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灵娥,从此时来看,山门已经不再安稳了……’

    清晨时,飘向后山的白云上,灵娥望着东天朝霞,略微有些出神;

    师兄在昨夜的话语,依然还在耳旁回绕,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师兄说:

    【洪荒形势诡谲莫测,己方大本营暴露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有些我们无法对抗的大佬完全不在乎脸皮,如果我再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会牵连到整个度仙门。

    还好,在百年前为兄已预感到了这般情形,制定了这个计划。

    我要将小琼峰搬起来,从度仙门飞去天庭兜率宫附近。

    这个计划,预计耗费十年,我称之为……

    小琼峰流浪计划!】

    虽然灵娥当时就很想吐槽几句,但师兄说这些时,眼中闪着光,整个人散发着认真、沉稳、坚定的气质,竟让她看得入迷了……

    她啥也没想就点头赞同,还觉得师兄说的很有道理。

    灵娥念及于此,禁不住轻吟几声,心底叹道:

    ‘我是没救了估计。’

    按师兄的计划,搬走小琼峰分五步。

    第一步,也是灵娥此时要做的,就是将小琼峰各处地貌用留影球详细记录下来,并将各处树林、灵物等等,尽量详细的统计完备。

    第二步,李长寿会选一处跟小琼峰相似的小山,将它改造成小琼峰的形状,并移植地皮、草皮,开辟灵湖、复制建筑,做好完备的伪装。

    第三步,找掌门请命,在小琼峰外围建起一座大阵,隔绝外部探查。

    第四步,偷天换日,以假换真!

    第五步,真·小琼峰挪去天庭,假·小琼峰停留在山门中,李长寿会用纸道人在这里驻守。

    其实,看完师兄的那一大堆详细规划后,灵娥也发出了来自灵魂的拷问:

    “可是师兄,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换个山头呢?搬家非要把家都搬走吗?”

    李长寿当时叹了口气,是这般回答的……

    “师妹,你可知,咱们这座小琼峰,倾注了为兄多少心血?

    如今整座山体的工程已经完成了八成,其内打入了六百七十二枚阵基。

    核心的几组大阵有三十六天罡之数的杀阵,一百零八小周天之数的困阵,还有三百六十五周天之数的防御大阵。

    阵基不同组合,可变化的阵法过百,山体最中心处的阵眼,已经被我放入了一套堪比先天灵宝的五行灵珠。

    这些只是阵法方面……

    如果放弃小琼峰,就相当于放弃我在龙族那边黑来、咳。

    总之,小琼峰是咱们的身家所在,更是今后安身立命的洞府。

    稍后这十年,我还会继续填充阵法,完成小琼峰整体的初步炼制……”

    所以说,师兄背着自己,整天都在搞些什么名堂!

    阵法……

    灵娥低头看了看下方那片安静的丛林,仙识试着朝着山体内探究,最初毫无发现,仙识探查简直一顺到底。

    她又用心反复搜查了一阵,总算寻到了一处,隐藏在岩石纹路中的小型阵基。

    ‘莫非,师兄有很多很厉害的仇家?’

    灵娥拍了拍额头,小手一攥,暗下决心。

    自己绝对不能拖师兄后腿,做好这些力所能及之事,一定要成为师兄的助……力……

    提起助力二字,灵娥就想起了昨晚师兄说的另一件大事。

    云霄仙子!

    先天生灵、圣人弟子、远古大能、美丽动人、温柔贤惠……

    这咋办。

    明显不是对手!

    灵娥秀眉轻轻皱着,时不时沉吟几声;她早就到了要开始勘察的林边,却在云上忘记落下。

    “嗯!”

    此事,必须从长计议。

    ……

    蟠桃宴一连开了三日。

    虽然比起龙宫宴会动辄数月起步,蟠桃宴确实短了些;

    但这次蟠桃宴该做之事都已达成,灵果蟠桃也都拿给了各位仙家品尝,举办太长也没什么意义。

    三日前,龙族来时,都是以宾客自居;

    三日后,龙族走时,已是自称臣下,行礼也自然流畅,丝毫没什么心理阻碍。

    极速认命哪家强,四海龙宫找龙王!

    蟠桃宴收场,各仙神散去,玉帝也回了凌霄殿;李长寿则趁机带上赵公明,赶往月老姻缘殿中。

    此时赵公明在天庭中随意行走,也是得了玉帝暗中允许。

    虽然,不允许也没人敢阻拦……

    穿云过雾,上下云海,月老之家遥遥在望。

    李长寿笑道:“老哥看,那里就是姻缘殿了。

    月老此前就已回来等候,咱们直接进去找他就是。”

    “好嘞!”

    赵公明在袖中摸出了那坛果子酒,像模像样提在手中,与李长寿并肩前行,驾云飞到姻缘殿前。

    身着大红喜袍的月老,带着两名童子匆匆迎来,在殿前与两人一番寒暄,将两位贵客引入了偏殿中。

    宾主入座,童子奉茶。

    赵公明送上礼物,又沉吟几声,想开口却觉得脸皮发烫,干脆对李长寿使了个眼色。

    “咳!”

    李长寿这具老神仙皮的纸道人清清嗓子,笑道:

    “公明老哥这次过来,是有一事要请教月老,月老掌管姻缘,每日都与姻缘打交道。

    这三界之中,想必没有人比你更懂姻缘之事了。”

    月老:……

    他就是被玉帝放在姻缘殿看门的月老!一个几万岁的纯阳天仙!懂个屁的男女之情!

    但,月老心底虽有些无力吐槽,却露出一副气定神闲地模样,笑道:

    “其实只是略懂,略懂。”

    赵公明顿时眼前一亮,心底觉得这月老更靠谱了几分。

    李长寿又道:“今日之事,月老可不能对旁人提及。”

    “公明道友和水神您的规矩,小神都懂。”

    月老淡定地笑了笑,左手一抬,中气十足地朗声道:

    “天道在上,小神今立下大道誓言……”

    赵公明这才将一颗老男之心放回了肚子里,虽然有点‘风评被害’的错觉,但确实感觉安稳了不少。

    待月老立完誓,李长寿开口,代赵公明说出了那点烦心事。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月老听罢也是一笑……

    “原来是这般,这位金光圣母对公明道友已是到了热浪之境,但公明道友对金光圣母,却只是在好感之境。”

    月老用仙识偷偷看了眼自己袖中的玉符,生怕自己说错了这几个境界。

    随后,月老缓声道:

    “这是一种情感大道修行上的落差,在姻缘关系中很常见,用我姻缘殿的习惯,称之为‘情感强弱势变化’。

    当然,简单来说,是一方单相思,一方无牵挂。”

    赵大爷不由缓缓点头。

    虽然有些似懂非懂、不明觉厉,但确实很有道理的样子。

    当下,月老按那玉符上记着的话语,一句一句的扯了起来。

    赵公明在旁听得双眼渐渐放光,李长寿想开口说话,都被赵公明摁住,让他暂时别打岔。

    那枚玉符,是月老回返姻缘殿时,一位童子奉上的,说是昨日有位陌生的天将送来。

    月老打开看了两眼,便知这是水神给他准备的‘答案’。

    月老话不过十数句,赵公明已是恍然大悟状。

    “按月老的意思,是贫道去正面面对金光师妹,与她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不错,这是最基本的解决之法,”月老沉声道,“一味躲避解决不了问题,一刀斩下也有可能错失自身姻缘。”

    “嗨,”赵公明笑道,“吾道不孤,有长庚矣!

    何必再找什么姻缘?”

    李长寿禁不住额头挂了几道黑线……

    月老忙道:“道友可不要这般想,好友知己是一回事,伴侣夫妻又是另一回事。

    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并济也是一条大道。

    道友乃先天生灵,本无繁衍之事,故无自身之欲,与后天生灵天生就有伴侣之需自不相同。

    但生灵不分先后,尽有道心空缺,道友自先天诞生时便分为男子,这也是注定了命中会遇到这般一佳人。”

    一旁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

    这一段纯属月老自由发挥,也颇有水平。

    赵公明抚须沉吟,问:“那,我试着,跟金光妹子相处相处?”

    李长寿道:“此事还是由老哥你自行斟酌,旁人插不上嘴。”

    “可这该怎么办?”

    赵公明不由起身走了两步,叹道:“你们有所不知,每次贫道想与金光师妹说话,她都是用那种热切的眼神注视着贫道。

    唉,贫道当真是没这般心思,但又不忍伤她心神,狠绝的话也说不出口。”

    李长寿和月老对视一眼,问道:“月老,此地可有金光圣母的姻缘泥塑?”

    “这个,”月老扶须沉吟,“先天生灵不入姻缘殿,也不知金光圣母跟脚如何,不过公明道友在此地并无泥塑,故这段姻缘归不得小神管。”

    赵公明顿时一阵发愁,“这事该如何才得圆满?”

    “不如写封信吧,”李长寿笑着给了提议,“老哥你将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信中,然后托人转交过去。

    这般既可仔细斟酌,又可不去直接面对,还能让她冷静下来,仔细思索。”

    “写信?”

    赵公明眨眨眼,随后一拍大腿,赞道:

    “还是老弟你主意多!

    走走,咱们这就去你海神庙,琢磨琢磨这封信信该如何写!”

    当下,赵公明拉着李长寿,匆匆辞别月老,朝姻缘殿大门而去。

    临走之前,赵公明突然问了句:“老弟,你的姻缘按理都在这,来都来了,何不带老哥去看看?”

    李长寿连忙传声:“老哥又忘了,我几个名号不能混淆。”

    “也对,”赵公明倒也没坚持,与李长寿一同飞往南天门处。

    刚才那一瞬,李长寿的冷汗都了冒出来……

    赶去南天门时,李长寿故意放慢云速,笑着问出了,这次邀赵公明来天庭一游的目的。

    “老哥,你看这天庭如何?”

    赵公明点点头,赞道:“灵气充沛,大道有踪,说是修行圣地也不为过。”

    但赵公明话音一转,又摇头道:“只可惜,天道之力太浓厚,总让人觉得有些别扭且不舒适,感觉一言一行都有天道监管,颇不爽利。”

    李长寿笑道:“天道至公无私,监管又有何妨?”

    “大概是咱平日里逍遥自在惯了,”赵公明看着这还有些荒芜的天庭,各处云蒸霞蔚,随处奇山丽景。

    赵公明负手而笑,道:“我不慕天庭之功德,自不愿被天庭所辖管,更不愿有什么君臣之道。

    修道为何?

    先长生,后逍遥,寻的是无拘无束,为的是念头无阻,不然何以求得超脱,又何以寻至真我?”

    李长寿赞道:“老哥之言,令人深思。”

    此时南天门已是在望,赵公明突然嘿嘿一笑,身上那份高手气质瞬间消失无踪。

    “走,先去你海神庙写信再说!”

    “老哥直接去便是,我这具化身还要在天庭忙碌,那里已有化身等着老哥。”

    “你这化身来化身去的,”赵公明笑骂一声,“哪天非要把你本体捉来,痛饮他三天三夜!

    哦对,若非我二妹现身,你本体也是极难露面。

    唉,什么兄弟好友,就是不如红颜知己呀!”

    李长寿老脸一红,苦笑着看着赵公明。

    赵公明哈哈大笑几声,驾云径直飞出南天门,守门天将早已得了传信,各自就当没看见这位截教大能。

    目送赵公明离了天门,李长寿眼底却划过少许无奈。

    ‘金光圣母,十天君……’

    这也是封神入劫的一根引线,李长寿也不知,自己是该强行干预,还是放任自流。

    稳妥起见,自己要算计封神大劫,就要在‘不知封神大劫这回事’的角度去筹谋布置,如此才可避免招来天罚什么的。

    算计的最高境界,是不多做什么,却能让一切自己想发生之事水到渠成。

    而李长寿怀疑,这才是太清老爷‘顺其自然’四个字,真正的内涵……

    “海神大人?哦不,水神大人!竟然在此地遇到了,哈哈哈哈!”

    远处传来熟悉的嗓音,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华日天驾云而来。

    “华元帅,”李长寿拱拱手,与华日天互相见礼,又颇为默契,一同驾云飞往此时已经开始动工换牌匾的海神府。

    话还没说几句,华日天就是一阵大笑,心情无比舒畅,感情十分动荡。

    李长寿驾云慢慢行着,等玉帝陛下笑完……

    毕竟本体不能这般放浪形骸,只能搞个化身宣泄下情绪了。

    华日天传声道:“长庚,龙族之事初定,吾心甚慰,你可有什么想要的奖赏?

    若有所求,尽管提来!”

    李长寿心念一动,道:“陛下,小神今日当真有所请,想在天庭要一小块地。”

    华日天笑道:“此乃小事,不足做奖赏,你那府邸便是再扩十倍百倍也无妨。”

    李长寿解释道:“陛下,小神是想在兜率宫旁边要一小块地,把府邸搬过去,离着老君近一些。”

    “兜率宫?”

    华日天顿时也面露正色,略微思量,笑道:“这般事,爱卿你自己决定便是,老君只要不赶你,天庭任你居所。”

    李长寿立刻传声道谢,他要的就是玉帝这般许可。

    今后,小琼峰自然不会直接在天庭现身,小小的几层伪装也是要的。

    如何完成《小琼峰流浪计划》第五步,李长寿有几种不同的解决方案;

    最优方案,现在还缺了一门神通、一则阵法,后面需找大法师求援。

    “对了长庚,”华日天笑问了声,“那陆压之事,你可有眉目了?”

    李长寿正色道:“陛下,小神此时只知,这陆压躲在太阳星金乌宫中。”

    “哦?”

    华日天看向了天边太阳,目中划过两道金光,“长庚,不如你带一支兵马,去围住那金乌宫,吾暗中出手,灭杀此妖庭余孽。”

    李长寿忙道:“小神恐怕无法带兵前往。”

    华日天莞尔一笑,“也对,差点忘记你化身都是纸做的,近不得火。”

    “而且陛下,这小金乌背后有圣人娘娘护持,便是圣人娘娘为他遮掩了天机,此事也是大法师亲手推算而出。”

    华日天双目一眯,面色有些凝重。

    “若如此,倒是有些麻烦了。”

    李长寿略微分神,透过藏在东胜神洲与南赡部洲边界某地山林中的纸道人,用仙识看了眼,此时正在给‘陆压道人’牌位上香的那对妖族夫妇……

    嗯,也不知陆压道友现在,状况到底如何。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