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法师和两教几位圣人弟子,讲道两日一夜,就散掉了此地结界,各自散去。

    能看出,阐截两教仙人们的‘听道’体验相当不错,两边圣人弟子对玄都大法师,似乎更敬重了几分。

    正所谓,道无先后,高者为爸。

    咳,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大法师脱胎于太清大道的自然随心道,玄妙异常、难以言喻。

    单单只是一句‘随心于方圆之内,方可得自在圆满’,便让广成子这般境界高深的圣人弟子,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大法师并没有直接回返兜率宫中。

    他只是说让李长寿处理完大典之事,再现身相见,随后就去了不知何处。

    暂不提三教之事……

    龙龙们这次是真的激动了。

    当敖乙身上的龙族业障消散的一瞬,沉降在无尽深渊中的龙族,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看到了一缕亮光……

    他们当天就送来众多礼物,几位在场的龙子排队向前,跟海神混眼熟。

    海神帐下,怎么能只有一个大统领?

    那怎么着也要有几个副统领、小将军、小队长之类的吧?

    有敖乙成功上岸作为榜样,龙族群情激动,当真是想抱稳南海海神的大腿!

    对于龙族而言,南海海神、不,应该将南海两个字去掉。

    对于龙族而言,海神已不只是合作伙伴那般简单。

    为此,龙族立刻准备了大批宝物,迅速安排到位,而那几百名直接从南海龙宫直接带出来的、刚刚挑选出来的海族美女,就是众礼物之一!

    龙族送礼的方式也是别具一格。

    他们知道李长寿身为人教重要人物、天庭重要臣子,为了名声面皮,肯定不能直接收几百个美女。

    所以他们直接送了李长寿一座……

    海!景!府!邸!

    该府邸位于南海之滨一座仙岛上,四面环水,整体由水晶、珠宝所打造;

    府邸由一座主殿、四座偏殿,殿内帷幔软帐、华池温泉、明珠灯珠……但凡李长寿能想到的洪荒奢侈品,其内应有尽有,极其奢华!

    而那几百名海族美女,不过是这府邸配备的侍女,还是可以千年换一批的那种!

    李长寿:……

    果然,还是小琼峰的穷字,限制了他在享乐方面的追求。

    洞府搞这么大、这般豪华,有什么意义?

    他跟师妹、师父也住不过来,远不如湖边几只草屋来的轻松自在。

    如果把这些昂贵的东西都换成宝材,炼制成绝品防护大阵,哪怕里面给他盘个土炕……李长寿说不定就笑纳了。

    当然,府邸最好还有可大可小的功能,关键时刻能收起来就跑……

    李长寿委婉拒绝了这份谢礼,将宝材之类的都留了下来。

    折现只是玩笑之语;

    他现在已是天庭正神,代天巡查四海,多少也要注意下自己的形象。

    但礼物没送到位,龙族总是心底不踏实,敖乙也被请来说情,想让李长寿多收些好处……

    最后,李长寿只能许诺,自己稍后会在四海之中选择一地,建造自己的海神洞府,到时候会跟龙宫提前打招呼。

    龙族这才放下心来。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波在这里,是名词之意。

    海神大典即将落幕前的深夜,李长寿看着海神庙后院中,飘着、躺着、站着的一只只美貌的女凶魂,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龙族搞事还在情理之中,这地府跟着搞什么乱?

    是不是有人在外面传他海神好色之名?

    几个巫族出身的地府高手搓着大手,在他面前一阵‘嘿嘿嘿’的直笑。

    这些凶魂,他们也是在地府那数不清的、无法转世的凶魂中,精挑细选;

    一个个都是貌美如花,长发挡脸、衣袖飘舞,满满的异种风情!

    当然,重点还是突出脸蛋漂亮,身段前凸后翘……

    李长寿苦笑道:“各位,这是作甚?”

    脱了头套的牛头搓着大手:“海神大人,初次见面,我们地府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特产。

    您看,这些……还行不?”

    “各位可是有所求?”

    李长寿正色道,“大德后土造化六道轮回,此事在我最初修行时,家师就不断提及。

    若地府有难处,还请尽管对我言明,只要力所能及,我定斟酌而为。”

    一巫族高手忍不住小声嘀咕:

    “那个,‘只要力所能及’后面,通常不都是‘全力以赴’吗?”

    这人话音刚落,一旁就飞来一只砂锅大的拳头,正中这家伙小腹;

    说话之人那张粗糙的大脸盘子,瞬间成了酱紫色,又被一只大手从后捂住嘴,半声惨叫都发不出来,被拽到了几人身后。

    其他几巫连忙陪笑。

    李长寿淡然道:

    “我做事一向实事求是,若做不成而胡乱许诺,岂不是白白给旁人希冀?

    那当真是不智之举。

    与其空口言说,倒不如先听问题、仔细斟酌自己能否做到,如此才算是对各位负责。”

    这几位巫族高手闻言一怔,随后就是恍然大悟,看李长寿的目光都是满满的敬佩。

    巫族,洪荒历史上,平均忽悠抗性最低的一族。

    失去头套就木得灵魂的牛头,禁不住对李长寿竖起大拇指,笑道:

    “海神大人果然不同凡响,我们其实也没什么请求,就是看龙族送美女,我们也想跟着表示表示。”

    言语一顿,牛头眼圈一红,嘴唇颤抖着,凄然道:

    “海神大人,我们地府当差的……苦啊。”

    “哦?”

    李长寿皱眉紧皱,忙问:“地府也是天道所立之阴司,按理说也该享天道之功德,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原来您知道这事,”牛头顿时变了个面色,尴尬的一笑,“我就随便抱怨抱怨,其实地府当差,还过的去。”

    李长寿:……

    “海神大人,是这般。”

    牛头身旁,一名看起来还算睿智的中年男人,主动开口道:

    “我们是想请海神大人,帮我们出个主意。

    我们入地府时曾对天道立誓,绝不去干预巫妖大战之事,巫妖轮回之真灵,公平以对。

    为此,我们追随后土娘娘入地府的这一脉,跟其他巫族也很快闹翻。”

    牛头接着道:“后来巫妖大战落幕,我们巫族和妖族都是输家,妖族有圣人娘娘罩着,给他们留下了一条活路,但我们巫族……

    唉,去北俱芦洲苦寒之地艰难挣扎,看似是比他们妖族好了许多,其实也都差不多。”

    李长寿缓缓点头。

    又听牛头骂道:“而且,也不知是谁嘴巴那么欠,给北洲巫族出了个馊主意!

    还想以巫人取人族而代之,非要去支持那个蚩尤!

    结果,轩辕黄帝大胜蚩尤,巫族的老底也是差点被赔光了,现在北洲巫族的处境,怕是更加艰难!”

    李长寿清清嗓子,言道:“我也是人族出身。”

    “呃,海神您不是海里的啊?这就有些……”

    “唉呀,老尴尬了……”

    “哈哈哈,”李长寿朗笑了几声,心底已是有了计较。

    很明显,想要在地府捞功德,自己要先帮北洲巫族解决下生存难题。

    当年巫族和人族本就是盟友,共同抗击妖族,后来也确实是因蚩尤战轩辕之事,才让巫族和人族彻底闹掰。

    在这件事上,自己不得不考虑人族之利益,这是根本原则,不能忘却。

    稳一手,不能随便答应。

    李长寿道:“这样,我百年内会去北俱芦洲一行,虽不能帮巫族解禁,无法带他们离开北俱芦洲,却也可试着帮他们改善下生存环境。”

    “当、当真?”

    “自然。”

    这几名巫族高手顿时咧嘴笑了出来,口中不断说着感激的话语。

    牛头他们几个临走,还故意装傻,不去收那五百女凶魂,被李长寿直接拦了回来。

    凶魂无法投胎转世,大多是心有怨恨难平;

    这般凶魂,会在地府游荡,渐渐耗尽自身灵力,归于真灵状态,再投六道轮回之中。

    李长寿也算做了件好事,当着牛头等人的面,念诵道门度人经、向生咒,将这些凶魂的怨气化解。

    当这些凶魂化作正常魂魄,一个个跪伏在李长寿面前,李长寿点点头,受她们一拜,也算了断因果。

    这确实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是耗费些微的仙力,而且不沾任何因果。

    ——因天道限制,地府阴差并不能用这般咒法。

    送走地府一行,李长寿也是感觉有点小累。

    他还没来得及去海神大典的闭幕式看看,一缕蚊声入耳,文净道人就如勤劳的小蜜蜂,又来送信……

    这次,一半是道喜,一半是传信。

    根据文净道人所说,西方教几位圣人弟子,见到了海神得天庭赏赐神位,并为敖乙用神位洗去业障,已是明白天庭要分龙族一杯羹。

    此刻西方教已是换了策略,决定要跟天庭‘分龙’而食。

    李长寿听到这个消息,倒是真的头疼……

    他最担心的状况还是发生了。

    西方教不甘心被当枪使,及时调整大方向的策略,选择稍后慢慢跟天庭、人教博弈,分割龙族这盘菜……

    如此,既让西方教前期投入不至于血本无归,又可避免跟人教支撑、道祖所罩的天庭直接闹翻。

    只能说,大教无庸才。

    不过也无妨,李长寿这么多年的心力不是白白浪费,对方这般策略,也在他预料之中。

    就是稍后的压力会更大,己方也要做出一些调整……

    说完正事,文净道人还补充了一句:

    “恭喜大人,正式做了那四海之神,自此得天道庇护,当真是让属下羡慕的紧呢。”

    李长寿轻飘飘地岔开话题:“文净,你此时是否还想再见大法师一面?”

    文净道人的‘嗡’声顿时轻颤了下,“其实……见不见也无所……”

    “那算了。”

    “别!莫要算了!”

    李长寿闻言顿时露出几分微笑,文净道人本体气的咬牙切齿,却只是娇滴滴地说一句:

    “大人您莫要逗属下了,属下这便赶过来……”

    “哎,你本体不易妄动,以免引起旁人关注,这缕神通稍后就在此地停留,大法师自会来寻我,如此你可见到。”

    李长寿语重心长地说道:“待你今后脱离了西方,我自会为你正式引荐。”

    “多谢大人!”

    那灵山脚下的洞府中,文净道人顿时坐起身来,呼吸都有些急促,表情有些渴望,却只是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着。

    话说,大法师出去大半天,干什么去了?

    李长寿心底有点纳闷,不过大法师神龙见首不见尾,自己瞎猜也定不会有什么结果。

    看着自己肩膀上的这只血蚊,李长寿心底顿时啧啧一笑,这可是圣人老爷钦点的约会。

    不过大法师跟文净道人肯定没什么结果就是了,两者也未免太不搭了。

    ……

    东海深处,三仙岛,一处凉亭中。

    两名少女鬼鬼祟祟地躲在远处,做出侧耳倾听装,琼霄手中还拿着一只海螺状的法宝。

    凉亭之内,玄都大法师一直眯眼笑着,口中不断说着三教往事。

    云霄在旁静静听着,却是不知这位道门大师兄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玄都师兄,”云霄轻声道,“您贵人事忙,若是有什么话语直说便是。”

    “这个,哈哈,咳,”玄都大法师抬手干咳了两声,“云霄师妹,你自远古修行而来,不知,是否有动过道侣之念?”

    云霄闻言不由轻笑,言道:“那边正偷听你我说话的两位小妹,不正是我之道侣?”

    “我所说道侣,并非此道侣,而是彼道侣,”玄都大法师正色道,“为兄修自然道法,也算明自然精义。

    云霄师妹既生而为女子身,便也有此道侣之契机。”

    云霄面色却是毫无变化,依然是那般温婉,又仿佛拒人千里之外。

    她轻声道:“我自是没有过道侣,也未曾动这般心思。

    师兄莫非今日来,是想打探此事?”

    大法师笑道:“也不能说打探,只是打听一番,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还有,师妹莫要误会,此事并非是我打听的。”

    言说中,大法师在袖中摸出一只画轴,“师妹请看,这画中人可认得?”

    “画中人?”

    云霄有些不明所以,将画轴接过,缓缓打开,却见其内画着一英俊男子,剑眉星目、眉眼带笑。

    而且这并非画作,而是将心底画面拓印下来的神通产物。

    “虽不认得,但看着总有些面善,像是在哪里见过。”

    “你们这几日确实刚刚见过。”

    “这是……”

    云霄眼前一亮,却是禁不住掩口轻笑,一直有些冷淡的面容,多了几分生动的表情。

    “竟是他?天天扮作那般老态,当真是如他所说,怕自己原本样貌暴露了,让人觉的他办事不牢靠呢。

    这也相差太大了些。”

    诶?

    玄都大法师心神一动,倒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云霄那古井无波的心境,出现的少许变化。

    莫非,真的有戏?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