若你都答上来了,看你业障不深,可令你魂魄转世。”

    这小妖的妖魂差点直接哭出来。

    李长寿故意等了一阵,待这小妖的妖魂平复了心境,这才开口问询:

    “此地为何处?又有多少妖王?”

    “此、此处名为妖升山,有六位大、大王……”

    李长寿点点头,又问:“此地可有什么异状?”

    这小妖的妖魂颤声喊道:“没啥异状!

    大人啊……小的,小的只是个修行几千年的小妖,没什么本事,平日里就负责在山上巡逻,看有没有人族炼气士闯过来。”

    李长寿缓缓点头,三昧真炎轻轻收缩,那妖魂顿时吱吱大叫。

    “饶命!大人饶命!小的见到过几次,有几位前辈从地下钻出来,去南洲吃人!

    我把这些禀告给我家大王,大王让我闭嘴,不然就灭了我家一窝老小!”

    “哼!”

    李长寿将真炎收回,注视着这萎靡不振的妖魂,淡然道:“有关妖升山,可有什么传闻?”

    “传闻……传闻……有传闻!”

    小妖妖魂一阵哆嗦,在魂飞湮灭的威胁下,此时已是顾不得太多。

    “小的听老一点的将军提起过,这里是圣族再兴的要害之地,这里的几位大王,都是被挑选出的良才,前途不可限量……”

    “将你所知有关此地六路妖王之事详细说来,先说你家大王。”

    “是、是……我家大王是一位英明神武、能征善战,据说有金光不坏之身的!”

    “嗯?”

    “不不不,这山头上的老妖,是一头长相猥琐、面容龌龊的犀牛精,皮糙肉厚、最是皮硬,又贪花好色,在山上就有三处洞府,六个夫人都是强夺来的,还天天跟我们吹牛,说是他魅力惊人,这些女妖投怀送抱!”

    “继续说,越详细越好。”

    于是,半个时辰后……

    噹!

    噹噹!

    一名身穿轻甲、披着斗篷的‘小妖’,自山林中晃出,背后飘着的一缕灰烬归于大地。

    他两步三晃——头晃、腰晃、手中木槌晃,再敲几下手中梆子,就拿捏着戏腔,喊一声:

    “大王大英明,叫我来巡山!

    各处常安宁,人族不敢犯!”

    引来山间小妖、妖兽驻足观望。

    ——没办法,这就是此地小妖的巡山口号,李长寿也不能乱改。

    此时这巡山小妖,自是李长寿纸道人施展化形术扮成的。

    原本的那巡山小妖,尸身已被燃了,妖魂正被李长寿禁锢在一颗宝珠中,事后自会兑现诺言、放他轮回。

    此时将这宝珠带在身边,可随时问这小妖一些讯息,免得稍后露馅……

    就这般,李长寿敲着梆子、晃晃悠悠在山中逛了半圈,就打道回府,化作一阵妖风,飞回了妖升山第三座峰头的山腰处。

    那里有处山谷,山谷最深处有一座洞府,其内长洞交错、四通八达,聚集了数千妖族。

    这就是犀牛大王的妖王洞!

    无惊无险的,李长寿化作的巡山小妖轻松混入洞内,疯狂刺探情报,还顺利见到了此地妖王,正面评估了下这头犀牛的实力……

    天仙境巅峰,还是个妖力斑驳的水货。

    很明显,这个犀牛妖就是一看大门的,负责守卫地下大阵。

    实力低不要紧,重点是‘妖王’的地位,以及这座妖升山的特殊位置。

    稳妥起见,李长寿又在这妖王洞中检查了几遍,确定此地没有埋伏高手,这才启动了正式计划。

    【《谋妖》第一幕:仙女下凡!】

    ……

    “敖乙,你要功德不要?”

    高空云上,背着八名巫族在此地静静悬浮的敖乙,听到自家教主哥哥如此传声,不由愣了一阵。

    又听李长寿笑道:

    “这次有件事需要人手相助,风险不高,功德收益应该不小,为兄用纸道人容易露出破绽。”

    敖乙立刻点头,龙目之中满是坚定。

    很快,敖乙依照李长寿所说,飞去中神州将牛头马面八名巫族安置下,将随身携带的纸道人留给了牛头马面,后续‘联络’所用。

    这八名巫族高手也是一股珍贵的战力,李长寿自不会浪费掉。

    敖乙立刻赶去与李长寿相约之地,在一处密林中,见到了李长寿化作青年道者的纸道人。

    以及……

    一处结界,一只梳妆台……

    “哥哥!需我作甚?”

    李长寿正色道:“来,先扮作柯乐儿姑娘,此事颇为复杂,我一步步说给你听。”

    “呃……”

    敖乙眨眨眼,又看自家教主哥哥一本正经,也只能快步向前。

    教主说什么,自然就做什么,哪怕要他龙魂都无妨。

    李长寿道:“这件事,障眼法与化形术容易被识破,直接布置妆容最是稳妥。”

    “哥哥,可是要整那卞庄?”

    敖乙如此问着,已老老实实坐在梳妆镜前,心底回想着自己夫人化妆时的一些小技巧,自顾自地开始动手。

    “整卞庄作甚?”

    李长寿笑道:“是这般,我需要你稍后演一场戏,故意装作受伤,被一头妖王所救,而后让让这妖王对天庭宣战。”

    敖乙手一抖,眉都描花了。

    “这……能做到吗?

    听着像是那妖王失了智一般。”

    “事在人为,”李长寿淡定的一笑,“男女之情最容易让生灵冲昏头脑,咱们且试试,若是不成,也有后手算计。”

    “嗯!”

    敖乙轻轻点头,动作麻利地开始给自己描眉帖腮红。

    李长寿在旁看着也是微微惊讶,“你怎么这般熟练?”

    “这个,”敖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经常帮思儿弄这些……”

    “你跟思儿倒是恩爱,”李长寿淡定地错开话题,笑问,“什么时候准备要个子嗣?

    我这当大伯的,贺礼可是随时备着。”

    敖乙低声道:“这还早……最近龙族遭厄,共渡难关才是要紧事。”

    “冲冲喜也是好的嘛,”李长寿在袖中摸出几身道袍,开始想着如何改制成小仙裙。

    敖乙看了几眼,小声嘀咕了句:“思儿有一只衣柜也在我这,哥哥莫急,我稍后就直接换上。”

    李长寿闻言,不由默默后退了两步。

    这小龙,爱好倒是挺别致。

    且说正事。

    敖乙梳妆打扮一番,久违的柯乐儿再次登场,身着仙裙、脚踩霞靴、长发束起云鬓、隐去喉结……

    最关键的,是李长寿拿出了两只香囊,一只让柯乐儿挂在腰间,一只让他留待备用。

    五品灵丹:心火烧。

    做了这些布置,柯乐儿悄悄地飞去高空,李长寿的纸道人化作一名银甲天将,又放出十六只原版神通的纸人,化作十六名天兵。

    趁夜色,李长寿掌心催出数道神雷!

    就听得霹雳炸响,天地间雷光闪耀,一道倩影在云中踉跄跌落,后方十数道身影匆匆追赶。

    好巧不巧,这倩影落在那妖升山上,十多名天兵天将疾追而来!

    顺便还有一声大喝,提醒此地妖族:

    “天庭捉拿罪仙,各处生灵回避!”

    方圆数百里内的群妖尽被惊动,一道道妖识探查而来,各自有些惊异不定。

    正此时,那犀牛大王洞府中,某‘巡山小妖’大声呼喊:

    “报——

    大王!

    有天兵天将追杀一名女仙到了山上!此时正在后山激战,离着咱们不过几十里山路!”

    “知道[笔趣阁 www.biquwu.biz]了,急什么?”

    粗犷的回答声中,那名泡在水潭中的魁梧壮汉站起身来。

    他化形样貌不算丑陋,也就鼻子化作的牛角,看起来有点违和。

    这只犀牛精跳出水池,招来战甲、扛起铁斧,施起妖族比较流行的‘妖风’神通,卷起十多只妖将、百多只小妖,朝后山而去。

    几十里山路转眼就到,犀牛妖看到了那‘激战’之所在。

    一名女仙,衣裙沾了血污,腰身与肩头带着伤痕,手持两把短剑,与那名天将打得有来有往……

    然而,只是看这女仙一眼,犀牛大王的牛眼顿时有些迷离;

    他眼中的这位仙女,此时没有半点狼狈,倩影被柔光包裹,竟是那般光彩动人,让牛牛……怦然心动。

    就在这时,犀牛大王听到些喘粗气的声响,扭头一看,却见自己带来的妖将妖兵,一个个都是面色涨红、口喘粗气。

    “看什么看!”

    犀牛大王一声大吼:“都转过身去!劳资活劈了你们!”

    这群妖兵妖将齐齐哆嗦几下,赶紧转身。

    犀牛大王又看向那仙子与天将斗法处,一双牛眼渐渐柔情满目,哐当一声,牛斧头都落在脚边,两只大手十指交错,放在大脸盘子旁,轻轻蹭着。

    “啊,劳资可能又一见钟情……”

    渐渐的,连牛眼都变成了桃花的形状。

    那激战处传来天将的喝骂声:“莫要让我出手杀了你!随我回天庭复命!”

    “大哥!”

    ‘女仙柯乐儿’定声喊道:“我的姻缘,我自己做主!我绝不会成为你巴结那些权神的法器!”

    大哥?姻缘?巴结权神!

    犀牛大王眼前一亮,瞬间脑补了一场大戏。

    听天将又骂道:“我都是为了你好!”

    “若是为了我好,就放我自由,让我去找寻我自己的姻缘!”

    ‘女仙’话语刚落,就被天将一枪扫中,窈窕的身形抛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又倔强地站了起来。

    犀牛大王下意识向前半步,远远地抬手,想接住这女仙落下的身子,却差了许多距离……

    “你的姻缘?”

    天将冷着脸,抬手做了个手势,十几名天兵各自停下前冲的脚步。

    天将淡然道:“那,就是你的姻缘。”

    “不!”

    女仙拄着剑摇摇晃晃站起来,高声道:“我的意中人,高高壮壮、身材魁梧,有能保护我的力量!”

    哦?

    犀牛大王低头看了看自身,发达的胸肌开始有节律的跳动。

    “我的意中人,能腾云驾雾,身穿铠甲,手握利器,披着红色斗篷,顶天又立地!”

    犀牛大王默默地拽出一件红斗篷披上,将地上的大斧摄回手中。

    “我的意中人,终会出现在我面前,哪怕他是妖是魔,是人是仙……”

    “混账!”

    天将怒喝,“今日我就成全了你!就当没有过你这妹妹!”

    言罢长枪横扫,砸向‘女仙柯乐儿’,丝毫没有留情面!

    正此时,侧旁狂风大作,一把铁斧横扫而来,将长枪直接砸飞!

    这天将顺势后退,双目瞪圆,那十六名天兵迅速飞来,护住自家将军。

    狂风过后,却见一魁梧身影挡在了女仙身前,昂首挺胸、高举大斧,大红的斗篷咧咧作响。

    他略微扭头,看着背后满目震惊的仙子,不知何时隐去了犀牛角的鼻子,喷出一缕白雾,沉声道:

    “仙子莫怕,有我……”

    “仙子!我来救你!”

    嗯?

    犀牛大王皱眉看向这一声呼喊传来的方向,却见空中妖风飞过,隔壁山头的狮头大王跳了下来。

    此妖浑身包裹着金色毛发,强壮的肌肉微微鼓动,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这狮头大王竟将他最得意的狮子头隐去,化作一名面容英俊的金发男人,背后的大红斗篷微微飘动,大手一挥:

    “犀牛将军退下,你不是这天将的对手。”

    将!

    将你妹的军!

    都是占山为王的妖族后进,搁着装什么大尾巴妖!

    犀牛大王刚要怒骂,侧旁突然有一声冷哼传来,却见一头狼妖化作的英俊壮汉跳了出来,同样披着……大红斗篷……

    “狮元帅、犀牛将军退下,你们都不是这天将的对手!”

    而后又有两股妖风吹来……

    柯乐儿额头挂满黑线,偷偷看了眼‘天将’——李长寿的纸道人。

    一缕传声钻入柯乐儿心中……

    ‘考验你演技的时刻到了,一个也是忽悠,五六个也是灌醉,我纸道人在旁策应你,放心就是。’

    柯乐儿:……

    那天将满是怒火地瞪着这些妖族,冷声道:“你们妖族,莫非是要管闲事?”

    那狮头大王笑道:“大……”

    “大舅哥在上!”

    犀牛大王迈出一大步,口中高呼:“仙子今日累了,不如让她休息几日,再给大舅哥答复!大家都是一家人,莫要伤了和气!”

    “滚!”

    天将大声怒斥,持枪就要前行。

    但这几名妖王齐齐爆发威势,倒也有两名金仙境妖王在此地……

    “好!你们给我等着!”

    李长寿扮作的天将咬牙怒骂,随后转身驾云,带着十六名天兵匆匆而去。

    当下,这五名壮汉妖王转过身来,看向在那的柯乐儿,齐声道:

    “仙子!”

    又同时顿住话语声,各自看向彼此,眼中敌意狂增!

    不多时,这五位妖王大打出手,好在被柯乐儿一声声‘壮士’,及时拦下。

    按李长寿提醒,柯乐儿将宝囊禁制打开,关闭了心火烧,随之就拄着剑站起来,去了林中疗伤……

    这五名妖王对视一眼,各自冷哼一声,又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李长寿:……

    行吧,这第一幕,倒也算平稳完成。

    第二幕【仙子诉苦,一怒为红颜】的戏码,也需尽快上演,迟则生变。

    李长寿一边准备下一场戏,一边还要看好敖乙的安全;

    逢场作戏而已,总不能真的被这些妖王占了便宜!

    除此之外,调兵行动已在进行。

    闭眼略微修整,李长寿将心神之力重新分配,开始启动一处处【车】字纸道人。

    调,山门防备纸道人团;

    调,安水城防备纸道人团;

    调,东海协防龙族纸道人团;

    调,南海监察纸道人团;

    调,西海海眼守备纸道人团;

    调,北海冰原后备纸道人团……

    虽自己此时六成纸道人,正齐齐赶来洪荒这个荒僻角落,李长寿还觉得有些不太稳妥,一具水神纸道人主动赶去了兜率宫中。

    半个时辰后……

    度仙门,小琼峰,丹房门口。

    一张小巧的太极图缓缓凝成,其中钻出一口小塔。

    这小塔闪耀出水波一般的涟漪,似乎在呼唤着什么;正在门边蒲团入定的灵娥不由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打量着……

    一只大手从旁边探来,将小塔托住,李长寿的嗓音也钻入灵娥心底。

    “安心修行,我有事出去一趟。”

    “哦,”灵娥答应一声,长长地睫毛眨了眨,再次闭上双眼,回归悟道之境。

    李长寿看着掌中小塔,听着塔爷在心底的咋呼声,不由露出少许笑意。

    唉……

    什么时候,自己的本体,也成自己的底牌了?

    稳一手,头顶玄黄塔,做个救火队吧。

    天庭,还是缺了一批高阶打手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