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驾云行万里,道心多自在。

    遥看昆仑山,仙自西土来。

    这诗力,没谁了。

    李长寿表面紧绷着面容,心底哼着小调,本体开启着空明道心,时刻警惕是否有什么意志降临要操控这副躯壳。

    行至昆仑山附近,李长寿的云头更慢了些。

    他没着急直接赶去玉虚宫,反而是在西昆仑转了转,找了个山谷,对着山谷中喃喃几声,最后叹了口气,道一句‘终归空虚’。

    脚下,一缕非灵气、非仙气、非道韵、非有形之力,悄然钻入了大地深处。

    而这般举动,并未在天地间留下丝毫痕迹,也没有招来任何反馈。

    李长寿轻叹了声,又欣赏了一阵西昆仑那七彩斑斓、自然堆砌出的美景,用仙识观察了一阵玉虚宫,这才驾云赶去。

    噹——

    远远就听闻一声钟响。

    见玉虚宫中飞出两名年轻的道者,李长寿驾云向前,与这两道者远远做了个道揖,言道:

    “贫道虚菩提,自灵山而来,特来玉虚宫拜会。”

    两名年轻道者不急不缓地还礼,各自后退半步、转身相对、抬手做请,还用温润的嗓音道一句:

    “道友这边请。”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禁不住吐槽半句。

    自己之前来,哪次不是十二金仙亲自出迎,哪次不是仙鹤呈祥、仙光环绕,到现在,也就两个小弟子外出招呼……

    啧,物是人非,世态炎凉。

    这般用不同身份来玉虚宫逛荡的微妙情绪,也是颇为有趣。

    腰间玉佩叮铃作响,身上的道袍反射着太阳星的光亮,质感相当不错。

    两名弟子引着他到了玉虚大殿,其内自有几道身影起身;

    李长寿前脚刚落稳,就听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腔调、熟悉的阴阳道韵……

    “唷,这不是西方教的菩提师兄吗?怎么有空大驾光临,来我们玉虚宫了?”

    寻声看去,自是看到了那一身显眼的红袍,以及双手揣在袖中的太乙真人。

    李长寿心底泛起了少许亲切之意,表情却是僵硬地一笑,对太乙真人拱拱手,并未回话。

    就不能给这家伙开团的机会。

    看殿内,赤精子、黄龙真人、太乙真人、文殊道人、玉鼎真人、普贤真人左右而坐,那广成子的主位自是空着的。

    此前朝歌城外大战,李长寿与接引道人交手后,与云霄汇合时,顺势也就将废了修为的广成子扔回了元始天尊面前。

    此刻广成子自是无法随意活动,应当是在躲在哪重新修行。

    故,此时接待李长寿的,便是排位第二的赤精子。

    这老道含笑道:“道友请入座,不知来玉虚所为何事?”

    李长寿保持着略显僵硬的微笑,坐在客座之上道:

    “此前听闻广成子道友遭了劫灾,心中挂念,老师命我送来巩固道基之丹药,还请贵教笑纳。”

    言说中,李长寿取出那接引圣人赐下的丹药,侧旁自有小弟子向前,将丹药郑重接过。

    赤精子刚要开口致谢,那太乙真人却是似笑非笑地道:

    “贫道怎么听着,道友像是在挖苦我们大师兄?”

    李长寿:……

    开,就硬开!

    “这何来挖苦之说?”

    李长寿忙道:“我西方教一向与阐教交好,大劫落下,广成子道友为掩护众同门而自身遭厄,这让贫道无比钦佩。

    此次贫道前来,只是为送这丹药,无所请、无所为,还请太乙道友莫要挖苦贫道才对。”

    “挖苦?”

    太乙真人似是憋了一股火,此时顿时燃烧起了熊熊绿光。

    他笑道:“道友此前可是音讯全无,也不知躲去了何处,而今大劫止了、天地变了,道友莫非,又觉得自己行了?

    遥想当年,道友那纵横天地之英姿,让贫道……不胜怀念。”

    ‘虚菩提’眉头一皱,凝视着太乙真人,淡然道:

    “贫道不知,道友这般言语具体何意。

    若这就是阐教的待客之道,贫道这便告辞,就当并未来过就是。”

    “哎,”太乙真人笑道,“别急着走呀。

    留下吃个便饭,聊一聊当年趣事,讲一讲道友如何配合天庭坑了北洲妖族这段光辉事迹嘛。”

    ‘虚菩提’拂袖而起,怒视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淡定一笑,朝一旁玉鼎真人靠了靠,对‘虚菩提’挑了挑眉。

    玉鼎真人只是闭目打坐,看都不看这边一眼。

    一旁文殊道人开口道:“道友莫要见怪,太乙师兄并无恶意,还请入座歇息。”

    “不必了,”‘虚菩提’起身做了个道揖,“贫道在这里拜过阐教圣人老爷,这就回返灵山复命。

    盼广成子道友早日复原。”

    言罢,虚菩提看了眼太乙,僵硬地一笑,转身迈步出了大殿,驾云飞向西南方向。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