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文净道人虽然稳稳的忽悠住了,但自己现如今,却是真的陷入了危机之中。

    西方教现在对南海海神已是起了杀心,南海海神人设单纯的【人教中人】的背景已是有些不稳……

    还好,自己一直将真正身份藏了起来。

    此时来看,自己当时耗费心力,让人教小法师、南海海神、度仙门弟子,三个身份互相分离,确实不是白费功夫。

    现在虽说也非毫无隐患,毕竟要考虑到【敖乙被人搜魂】、【敖乙被人控制心神】、【敖乙被扔到了油锅】等等突发事件。

    但这总比他李长寿直接暴露在西方众高手的视野下,要好很多……

    身处这大教的旋涡之中,该如何才能更好的自保?

    李长寿也知,自己此时稍感被动,归根结底还是修道岁月太浅,积累不充分,导致自己在这般风云大事之中,无法全面发挥、尽善而为。

    他不禁陷入了思索。

    想要保护好自身,自然就是要‘藏得深’、‘跑得快’、‘明大势’、‘抱大腿’。

    一味躲避并不稳妥,只有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真正抱稳大腿,所以自己又必须在这个旋涡边缘游走……

    这就宛若一个怪圈。

    西方教今天出一个锁神蝶,明天说不定就会搞一个锁命虫……

    这谁受得了?

    自己能想个什么法子,把对方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挪开?

    文净道人此时,想必已经在对西方教复命;

    为了保护这位以后有大用的己方队友,那只锁神蝶,李长寿并未让文净道人摧毁,反而是让文净道人回去之后对西方教的副教主详细描述,如何找寻南海海神,又如何找错了十八次。

    虽然对方不可能真的‘知难而退’,但总归不能‘知难而上’,有可能会换个思路……

    说实话,只要不是威胁到李长寿的本体,纸道人对方想毁多少,那就随他们毁多少。

    大不了,以后再开发出点豆……仙人……

    嗯?

    轰隆隆——

    “天道之力?”

    密室中,李长寿被这般闷雷声所惊动。

    仙识扫过,发现在山门之外的渡劫圣地——某无名峰周遭,正飘着十多道身影。

    有同期弟子在渡劫。

    李长寿眼前一亮,将自己的烦心事暂时放在心底,立刻离开地下密室,对灵娥传声召唤。

    大不了,西方教如果再有动作,自己就直接请大法师出场,帮自己搞一场大戏。

    只需让西方教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动南海海神就够了。

    ——大家同台竞技,直接拔对手网线,那就未免太过分了。

    不多时,李长寿驾云带着灵娥、熊伶俐,朝护山大阵边缘赶去,隔着一层薄薄的透明光壁,注视着那名弟子渡劫的情形。

    与此同时,有不少门内弟子都赶来了这个方位,欣赏一下天劫,增加点自身渡劫的信心……

    今日渡劫的,还是个熟人。

    刘思哲,度仙门都林峰弟子,曾在小琼峰跟王奇师弟为爱顶过牛、角过力,也就是当初‘雁儿师姐’与‘奇奇师弟’的感情错乱之人。

    度仙门排名前十、前二十的仙苗,这几年都在准备天劫,谁先渡劫,也不会按照门内排名顺序……

    天劫可不会看谁的面子、听谁的安排。

    大阵之外的无名峰上,风云变幻、狂风大作,灵气滚滚而来,化作天劫劫云。

    那劫云的威势,在李长寿看来……

    倒也不算太强,多少有些稀松,这也侧面证明,刘思哲是真的刻苦修行,本身天赋只能称之为中上。

    李长寿观察了几眼自己师妹的表情。

    此刻,灵娥直面这般天地之威,俏脸有些泛白,禁不住轻轻抿嘴……

    “师妹,这天劫怎么样?”

    隔着半丈远,李长寿传声道:“以后你也免不了要走这一遭,天劫之下,若自身之道不够扎实,就是灰飞烟灭。”

    灵娥咬了咬嘴唇,楚楚可怜地看着李长寿,随之就是忧心忡忡地注视着那边的渡劫之人。

    啧……

    不给这个小丫头一点压力,天天跟酒玖师叔胡闹,如何能成大器!

    “师兄……”

    “嗯?”

    “这个……没事。”

    灵娥心底轻轻一叹,若非周围已经有不少身影,她说不定会问一句:

    【既然这般,那能否在渡劫之前,满足下本师妹一个小小心愿?】

    然后肯定会被罚抄写经文什么的。

    成仙劫并不会太磨蹭,劫云备好、渡劫之人站在空中,那劫云之下雷斑汇聚,一记雷霆当头劈下!

    “乖乖,”熊伶俐小声问,“这是真劈呀。”

    李长寿对二人淡定地传声道:“自然是真的劈,不然天劫的意义何在?”

    正此时,护山大阵临时关闭,浩浩天威扑面而来!

    显然是门内长老们,想让弟子们更直接的感受天劫……

    劫云之下再次出现雷斑,又是一道雷霆劈落,刘思哲身形站在空中巍然不动。

    熊伶俐问:“渡劫都要劈几道呀,表兄。”

    “刘师弟的雷劫,应该是七道,”李长寿开口说着。

    他看着劫云上方呈现出的少许异象,也喊不出这雷劫的称谓。

    可惜,没有截教仙在场,解说之道终究不圆满。

    雷光一道又一道地落下,第五道雷霆时,刘思哲身周已闪烁起仙灵之光。

    李长寿缓缓点头,刘思哲这一关,应该是十拿九稳地过了。

    第六道天雷落下,刘思哲身形被劈到了山头上,砸碎了一片山石,自身法力与天劫之力的冲撞,迸发出强烈的激波!

    灵娥也不由有些紧张;

    她在想自己面对天劫时会是哪般情形,能否扛得住这般威力的天劫。

    很快,刘思哲有些狼狈地再次跳了起来,浑身法力凝聚于身前,直面最后一道天劫!

    劫云各处雷斑闪烁,最后的天劫之力凝成了一道雷柱,直接将刘思哲的身影吞没,也将夜晚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啊——”

    雷柱中,刘思哲扬天大吼,长发乱舞!

    灵娥看的又一阵皱眉……

    待雷光消散,天地间回响起了悠扬的仙乐。

    空中出现了仙鹤回翔、仙子起舞、老翁托桃等异象,一朵灵芝般的祥云托着刘思哲缓缓飞起,而刘思哲闭着双眼,感受着自己踏入的全新世界,脸上满是陶醉。

    本次渡劫,没有飞升。

    灵娥轻轻呼了口气,“师兄,这就是成仙吗?”

    “嗯,”李长寿笑道,“这就是成仙,修行路上的第一道关卡。”

    灵娥那双明亮的眸子,顿时流露出少许向往。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

    总算,把灵娥的兴趣,从叶公好龙式的挂念,引到了一点点修行上……

    “师兄,咱们回去吧,”灵娥小声道,“我今后会努力修行,尽早面对天劫!”

    李长寿欣慰的一笑,刚要转身,突然扭头看向了一侧,传声道:

    “再等等,还有人要渡劫,多看一场,仔细体悟吧。”

    “嗯?”

    灵娥轻轻眨眼,渡劫这种事还能扎堆来的?

    果不其然,刘思哲那边天地异象刚刚消散,正回味自己渡劫的体会,这边突然有一名弟子大笑了两声。

    “我的天劫也到了!”

    话语刚落,原本消散的天地灵气,再次朝着度仙门汇聚;

    说话的那弟子立刻越众而出,飞向刘思哲所在的无名山峰,而新晋元仙刘思哲立刻让开场地,对这名弟子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语。

    轰隆隆——

    天雷滚滚,天威示警!

    第二波天劫表演正式开始,这次的天劫也是七道,算是仙门仙苗的平均水准。

    灵娥这次少了一些紧张,饶有兴致地又看了一遍旁人渡劫,见对方顺利通过,心底更是多了几分自信。

    然而,今天的度仙门弟子,似乎是跟天劫杠上了。

    第二人渡劫完,又窜出一人,继续引动了天劫……

    集体渡劫,其实也是有据可循。

    看到一两人成功渡劫,其他已经到了这个门槛的弟子们,心底来了自信,觉得这波能行。

    ‘他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于是,道心稍微震荡,天劫就被直接引动。

    第三人之后,又飞出了两名同期仙苗,小灵峰王奇,与他的道侣都林峰刘雁儿,双双渡劫成功。

    奇奇师弟与雁儿师姐,成了一对儿真?仙侣。

    一时间,门内众弟子摩拳擦掌,第六人跳了出来,直面自己的天劫,然后……

    死掉了。

    被天劫劈死的这位弟子,是破天峰一脉,与李长寿差不多年岁。

    也不知是渡劫前的积累不足,还是渡劫时出了差错,最后一道雷劫没能撑过,在山上留下了一具破烂的尸身……

    有点头脑发热的众弟子,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

    被天劫劈死的这弟子之师,却也只能一声长叹,向前为自己爱徒收拾起了尸身,另做安葬。

    灵娥那张小脸,从开心、激动、自信满满,也顿时变得有些……发虚。

    李长寿悠然道:“你平日里浪费多少时间在玩乐上,渡劫时,就会有多少风险。”

    “师兄……”

    灵娥小手拉着李长寿的衣角,抿着嘴唇,一时间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约法三……

    罢了,看灵娥也是受了刺激,李长寿难得温柔了一次,温声道:

    “天劫只是考验,并非是完全的杀劫。

    今日渡劫者六人,五人渡劫成仙,一人命丧天劫,已是不错的成功率。

    只是,渡劫始终是自己之事,旁人帮不上太多,你接下来须得安心修行,将自己的道基稳实,如此才可应对自如。”

    “哦,”灵娥乖巧地应了句,又扭头看了眼那被天劫削掉了数十丈高的无名峰,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

    ‘要不还是,先了却自己的心愿,再面对天劫吧。’

    灵娥轻吟几声,心底默默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出手……

    李长寿带着灵娥与熊伶俐飘然回返。

    带师妹围观了一波天劫,算是小小的插曲,能让师妹多几分对修行的敬畏之心,总归是好事。

    就是可惜了那位惨死在天劫下的破天峰师兄,若是多准备几百年,或许成功的概率会更大一些。

    接下来这二十年,应该是度仙门本期弟子渡劫的高峰期,自己也要安排出去一趟,然后‘意外’渡劫。

    本体倒是不必直接出去,安排个纸道人外出就是了。

    只要回来的时候,表露出元仙境初期的境界,也就能完美遮掩过去……

    唉,如果能拖到自己度金仙劫时,那就完美了。

    若真能这般,他出门一趟,门内以为自己是去渡成仙劫,实际上自己请大法师护法,找个隐蔽之地渡自己的长生劫。

    回来之后,门内问询,自己就说不小心渡劫成功了,那也不算撒谎。

    李长寿轻笑了声,随即渐渐收敛笑容,坐在丹房前的摇椅上,思索着如何应对西方教的攻势。

    反攻?

    暂时不具备这个条件,毕竟是自己拆西方教的台在先,现在是对方出手的环节。

    众所周知,洪荒算计经常是回合制。

    这一想,又是几日过去,李长寿心底大概想出了一两个应对之法。

    正当他想开始实践,两拨客人,前后脚赶来南海海神庙……

    最先来的,是龙宫送礼大队。

    一群仙蛟兵扛着六百箱宝物,万众瞩目中从空中落下,将宝箱堆在了安水城主庙中。

    这是给海神的谢礼,还有一份也被送去了天庭。

    也正因此,东木公匆匆赶来问询海神的意见,龙宫送的礼,天庭收还是不收。

    李长寿沉吟几声,反问了木公一句:

    天庭缺还是不缺。

    若缺宝物就收下,培养天兵也不只是功德之力就足够;若是不缺,就表现的大义凌然些拒绝。

    他们天庭可是正经的天道直辖洪荒管理机构!

    木公顿时明白了,匆匆赶回天庭应对。

    而当木公离开,李长寿清点完自己所得,计算着自己小琼峰综合防御体系又能取得多少进展时,一道身影自北面驾云而来。

    黄龙真人?

    这位老真人身着土黄色道袍,面露愁色,不断唉声叹气,应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讲道理,他海神庙什么时候改名成了【道门智慧屋】?

    怎么遇到难事,都要来此地找他一个人教小弟子倾诉?阐教没人了吗?

    李长寿仙识仔细看了几眼,没发现赵大爷的身影,心底也是松了口气。

    虽然赵大爷的妹妹很美,但赵大爷本身,确实是个不可控因素。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