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海神道友……唉。”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位身着淡黄长袍的高瘦老道,两人碰面寒暄之后,这老道已是有几次欲言又止,并不断叹气。

    这感觉,倒像是李长寿已经没救了一般……

    “前辈这是怎么了?”

    李长寿关切地问着:“可是因龙族之事而发愁?”

    黄龙真人又叹了口气,坐在侧旁许久无言。

    一时间,李长寿也是被这位前辈高人搞的七上八下,不知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

    如今道门三教之中,与自己关联最不密切的,便是阐教。

    换而言之,自己最为陌生的,也是阐教。

    “海神道友……”

    “唉!”

    李长寿抢先一步叹了口气,让黄龙真人顿时卡在了一旁。

    李长寿笑道:“前辈您这是怎么了?若有事还请直言便是。

    若是有什么训示,晚辈在此都听着。”

    “不瞒海神道友,今日前来,实在是有一言难以启齿。”

    李长寿:……

    那就不启齿嘛。

    但黄龙真人已经开问:“道友可否为我透个底?

    那西方教,到底是想将龙族化为己用,还是,想让龙族归顺与西方二圣之下?”

    听闻此言,李长寿心底顿时起了疑惑。

    是谁,对黄龙真人说了什么吗?黄龙真人为何会有如此一问?

    ——将龙族化为己用,指的是让龙族成为文净道人这般,干脏活累活却得不太多好处,关键时刻还要被扔出来背锅。

    而归顺与西方教二圣,那就代表着加入西方明面势力,享圣人庇护,得圣人机缘。

    这虽看似是一件事,实际上天差地别。

    这个问题……

    李长寿心底念头轻转,自知绝不能直接回答。

    倒不是他心虚。

    【龙族上天】这事,他做的堂堂正正、胸怀坦荡;

    促成龙族上天庭,对龙族来说也只有利好,相当于拉了龙族一把。

    不然李长寿也不好意思一直拿龙族给的礼物,前后算起来,这都有上千箱的宝材、灵物了。

    黄龙真人此时有此一问,应该已是听了旁人之言,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李长寿答什么都不稳妥。

    念头轻转,李长寿已有对策;

    他还是喜欢占据主动。

    李长寿笑道:“恕晚辈多嘴,前辈何来此问?”

    黄龙真人答曰:“只是心底郁结,故有此一问。”

    李长寿顿时摇摇头,站起身来,端着拂尘向前走出两步,温声道:

    “前辈,若我所料不错,应是有人对你言说,西方如何如何不错,西方教一教双圣、注定大兴,龙族跟着也能沾光得机缘,未必不能中兴……

    可是这般?”

    “这个,”黄龙真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老实实点点头。

    “嗯,确实是这般。

    不过这说的也是在理,贫道也觉得,西方教其实也不错,毕竟也是两位圣人老爷,又有十二品金莲镇压教运,若是能成为龙族的归宿……”

    “哎呀呀!前辈,糊涂呀!”

    黄龙真人不由有些疑惑。

    糊涂?这事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吗?怎么就糊涂了?

    却听李长寿道:“这般所言,当真是将龙族推入火坑之中,说这话的人,要么是不知此事实情,要么就是其心可……咳,犯了迷糊。”

    本来,李长寿想用‘其心可诛’四个字;

    但转念一想,能影响到黄龙真人者,大概率是阐教那边的大佬,自己也不好直接开骂。

    能少得罪人,自然是要少得罪。

    从心莫刚,大道安康。

    “哦?”黄龙真人忙问,“还请道友指点。”

    李长寿笑道:“道友可否施展下神通,让你我之谈话不为外人所知。”

    “这就用,这就用。”

    黄龙真人立刻点出十数道结界,将海神庙后堂遮掩了起来,随后便认真盯着李长寿的这具老神仙纸道人。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

    “敖乙大婚,南海、东海之战尚未落下帷幕,海中生灵残魂尚未完全消散,龙族众将士尸骨未寒。

    这一切源于何事?

    源于西方招纳龙族,而龙族不愿。

    龙族不愿,西方便用这般手段、这般伎俩,不惜降下劫难,残杀如此多生灵。

    西方,无义、寡德,表里不一,何以称之为明主?又如何可作为归宿?”

    黄龙真人略微点头,刚想开口,又听这位海神道友说道:

    “前辈刚才所言,归顺西方能得中兴之机缘,此更是缪言!

    西方大兴,如何大兴?

    无外乎广纳高手、积累功德,得天道认可。

    龙族若加入西方教,西方教想必会善待四海龙王、各位龙族长老,可其他龙族族人的下场如何?

    无外乎,又是今日之深海妖族、海族叛军的翻版,为西方随意驱使,做那迫害生灵之事。

    前辈想过没有?西方为何要收服龙族?

    他们还不是看上了龙族的积累,看上了龙族残留的实力?

    如此不必太长,数千年,龙族自身业障必会激增,西方能借龙族做许多事,而那西方能给龙族的丁点好处,换来的,却是龙族族运全面崩溃!

    前辈,可想过这些?”

    李长寿这些‘肺腑之言’,其实只是陈述利害,并没有什么夸大的成分。

    也正因此,才显得颇为可信;

    再加上,李长寿言辞恳切、感情饱满、富有感染力,把黄龙真人的情绪也带动了起来……

    黄龙真人此刻脸一阵红、一阵白,既有些羞愧难当,又有些懊悔听信了旁人之言,前来质问‘一颗红心为龙族’的南海海神。

    海神,龙族真兄弟矣!

    黄龙真人站起身来,深深地做了个道揖,叹道:

    “是贫道一时糊涂,差些错信旁人之言,还请道友勿要见怪!”

    李长寿心底略微思索,决定以退为进,叹道:

    “前辈您能想明白此事就好。

    说实话,晚辈也并非毫无私心。

    龙族之事,关系到晚辈在天庭今后立足是否安稳,故此,晚辈才会如此上心、事事筹谋。

    前辈现在可否告知晚辈,到底是谁,对前辈您说了西方还不错这般话语?”

    黄龙真人叹道:“其实是贫道心神不安,所以去找了我们阐教之燃灯副教主,请副教主点拨一二。

    万不曾想到,燃灯副教主竟!”

    李长寿:……

    怪不得,原来是这位燃灯‘古佛’。

    对燃灯道人,李长寿本就没什么好感。

    在李长寿看来,封神大劫前期本没那么多事,阐教用的是‘收徒挡灾’的策略,截教人多随便选一批去应劫,也不会伤到元气。

    但封神大战事情越搞越大,最后将赵大爷这般人物拉下场,引动大劫全面爆发,闹出了九曲黄河大阵与万仙大阵……

    这个过程中,除却了申公豹这般‘道友请留步’的大劫之子反复横跳、疯狂操作,与燃灯道人、陆压道人这几人不断煽风点火,也脱不了干系!

    而封神大劫还没结束,燃灯道人已是功成身‘退’,一并拐走了阐教十二金仙中的几位,去了西方教继续做副教主……

    今日,燃灯对黄龙真人所说的这些话,就隐隐透露了些许信息……

    ‘难不成,这燃灯早已跟西方勾勾搭搭?’

    李长寿沉吟几声,此事倒也不敢多管。

    涉及到燃灯道人这种级别的算计,已是实打实的圣人博弈,他连圣人弟子都不是,岂敢参与?

    李长寿叹了口气,为了不惹事,还主动为燃灯道人解释了几句:

    “其实,这位副教主所见也并非全错;

    只不过这位副教主看待问题的角度,还是远古、上古时期那般,与如今洪荒大世,已有些不匹。”

    黄龙真人略微琢磨,觉得这话说得十分在理;他看着眼前这位海神的老者化身,越发的钦佩了起来。

    “道友,”黄龙真人恳切地问道,“接下来该如何做,还请道友教我。

    贫道既已决定出手相助同族,不管同族是否接纳贫道这般好意,贫道必然是要将此事做完、做好,无愧于他们才行。”

    李长寿赞道:“前辈真仁义!”

    “只是血脉牵扯,因果无断罢了。”

    “前辈,”李长寿心底念头轻转,略微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再用一用这位老实人。

    他正色道:“晚辈却也有一小事,想请前辈出手。”

    “哦?”黄龙真人顿时一喜,忙问:“哪般事?贫道这就去做。”

    “前辈,是这样……”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细细讲述了下自己需黄龙真人所做之事,这对黄龙真人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但却对李长寿颇为重要。

    也算是,他对西方的小小警告。

    ……

    三四日后,昆仑山玉虚宫中。

    道门三处圣人道场中,玉虚宫应算是最好找寻的所在。

    通天教主的碧游宫隐于仙岛海外,非有缘者不能见;

    老子的太清观隐于九重天之上,据说是在三十三天内,除却玄都大法师无人可去;

    而玉虚宫,就在昆仑山上,隐于层层云雾之内,昆仑山上的不少炼气士,抬头就能看见玉虚宫的飞檐。

    自然,元始天尊并不在玉虚宫中,此地也只是有圣人的玉像,元始天尊常住于三清当年的小院……

    而玉虚宫内,也并没有太多阐教成名高手,像赤精子、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玉鼎真人等等,都是有自己的洞府,也就广成子与几位高手镇守此地,大家都是有事再聚在此地商议一下。

    玉虚宫中,有二百多阐教炼气士,小半听过圣人讲道,大半都是在此地挂名修行,算作阐教门人。

    这日,黄龙真人驾云到了玉虚宫中,找来了十七八位关系不错的阐教门人,在偏殿中议事……

    黄龙真人直接道:“今日,贫道有所请。”

    这十多门人连忙答应,让黄龙真人但讲无妨。

    “是这般,”黄龙真人笑道,“近来,贫道与一位道友相交渐深,觉得这位道友性情高雅、不类常人,只可惜无太多人知晓,还对他有所误会。

    所以,贫道就想,用咱们阐教的名义,帮他正一正声名。”

    一不重要的女炼气士笑道:“这般小事,师兄您吩咐就是了。”

    “不知黄龙师伯说的那道友,到底是何方神圣?”

    黄龙真人笑道:“各位同门,可听过南海海神?”

    一群人齐齐摇头。

    “这也难怪,”黄龙真人轻笑了声,在袖中取出了一叠布帛,分别发给了他们,“各位就请按这上面写的来言说。”

    一人打开布帛,轻声读道:

    “南海海神真高人,行善积德心慈仁。

    紫霄讲道他未去,巫妖乱战无他名。

    而今南海奉圣命,度化万众为苍生。

    天地无常道无宁,海神教中有真情!”

    这人读完,阐教众仙轻笑了几声,一人还禁不住笑道:

    “紫霄宫讲道这都没去,怎么听着还是如此、如此高深莫测?”

    黄龙真人正色道:“各位莫要多问,此事关系甚大。

    今日开始,各位就走访昆仑山方圆十万里各处坊镇、名山、洞府,将这段打油诗散出去……”

    “师兄,就这么……硬散吗?”

    “大家都想想办法,”黄龙真人笑道,“可以跟自己相熟的道友聊天,然后不经意间带入此事。”

    众仙略做思索,大多点头称善。

    “如此,那就有劳各位同门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