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位来了此地却并不愿现身的仙子,自然就是云霄。

    也只有她这般高手,才能在数十里的距离,躲过玄都大法师、赵公明等人的探查。

    ——显然,旁人并不知云霄仙子躲在此处。

    李长寿借天道‘神器’意外发现了仙子芳踪,后者立生感应,便不再躲藏,大大方方地飞向了登云台处。

    她只是不愿现身,并非不能现身。

    空中,李长寿扭头看了几眼,从这个角度远距离看仙子,倒是更觉……

    “恭喜海神呐!”

    一声大笑,身着喜袍的月老出现在云端,带着大批天庭文臣武将向前,对李长寿不断拱手。

    李长寿收回远眺的目光,转身与天庭众仙家拱手做道揖,熟络地寒暄了起来。

    作为天庭玉帝,最忌何事?

    必然是手下仙神结党营私,架空神权。

    李长寿对此早有准备,与众仙神寒暄归寒暄,却始终保持着少许距离,既不得罪人,也不与月老老铁之外的神仙交好。

    待众仙家贺喜过后,东木公又驾云而来,笑道:

    “海神,你且处理凡间事务,三年之内需得到通明殿中述职听宣。”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今日能得陛下赐下正神之位,也多赖木公这些年不断提携。”

    “海神客气了,”东木公笑道,“今后你我同殿为臣,为陛下效力,若我有举止不当之处,还请海神多多提醒。”

    “木公言重。”

    这一对真假老神仙相视而笑,却是默契不减。

    该做的都已做了,东木公与天庭众仙家告辞而去,高空出现道道金光,接引天兵天将回归南天门。

    自始至终,天庭众仙神都被天道之力包裹,受天道庇护,这点也算是天庭的一大‘优势’……

    只不过,李长寿仔细观察了一阵三教众仙的微表情,发现他们自始自终都没什么触动。

    修仙本就为逍遥,何须天规束自身?

    三教仙人都已在圣人荫庇之下,对天庭自然不会有什么兴趣。

    李长寿心底不由浮现出,封神大劫的表面起因,自然就是‘三教弟子目中无人,不尊天帝之令’,故天帝去紫霄宫哭诉,道祖招三清圣人签押封神榜。

    像‘帝辛题诗辱女娲,女娲一怒遣三妖’,那都是依劫运而生的事端,量劫在此之前早已开始运转……

    三教仙人看不上天庭,自然也有三教仙人的底气。

    反观那些龙族高手,一个个神情激动,不少老龙热泪盈眶,注视着在黑云雷暴中翻滚的……小青龙。

    李长寿今天也算比较讲义气,没直接下去接待贵客,而是在空中静静站着,等待敖乙完成蜕变。

    下方数不清的凡人在不断跪拜、叩拜,还有人以为海神要上天离开他们了,上到八十岁的老妪、下到十六七岁花季少女,都是痛哭流涕、万分不舍。

    还好,李长寿对熊寨神使传声提醒了几句,众神使拿出李长寿此前编的几段顺口溜,开始现场普及天庭小知识……

    海神只是得了天帝封赏,今后会一直庇护四海之滨,关照打渔为生的渔民。

    顺便也宣布,海神教的神庙,今后都会悬挂天帝画像;

    天帝就是神仙的头头,管着所有神仙……

    海神大典上的哭声很快消失不见,万民欢腾,赞美天帝的喊声不绝于耳。

    待敖乙冲出黑云,千丈长的龙躯直飞天际,又在高空对着李长寿俯冲而下,缩小身形,化作数十丈长短,主动落在李长寿脚底。

    青龙发出一声浑厚的呼喊:“教主哥哥!”

    李长寿略微摇头表示拒绝,但青龙固执地向下探头,将李长寿径直顶在头顶;

    随后,青龙载着李长寿,在天际飞舞遨游,又引来千龙相随,在南海之上飞舞许久。

    可惜李长寿此时是一身长袍,并没有威武的铠甲、头盔,手中也没有金光闪闪地钢叉。

    不然,配一段【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就绝了……

    此时敖乙的境界,已是相当于人族炼气士的天仙境中期。

    这让李长寿颇为感慨,这种靠血脉提升实力的种族,完全就是不讲道理。

    人族修行要讲求参悟大道,而龙族只需要撸自身血脉就够了……

    羡慕不来,羡慕不来。

    在南海上空飞了一阵,李长寿跳到云上,敖乙的龙身各处闪耀金光,化作了人形,跳到了李长寿身侧,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着……

    李长寿皱眉道:“你怎么人身时,还是没什么变化?”

    敖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少年身形,也是一阵纠结,低声道:“可能,是年少时那次噩梦还未退去的缘故……”

    “呃,”李长寿抬手拍了拍敖乙的肩膀,“不要太在意这些,这样的身形也不错。

    嗯……起码看着显年轻。”

    敖乙额头挂了几道黑线,一阵哭笑不得。

    当年的那些冷面老道,如今却是一直查不到踪迹,让敖乙想找回场子都无的放矢。

    他们后方跟着的一条条真龙、蛟龙,此时先一步朝着海神大典飞去,各自化作人形,列队守在南海之滨。

    李长寿驾云,带着敖乙朝大典飞去。

    “教主哥哥,有了天庭神位,咱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什么都不必多做,等你父王他们商议出结果吧。”

    “父王他们应当会有所决断了。”

    李长寿道:“大概半年后,我会去天庭报到,到时你可要一同过去?”

    敖乙重重地点头,言道:“哥哥你随时喊我就是!”

    “你今后肩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李长寿道,“若有什么烦心郁闷,或是拿不准之事,可随时找我商议,莫要走进死胡同,钻龙角尖。”

    “哎,”敖乙笑着答应一声。

    这少年的笑容是如此的澄澈,让李长寿看着都有些……

    不好意思。

    ……

    海神大典还在继续;

    但主菜已过,接下来就是海神教内部的庆祝活动。

    李长寿请三教仙人同回海神庙中喝茶,又让敖乙招待龙族、地府的宾客继续观看庆典。

    大法师也拿出了‘东道主’的气度,邀广成子、龟灵圣母、赵公明、赤精子、无当圣母等圣人亲传弟子,一同为在场的道门弟子讲道论法。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让阐截两教仙人都觉得此行不虚。

    如广成子这般高人,对此也是颇感期待,毕竟他们只知玄都大法师深不可测,却不知道门大师兄道行到底有多深……

    一同论道,多多少少能探明一些。

    于是,海神庙后堂顿时成了讲道之所在,大法师轻拂衣袖,在海神庙周遭布置了一层结界。

    李长寿却提前溜走,没凑这个热闹。

    虽然很想听大法师讲道,但现在他的状况,渡劫已是箭在弦上、只差几哆嗦,若是因为听道而提前哆嗦几下,事情就变得不可控了起来。

    此时渡劫的成功率还能再提,还有一些手段可以用上;

    稳妥起见,李长寿不想自己栽在那一点欠缺的百分之一……

    男人,必须学会控制自己。

    李长寿刚离开海神庙,一缕传音便入了耳中。

    “为何不去听几位师兄师姐讲道?”

    扭头看去,却见云霄仙子站在云端,身着素白长裙,挽起简单云鬓,素雅不落凡俗,清眸映照花容。

    李长寿苦笑道:

    “大典尚未落幕,我这个海神就躲在此地不出,着实对不住这么多赶来上香的信众。

    我倒也很想去听。”

    云霄仙子听着李长寿少许抱怨的话语,嘴角露出少许轻笑。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云霄轻轻颔首、侧身,算是半受了这一礼。

    李长寿问道:“仙子可有要事?”

    “并未,此前有些放心不下大哥,便跟着他来了此地。”

    云霄柔声道:“大哥他因没得到道友邀请,心中苦闷,昨日去三仙岛上找我与三妹四妹抱怨。

    我料想,道友举办香火神教的庆典,或许是有正事要做,应是斟酌过之后才决定不请大哥。

    但看大哥郁闷的紧,便让他主动来找你责问。”

    李长寿:……

    怪不得!

    他就说赵大爷应该会顾忌面皮,按理不会不请自来,没想到……

    李长寿叹道:“仙子,可否在南海走走?此事我也该好好解释。”

    “善,”云霄轻轻颔首,驾云与李长寿并肩而行,间隔了三尺之距。

    处理与赵公明、云霄的关系,当真也十分棘手。

    既不能相恶,也不能太近,免得会被因果牵扯,相约上头怼圣人。

    当下,李长寿简单解释了几句,自己今日不过是演一场戏给龙族看,给龙族指一条上天之路,不必请赵公明前辈前来……云云。

    云霄听罢略作思索,轻叹了声,柔声道:

    “道友思量倒是不错,这般场合本不用大哥现身。

    也是云霄鲁莽了,让大哥过来,以至于惹来两教高人,又惊动了玄都师兄。”

    李长寿心底暗赞几声,忙道:“仙子不必自责,此事从结果来看是极好的,顺带还为我加厚了跟脚,让西方算计我时多了几分顾虑。”

    云霄轻声问:“道友为何如此忌惮西方?

    有大师伯站在道友身后,西方便是一教双圣,也应不会为难道友才对。”

    李长寿心底一动,决定趁机对云霄说点什么;

    他双手对着空中抱了抱拳;

    云霄立刻会意,素手轻晃,在李长寿身周做了一层云雾,又轻轻眨了下眼,示意他可以畅所欲言。

    “我有几句妄言,仙子纯当乐子一听。”

    李长寿传声道:“仙子觉得,圣人老爷在哪种情形下,会直接出手,以圣人法力与人斗法?”

    云霄面露思索,还未来得及回答,李长寿又道:

    “那,圣人老爷又会在何种情形下,会直接对尚未成圣之人出手?

    同样的还有一个问题,圣人老爷在哪般情形下,会对其他圣人的弟子出手?

    在我看来,不应以圣人荫庇而自持无恙,未成圣,终是蝼蚁罢了,该防,需防,万不可大意,更不可情急失措。”

    云霄不由陷入了沉思。

    李长寿心底一叹,也不知自己这番话能对云霄仙子产生哪般影响,又能否在今后的封神大劫中,让她多几分克制……

    云霄离开时,对李长寿道了声谢,似是有所领悟,又似乎还在思索。

    她本就是来此地看看,没去论道便是想尽快离开,只不过与李长寿在南海上空散了一段云、聊了一阵天。

    目送云霄仙子的背影渐去渐远,李长寿心底也莫名有些轻松愉悦。

    他又验证了下,元神侧旁那小金叉的探查能力,发现这东西探查也是有限。

    此时只是追出一万四千里,就不见了仙子的背影……

    ‘应该是跟本身的实力有关吧。’

    李长寿心底一笑,稍后还要花时间,开发出‘神力’的功用。

    目光转到海神大典附近,李长寿却是禁不住嘴角抽搐几下。

    龙族这次,动作是真的快。

    一箱箱宝物已经运了过来,这次甚至还带来了数百名美腻的侍女,作为庆贺海神上天的‘礼物’。

    这怎么能明着送!

    咳,送这个他肯定不会收!

    李长寿当真想过去问一句,这些侍女折现兑换成阵基宝材行不行……

    此时,这几百名侍女不只是让李长寿犯愁,也让此时还没什么存在感的地府来人犯了难。

    牛头正跟几个巫族高手蹲在角落中,看着海边天上龙族的送礼大队,一阵纠结。

    “龙族这些老小子动作真快啊,咱们这边刚开始研究怎么巴结海神,他们已经送礼过来了。”

    “元帅,这咋办,咱们地府穷的叮当乱响,送宝物肯定送不了。

    女战巫一个个又壮的跟榔头似的,这也送不出手啊。”

    牛头一咬牙,低声道:“不就是送特产吗?

    哼!他们海里面多海族美女,咱们地府就没漂亮的女鬼吗?

    去,派人抓几百个不能轮回的女凶鬼过来!”

    其他几名巫族高手顿时眼前一亮。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