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没让文净道人久等,大法师就飘然而回。

    难得的是,今日之大法师,并未给自己主动打上开赛克,真容暴露在了李长寿……肩头的蚊子眼中。

    不过大法师终究是大法师,哪怕文净道人此前极力隐藏,且大法师未曾提防李长寿,也立刻察觉到了文净道人的存在……

    “她怎么也在此处?”

    “是此前来给弟子送信,”李长寿忙道,“弟子这就让她回去。”

    言罢,掌心涌出一口三昧真炎,将这只血蚊径直烧掉。

    某洞府中,身着红纱裙的凶人,已是跳到了一侧宝池中,在那一阵扑腾水花……

    可惜没人能见到。

    且说海神庙中,大法师笑问李长寿,此时他的本体是否要回度仙门中‘躲’起来;

    李长寿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却是重重地点头答应。

    必须的必!

    来时提心吊胆,回去有大法师亲送,李长寿心底顿时满满地幸福感。

    末将长寿,愿为人教……嗯,有限度地洒热血!

    大法师这次并没有施展乾坤道法,而是驾云带着李长寿在夜空中不快不慢的飞行,似乎是有些心事的样子。

    李长寿心底也在嘀咕,大法师莫非是猜到了圣人老爷跟自己安排他相亲之事?

    然后,想让他这个小弟子背锅?

    这个……他可消受不起,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蚊道人!

    “长寿啊,有件事我还是需要对你提醒一下。”

    来了!

    李长寿心道要遭,连忙做了个道揖,道:“弟子听着。”

    “不必这么拘谨,”大法师笑道,“人教之中,你最能替老师分忧,你我又最是亲近。

    嗯,是这般,此前我去了一趟三仙岛。”

    李长寿:……

    这剧本好像跟自己所想,有点南辕北撤。

    “您去三仙岛……做什么?”

    大法师抬手拍了拍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肩头,“自然是为你跑的这一趟,我都给你打探清楚了,云霄师妹从未动过情念。

    虽说这也代表着,对你也暂时没这个意思,但也不会有旁人与你争抢了!”

    争……抢?

    李长寿禁不住还歪了下头,额头缓缓冒出几个问号。

    这是,什么跟什么?

    李长寿顿时哭笑不得,忙道:“大法师您莫不是以为,弟子对云霄前辈有非分之想?”

    “哦?”

    玄都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眼中仿佛倒映着星辰,笑道:

    “你问一问本心,有无自知。

    我在讲道时可是见到了,你与云霄师妹在南海遨游,一个眼中带笑,一个眉角凝神,这却是骗不得人的。”

    李长寿不由一阵皱眉,低头咳了声,苦笑道:

    “要说好感,自然是有的,可大法师,弟子有好感的人并不只一个,对云霄前辈绝不敢有这般妄想。”

    重点是,这背后牵扯因果太大。

    李长寿见大法师笑而不语,又忙道:“大法师,弟子觉得,男女之事应该是分阶段的。”

    “哦?如何分阶段?”

    大法师顿时来了兴致。

    李长寿道:“先有好感,再是心动,若互相吸引、条件合适,自可成佳偶。”

    大法师又问:“好感二字作何解?”

    “弟子斗胆说一些自己的想法,”李长寿道,“所谓好感,就是觉得此人不错,可以是外貌引发,也可以是其性格影响。

    弟子对云霄前辈的这份好感,便是出于后者,云霄前辈的气质就很吸引人。

    可是,像度仙门中,弟子对一位师叔就有些许好感,对自己师妹也有好感,这并未牵扯到男女之情。”

    玄都大法师也略微皱眉,问道:“你既有好感,为何与她们未牵扯到男女之情?”

    “一是弟子一心修道,二是觉得时机不对,三是在姻缘之事上,弟子必须慎重对待。”

    李长寿正色道:

    “道侣之因果牵扯太大,与一人结成道侣,就要承受此人带来的所有因果。

    而且,大法师您曾教导弟子,凡事无定心,便可无定性。”

    大法师一阵沉吟,“你这般怕因果而违背心意,于修行反而无益。”

    李长寿斟酌一二,笑道:

    “弟子觉得,好感其实也是可以累积的。

    若好感积累到一定程度,足以让弟子不顾因果也要与之相守,那便是心动。

    若弟子心都动了,也不会违背本心、压抑心境,不然就与您的教导相违背了。”

    “善,”玄都大法师满意地点点头,“其实你只需告诉我一句,你对云霄师妹有无好感就是了,不必解释这么多。

    怎么,还抹不开脸了?”

    “可大法师,好感并不等同于动心……”

    大法师又道:“云霄师妹也觉得你性情不错。”

    “这?”

    “还说你是个好人。”

    “咳!”李长寿低头咳嗽了两声,又是一阵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事?

    强行配对,最为致命!

    又听大法师道:“能看出,云霄师妹对你并无厌恶,甚至还有几分欣赏,这已经很难得了。

    但像云霄师妹这般,一心仰慕大道之生灵,对这种事根本不会分心,想要打动她,你有一条漫漫曲折之路要走。

    不过,既然你说自己还没动心,那我就不多管此事了。

    顺其自然,且看后事吧。”

    随之,大法师又语重心长地道:

    “如果是这件事,能帮的我都会帮你;

    若是你能给咱们人教增添一位高手助力,那也是绝佳的好事。”

    李长寿:……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用美男计,去挖截教墙角了一般?

    还好,大法师并未再多提此事,玄都大法师与李长寿继续闲聊几句,就送他回了度仙门附近。

    海神大典进入了人员疏散阶段,李长寿此前就已安排好了各项工作,也有纸道人在旁应急,倒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临近度仙门时,大法师又道:

    “此时你已是天庭正神,得天道庇护,享天庭功德,道心心境可因此有所浮动?”

    “多谢大法师挂念,弟子应当无碍。”

    李长寿笑道:“成海神之位的不过是南海海神李长庚,与这度仙门中的元仙境弟子李长寿,又有何干?”

    玄都大法师眨眨眼,随后便是抚掌大笑,口中连连称‘妙’。

    随之,大法师背负双手,一步迈出,身形转眼消失不见。

    李长寿稍微松了口气,立刻朝着下方山林落去,检查了身上的测感石,又在山门外绕行到了几圈。

    待天将拂晓,李长寿才施展土遁到了度仙门山门前,呼唤灵娥出来领他进去。

    ……

    外出时,李长寿用了自己此前在度仙门地脉中,暗中留下的小地脉挪移阵。

    那挪移阵是单向的,也无法逆向钻回来;

    想要不出动静进入护山大阵,李长寿还缺了几样破阵的灵宝。

    少顷,灵娥驾云自小琼峰去了破天峰,领了外出玉碟,又匆匆赶到山门处。

    那守门的老大爷……咳,老仙人还不放心地叮嘱一番:

    “你这般女弟子出门当要小心为上,本就修为不高,莫要着了歹人算计。”

    灵娥连忙点头应答,说自己只是在附近散步走走,寻找几样草药,回去学习炼制丹药。

    飞出山门,灵娥驾云朝师兄所说山林赶去。

    李长寿早早在此地等候,见师妹自林梢上驾云而来的身影,也不由有些出神。

    灵娥是得了纸道人传讯便匆匆飞出来的,未着半分妆容,但那张俏脸精致可人,白皙肌肤惹人怜爱……

    最难得的便是她自身那清新灵动之感,在清晨日光的映衬中,几乎满溢了出来……

    灵娥身上的浅绿长裙,搭配着那镶嵌了几颗黄玉的束腰,又将她美好的身段展露了大半。

    纤美已足夸,难得玉无瑕。

    李长寿心底一叹,还是看着长大的师妹靠谱且安稳。

    呃,自己被大法师带的,竟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对师妹,是不是也该换个态度,莫要让她疑心疑鬼,专心修行?

    “嗯?”

    灵娥突然在十丈之外顿住身形,长长地睫毛忽闪忽闪,顿时发现了什么。

    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

    “哼哼,师兄,你又在考我对不对?”

    灵娥嘴角一撇,有些不满地轻哼了声:

    “肯定是放了个纸人在那,我过去就中陷阱了!

    真的是,人家听到你说话就连忙跑出来了,头发都没来得及打理!”

    李长寿:……

    他就静静地看着;

    看着灵娥放出两只纸人,朝着自己这具带着本体的纸道人凑了过来,一点点探明周遭落叶浅草,还小心翼翼地戳了自己脸颊两下……

    算了,继续教吧,差远了这个。

    李长寿摇摇头,纸道人径直化作纸人的模样,本体从纸人背后钻了出来,化作了一只小虫。

    “带我回去了。”

    灵娥眨眨眼,小声问:“师兄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你猜,”李长寿淡定的一笑,“不猜稳字经抄三百遍,猜错了稳字经抄五百遍。”

    灵娥:……

    突然想把臭师兄扔外面!

    ……

    海神教大典过后,李长寿肩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大半。

    这种感觉十分明显。

    那些原本一直探查南海神教的西方教之人,完全没了影踪;

    一直担心龙族对天庭有所抗拒,现在发现龙族现在对天庭满是向往,甚至要不惜一切代价,帮一批龙子搞一些低阶神位,助他们摆脱业障……

    而受他影响,西方教调整了驯龙策略,也开始放缓对龙族施压,四海局势开始松弛……

    接下来,应该会有西方教之人找上门来,跟自己进行一次友好交流。

    李长寿到时自会故意避而不见,拒绝跟西方教有任何沟通。

    不然,对方很可能用此事做文章,让龙族觉得,天庭和西方教演了一场大戏……

    这种算计,李长寿自然不会上当。

    回了山中后,李长寿与师父师妹聚了一次,对师父言说了一些有关天庭之事,并督促师妹刻苦修行,

    灵娥这次倒是颇为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当场宣布闭关三年,让李长寿差点验明她正身……

    灵娥能痛快地闭关,倒是与酒玖小师叔有关。

    酒玖常驻棋牌室,最近有琴玄雅也经常来小琼峰上玩耍,若酒玖师叔觉得闷了,就可拉上有琴玄雅、熊伶俐一同斗大神、模拟仙生、三界杀等等。

    而且,最近小琼峰棋牌室常驻会员,又多了一位穷凶极恶江林儿……

    王富贵、咳,忘情上人闭关修行参悟金仙道,江林儿担心自家道侣修行之事,不敢长期闭关,又想多关注下小树灵的状况,也会常来小琼峰玩耍。

    如此,灵娥倒也不必担心小师叔会闷得慌,可以专心修道一段时间……

    灵娥如今修行起来,可谓动力十足。

    门内近来有不少女弟子成仙,从气质到肌肤状态都有了质的变化!

    也因此,灵娥也坚定了早日成仙的信念!

    李长寿若知道,自己不断‘劝学’,还不如这个理由有用,不知该会是何等感想。

    估计会打一顿吧,吊起来的那种。

    李长寿这半年除却谋划布局,也在努力做一件小事——

    研究神力。

    他已经发现,自己仙识笼罩之地,都可以施展出天道赋予的神力。

    当然,在陆地上他这个海神就是个没有水的鱼,蹦跶不起。

    但如果是纸道人在大海上,自己可以凭纸道人散出去的仙识,最高发挥出五成神力的功效。

    海神神力能做的事,包括且不局限于:

    发起海啸、引导鱼群、帮助海中生灵繁衍、提高海中幼仔存活率……

    目前阶段来看,并无大用。

    而这次海神教大典,也对海神教本身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海神教又迎来了一段神庙爆发期。

    海神与天帝的威名,迅速在南赡部洲西南广大区域宣扬开来。

    这次,已不再局限于海滨之地。

    不过李长寿提前就做好了发展规划,他可以跟那些野神争功德,但不能抢道门香火。

    眨眼就到了半年之期;

    李长寿用神念通知了敖乙一声,让敖乙去安水城的海神庙中与自己的纸道人碰面。

    是时候,正式去天庭逛一逛,去通明殿中签个到,去凌霄宝殿打个卡,正式成为天庭的组成部分了!

    当然,这次去的,还是本体……系列的纸道人了。

    ……

    ‘云霄师妹,咱们不如打个赌?’

    三仙岛上,一处偏僻的临崖阁楼中,那道在蒲团上静静打坐地倩影,缓缓睁开一双明眸。

    “唉,这玄都师兄,平白用这般事扰我心境。”

    云霄纤手一翻,掌心多了那只画轴,打开静静看着,随后便略微摇头。

    “多想反而会落入心境乱障,这般也就中了玄都师兄的算计。

    倒不如将此事随任不管,由心而定,也不必顾虑什么。

    需知本心本性,得明造化道生。”

    轻喃几声,云霄抬手轻轻一点,这画轴飞到了房中角落,自行挂在了一处青色帷幔后。

    随后,这位截教外门大弟子嘴角露出淡淡微笑,闭目凝神,迅速沉浸于大道之中,周遭环绕出少许晦涩的道韵……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