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噹——

    噹~

    不知是不是错觉,出门时听到的山门钟声,急促、沉重、满是紧张感。

    回到度仙门山门,李长寿听到的钟声,竟是如此轻快,轻快中还带着少许婉转,婉转中又有些许骚动……

    清晨时,宝船抵达山门前,各位留守山门的长老,与各峰峰主、仙苗,都外出迎接。

    小琼峰的峰主,浊仙齐源,与小琼峰顺位第三号人物灵娥,安安静静待在角落中。

    待宝船停稳,关闭周遭防护阵法,掌门与众长老一同现身,众门人弟子齐齐行礼。

    紧接着,灵娥看到了混在归来众弟子中的自家师兄,一颗芳心顿时落稳,那张美丽灵秀的脸蛋,也止不住露出了笑意。

    灵娥刚想对师兄挥手,心底突然飘起了‘稳字经警告’,顿时乖巧地站在那,抬头望着天空。

    突然间,灵娥眼前多了一堵高墙,天空被挡住大半;

    灵娥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张可爱的少女脸蛋,出现在了她视线中……

    呀?

    这巨石像上,怎得长了一颗人脑袋?

    灵娥还好是被师兄一手带大,心理素质倒也不错,下意识就露出了礼貌的笑意,并未立刻闪躲。

    一旁,李长寿正在对齐源老道做道揖,“弟子拜见师父。”

    齐源老道温声道:“嗯,好,这次出去可有所得?”

    “弟子遵师父教诲,所得甚多。”

    李长寿轻笑着答了句,又指着一旁的熊伶俐,“师父,这是我表妹,也是咱们掌门刚收的记名弟子,弟子想安排她,在咱们小琼峰上长住修行。”

    齐源老道精神一震,看着熊伶俐,连忙传声问自己大徒弟:

    “这可是掌门的记名弟子,咱们峰上一穷二白,这合适吗这?”

    李长寿给师父一个万事有我的目光,齐源老道顿时没了疑虑,向前跟熊伶俐寒暄两句。

    熊伶俐早就得了李长寿叮嘱,此刻像模像样地行礼,道一句:“齐源师兄,以后多多关照。”

    齐源老道连说互关、互关。

    灵娥略微歪头,师兄的……表妹?

    不可能呀,若真有个表妹,她怎么会不知?

    明明,她暗中用灵鱼贿赂过百凡殿的女长老,看过了师兄家里的讯息……

    立刻,灵娥心底脑补了一场大戏,又刚好听到,李长寿对熊伶俐温声说:

    “表妹,咱们先回峰上再说话,我今天便给你安排好住处。”

    灵娥的心房像是钻进了一只猫咪,不断的抓呀、挠呀,让她想立刻问清楚此事,又不敢直接问出口,十分难受……

    当年,师兄盖她的草屋,可是用了几天才建好的!

    师兄刚才说什么,竟要在一天之内,给这个突然出现的‘表妹’安排好住处!

    难道……不,不可能!

    不对,师兄身上,没有什么不可能!

    虽然说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排除,表兄表妹真的有故事……

    一时间,灵娥心乱如麻。

    早在《百美图》事件开始,她就搞不懂师兄到底是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子。

    在她眼底,师兄是天底下最与众不同之人,门内门外一切男炼气士加起来,都不及师兄独特、别致的万分之一!

    所以,师兄就算,突然领了回来一位铁塔般的少女,对自己淡淡的说一句:

    ‘哦,师妹,明天我要跟她正式结成道侣。’

    灵娥也是会信的!

    莫不是,师兄不喜欢有琴师姐那般过于单纯的;

    也不喜欢她这般‘太熟不好意思下手’的;

    而是因被酒玖师叔带偏了‘大小’审美,从而喜欢上了……大块头的?

    “走了,先回去了。”

    齐源老道温声说着,拂尘一甩,化出一朵白云。

    这老道还担心自己仙力浑浊,白云承载能力不够,在熊伶俐脚下,特意加厚了半丈白云。

    当下,一朵朵白云飘进了山门,朝各峰而去。

    忽听前方传来一声酒玖的呼喊:

    “长寿!灵娥——

    我先去听师父讲道,然后过来找你们玩呀!”

    度仙门众仙不由莞尔;

    不少弟子都对小琼峰四人投来了羡慕的目光,以男弟子占大多数。

    正心乱的灵娥勉强笑了笑,李长寿含笑点头,算是答应了小师叔所请。

    正此时,有琴玄雅注视着小琼峰四人的背影,却是有些欲言又止。

    罢了,待过几日后,找一夜深人静、僻静无人时,再去小琼峰跟师兄赔礼吧……

    “唉。”

    有琴玄雅轻轻一叹,整个人都有些失意,跟着自家师父,朝着破天峰驾云而去。

    她师父姜京姗,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

    对于小琼峰上多了一口人,齐源老道作为峰主……完全没什么意见。

    齐源只是叮嘱两个徒儿不要对小师叔失礼,便转身回了自己草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梦大道。

    但……

    灵娥有些慌了。

    师兄真的在一天之内、不,准确来说,是在一个时辰内,为新来的‘表妹’修好了一间草屋!

    还是加高加大版!

    灵娥心底感觉有些荒唐的那个猜想,似乎在不断被印证。

    而且,当时师兄还特意将她喊到了一旁观看,直接动用了此前极少显露的剪纸成人神通,让几只纸人同时动工!

    更可怕的是,师兄弄完他表妹的住处之后,还给了自己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当时,灵娥已经确定了……

    师兄真的喜欢外形比较强壮的女子!

    虽然师兄口味如此独特,完全出乎她预料,但也让她感觉,这才是自己师兄!

    心底虽不免有些失落,但也颇为微妙……

    然而,‘噩耗’一个又一个而来。

    李长寿一句:“灵娥,以后灵兽圈和小湖喂鱼这些事,都让伶俐来做吧。”

    这是什么?

    灵娥如何不明白,这是在将她手中的大权,直接分出去了大半给‘表妹’呀!

    灵娥小时候见多了权贵家后院的那点事,几个娘姨为了争一点权,表面笑嘻嘻、暗地里耍心机,各种招式路数,她可都看在眼里……

    木有想到,她竟然也有被挑战的一天!

    灵娥怎么可能就这般服输!

    她打定主意,着重打扮了一番,又提了些胭脂水粉,准备送给熊熊师叔作为礼物,并提升下自己的存在感。

    但,灵娥刚走到隔壁新修的草屋,又听到自家师兄和熊熊师妹的对话声……

    “表兄,以后我只能喊你表兄吗?”

    “嗯,在人前人后都要这么喊。”

    “哦,好的,伶俐会听表兄话的,表兄让伶俐做什么都可以呢!”

    咔!

    一道小闪电在灵娥背后劈落,随之就是吹来的一阵小北风,扰动了她糟乱的心弦。

    隐、隐藏的关系……做什么都可以……

    明明,自己也可以为了师兄什么都做!

    为什么,苍天竟如此待我!

    当真是因为,自己太瘦了,不够壮实吗?

    难道,师兄想要的安全感,只有熊熊师叔这样的女子,才能给吗……

    默默地,灵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草屋中,拿出了一只二胡,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坐在门前,神情落寞,将二胡立在腿上,开始轻轻拉动……

    明天开始横练肉身吧。

    可,如何才能练成熊熊师叔的样子?

    虽然还没开始行动,但灵娥已经明确知道,她这次……真的有些做不到。

    二胡拉着悲凉的长调,心底一片雪花飘飘。

    隔壁的欢声笑语,真是应了那句——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装作一句糊涂?

    这小琼峰,也终究有了冷暖之分……

    “怎么是这么悲的曲子,不想我回来吗?”

    忽听草屋外传来了一声轻笑,李长寿已是安顿好了熊伶俐,负手迈步而来。

    “没有……我这就换……”

    灵娥低头应了声,又拿出了一只‘陶埙’,轻轻吸了口气,吹奏出了……天地苍凉之感。

    李长寿笑而不语,坐在灵娥房间中、他的专属圈椅上,抬手开启灵娥草屋周遭阵法。

    李长寿问:“我不在山中这段时间,修行可勤勉。”

    “还算勤勉的,”灵娥抽抽鼻尖,又咬了咬嘴唇,露出几分勉强的笑意,“师兄……”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伶俐并非是我表妹,她身有巫族血脉,算是我的一名属下,其他事,你不必多问,待时机成熟,我自会让你稍微知晓一些。”

    灵娥头一歪,眨眨眼,额头挂了几个问号……

    手下?

    她嘘声问:“师兄,你背着师门,偷偷搞新势力啦?”

    “莫要乱说话!”

    李长寿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训斥了声。

    他那是搞新势力吗?

    他那明明是被迫营业,不得不将海神教变成自己的嫡系势力!

    “伶俐是巫人血脉、天生神力,喜欢吃血食,但自制力还算不错。

    我让她掌管灵兽圈,也会在灵兽圈养一些长肉快的灵兽,如此让她不必外出打猎。

    你稍后可以教会她如何播种、种菜,如此也能减少灵兽的消耗。”

    李长寿想了想,又叮嘱道:“还有,就算你跟伶俐混熟了,平时也一定要离她身周稍微远些,时刻小心。

    她有时候开心起来,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成重伤。”

    灵娥暗自乍舌,“这么可怕吗?”

    “她开血脉神通时更可怕,”李长寿故意吓了灵娥一句,又笑道,“不过,待她成长起来,也能护持你和师父,这个自然还要很久。”

    等等!

    灵娥眨了眨眼,听师兄的意思……

    自己莫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李长寿笑道:“刚才看我为她修建草屋,你可有什么想法?”

    灵娥忙道:“没,没想法。”

    李长寿眯眼轻笑,在袖中取出了一张灵纸,动作熟练地裁成了一只小巧的纸人。

    随后,李长寿对着纸人吹了口气,随手扔了出去,这只纸人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落在了灵娥面前,化作了一只小小的童子。

    这纸人童子扎起马步,“哈、嘿、哈”喊个不停,小手不断向前打着直拳。

    灵娥顿时看的一阵赞叹……

    李长寿笑道:“怎么样?”

    “师兄,这个好好玩!”

    好、好玩?

    这可是杀人扬灰殡葬一条龙服务的主力神通!

    “过来吧,今天我就将剪纸成人之法传授于你,以后你也可以……搞个纸人乐团什么的。”

    本想说让她多几分应敌的本领,又觉得,若是灵娥都需去迎敌,这点神通也于事无补。

    “传、传我?”灵娥错愕地问了句。

    “不然,我还能传谁?”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你是觉得,我今后会收徒,还是会让师父再收个师弟师妹回来?”

    灵娥先是一愣,随后又喜滋滋的一笑,背着手向前迈出两步,到了桌椅之前。

    “师兄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做唯一的小师妹!”

    李长寿笑而不语,招呼她向前……

    将一些备用的纸张拿了初来,先讲这神通的基本原理,再说裁剪纸人、赋予法力之法,又传了一心多用的基本训练方法;

    当然,如何选取、采集灵树树浆,也是必不可少的工序。

    阳光透过窗扉照在屋内……

    坐在圈椅中话语不停的青年道者,耐心讲解着神通妙法。

    身着罗裙的灵美少女,坐在桌子另一侧的圈椅中;

    她身子侧倾、玉臂撑桌,右手托着下巴,时而认真听讲,时而偷偷走神,忍不住近距离瞧一阵自家师兄的面孔……

    又总是被师兄发现,抬手打几下额头。

    李长寿正色道:“认真听着,若三天之内学不会,就罚你《稳字经》与《太上开悟经》一同抄千遍!”

    灵娥顿时哆嗦了下,赶紧收摄心神、仔细听讲。

    稳字经也就罢了,开悟经是实打实的人教道承经文,字数过万……的说。

    与此同时;

    南海与东海交汇之处,截教著名道场金鳌岛。

    正在筹备自己大婚之事、陪自己未婚娇妻的敖乙,由龙族高手护送,匆匆赶回了岛上。

    没办法,师父乌云大仙相召,他如何敢慢半步。

    然而,让敖乙没想到的是,他刚回金鳌岛,就被一束金光笼罩;

    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敖乙直接被这道金光卷走,放到了一处隐蔽的洞府中。

    还好,他认得这是自己师父的洞府……

    还未看清前方坐着的两道身影,敖乙就听师父温声问他:

    “徒儿,为师记得,你似乎是南海海神教二教主?”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