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师弟珍重,为兄云游四方去也。”

    “嗯,保重。”

    地藏含蓄地笑着,目送虚菩提飘然而走。

    不知为何,地藏突然觉得,这个此前算计了自己几次的同门,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恶。

    应当是对方道境提升的缘故,更接近于‘空’的本质,从而让自己少了几分隔阂吧。

    地藏喃喃自语:

    “若一切为空,这世间岂非虚幻?

    此道方才最是虚无,不过是生灵心底空幻罢了。

    空为幻,道为幻,灵于道与真之间,何必非要跳出有形之界,去寻那空空如也。

    万般有法,万般有终。

    一切诸法皆有生灭之相,一应诸劫不过从心而起。

    与其在天地间寻找空寂,倒不如在自己心中追寻那份真意,这位师兄所寻的大道,终究是一场梦境罢了。”

    谛听嘿嘿一笑:“主人你嫉妒这家伙的道境提升了?”

    地藏额头挂了三道黑线,先是哼了声,随后便道:

    “道非用来攀比,法非用来比较。

    这天地间已无太多生灵之间隙,贫道所愿为者,不过是为生灵多做些事罢了。

    也算……”

    发扬那个家伙的意志吧。

    “唉,西方教开始大兴喽,”谛听懒洋洋地打个哈欠,“现在也没人能限制喽。”

    “不会,天庭就在那,如今谁都越不过天庭。”

    地藏笑着道了句,坐回谛听身旁,舒服地靠在谛听身上,随手摄来一本道经,细细品读,嘴边轻喃一声:

    “只是终归会感觉有些寂寞。”

    谛听嘿嘿一笑,扭头看向了‘虚菩提’离开的方向,六只耳朵下意识晃了晃。

    几乎瞬间,它浑身长毛炸了起来,目中满是错愕。

    地藏纳闷道:“怎么了?”

    “解、解空大道这么强?真厉害啊。”

    谛听咬了下舌头,低声道了句,“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言罢赶紧收回目光,六只小巧的耳朵瞬间化成两只犬耳,趴在那像是睡着了一般。

    【‘谛听,今后安心待在你主人身侧,若是今后某个时刻,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咕。

    谛听咽了咽口水,默默低头看着面前的地板。

    之前道祖修改众生记忆的时候,主人凭天道之力把他护下干啥!

    它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

    那虚菩提完全没什么问题!道心中绝对没什么模糊影子!

    啊这……

    谛听瞥了眼自家主人,心底想着‘当年自己主人真的是惜败?’这般问题,陷入了深邃的思考。

    就,怪强。

    渐渐离远的‘虚菩提’略微扭头瞥了眼,嘴角划过少许笑意,驾云绕过酆都城,朝西而去。

    东侧关隘还有熟人,此次还是不要见了。

    毕竟那俩货也没可能记住自己,去也是个寂寞,还容易被阴阳怪气的嘲讽。

    如今的地府,已经没了太多巫族的符号。

    六道轮回盘平稳运转,天地间的生灵绝大多数都与幽冥界息息相关,但此地的天道之力并不算浓郁。

    李长寿驾云离开,并未多做什么,也只是在三途河的下游,留下了两缕玄妙气息。

    如两根微不可见的钉子,钉入了此地最容易寻到的轮回大道与亡魂之道。

    不等天道有所察觉,他已到了天柱边缘,沿着天柱飞向了西海边缘。

    一切仿佛无事发生,却又确实改变了点什么。

    离开五部洲之地,李长寿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监察之力明显衰退了几个档次。

    李长寿对此自是不会感觉意外,这本就是道祖合道后的弊端。

    当天道有了私欲,不可避免的就会产生‘区别对待’,而当天道将‘资源’倾斜于五部洲之地,对三千世界的注意力自然就会降低。

    这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天道。

    李长寿并未大意,继续维持‘虚菩提’的各种习惯,不露半点破绽,开始了追寻‘空寂’之路。

    其实是四处找寻道则汇聚之地,嵌入一缕缕玄妙气息。

    这其实就是反天上策的实施阶段。

    构成天道的‘三千大道’虽是无处不在、无形无迹,可以理解为洪荒天地的自然规律;但在一些特殊区域,更容易寻找到特定的大道踪迹。

    比如刚刚在地府,轮回大道和亡魂大道的踪迹随处可见;

    而自己越是轻松、毫不费力的在这些大道上嵌入‘幻灵钉’,天道能察觉到的可能性就越低。

    虚菩提的解空大道想要悟到最高深的境界,需去感悟天地终途、探寻天地奥秘,这就成了他做这件事的完美掩护。

    故,相比‘菩提老祖’的身份,解空大道才是最重要的‘工具’。

    一路西行,李长寿先入红尘俗世,在仙凡混居的大千世界小住几年,寻到几处大道现迹之地,打了几颗钉子,就开始浏览附近的小千世界。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