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师父,大师祖都来帮我们了!”

    “乱喊啥子嘛!

    老君是老君,大师伯是大师伯,老君虽是大师伯的化身,但两者是不同的,这一点你大师祖很久前特意宣告过了。

    你也要喊老君。”

    土洞中,已经接近虚菩提所在区域的某对师徒,此刻再次停了下来。

    他们对视一眼,多宝目中露出几分犹豫之色,示意火灵圣母一同向后退。

    然而,多宝道人和火灵刚后退数十丈,那青牛看似缓慢地向前漫步,转眼就到了林间,还直挺挺地走向了他和火灵所在之地。

    牛背上的老道缓缓睁眼,目中没有丝毫波动,且看都不看虚菩提一眼,手指对前方轻轻一点。

    “现身。”

    乾坤出现微弱波动,如火焰烧尽的一层薄纸,现出了其内两道身影。

    多宝:……

    就,很突然。

    李长寿此刻已是明白即将发生何事,身形自盘坐站起身来,皱眉注视着此地的情形,做出了一副戒备的态势,却并未主动开口。

    “老、老君,”多宝道人挤了个难看的笑容,“您怎么来了。”

    老君道:“随我归去,与你有大事托付。”

    多宝道人不由道躯一震,瞬间挺直腰杆,对老君嘿嘿笑了两声:“多谢老君信赖,敢问是何大事?”

    火灵圣母在旁问道:“老君,您可是要帮我们截教报仇雪恨?”

    轰隆!

    一声闷雷炸响,林间弥漫起了天道威压。

    老君皱眉看了眼火灵圣母,缓声道:“勿多言,一同随我离去便是。”

    “老君,”多宝道人袖袍鼓动,将空中弥漫而起的那层灰云径直吹散,“弟子并非对您不敬,只是如今截教状况您也知晓。

    这天地间,已没了能反天之力。

    弟子想知,您是站在哪一方,为何、为何大师伯被天道封印,老君却可安然无恙。”

    一旁的‘虚菩提’略微后退,做出一副随时就要遁走的架势。

    李长寿心底暗叹。

    多宝师兄终究是上了头,竟在此地逼老君表态。

    老君能随便表态吗?

    道祖不敢动老君,自是因为忌惮太清老师,生怕老师有什么后手。

    而老君此时来此所为何事,道祖自是明白——擒走多宝,后续施展化胡为佛的算计。

    对于道祖而言,谁在佛门当家做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佛门教义。

    化胡为佛,一定程度上也能减少佛门教义在三界传播时的阻力,更能壮大佛门的势力,故道祖还会暗中促成此事。

    只是……

    李长寿基本能断定,道祖必会将多宝师兄束缚住,让他成为无法自己做主的天道工具人,与玉帝陛下一般待遇。

    自己此刻可做什么?

    其实没法做什么,做个见证就是了。

    果然,老君开口解释道:

    “天地生灵之争与贫道无关,诸位道友选择的路途,也终有诸位道友的盘算。

    贫道为护持道门化生,而今有事关道门命途之事,需借你一用。”

    多宝紧紧皱眉:“敢问老君,是何事?”

    老君道:“予你教主命途,另开新教。”

    “这?”

    多宝道人苦笑道:“老君若要另立新教,只需一记檄文就可,为何非要弟子前去?”

    “你,修为高。”

    老君缓声道:“而今天地间圣人不显,当有你这般修为,方可镇一方大教。”

    修为……

    多宝道人明显怔了下,他当真没想到自己还有这般优势,随之又苦笑了声。

    这天地间,高手死的死、逃的逃,不过寻宝鼠跟脚的他,终于也有了成为大教教主的资格。

    可是……

    “老君,弟子终究还是想做截教仙,”多宝缓缓叹了口气,对老君做了个道揖,“还请老君恕罪,弟子要违老君之令了。”

    一旁火灵圣母也做道揖,小声道:“老君,还有不少截教同门看着家师,还请老君高抬贵手,放过老师一程。”

    老君坐在牛背上沉默了一阵,又扭头看向了李长寿、也就是‘虚菩提’所在之处。

    李长寿露出少许干笑,道一声:“拜见老君,贫道只是偶然路过此地,这就告辞了。”

    老君缓缓点头,并未开口。

    李长寿身形化作一缕青烟,刚要朝外行,多宝却横起一掌,对李长寿远远摁压。

    便听得雷声阵阵,那一缕青烟被大道镇压,化成‘虚菩提’身形,有些狼狈地跌落在林间,后退数步。

    ‘虚菩提’凝视多宝,冷然道:“道友这是何意?”

    “无他,看你不顺眼罢了,”多宝道人袖中隐隐有宝光闪烁,“道友就这般离去,未免太过轻易了些。”

    “怎么,”‘虚菩提’淡然道,“莫非还要贫道开口求饶,说几句服软的话,或是留下一二宝物,当被悍匪半路劫了一般?”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