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说好的侃侃而谈、蟠桃之辩呢?怎么突然就‘拉下去’砍了?

    李长寿发难快,龙族一方的反应更快。

    刚说话的龙首老者还震惊于李长寿的‘不讲情面’,没能回过神来,李长寿身旁的西海龙王已豁然转身!

    老龙王面露怒色,宽袍飘舞间、身形低跃而起,直接扑向那名龙族长老。

    该长老面色大变!

    他感觉到了自家龙王爷此时暗藏的凛冽杀意,立刻朝那西方教六老道冲去,要请西方教高人为他们龙族主持公道。

    ——这也是此前他们设计好的一环。

    然,这位龙族长老刚有动作,西海龙王身形在半空突然加速,甩下数道残影,几乎一闪而至!

    血脉的震慑,强者的威压,让那长老面对西海龙王时,近乎无法动弹,全无反手之力。

    龙王拍出一掌,直接摁在这长老的脖颈处,推着此龙冲天而起。

    该龙族长老低吼一声,浑身爆发出一股股血脉之力,生死边缘自是不甘引颈受戮,开始疯狂挣扎。

    但西海龙王的大手如钢箍,目光似择龙而噬,似是要直接扭断这长老脖颈!

    该长老身周光芒涌动,此刻再无保留,转眼化作一条数百丈长的褐色苍龙!

    但……

    这苍龙还未能伸展身躯,一颗巨大的龙首已在它面前显化;单单只是这漆黑的龙首,竟比褐色苍龙盘踞起来的身躯,还要庞大数倍!

    再看黑龙龙首之后,万丈长的漆黑龙身隐于天庭缥缈云气之间,一只龙爪从天而落。

    长老化作的褐色苍龙急忙大喊:

    “王!”

    喊声未绝,这褐色龙躯已被黑龙之爪摁住,如同拍苍蝇一般,直直拍在云海之上,惊起了一股股风浪……

    黑龙整个身躯自云雾中落下,站在瑶池之外、云海之中,修长的龙躯诠释着洪荒远古霸主雄姿,又附下龙首,对着那褐色小龙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吟啸!

    云海翻涌,天庭震颤!

    蟠桃宴上,东海、南海、北海三家,自龙王到龙子、长老,只是低头站在那,并未扭头多看。

    这是西海龙宫之事,西海龙王自可一力镇压,无需他们多管。

    少顷,西海龙王恢复人身,提着那已浑身是血、重伤昏迷的龙首老者驾云回返,归于蟠桃宴。

    西海龙王将这龙首老者放到了李长寿面前,做了个道揖,沉声道:

    “请水神处置,多有失礼,望天庭勿怪。”

    李长寿淡定的点点头,甩了下拂尘。

    他其实有很多漂亮话可以说,称赞西海龙王高义,列数这龙族老者不尊龙王、不尊天庭之罪过。

    但李长寿此刻并未说这些,只是道:

    “拖去天罚殿!”

    立刻有四位金仙境天将向前,将那龙首老者用锁链困住,拉去天罚殿中。

    李长寿的嗓音又在其后飘来:

    “将此龙以神雷毁其神魂,将其所留灰烬撒入天河。

    此龙族之耻,莫要让他在天庭留下半点痕迹!”

    那几名天将齐声应诺,飞出蟠桃宴后,又有十数名天将从后跟随。

    虽,此时天庭众天将实力并不算太强,可能还不如某些文官能打;

    但只要去了天罚殿,便是以天庭之力实行‘天道毁灭’,大罗金仙也会顷刻灰飞烟灭。

    李长寿面带微笑,走向了,还站在座位处的那十数条西海龙宫来龙。

    他调侃一句:

    “各位,还不去跟随自家龙王爷,莫非也有什么话,要对天庭倾诉?”

    “并、并未。”

    西海龙宫太子敖事最先低头,其他西海来龙也不敢与李长寿对视,匆匆赶往西海龙王背后。

    李长寿瞧见那西海龙王的背影,竟是那般苍凉萧瑟,心底一叹。

    这,也怪不得旁人。

    没有西海龙王最初的放纵、试探,哪来现如今西海龙宫成二五仔大本营的状况?

    到后来,发现覆水难收,西海龙宫被西方教暗中控制,但龙族总体倒向天庭太过迅速,西海困局已无法可解,今日只能壮士断腕,以免毁掉龙族之族运……

    刚才那个龙族长老站出来,其实并非失了智,反而还是等待了许久的发难。

    那长老也是被影响了心神,做出的考虑,自然都是站在西方的角度上……

    此龙族长老与西方六道人本以为,他们会跟前海神有一场激辩。

    ——在西方教的判断中,这是前海神李长庚最擅长,也最喜欢的处理问题方式。

    然而他们并不清楚,李长寿也是人教扬灰小先锋,灵爆之道先行者。

    每次该出手时,李长寿从不含糊。

    这就导致,西方一行准备了许多后手,准备了诸多说辞,甚至还准备以西海海眼之事作为威胁,明里暗里逼龙族放弃上天。

    可他们还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思路跟不上节奏,完全开不了口。

    蟠桃宴上再次陷入了沉寂,不少仙神都在思索,今后该如何面对这位‘长庚爱卿’……

    玉帝身周威压愈浓,老君依然古井无波。

    李长寿犹如无事人一般,漫步走到了自己座位之前,给了那六名老道一个不挺拔的本领。

    他这具纸道人只有金仙境实力,散发不出太多的威压,但此刻却如一座高山,给人一种难以跨越之感。

    西方教六老道此刻,已是谈不上再如何进退。

    他们被李长寿一记快拳,打空了手中之牌,除却坐在那思量后面之事如何算计,就只能等待蟠桃宴结束。

    此时李长寿的所站之位,就是对西方表明态度。

    若他们再暗中怂恿西海龙族搞事,跳出来一个,他李长寿就砍一个,今日老君在此,天庭天帝驾前,容不得他们西方暗搞伎俩。

    忽听远处传来一声满是绝望的龙吟,而后又是一阵霹雳炸响。

    众仙神、龙族循声看去,见那条褐色的苍龙冲开层层云雾,似要穿透天庭!

    但它刚飞起千丈,就被一条条龙躯还要粗壮的雷霆锁链束缚,绑成了粽子一般。

    十数名天将齐声大喝:

    “斩!”

    雷霆闪耀,那条褐色苍龙被锁链直接绞碎……

    李长寿快步走回玉帝宝座前,做了个道揖,朗声道:

    “陛下,孽龙已伏诛!”

    “长庚爱卿,”玉帝皱眉道,“龙族莫非不能上下齐心?”

    李长寿微微一笑,朗声道:“陛下,依照小神对龙族的了解,龙族多贤能,多俊才。

    或许是四海承平已久,四位龙王鲜少显露威严,故才多了这般不明天时、不尊王命、以下犯上、狂傲无知之龙!

    小神愿以水神神位担保,四海龙族总体无恙,今日也是真心实意愿归顺于天庭,效忠于陛下!”

    李长寿话音落下,身后四海龙王做道揖,齐声道:

    “吾四海龙族,真心实意归顺天庭!”

    他们身后那些龙子龙女、长老将领,也齐声大喊:

    “吾四海龙族,真心实意归顺天庭!”

    “善!”

    玉帝轻笑几声,再次站起身来,抬手虚扶,“各位爱卿还请起身。”

    李长寿退去侧旁,安然静立,玉帝朗声道:

    “传吾旨意,封四海龙王为四海海神,辖四海、效天命,授四阶神位。

    四海龙宫以东海龙宫为首,加授东海龙王敖广为三阶正神神位,总领四海海事!

    四海龙王于龙宫内延续龙族之制。”

    玉帝话音刚落,自通明殿中飞来一道金光,金光中包裹一道旨意,落在东海龙王身前,化作一把金色的……

    三尖钢叉。

    东海龙王面色无比凝重,双手将钢叉握住,其上金光闪烁,道道光芒钻入此地众龙的身躯。

    像敖乙这般已经洗清业障者,得了一笔功德。

    而其他今日来此地的龙族,头顶各自冒出了一抹黑色龙魂,这黑魂又在金光中直接消散。

    业障洗净!

    众龙顿时激动莫名,那西海来的十多条龙面色略微有一丢丢复杂……

    自此,龙族大义归于天庭,四海龙王为四海海神,同掌海神神权宝器。

    也就在此时,瑶池周遭云海翻涌,一朵朵金色云朵凭空凝成,迅速朝蟠桃宴而来,在空中落下一片金色光雨。

    天道功德!

    这些金色光雨大半落在众龙身上,小半落在了天河水军所属的天将天兵身上。

    唯独李长寿,静静地站在那,没有半点功德沾身。

    各处响起奏乐声,李长寿缓缓闭上双眼。

    玉帝见状微微一笑,并未继续开口,等李长寿心神归来。

    东胜神洲,某条河流中。

    李长寿在河水中探了个头,看着空中那漫天金云,嘴角轻轻颤了下。

    好多功德……

    但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有点不安。

    他小声道一句:“感谢天道老爷降功德。”

    上方金云顿生变化,竟瞬间凝成了道道金色闪电,一如天劫雷池,对李长寿倾倒而下!

    李长寿:……

    还好,这些闪电毫无杀伤力,径直钻入李长寿体内,让李长寿虚惊一场,长长地松了口气。

    【连功德,都是天罚的形状!】

    李长寿还想在心底吐槽几句,但随之又忍不住哆嗦了下。

    那些闪电入体,竟转眼‘膨胀’开来,一股股浩瀚汹涌的功德之力,似乎要将他仙躯撑爆……

    但功德并非仙力,也不会真的爆掉,只是将李长寿道躯各处填满。

    这一瞬,李长寿感觉自己像是吸满水的海绵,宛若被挑衅的河豚,所拥有的功德迅速翻了几番,积累多年的香火功德都被挤到了角落。

    元神小人儿张口一吸,一股股功德之力归于元神,又显化于元神之外,凝成了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

    李长寿粗略了计算了下,自己此时,已经能够凝出小半个功德金身!

    龙族上天这笔功德,比他所想还要丰厚数倍!

    由此看来,龙族对天庭确实无比重要。

    而李长寿自海神教与玉帝相会,一直到今日,步步筹谋、步步算计。

    于山门中殚精竭虑、数年思索;

    于四海中各处遨游、广撒纸人……

    斗西方,降血蚊,整叛军,灭金蝉……

    终于,又一个十二年顺利收尾,让他前功未弃,功成圆满。

    来不及多振奋,李长寿身形化作游鱼施展水遁消失不见。

    功德已是接完,本体自是要回山门藏起来。

    此前被截教一闹,现在的安全系数与隐蔽系数直线下降,还是要尽快想个对策才是。

    ……

    天庭瑶池,李长寿收完功德,立刻回转心神。

    就听玉帝笑道:

    “今,有长庚爱卿清查南赡部洲水路,江河湖海需各路水神统辖,水路与海互通,各路水神由东海龙王与长庚爱卿拟定分封。

    长庚爱卿何在?”

    李长寿连忙向前,“小神在。”

    玉帝道:“龙族之事,你居功甚伟,但今日刚为你晋神位,不宜再增,待你今后再立功劳,一并奖赏。”

    “小神多谢陛下厚爱!”

    李长寿作揖道谢,而后便与众龙各回座椅。

    龙族大半喜笑颜开,全然没了此前郁闷憋屈之感,西海龙宫的座区倒是最为安静,但也都老老实实,不敢造次。

    李长寿坐回自己的位置,一旁东木公便端着酒樽相迎,说了几句恭贺的话语。

    赵公明又拉着李长寿的胳膊,传声笑道:

    “长寿老弟,认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还有这么雷厉风行的一面,一条老龙,说砍竟然就砍了。”

    “形势所迫、形势所迫,”李长寿笑着回了两声,但他纸道人的身形突然顿住,扭头瞪了眼赵公明,

    李长寿紧紧皱眉,反手握住赵公明胳膊。

    赵公明不由眨眨眼,这是咋了?

    李长寿目绽神光,“老哥你刚刚,喊我什么?”

    赵公明沉吟了几声,“喊错了吗?

    这不是想跟你再亲近点,就喊你名讳了……

    这个,失礼了?”

    “没、并未,”李长寿只是皱眉,低声问:“只是这长寿之名,老哥你从何处听来?”

    “前两年,我去三仙岛上,听三妹四妹偶然提起……”

    赵公明此时已是明白了什么,也是皱眉看着李长寿,“这事可有什么要害之处?”

    “无事,只是感觉有些惊讶,一时不太适应。”

    李长寿已恢复镇定,笑道:“我已许久没用这个名号在外走动,老哥你可曾将此事告知旁人?”

    “自是没的。”

    “那就好,还请老哥代为保密,”李长寿低声道,“我与西方博弈收龙,如今算是功成大半,事后定还会有一番博弈。

    此名若是露出去了,极易被西方所趁。

    我修为远不如老哥,若有什么邪咒之法,恐身危矣。”

    赵公明闻言满是郑重地点点头,还说稍后就去三仙岛一趟,叮嘱两位妹子,让她们千万不要对旁人再提起‘长寿’二字。

    对于赵公明,李长寿还是信得过的;

    但此时,李长寿已是清晰地认知到……

    自己现如今的‘安保体系’,必须来一次大升级,小琼峰流浪计划已迫在眉睫,绝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李长寿正自盘算着,忽听侧旁有仙子禀告:“娘娘,蟠桃熟了,已是在送过来的路上。”

    这蟠桃盛宴,总算要正式开始!

    ……

    与此同时,度仙门,小琼峰上。

    湖边草屋中闪耀起淡淡仙光,一抹倩影自床榻飘起,悬浮于半空中,身上仙裙轻轻飘舞,四面八方吹起了,向她而来的微风……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