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她,怎么暴露的?

    刚才这传音,自然就是熟悉的南海海神‘口音’;

    这声平平淡淡的‘文’,让文净道人心底各种轻颤。

    她搞不清,海神说的是‘文’还是‘蚊’,前者与后者所代表的情绪明显不同……

    海底石缝中,文净道人躲藏起身形,立刻就镇定了下来。

    远古至今,大风大浪她见多了,当年血海大战她都……在旁远远地观察过!

    刚刚不过是毫无征兆地被识破身份,心虚之余,又知人教南海海神掌握着自己生死把柄,这才略微有些慌乱……

    文净道人迅速反应了过来,觉得这个一肚子脏水的海神,有可能是在诈她。

    又听……

    “下次你若再这般恶作,我自会禀明兜率宫,请大法师施惩戒于你。”

    第二道传声钻入了那傀儡壮汉的心底,文净道人禁不住苦笑了声。

    她真的暴露了,还是很彻底地暴露!

    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

    那傀儡壮汉呼了口气,转身对着四处拱手,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笑容。

    文净道人刚要借这具傀儡解释几句,可不等她开口,海神那不知躲在何处的化身,第三次传声……

    “莫要随意说话,这具傀儡退去南海,你来安水城见我。”

    听闻这道传声,文净道人只剩苦笑。

    自己此刻不仅暴露了,而且再一次,被对方安排的明明白白……

    斗不过,根本斗不过。

    她这番折腾又图个什么?

    明明知道自己在阴谋诡计上,完全不是海神的对手,更不可能直接对这个海神出手,可心底就是有所不甘……

    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好不容易搭上了人教这条线,她这个孤苦无依、被洪荒大时代所抛弃的女王大人,很快就能看到翻身的机会,怎么就……

    若问她现在的心境,那自然就是【很后悔】。

    若要让她问海神一个问题,那必然是【为什么】。

    自己到底哪里暴露了身份?

    文净道人百思不得其解。

    她本是想着,哪怕无法找到南海海神的本体,也不能暴露自身,所以不惜本尊亲自到了南海,近距离操控这具调教了许久的血蚊傀儡。

    不曾想,终究还是暴露了。

    南海海神,总归还是那个南海海神,浑身上下写满了‘迷’字。

    ‘罢了,输给他也不是第一次,这面皮索性不要也罢。’

    文净道人幽幽一叹,本体化作一只血蚊,屏蔽自身一切气机,暗中朝安水城海神庙赶去。

    至于那具带着蝴蝶的血蚊傀儡,她也遵从海神所言,此刻朝着南海赶来,做出气急败坏、暂时撤离的模样……

    ……

    ‘啧,还真诈出来了。’

    破天峰、百凡殿中。

    李长寿轻轻松了口气,心底流转着这般念头,有些哭笑不得。

    他站起身来,外层伪装的境界小幅度上扬,却没能突破一个完整的小境界,面色有些遗憾。

    李长寿对两旁的外务长老们做了道揖,便低头走出百凡殿,驾云离开了此地。

    几位鱼肉之交的长老本想鼓励李长寿几句,但见李长寿面色黯淡,也就没多说什么……

    这事,也确实不好安慰。

    离开百凡殿后,李长寿维持着自己郁闷的表情,心底的念头却是纷纷杂杂……

    莫不是,文净道人叛了西方之后,又叛了他们人教?

    若真如此,自家圣人老爷或许会给自己一些提示,毕竟文净道人关系到今后坑西方的大算计。

    又或是,文净道人对他这个海神一直有怨气,想找到他的本体,互相把持把柄,在他这里多一些话语权?

    根据李长寿这些天的观察进行分析,这条倒是很有可能。

    其实李长寿在出声之前,并未直接确定这是文净道人,他只是察觉到了几个要素,心底有些怀疑……

    要素之一,傀儡。

    他在几天前就已发现,这个天仙境巅峰的魁梧壮汉,似乎是被人控制了心神。

    虽然对方举止动作并无什么太多破绽,但善用纸道人的李长寿,能从许多细节,比如这傀儡的眼神、细小动作,判断出对方应是傀儡。

    洪荒中,控制旁人心神的法子数之不清,李长寿也无法确定,这是否就是血蚊傀儡……

    但对方这段时间的行为,确实过于反常——

    这傀儡每次出手,引他化身出动,却都在关键时刻退却,也不下狠手、死手;

    对方鼓动凡人闹事,但又只是小范围捣乱,并未闹出人命,十分忌惮业障;

    傀儡每次现身海神庙就跑,似乎有些心虚……

    李长寿在心底列了一大串的选项,排除法刚做到一半,心底突然冒出了【这难不成是那只蚊子在搞事】的念头。

    犹豫了两日,又详细斟酌了一日,李长寿决定诈对方一诈……

    他传声说的那句话,也是反复斟酌、仔细琢磨过的。

    尤其是,那一声‘文’大有讲究。

    若对方不是文净道人,这样便不会直接暴露自己认识文净道人之事,保护人教潜藏在西方教的‘优秀教众’。

    若对方确实是文净道人,单单一个‘文’或‘蚊’字,能凸显出,自己此时已被她惹怒,并初步试探她是否已二次叛教……

    让李长寿确定对方就是文净道人的,是这壮汉傀儡下意识的反应。

    对方有一瞬震惊、慌乱,带着少许‘我都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来’的不敢置信……

    李长寿后面又传声那两句,也不过是进一步确定傀儡的身份,并做一些应对安排。

    到此时,李长寿的灵觉已经恢复如常,没了什么危险之感,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这凶蚊真不好收服,也着实是不让人省心!

    现在急需确定的,是文净道人是否已经背叛了人教。

    其实判断方法也很简单。

    接下来,如果文净道人用本体,或者用之前神通血蚊赶来海神庙,那就说明,文净道人有六成可能,还是站人教这边。

    假若是那具壮汉傀儡前来,此事就值得玩味了……

    李长寿本体回了小琼峰丹房,立刻开启周遭各处大阵,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防推演小玩意。

    正此时,他在海神教主庙中,捕捉到了一缕‘嗡嗡’的蚊声……

    来的倒是挺快。

    李长寿藏在地底大阵中的化身散出仙识,只见一道妖娆倩影,出现在了海神庙后堂,浑身被一层迷雾包裹。

    但李长寿上辈子修炼多年的‘去马赛克之瞳’,此刻也是发挥了作用,技术性看透迷雾,见到了那一身血色纱衣打扮的妖娆女子。

    她藏在骨子里的凶煞气息、给李长寿有些压迫感的道境威压……

    应当是蚊子的本体。

    怎么……穿的这般暴露?

    文净道人左右观看,寻找着了南海海神的身影,但等来的却是一句:

    “换身正经些的衣服,去后院西北阁楼书房等我。”

    文净道人眉头一皱,却是有些不忿,她这衣服如何不正经了。

    但李长寿又传声道:“大法师随时有可能注视此地。”

    文净道人立刻转了个身,凝出了一层深蓝色的素净长裙,顺便还换成了洪荒女子常见的云鬓发型;

    随之,她又隐去身形,赶往了那阁楼。

    李长寿:……

    呃,这蚊子真的对大法师动了那种心思?

    洪荒万瓷之王赵公明与他的迷妹金光圣母,鸿蒙凶兽蚊道人苦追太清无为玄都大法师?

    夭了个寿的,这都是些什么戏码……

    这个洪荒天地的画风,真是越来越出乎寿的预料。

    咳,且说正事。

    不多时,一具老神仙皮纸道人自地下纸道人库中钻出,朝那处阁楼而去。

    与文净道人见面之后,李长寿既不恼怒、也不摆脸色,依然是那般含笑的慈祥模样,仿佛此前被折腾的不是他一般。

    李长寿自顾自地坐在了书桌之后,文净道人散去身周迷雾,习惯性地妩媚一笑。

    “坐吧,”李长寿淡然道。

    “不了,我站着便是,”文净道人轻声说着。

    李长寿注视着文净道人那双迷人凤眼,保持着道心空明,尽力去忽略文净道人给自己带来的那份威压。

    而文净道人,此刻也与李长寿的纸道人对视着,她很快就是轻轻一叹,有些欲言又止。

    李长寿笑道:“道友,你可是对我有些怨气?”

    “不错,”文净道人略微抬了抬下巴,“我总归是一族之王,被你三言两语就收服,心底总归是……”

    “然后呢?”

    “我自是……罢了!”

    文净道人突然颓然一叹,自顾自地坐在了一旁圈椅中,用平淡地语调迅速说着:

    “是我一时起了些歪心思,想找你本体戏弄一番。

    起因是前些时日我得了西方教命令,让我用那只锁神追魂蝶寻你本体踪影,暗中除去。”

    李长寿的纸道人淡定地点点头;

    而此时已在小琼峰丹房地下密室中的本体,却是紧紧皱眉。

    流浪小琼峰计划,还真是一天都不能落下!

    文净道人又道:“我自不会真的伤你,你手中握着我今后的生路……

    我不过是想,多一些反制你的手段罢了。”

    李长寿温声道:“你的话,此时我只能信五成。”

    文净道人秀眉轻皱,却也知,这是自己搞事搞出来的苦果,低声道:

    “我可像上次那般,立下大道重誓,自证并未背叛你们。”

    “嗯,稍等。”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拿起一旁笔墨,提笔写了一阵,随手写了个千字篇幅的大道誓言出来,用仙力推给了文净道人。

    某蚊:……

    不多时,一抹天道道韵降临,又随之退走。

    文净道人有些无力地坐在那,眼底流露着浓浓的无奈,苦笑着问:

    “可还有其他惩处?”

    “莫要说惩处二字,”李长寿微微一笑。

    为了让今后少发生类似事件,李长寿决定用一些小的小套路……

    就听,李长寿叹了声,温声道:

    “是我忽略了道友心底的这份怨气,这也有我的一份责任。

    以后,文净道友,你心底若有憋闷之处,都可以找我来倾诉一番。

    文净,我知你对如今天地有怨言,对天道也有怨恨,但生灵存于世间,除却了生存之外,也还有许多其他的追求。

    你可曾想着,自己为何而活?”

    文净道人轻轻皱眉,言道:“生存本就是生灵天性,惧死则求活。”

    “非也,”李长寿缓缓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天,我告诉你三个新词。”

    文净道人奇道:“还有我不曾听闻过的新词吗?”

    “自然是有的,”李长寿提笔在面前这昂贵的薄纸上,写下了三行十二个大字:

    本我价值;

    本欲满足;

    生灵追求。

    当下,李长寿缓缓开口,把他上辈子开公司那几年,鼓励员工的话术,糅合了一些洪荒修行的道理,细细为文净道人解释。

    不多时,文净道人被李长寿所说之道、之义所吸引,起身走到书桌旁,静静听他在那言说……

    这些,其实也是李长寿上辈子的人生经验。

    想让年轻员工多干活又不想给他们高工资,那就跟他们谈理想;

    想让公司老油条发挥些剩余价值,又不想给他们升职加薪,那就谈自我价值的实现。

    而文净道人这般,是‘人教’必需的‘人才’,又对自己这个临时主管有些怨气……

    那就在前两条的基础上,走心、谈交情。

    李长寿上辈子最佩服的一位成功商人,能把裁员喊成本公司向社会输送人才;

    今日他厚着脸皮,必要灌输一些思想在文净道人心底,以免后患!

    不知不觉,又到了深夜时分……

    文净道人双眼之中带着星光,嘴角带着微笑,在南海海神庙的阁楼窗边,对‘老海神’做了个道揖,言道:

    “多谢道友点醒。”

    “去吧,”李长寿摆摆手。

    “道友放心,”文净道人定声道,“我定会成为人教与天庭所必需的高手。

    让我的道生,绝不虚度!”

    “善。”

    李长寿笑道:“锁神蝶之事的后续,就按我刚才所说的处置。”

    文净道人轻轻颔首,对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满是感慨地叹了口气,转身化作一抹血光,留下少许嗡嗡的声响,迅速消失不见。

    ‘这蚊道人……

    要做一个优秀的女王大人哟。’

    李长寿心底一叹,这老神仙皮纸道人甩出少许火光,将文净道人所坐过的椅子、自己面前写了一摞的纸张,尽数化作灰烬。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