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啊,想起来了……

    那是洪荒破碎前,在东天边陲的荒山中,刚刚修道有成的他,在夕阳下撒欢奔跑,那是他早已逝去的青春。

    与三位妹妹的初遇,是她们正被凶兽围攻,本以为是英雄救美,随后……

    就被拜了大哥。

    ‘道友,我们三姐妹多亏你照拂,今日总算各自悟了自身之道,以后若道友不嫌弃,我们可否尊道友一声大哥?’

    与老师的初遇,是老师在岛上讲道,自己偶然路过,觉得对方的道不过如此,便与之论道,随后……

    就被打了一顿。

    ‘哈哈哈哈,你可服气了!哈哈哈,看你悟性不错,要不要拜我为师?

    嗯,你道行已成,那我就收你做外门弟子!

    怎么样?考虑考虑?这天地间,打得过我的,可是不多哟。’

    茫茫岁月,天地苍苍。

    自己,已经忘记了吗?最初诞生灵智,那一份对长生的渴望,对天地认可自身的渴求。

    【啊,就是我的初心啊……】

    院落中,赵公明站在那,双眼看透了幽幽岁月,不自觉竟有两滴浊泪在眼角缓缓滑落,整个人身周环绕着一缕缕道韵,面露释然之色。

    都这般境界了,竟然……

    又小小的突破了一小步。

    李长寿在旁忍不住皱眉,他的【初心大术】对这些大能来说,这么有用?

    正此时;

    一旁的云霄也注视着天边云朵,轻轻叹了口气,身周也有一缕道韵缓缓环绕。

    虽然不知道大哥的初心是什么,但她,也有所触动,道心境界向前小小地迈出了一步。

    李长寿:……

    下次他要对大能说话,可不可以明码标价?

    “海神,”赵公明转身看着李长寿,深深地做了个道揖,“我悟了。”

    悟……悟什么了?

    “唉,”云霄仙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注视着李长寿的这具老神仙皮的纸道人,柔声道:

    “多谢道友点拨,今日之恩情,还请容我兄妹慢慢报答。

    琼霄、碧霄,看在这位南海海神道友为你二人说情的份上,姐姐这次不多罚你们,各自禁足九千年便是。”

    碧霄头一歪,弱弱地道了句:“大姐,这好像不关我事……”

    “那你跪下作甚?”云霄拿出了大姐之威严,正色道,“既你心虚,必有前因。”

    碧霄幽幽一叹,坐在那摆出了与琼霄同款表情——生无可恋。

    侧旁,李长寿温和一笑,尽显高深莫测。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效果似乎出乎意料的不错;

    那,就将这【初心】二字,也收入言语类底牌库吧。

    李长寿还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句:

    “公明道友,今后若非必要,切记不可再做这般事了。

    说一千、道一万,碰人这事,终究只是倚强凌弱,非道友这般道门高人可做。”

    “唉,让海神你费心了,”赵公明面露惭色,“是我贪了一时玩乐,忘却了大道本真,还要让海神你来三仙岛走一趟。

    多亏道友这一行,不然我恐会迷乱了道心,失了向道之念,辜负了老师的教诲与期许。”

    李长寿:……

    倒也不用说的这么严重。

    他也只是怕赵公明和琼霄,再神不知鬼不觉,搞出一些‘吓蚊子’之事,为他这个最初提供碰瓷方案之人,惹出更大的因果。

    看一眼郁闷的琼霄和碧霄,虽觉得此事还有些许隐患,但今日自己做确实已经够多。

    过犹恐不及。

    问题是……

    李长寿看着地上跪伏的菡芷,嘴角略微抽搐了几下。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二教主的‘差点前女友’,怎么就在此地了?

    真仙境炼气士,怎么就跟两个能随意掀翻大罗的高手,搅和到了一起?

    这是什么福源,这是哪般运道!

    不过,自己好像也不错,还没修成金仙,已经跟他人教大法师组过队,看过圣人老爷传过来的一部小电影……

    该不会,菡芷真就是那个有毒的菡芝仙,正因为赵公明和琼霄碰瓷需要人手,才跟三霄混熟,从而留在三仙岛上修行了吧?

    那,自己此时若是出言说几句话,将菡芷弄走,那三霄的命途,岂非不用那般凄惨?

    李长寿心底刚冒出这个念头,思量都没思量,就直接掐灭。

    不止如此,还在心底挖了个坑,将这念头的灰烬迈进去,烙印了十八道封禁。

    在洪荒这种地方,顾好自身都是千难万难,多管闲事就是自寻死路。

    更何况,只是一次偶然碰瓷蚊道人只是,都让圣人察觉到未来之事可能会有改变,立刻做出了反应。

    认识菡芷的是度仙门弟子李长寿,与南海海神无关。

    李长寿心底叹了口气,对云霄、赵公明,以及琼霄、碧霄行了道揖,道:“此事已了,我也不便多呆,这就告辞了。”

    云霄柔声道:“道友何不歇息歇息再离开?也好让我姐妹尽一尽地主之谊。”

    此地着实不宜久留,满满的都是大因果,还是尽早脱身为妙……

    李长寿推说自己还有要事;

    赵公明却道:“三位妹妹,我去送海神道友,也就回峨眉山闭关思过了。”

    当下,这位大佬与李长寿一同与三霄告别,离了三仙岛。

    云霄驾云,送大哥和海神出了那千里云墙。

    李长寿临走前,云霄还不忘传声:

    “道友,此次人情,今后云霄定会有所报。

    道友也不必担心后事。

    我这两个妹妹虽说顽皮,却也并非不明事理,她们对道友若有丝毫记恨,我定不会放她们离开三仙岛半步。”

    李长寿闻言,心底又是一阵感慨,转身看着站在云端的这位仙子。

    这,才是正常的……道门大手子!

    跟自家洒脱随性的大法师,未免也太般配了!

    李长寿又对云霄做了个道揖,结束了这次来去匆匆的三仙岛之旅。

    等云霄飞回云墙内,赵公明明显松了口气。

    李长寿担心赵大爷变脸责难,立刻抢占话语先机,道一句:

    “前辈,你可害苦我矣。”

    赵公明顿时有些疑惑不解,看着李长寿,关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李长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赵大爷立刻明了,扭头瞧了眼三仙岛,一把拉住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胳膊,驾云朝南赡部洲赶去。

    等两人离开三仙岛十万里,赵公明舒了口气,顿时恢复成了平日里那英武潇洒的气质。

    李长寿见状心底暗笑,自己灵机一动来找云霄仙子,当真是找对了赵公明和碧霄的克星!

    “道友为何对令妹这般忌惮?”

    “自家妹子,能说忌惮吗?”赵公明抚须而笑,“只是有那么一点怕罢了。”

    李长寿差点闪了腰,笑道:

    “哦?这是为何?道友是大哥才对。”

    赵公明摇摇头,传声道:“主要是,我这位二妹,太过古板、又有些固执。

    老师当年在碧游宫讲道时,因一些细致之处讲的模糊了些,她便要时刻追问,每每都让老师束手无策。

    这虽说也是好事,但有时候吧,又不懂变通,凡事认死理。

    而且我二妹一旦认准什么事,那是拼了性命也要去做到。

    她一心追求大道,远古时修为尚远不如我,但如今,修为比我都高了一截,更是能比肩多宝师兄。

    十分了得!”

    李长寿缓缓点头,果然是人无完人,云霄这种较真的性情,也确实有些吓人。

    赵公明话音一转,抚须问道:“道友刚才说害苦了道友,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错,”李长寿摇摇头,“此前道友你所碰之人,牵扯出了诸多因果,我也深陷其中,几乎难以自拔。

    具体如何,因牵扯我人教之事,我也不便多说,还请道友勿怪。”

    赵公明面露愧色,双手抱拳,对李长寿躬身行礼:“公明在此赔礼了,不曾想竟让道友受此牵连!”

    李长寿也连忙还礼,“道友您是我前辈,不可这般。”

    赵公明正色道:“不不不,你我平辈论交,何谈前辈后辈?道友还请莫要羞煞了我!你我意气相投,互相引为知己,这也是一段佳话!

    若道友你还这般见外,那咱们就回三仙岛去,让三位妹妹做个见证,我与你正式结交,如何?”

    李长寿:……

    不如何!

    打扰,告辞,请尽快相忘于江湖!

    这位今后的财神爷,是真的憨,还是有意要报复他?

    非要拉他下水,今后一同惨死上封神榜不成?

    尤其是,今日领教了三霄姐妹的手段、性情……

    确认过眼神,是上头之后就敢怼圣人的狠人!

    李长寿虽然对云霄十分欣赏,但也只是欣赏,现在恨不得,能离三仙岛与赵公明多远就有多远……

    心念一动,李长寿叹道:“道友,我虽也想与你平辈论交,但云霄仙子所说不错,规矩便是规矩,辈分就是辈分。”

    赵公明顿时眨眨眼,“这是我二妹说的?”

    “不错。”

    “这个……”

    赵公明沉吟两声,笑道:“那这样,以后我称呼你为海神,你称呼我做前辈、道友都可。

    以后当着我二妹的面,你称呼我一声前辈就是了。”

    李长寿心底一阵哑然。

    云霄仙子可是对赵公明做过什么?

    这赵大爷从心起来的样子,也是十分有趣。

    ……

    赵公明驾云,将李长寿这具化身送回了海神庙中,才朝中神州而去。

    临走前,赵公明也报上了自家洞府,就是在中神州东南部、峨眉山罗浮洞,让李长寿有空了就去他洞府做客玩耍。

    这峨眉山是洪荒之中的一处洞天福地,不只赵公明,还有不少高人在那里隐居,与李长寿上辈子所听闻的峨眉山并非同一处所在。

    目送赵公明驾云远去,李长寿心底也有些唏嘘。

    虽然三仙岛一行,让琼霄和碧霄,可能对他有了一点点小意见;

    但这比起赵公明、琼霄、菡芷三人组,在外面胡乱碰瓷所能产生的隐患,这两姐妹的小意见,真不是什么大事。

    给老师打小报告者,最多是被打一顿,总不至于因为这个被打杀!

    若哪天琼霄和碧霄找上门来,自己自扬一具纸道人便是了……

    李长寿将纸道人归于地底,心神大半回归本身,坐在度仙门宝船后角落,计算着回家的距离。

    老规矩,先总结,再反思,而后吸取经验教训……

    这件事之后,自己跟赵公明和三霄,应该可以保持一定的距离,暂时没了纠葛。

    意外得知了赵大爷的弱点,今后说不定能用上。

    又想到菡芷之事,李长寿心底不由感慨一阵世事之奇妙……

    也或许,菡芷和三霄本就有冥冥中的缘法,此事只是让她们提前相识了。

    公明、三霄……

    云霄之温柔恬静、守规守距;

    琼霄之聪慧狡猾、胆大包天;

    碧霄之古灵精怪、肆意妄为……

    赵公明意外是个‘惧妹’之人……

    抛开因果与今后之事,李长寿心底,还是有些开心的。

    原本,他一直担心,自己修为高深之后,心态会发生一些变化,变得只存道性而少了许多作为人的乐趣。

    但有这几个活生生的例子,李长寿心底也没了这方面的担忧。

    实力是实力,性格是性格。

    有血有肉、有情有性,长生才可算是幸事,不然只是道之傀儡,无甚乐趣可言……

    赵公明有三位性格迥异的妹妹,李长寿倒也不羡慕,毕竟,他也有自家的小师妹。

    罢了,别等回去时再看了;

    先看看灵娥在做什么,就决定回去给她颁发什么奖励吧。

    李长寿开启灵娥身旁的纸道人,仙识环绕灵娥身周,顿时也是一怔。

    灵娥竟、竟……

    竟在修行!

    李长寿心底不免有些失望,倒也遵守诺言,决定回去就传灵娥剪纸成人原版神通。

    看来,不只是灵兽圈要扩大养殖规模,也要多栽些灵树才行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