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是……啥境界呀?’

    灵娥的心神自悟道中回返,仔细感受着元神、道躯的诸多变化。

    自查、内视,算是职业炼气士脱离闭关状态后,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

    灵娥内视自身:

    空灵轻快的心台,宛若山泉溪流一般的仙力,清静无为又带着几分俏皮的道韵……

    穿着小仙裙的元神小人儿在一本正经的打坐,仙躯各处与元神联系无比紧密,这道躯已是达到了【纯澈无垢,空灵轻幻】的程度。

    天仙境!

    灵娥心境泛起些许波澜,自己竟然已经到天仙境了!

    这!

    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嘛,毕竟师兄一路带着自己,这些应该都是在师兄的安排之内。

    念及于此,灵娥也是有点幽怨。

    总有一种这辈子都被师兄安排好了的感觉……

    真仙寿元不过‘会’,天仙境之寿可一‘元’。

    ——在洪荒中,元会也有两个概念,天道之律,一元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元又分为十二会,一会为一万零八百年。

    按理说,一元会该是‘元乘会’的长度,但大多数情形下,提起一元会,都是指‘元’的刻度。

    换而言之,自己哪怕今后再也没办法突破,也可陪在师兄身旁十二万年九千六百年。

    ‘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师兄会不会烦了我。’

    灵娥心底嘀咕了句,元神小人儿也露出几分忧愁之感。

    仙识缓缓扫过,整座仙门的情形呈现在了她心海。

    心念微微一动,湖中灵鱼轻轻甩尾时在水面荡起的波痕,也仿佛在心海荡漾。

    通透,清晰,温柔,舒畅……

    若一叶轻羽漂浮于天地,似一只蝴蝶徜徉于花间。

    身子感觉无比轻灵,宛若要伴着身周灵气飞起来。

    灵娥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下,那双眸子转换睁开,宛若星沙般的灵光自眼角挥散,清澈的眼波微微荡漾着……

    她发现自己漂浮在离地三尺处,于是缓缓落下,儒软裙摆垂垂落,青丝披散微微摇。

    张开双手低头看了眼自身,却觉自己变化了许多,但又像是没什么变化;

    视线不经意间瞥到了指尖,又发现仙躯的肌肤宛若凝玉般白皙透亮,手指轻轻互掐几下,竟还能如此柔滑。

    “哇……”

    灵娥小声赞叹着,顿时爱不释手,在身上戳戳、捏捏,脸蛋都变得红彤彤的。

    仙识捕捉到隔壁草屋中自家师兄的身影,顿时一阵欢喜。

    师兄兄在给自己守关?

    呃,不对,好像是个停了活动的纸道人。

    “哼,”灵娥鼓了鼓嘴角,随后就想到自己师兄应该是在忙碌什么。

    也只能大方一次,继续原谅他了。

    正此时,她才看到摆放在桌子上的蟠桃,以及床边放着的纸条。

    灵娥刚要将纸条摄到手中,随之就想到了什么。

    【有问题】

    灵娥那双眸子轻轻一眯,自袖口拿出一只纸人甩了出去,而后自身退到屋门旁,让纸人小心翼翼打开了那张纸条。

    正一心二用,一边与东木公为四海龙王敬酒的李长寿,默默注视着灵娥的动作。

    瞧给这孩子吓得……

    这么多年,其实也蛮苦的,所以以后对她,也就……

    更严厉一些吧。

    毕竟实力提升太快,心性尚且不足。

    很快,灵娥读罢纸条上的内容,不由将目光看向了那三颗桃子……

    天界蟠桃?吃了就可增修为、提仙基、美白肌肤、汇聚灵气?

    呵,她不信。

    控制着纸人慢慢凑过去,灵娥又扔出一把匕首,让纸人接住,当下就要戳那蟠桃几下。

    李长寿带着几分无奈的嗓音及时响起……

    “这次真不是什么考验,你且先吃一颗桃子继续修行,再过三个时辰我会过来找你,有些事要跟你正式谈一下。”

    师兄?

    正、正式……

    灵娥眨眨眼,俏脸伴着少许嫣红,光着的脚丫轻轻一点,飘到桌子上,拿了一颗桃子轻轻啃了一小口,却是尝不到什么滋味。

    什么正事?

    难、难道是……

    【灵娥,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师妹了,今晚师兄就与你谈一些,身为师兄妹类型的道侣之间该做的事了。】

    这!

    就听蓬的一声,抱着桃子的灵娥脸蛋通红,头顶冒出了袅袅白烟,整个人晕晕乎乎,眼中一片桃心乱转……

    李长寿目光扫过这一幕,不由轻笑了声。

    果然没猜错,蒸汽量确实是大了许多。

    心底画面一转,李长寿的注意力回归天庭瑶池。

    蟠桃宴上,歌舞呈祥。

    龙族几位龙女也向前献舞,天庭几位天将与龙子切磋斗法技艺,一片安静祥和。

    倒是,只有那西方教的六名老道如坐针毡,此时虽然面前也摆了蟠桃,但倒也都在乎面皮,板着脸不去触碰。

    但从这点而言,李长寿就觉得,这六名老道起码比他们的二教主可爱一点。

    老君此时已不见了踪影。

    最让李长寿感觉震惊的是,谁都不知老君是何时离开的。

    还是赵老哥提醒了李长寿一声,李长寿看向老君的座位时,才发现那里没了身影。

    于无声处听惊雷,细节之处显真章。

    这才是真正的超然存在吧。

    然而,老君只是圣人老爷的化身,当真不知圣人老爷的神通本领,又该是何等的玄妙。

    老君一走,赵公明顿时就放松了许多,再次松松垮垮了起来,坐姿也有些随意。

    赵公明嘀咕道:“长庚,咱们去找月老问候一番?免得稍后去姻缘殿拜访,会让人觉得生分。”

    “善,”李长寿笑着答应了声,与赵公明一同端着酒樽,自后面绕了半圈,去了月老入座的角落。

    月老连忙站起身来,老脸带着温和笑意,在李长寿提醒下,并未对赵公明行礼。

    赵公明呵呵笑着,也是一团和气,温声道:“月老,贫道有礼了。”

    月老拱了拱手,称:“道友,小神也有礼了。”

    当下,赵公明敬了杯酒,就与李长寿一同回了座位。

    临走时,李长寿对月老使了个眼色,传声叮嘱道:“蟠桃宴后,我会陪公明老哥去姻缘殿走一趟,有事相求。”

    月老心肝一颤,“何、何事啊?先天生灵,小神这里可约束不到,连泥人都没。”

    “放心,”李长寿笑道,“是一些月老你必然明白的问题。”

    李长寿目中带着少许深意,月老迅速领会了权臣大人的指导精神。

    这问题,就算自己不懂,那也必须要懂!

    于是,整个蟠桃宴上,月老都是愁眉紧锁,不断思索到底会发生何事……

    截教外门大弟子,天庭普通权臣,姻缘殿……

    这,怎么就凑一起了?

    身着红袍的月老,渐渐陷入了纠结。

    这次蟠桃宴,本就是为收龙。

    如今龙族顺利归顺,四海龙宫虽还有各类问题,但大义已经定下,接下来天庭也可顺理成章驰援龙族。

    但这毕竟不是一锤子买卖,李长寿拿了这么多功德,也会主动肩负起‘售后工作’。

    蟠桃宴上,旁人都在吃桃,李长寿却是摆了一张布帛,开始书写下一份奏表。

    这,也是算计。

    此事,李长寿之前已得了玉帝准许,在此地写奏表也不是为了突出自己如何勤劳,单纯就是写给龙族与西方教看的罢了。

    顺便告诉四海龙族的龙王老铁,以后若是要上奏表,就用这般标准格式……

    奏表第一项:

    建议天庭派兵驻扎实力最弱、妖魔最多的北海,于北俱芦洲瘴气之外,也可做天庭练兵之地。

    北海龙王顿时眉开眼笑。

    第二项内容,也是利好龙族,便是天河水军驻扎天河边缘,若四海龙宫出现异状,以最快速度响应龙宫求援。

    南海、北海、东海,三家龙王齐齐眉开眼笑。

    第三项内容,天庭当以天规约束龙族,不可因龙族底蕴深厚就枉顾天规,若遇作恶之龙,当施以重罚以儆效尤,天庭当立斩龙台,恩威并重。

    西海龙王顿时成了苦瓜脸,低头一叹。

    写完这奏表,李长寿将奏表收了起来,待蟠桃宴后再行启奏……

    龙族之事,大局已定矣。

    李长寿此时才有了少许轻松之感,毕竟今后有关龙族事,已不必他一个人费心费力,玉帝陛下可直接干涉。

    稍后还要将《龙族归天庭》做成一些歌谣典故,在洪荒各处传播,提升天庭话语权和存在感。

    他这纸道人坐在那,静静等蟠桃宴结束。

    时不时会有天庭仙神、龙族长老过来敬酒,李长寿都是含笑应对,毫无架子。

    待与灵娥约好的时刻到来,李长寿刚想将自己的心神回归小琼峰上,敖乙却离了座席。

    这家伙要做什么?

    李长寿发去眼神交流请求,敖乙却只顾着与东海龙王低声交谈,并未发觉。

    敖乙先在东海龙王身侧低声商议了几句,得龙王点头应允,这才快步到了玉帝宝座之前,撩起战裙下摆,单膝跪地。

    “小神启奏陛下!”

    正含笑欣赏歌舞的白衣玉帝抬手虚扶,笑道:“何事奏来即可,敖乙起来回话。”

    “是!”

    敖乙站起身来,朗声道:“小神想追随天庭水神身后,自请脱离海神神权之列!”

    玉帝笑道:“准,木公何在?”

    东木公起身行礼,“老臣在!”

    “敖乙神位进一阶,具体职权由你与长庚爱卿商定。”

    “老臣遵命!”

    敖乙稍微松了口气,扭头对着李长寿露出少许腼腆的笑容,低头做了个道揖,转身跑回了此前的座位。

    李长寿含笑摇头,自己这二教主,倒也是有心了。

    ……

    深夜时,李长寿自丹房而来,身影落在了湖边,静静的负手而立。

    没办法,灵娥又开始搞一些‘沐浴却被师兄偶然撞到’的情节。

    等灵娥发现计策失效,麻溜地梳妆打扮、解开草屋周遭结界,李长寿这才转身走了过去,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师兄!”

    灵娥迎出屋门,脆生生地喊着。

    李长寿抬头看去,笑道:“这是哪家的小仙子?”

    她穿着鹅黄色的薄纱裙,凝脂肌肤在宝珠照耀下更显细腻美感。

    被李长寿如此一说,灵娥脸蛋也染了些醉人的微红,轻轻咬了下薄唇,柔荑在身前交叠,侧身让开门前位置,又低螓首、目流盼、巧笑嫣然。

    “臭师兄,你总算舍得瞧我了……”

    李长寿淡然道:“稳字经。”

    “哼,抄就抄!”

    入了草屋,李长寿自顾自坐在师兄专属圈椅,端起一旁灵娥此前准备好的茶水。

    “过来这边坐,今天有两件事要跟你商谈。”

    商谈?

    灵娥眨眨眼,小声嘀咕道:“师兄,有事你吩咐不就好了。”

    “这两件事比较复杂,”李长寿想了想,从袖中取出了那支玉簪,推到灵娥面前,“先把这个贴身收好。”

    灵娥顿时眼前放光,笑嘻嘻地一把夺了过来。

    “这并非是我送的,”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是一位与我此时也算关系匪浅的女仙,让我转交给你。”

    咔咔嚓嚓!

    灵娥身后仿佛出现数十道闪电,周遭顿时响起了二胡的凄凉乐声。

    为什么,明明是她先……

    也就渡劫之后闭关了这段时间,师兄就有了关系匪浅的女仙,给她送来了宣誓师兄归属权的玉钗!

    为!

    “你可听说过截教三霄仙子?”

    “听过,”灵娥垂头丧气,泫然欲泣,“截教三霄,先天生灵,天地间有数的大能,师兄给的典籍中都有记载。”

    “嗯,送你玉簪的便是云霄仙子,三霄之中的大姐,截教外门大弟子。”

    灵娥顿时一愣,小眼神先是失去焦点,随后豁然一惊。

    “师兄你把云霄仙子骗到手啦!?”

    “稳字经三千遍,”李长寿禁不住吐槽了句,“什么叫骗!

    这件事来龙去脉解释起来十分复杂,你可以理解为,云霄仙子与我最开始有些交际,但各路大能不断在旁相助,让对道侣之事不太明了的云霄仙子对我产生了一些好感。

    这些送助攻的大能有,人教玄都大法师,截教多宝道人,截教某位英明神武、不拘小节的教主大人……”

    灵娥张张小嘴,又抬手扶了下额头,整个人晕晕乎乎,不知身在何处。

    “师兄你但凡吃两粒花生米……哎呀!”

    她捂着被敲了一下的额头各种苦笑,抱怨道:“师兄你突然说这些,我怎么信嘛。”

    “此前给你的那颗丹药在何处?”

    灵娥素手一翻,立刻将那颗丹药拿了出来,脸蛋红红地道了句:

    “在这!不过,我吃过……虽然用仙力包裹……”

    “仔细感受下,这丹药的道韵。”

    “哦,”灵娥依言开始静静感悟,不多时就是秀眉轻皱。

    李长寿淡然道:“你如今也是天仙境,应当能认出这丹药的不凡,此乃九转金丹,太上老君炼制,玄都大法师所赠。”

    灵娥双眸闪了下,咬着嘴唇嘀咕了句:“师兄,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为何不自己留着渡金仙劫用。”

    “金仙劫早渡过去了。”

    灵娥:……

    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言道:

    “如今你与师父,依然是我最为信任之人,你心性虽远远不够,但师父号废了、咳!

    正所谓,养师妹百岁,用师妹一时,我虽有纸道人之法,但有时也会感觉无法兼顾内外,需要你站出来帮我处理一些门内事务了。

    今日,我就与你说一些有关我在外之事,虽不能完全告诉你,却也会遵从你的建议。

    若你觉得自己不想承担这些,我可抹掉你今夜的记忆,明日还会如往日那般待你。”

    “我担!”

    灵娥忙道,“师兄,我担,你用我做什么都好!”

    李长寿:……

    “先看这里。”

    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一张画轴,将画轴摊开,其内却是云霄仙子之画像,侧旁还标注着一条条小字。

    “这是云霄仙子的基本情况,以及她的‘道侣观’,你先了解一下,免得多想多虑。

    而后将这些都记住,不要出什么错漏。”

    随后,李长寿又拿出了一摞玉符。

    《小琼峰流浪计划》计划,就记在这一摞玉符之中。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