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位云霄娘娘真不好见……

    这个碧霄仙子,也是真的皮。

    看纸人下方又窜出一只纸人,碧霄立刻收起笑意,冷哼一声:

    “大胆贼子,还敢用化身戏耍本仙!”

    言罢,碧霄抬手甩出一道‘微弱’的仙光,不等李长寿多说,将他这具纸道人直接放倒。

    李长寿手疾眼快,被仙光砸中前,已经甩出了一只画轴。

    碧霄并未真的伤他,只是将李长寿的这具老神仙皮纸道人推倒在地,准备继续调戏……

    但……

    “诶?”

    那布帛迅速打开,碧霄也低头看去,忍不住眨眨眼。

    其上画着赵公明、琼霄,与李长寿在南海海神庙后堂相见的情形。

    画中人物栩栩如生,赵公明英武豪气之面容身形,琼霄仙子文静中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完全抓到了神髓……

    这,就是李长寿为了打造《百美老后》系列镇教之宝时,所磨砺出的精湛工笔画技!

    碧霄禁不住小声嘀咕:“呃,你真是大哥的好友?”

    随后,她看着地上躺着的李长寿,又略微皱眉,叹道:

    “打都打了,为了不被大哥和两位姐姐责骂……

    唉,也只好将你本体找出来打杀了,再毁尸灭迹什么的了。

    你可别怪我呀。”

    “仙子不用这般较真,不用这般较真,”李长寿连忙开口。

    虽知碧霄大概率只是开玩笑,却也不得不谨慎些。

    这毕竟是三霄,上头、红眼、怒气值满了,面对圣人老爷都敢出手,还有啥事是做不出的?

    言说中,李长寿的纸道人先恢复成纸人模样,将最外层的一层纸撕下,损失少许仙力,却将碧霄的禁制一同破解。

    ——这也算纸道人的一点应用小技巧。

    纸道人摇摇晃晃,再次恢复成了老神仙的模样,端着拂尘,含笑看着眼前少女。

    李长寿温声道:“仙子刚才,只是跟我打了个招呼,何来打我一说?”

    碧霄顿时笑眯了眼,“你这老神仙,倒也是颇为上道。”

    “仙子说笑了,我用化身前来,本就有些不敬,”李长寿叹道,“只是,我确实是有些难言之隐,本体出来太过凶险。”

    “难言之隐?”

    碧霄那双灵动的眸子轻轻眨了眨,顿时来了精神,“什么难言之隐?详细说来听听可好?

    我在岛上最是闷得慌,大姐也不让我出去,平日里可无聊了!”

    李长寿:……

    总感觉她在开车,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

    “仙子,这些闲言,还请等稍后有机会再聊。

    我今日前来,当真是因公明道友与琼霄仙子之事,可否请仙子,将我此前的拜帖,让云霄仙子过目一番?”

    碧霄哼了声,“有什么事找我不一样吗?”

    找你?

    给碰瓷团伙增加一员猛将?

    就碧霄出场到现在所表露出的性情,若知道赵公明和琼霄在外面胡闹,那必然是立刻飞奔过去,瞬间入伙!

    当然,这些话不能这么说,要注意语言的艺术……

    李长寿温声道:

    “找仙子您自然也是能解决,但这次所涉及之人,一位是仙子的大哥,一位是仙子的姐姐。

    仙子您若是贸然出手,岂不是会被他们事后怪罪,再以大欺小?”

    这少女顿时笑眯了眼,道:“你这人说话倒是真的好听。

    不过嘛,你刚才的拜帖,我随手就扔海里去了。”

    “无妨,无妨,”李长寿在怀中又摸出了一只卷好的布帛,“为了以防万一,我多准备了几份。”

    碧霄:……

    “你可真是个妙人。”

    ‘碧霄’轻声赞叹,身形轻轻摇晃,化作了一团云雾直接消散。

    而此时,李长寿听得传声入耳:

    “在此地等一阵,我去看大姐是否在闭关,你那拜帖我也没弄丢。”

    李长寿哑然,此前却是根本没发现,刚才眼前站着的碧霄也是一具化身。

    感情,这只是【纸人】与【云人】的一段对话……

    唉,洪荒套路深,谁把谁当真。

    ……

    李长寿并没有等太久。

    碧霄虽喜欢捉弄旁人,却也并非不知轻重。

    她见到李长寿所画的赵公明与琼霄,便知李长寿确实是赵公明之友。

    ——便是寻常的大罗金仙,也无法识破她琼霄姐姐遮掩形貌的神通;

    能画出琼霄面容身形,还这般细致,绝对是琼霄以真面目见过这老道。

    云霄确实是在闭关。

    但碧霄斟酌一二,还是将自己姐姐喊醒,禀告了此事,并呈上了李长寿所写的拜帖……

    片刻后,李长寿纸道人所在的小院,又生出了淡淡云雾。

    两道身影在云雾中现身,一同向前几步。

    李长寿第一眼所见,是那一身浅绿色长裙、头戴碧绿朱钗、脚踏草绿布靴的妙龄少女。

    她脸蛋颇美,与琼霄仙子有几分相像,但比琼霄仙子多了几分青涩。

    这或许,就是碧霄仙子的原本模样。

    当然,李长寿现在也不能排除,这有可能还是碧霄在捉弄他……

    但,李长寿的视线,很快就挪到了碧霄身旁的那位女仙人,且有些难以挪开。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云霄娘娘?

    初看第一眼,只是觉得她面容秀美、五官精致、身段纤秀,比侧旁碧霄高了一头;

    仔细一瞧,又觉她五官生的着实精致,没有半分瑕疵,却只是恰到好处的柔美,不存半点魅与媚。

    她穿着一身普通样式的素白长裙,三千青丝也中规中矩地盘成了云鬓。

    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如空谷之幽兰悄然绽放,就如屹立于云巅之影,遗世独立,不染半点烟火气息。

    此刻,李长寿心底不自觉冒出的形容词,尽是端庄、圣洁、清澈、典雅……

    她就宛若这画风一蹶不振的洪荒中,倔强绽放的一朵纯净花朵。

    这才是李长寿理想中的【仙子】!

    三霄姐妹之差别,只是从气质来看,就能判断……

    绝对不是一个妈生的!

    ——三霄都是先天生灵,只是跟脚出身相同,一同化形、修行,所以是姐妹罢了。

    李长寿心底一叹,收敛心底波澜,端着拂尘向前,先做道揖,又道一声:

    “人教道人长庚,拜见云霄仙子。”

    云霄秀眉轻皱,一开口,嗓音如溪水清流,十分温柔。

    “劳烦长庚道友走这一趟了,刚才我这小妹多有得罪,请道友勿怪。

    道友拜帖中所说之事,可属实?”

    “自属实,”李长寿道,“我可立大道誓言。”

    “道友不可如此,不然我心不安。”

    云霄轻轻一叹,抬手掐指推算,秀眉越皱越深,轻声道一句:

    “小妹你在岛上看着,我随这位道友出去一趟。”

    “哦,”碧霄仙子乖巧的应了声。

    李长寿沉吟几声,又道:“虽有些冒犯,但我还是想问一声。

    此事关系重大,云霄仙子能否……证明下自身确实是云霄仙子?

    此前当真是……”

    李长寿还要继续说下去,碧霄在云霄身后,偷偷对他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恰好在此时,云霄转身看了眼碧霄,后者连忙落手、低头,楚楚可怜。

    “唉,”云霄柔声轻叹,责怪的口吻也是这般温柔,“小妹你又捉弄人了。”

    碧霄撒娇道:“姐姐,是他先捉弄我的。”

    “在家好好看着,莫要胡乱走动。”

    云霄如此道了句,随后便转过身来,对李长寿的纸道人随手一点,一缕道韵缠绕在李长寿的元神之力。

    很快,李长寿就做了个道揖,道了几声‘得罪’,确定了云霄娘娘的身份。

    没办法,不稳这一手,他真怕再被碧霄坑了……

    当下,云霄做了一朵白云,请李长寿先行上来,又与李长寿在白云两端站立,迅速飞出了千里云墙。

    云霄刚才推算、感应,已是知晓琼霄此刻在何处。

    白云转眼过万里,云霄高深之修为展露无疑,一路都与李长寿保持着少许距离,也并未主动开口说什么。

    不多时,云霄在南海深处,发现了琼霄、赵公明、菡芷三人的踪迹……

    这几天,三人在西海转了一圈,刚好回到此处,正在盘点收获,琼霄正‘你一个、我一个’分储物法宝。

    此时离着还远,赵公明三人并未发现云霄。

    云霄见状,先是轻轻一叹,愁声道:

    “琼霄就喜欢胡闹,还拉着大哥做这般事。

    我当真要好好说一说他们,这岂不是平白惹下了因果,今后也是要遭劫难的。”

    李长寿:……

    连这种话,都说的如此温柔……

    咳,如果云霄只是说教赵公明他们几句,自己此行岂不是白费功夫?

    要止住这股碰瓷的歪风,打掉洪荒黑恶势力‘赵大爷’团伙,必须让云霄重拳出击!

    李长寿传声道:“仙子您大概不知,被公明道友他们捉弄之后,心底会是如何记恨、何等悲愤、何等憋屈。

    不如……”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在云霄身旁当了一回狗头军师,云霄先是轻轻皱眉,本不愿去算计自己大哥和三妹。

    但架不住李长寿巧言拨弄、陈述利害……

    很快,云霄点点头,摇身一变,将气息、道韵完全收敛,直接化作了一名老道。

    这老道端着拂尘,驾云朝赵公明他们所在的那片海域飞去。

    注视着这老道的背影,李长寿心底感慨横生。

    天地造化三霄这三位先天生灵时,应该是将温柔、正经、端庄、秀美,全都给了云霄,剩下的狡黠、古怪和皮,都给了琼霄和碧霄吧。

    在这冰冷阴暗的洪荒中,还能碰到如此正经的大能;

    当真,太不容易了……

    ……

    正此时,在海岛上刚分完赃的琼霄、赵公明与菡芷,在计划接下来是去几个比较繁华的大千世界转转,还是去中神州逛一逛。

    突然间,琼霄眼前一亮,发现一老道驾云路过这附近,仔细一瞧,也是金仙境。

    琼霄立刻掐指推算,发现去碰这人并未有任何凶险,当下便小手一挥。

    “大哥,走,有肥鱼主动送上门来了。”

    赵公明淡定的一笑,负手驾云而起,无比熟练地,拦向从旁边飞过的老道。

    李长寿已是暗中叮嘱过,让云霄不必说话,只要不被认出来,就静静看他们的表演……

    可惜,李长寿离着太远,未能有幸目睹接下来的一幕幕,只能靠脑补。

    且说云霄驾云而行,赵公明从侧旁径直而来,喊了声:“道友!”

    云霄化作的老道眉头轻皱,不解地看向自家大哥。

    赵公明迅速飞到近前,隔着十丈远,突然脚下一歪,躺在了云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云霄顿时怔了,连忙就要冲上去,却听赵公明虚弱地道了句:“道友,你何故偷袭伤我?”

    “嗯?”

    云霄明显懵了。

    “大哥!”

    一声凄厉的呼喊从侧旁响起,却见琼霄驾云,面露急色,匆匆而来,“大哥你怎么了大哥!”

    随后,琼霄满是悲愤地看着前方老道,“你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云霄:……

    接下来,那已是熟练到家的讹诈、胁迫套路轮番上阵,赵公明暗中打开留影珠,准备好了誓言模板。

    不多时,侧旁又急匆匆飞来一女仙,口中念着:“哎呀呀,这里怎么了?不得了呀不得了。”

    片刻后……

    一声【够了】,在南海上空远远荡开。

    李长寿离着事发地点十分遥远,此刻也听到了这声怒斥,那嗓音之中的愤怒、不信、痛心疾首,让他也有些心虚。

    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还没反应过来,忽见一道金光飞来,眼前一黑,被摄入了一处黑暗狭窄之地。

    片刻后,又有一道金光包裹着他,将他‘请’出此地……

    抬头一看,李长寿发现自己竟已回到了三仙岛上,身处于此前待过的院落中,面前便是抿着薄唇、带着怒意的云霄。

    李长寿扭头看去,自己身后有一只三尺高的金桶。

    云霄抬手一点,金桶内又飞出三道流光,化作了一脸茫然的赵公明、菡芷、琼霄……

    琼霄小脸煞白,看着此刻气到浑身轻颤的云霄,下意识道了句……

    “完了。”

    云霄一声轻斥,“跪下!”

    琼霄和不远处看热闹的碧霄,噗通两声跪了下来,碧霄还下意识捏住了自己两只小巧的耳朵,茫然无措。

    菡芷面色苍白,跪伏在地不敢乱动。

    就连赵公明,此时也是双腿一弯,胡子乱颤,犹犹豫豫地跪了下来,一脸的尴尬……

    云霄轻轻吸了口气,连忙向前,压着火气,将赵公明搀扶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作甚,我在说三妹……

    唉,大哥……

    大哥,你若是缺了修道之财,可对妹妹言明,何必去做这般事?”

    赵公明顿时有些不知所措,看着眼前这个云霄,眼神乱转,一阵不知该如何言说。

    “我这只是……二妹你别生气,我只是……”

    他看到了一旁的老神仙,顿时明白了点什么,叹道:“哎哟,海神你害苦我矣,你怎么能!”

    为了不沾因果,让赵公明和琼霄不至于事后找自己麻烦;

    李长寿沉吟两声,感情拉满、双手微颤,颤声说出了那句,来时酝酿了一路的话语:

    “道友你还记得,我们最开始用这套路数的初心,是什么吗?

    事已至此,坦白从宽吧。”

    赵公明不由一怔。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