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报——”

    一声来自前殿的呼唤,让正思索大事的李长寿略微皱眉。

    自己刚回小琼峰,还没来得及在师妹面前淡定地说句:‘没事,也就掀翻了个圣人。’

    怎得又有事情上门?

    心神划过五天门,各处不见来客影。

    李长寿将目光落去太白宫殿前,见那传令天将双手端着玉符,正低头等候,便派了一具【太白金星】纸道人,外出与那传令天将相见。

    “星君大人!

    刚有一老道,将这玉符放在中天门,言说立刻递到您面前,随后就告辞离去。

    对方修为高深,我等不敢大意,立刻赶来送信!”

    “哦?”

    李长寿将玉符用仙力包裹,笑道:“将军辛苦。”

    “末将不敢当!”

    天将定声应着,拱手告辞而去;

    走的时候还做了个小幅度的挥拳手势,似乎颇为兴奋。

    李长寿端着玉符,确定其内没有什么机关算计之后,小心翼翼地朝内看了眼。

    没有气息、没有道韵,显然对方是刻意隐藏了自己身份,但在玉符内,又有一个特殊的印记,试图让自己知晓其身份。

    九瓣莲花?

    不对,这应当是十品莲台,少了一瓣。

    自己当初为哪吒之事准备后手时,曾与太乙真人一起搞了几颗宝莲的种子,为哪吒的莲花宝身做准备。

    有备无患嘛。

    后来哪吒的悲剧顺利化解,太乙真人那边栽培的莲花长到了九瓣,并未圆满。

    此事,倒是仅有自己、太乙、玉鼎、杨戬少数几人知晓,估计那老道应是太乙真人所化。

    为何不找纸道人联系,而是直接来天庭送信?

    这里面,怕是有什么问题。

    李长寿轻吟几声,读完了其内简单的内容。

    太乙师兄约自己去中神洲一处坊镇相见,还定下了个接头暗号。

    【好兄弟,一被子。】

    这不由让李长寿严重怀疑,太乙真人对玉兔与灵珠子的兄弟情,存在深层次的误解!

    或者说某种期盼。

    洪荒当师父的……完美通用八卦属性!

    不过,这句话反倒比那朵莲花的印记,更能证明太乙真人的身份。

    李长寿略作思索,觉得这位师兄应当是真有正事要找自己;就近调了一只纸道人赶去了那坊镇,本体却没半点挪窝的打算。

    真当圣人那么好杀的吗?

    这一战,对自己的精气神透支极大,没有云之腿枕,一时半会是起不来了。

    可惜,之前场合不合适。

    云霄也随着截教仙回去‘开会’了,未能一同留下来说几句道侣之间鼓励的话语。

    因圣人陨落,生灵之力衰退,大劫之力也随之减弱,李长寿其实已可光明正大,将云霄、碧霄、琼霄护下来。

    就是云霄面薄,这般搞特殊化,她估计不会答应……

    且说李长寿纸道人到了那坊镇,主动放出自身少许道韵,很快就听到了一缕传声。

    “好兄弟。”

    李长寿缓声道:“就盖同一床被子。”

    引来街上不少仙人侧目。

    接上暗号,他被太乙真人喊去了一处酒楼雅间,迈入了一层层结界。

    坊镇内到处都在说圣人陨落之事。

    天上飞的人影、地上跑的仙士,逢人就说、奔走相告,言说第六圣被道门弟子斩杀,氛围颇为喜庆。

    雅间中,李长寿与太乙真人对视一眼,两个乔装打扮后的老道端起酒杯,各自饮了一口。

    “怎么回事?”

    李长寿低声问着,“有什么事不能传信玉符内言说?”

    “不稳妥,”太乙真人目中流露出几分挣扎,“此事颇为麻烦,尤其是在这大劫时,也不知会引发哪般后果。”

    李长寿笑道:“师兄何时学会卖关子了?

    这般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可不是师兄你那洒脱的性子。”

    “啧,”太乙真人目中有亮光闪烁,低声道,“庚,你觉得,我们阐教之中,是不是有些仙神不太对劲?”

    李长寿心底顿时有些恍然,这是要谈有关文殊、普贤等明显对西方教有所亲善之事?

    其实李长寿早就有了答案,既西方教很久之前与阐教做了个暗中的交易,有几个西方教弟子进入了玉虚宫中,拜了元始天尊为师。

    这应该是二师叔与西方教二圣做的某种交易,那燃灯应当也是其中一部分。

    具体如何,李长寿倒也搞不清。

    正当李长寿要以此接话,太乙真人又‘啧’了一声,低声道:

    “你觉不觉得,黄龙师兄有点问题。”

    李长寿:……

    “黄龙师兄?”

    整个阐教就他最老实!

    “不错,黄龙,咱们就以黄来称呼。”

    太乙真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改做传声,说起了刚发生不久的一件小事。

    “我们回了玉虚宫,被喊去小院听训,老师其实也没训斥我们,还让我们多修身养性、莫要亏了德行。

    等从玉虚宫出来,我见黄师兄面色郁结,朝昆仑山之外而去,便想从后跟上去,找机会劝劝黄师兄。

    总是被擒拿、总是斗法被压制,这其实不是他的错,他主要是缺了几件趁手的法宝,下先手的意识不行,太心慈手软……”

    当时,黄龙真人一路朝中神洲而行,却并未回他洞府麻姑洞,而是去了一处隐秘的山谷。

    那山谷是天然的阵势,其内迷雾层层叠叠,又藏有少许让人心悸的气息。

    太乙真人不敢多去探查,就在外面静静等着,等了不过半个时辰,黄龙就满面春光地飞了出来,抑郁之情一扫而空。

    “就宛若,突然间换了条龙。”

    太乙真人手指敲了敲桌面,低声道:“此间定有隐情。”

    李长寿略作思索,便道:“这毕竟是黄师兄的私事,说不定……呵呵。”

    “贫道担心,别是有什么其他说法,”太乙真人低声道,“你要说他麻姑洞中有位道侣,那在外金屋藏娇也说得过去。

    可黄师兄本身对这方面就没什么兴致,这么多年都没见他谈论过哪个女仙。”

    李长寿道:“这般,咱们先去那暗中瞧瞧,乱猜总归没准儿,还容易误会什么。”

    “善,”太乙真人道,“稍后你我先后出城,于城外六百里的山林中相会。”

    李长寿答应一声,与太乙真人先后离了雅间。

    于是,半日后。

    两位年轻仙人在云间大笑而来,落在了那山谷侧旁的山崖上,自是李长寿与太乙真人伪装的身形。

    太乙化作的青年道者大笑几声:

    “此地灵气充沛,乃地脉交汇之所在,又难得没有多少炼气士之身影,妙地、妙地啊。”

    “师兄,”李长寿化作的少年提醒道,“这里说不定是旁人居所,咱们不如先喊喊看。”

    “中!”

    太乙真人振了振衣袖,对着山谷之内朗声道:

    “贫道杏星子,与师弟常长子路过此地,见宝地风景秀丽,想在此地落脚一二,不知此地可有道友居住?

    若有道友在此,还请提醒一二,免得稍后叨唠了。”

    言说中,太乙真人故意露出自己‘金仙’道韵,静静等了一阵。

    有一说一,太乙真人不穿红衣,风骚程度直接减半,且并不会随意开团。

    ‘嘴有自己的想法’、‘贫道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这般说辞,其实也是一种嘲讽。

    山谷安安静静,方圆数千里只有一处灵兽较多的山头。

    大劫至今,中神洲确实荒芜了不少,此前仙人满天飞的情形,此时已是不多见。

    “师弟,此地没人,”太乙真人笑了声,随之驾云带李长寿向下而去。

    山谷中突然云雾翻腾,前路被云雾遮蔽,两人瞬间失去方向感。

    但他们两个是谁?

    乾元山太乙,玉虚宫十二金仙,一手嘴活强横无匹,开团精准、落位奇妙,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实乃洪荒一流狠人。

    另一个自不必多说,纸道人这三个字,已代表了一切。

    不等李长寿指方向,太乙已是笑道:

    “这里竟还有天然阵势,妙啊!

    下面有人吗?

    我师兄弟无意冒犯,只是想找个洞府落脚!”

    说话间,太乙真人驾云进进退退、摇摇摆摆,巧妙过了迷阵,闯入了一片世外桃源。

    确实是世外桃源。

    此地依然是在山谷之中,但其内‘容积’比外面看时大了数倍;天空澄澈浅蓝,不见刚才迷雾踪迹。

    谷底有一条清澈的小河,连接着山谷尽头一处水潭,河边便是茂密的丛林,其内灵鸟、灵兽数之不清。

    李长寿与太乙真人同时用仙识探查各处,两人对视一眼,却是毫无异状。

    这里就是一些灵秀的风景,没有洞府、没有炼气士,甚至连妖兽都没……

    微风吹来,一缕道韵随风划过,又让太乙真人与李长寿心底,同时泛起了少许不安之感,仿佛藏着什么危险。

    李长寿传声道:“我去左右探查,师兄稍等。”

    太乙缓缓点头,李长寿袖中飞出数道流光,化作与他相差无几的身形,朝四面八方飞掠而去。

    遁地、遁水、遁树林,李长寿很快就将此地翻了个底朝天,却是没有发觉半点异常。

    倒是在一处河滩找到了几块脱落的龙鳞,其上气息正是黄龙真人。

    李长寿正色道:“师兄,想来此地不过是黄师兄躲避之处,寻个清净之地罢了。

    咱们未免有些大惊小怪。”

    太乙真人缓缓点头,也是没看出任何破绽。

    “应当是贫道多想了,先回吧。”

    李长寿道:“不如去找黄师兄直接问问,说不定会比咱们在这里乱查更有收获。”

    太乙真人点头称善,对此事也并未再多想,与李长寿一同结伴离去。

    路上时,太乙真人还面露惭色,不断说着‘草率了’这般话语。

    然而,当太乙真人与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离开后;一处河边树丛中,李长寿此前通过纸道人留下的纸道人,悄然显露踪迹。

    他藏身在一颗树干,凝视着前方不远的河畔,目中流露出几分思索。

    太乙师兄这次,还真是凑巧帮了大忙。

    若自己推断不错,此事关系重大,非但没有任何好处,反倒有可能会触及道祖痛点,不可将太乙师兄牵扯入内。

    此地,不只是存在一股龙族的气息。

    他们感觉到的心悸,其实是来自于‘本能’的心悸。

    略微思索,李长寿这具纸道人一动不动躲在树干中,心神挪回天庭,立刻发出去两枚玉符。

    一枚去往了东海龙宫,一枚去往了昆仑山八宝洞。

    不过数日,洪荒五部洲之地的众炼气士,在讨论第六圣被斩这件大事时,又开始说起了当日的几件小事。

    有好事者做了个阐截两教亲传弟子斗法实力排行,很中肯的将黄龙真人排在了……倒数第五的位置。

    此事传回玉虚宫和麻姑洞,本就心情有点郁闷的黄龙真人,更觉抑郁难明。

    正巧,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近日又请他赴宴,酒宴上明里暗里说些鼓励他的话语,还特意说,想跟他交换几件宝物。

    他黄龙能不明白,这两位师弟的一片好心吗?

    但这宝物能要吗?

    当然能,就是不要面皮罢了。

    黄龙真人并未拿那几样宝物,酒宴过后就回了麻姑洞中。

    又过了两日,夜黑风高时。

    黄龙真人藏形匿迹出了麻姑洞,寻到了距离麻姑洞稍远的那处山谷,左右看了几眼、静静等了一阵,方才进入了此地天然阵势。

    他径直到了河边,路过那几片此前脱落在此的龙鳞,刚想迈步走过,突然发现龙鳞中有一枚玉符静静躺着,还是他常用的款式、且沾染了他气息、完全空白的传信玉符。

    “啥时候落下的?”

    黄龙真人嘀咕了句,将玉符拿在手中,迈步走向面前水流。

    河水之下好似有扇门户悄然开启,但河水静静流淌、毫无异样。

    黄龙真人迈步踏入其中,自身渐渐呈现半透明状,一步步‘淹没’在了河流中央。

    河流之下果然暗藏玄机。

    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乾坤术法,如同芥子乾坤一般。

    但芥子乾坤无论外表再小,在原本乾坤中都有一定的‘体积’存在。

    而此地的乾坤术法,却是将一片乾坤完全依附在洪荒天地上,与洪荒天地不存在直接关联,却又存在非灵气之外的联系。

    李长寿能想到的词汇,只是‘异次元空间’这般浅薄,且不合时宜。

    水下是一处构造极其复杂的洞府,洞府各处布置着数不清的阵法,困阵、杀阵、迷阵、毒阵一应俱全。

    等闲大罗走错了路,都要有些麻烦。

    这些阵法并非上古之后通用的阵法理念,其内有大量的‘符箓’穿插,这是远古法阵常用的手段。

    黄龙真人左拐右拐,轻车熟路地到了洞内最深处,找到了一间密室。

    推石门入内,密室中有一幅画像、几样简单的家具,画像中有一条苍龙冲天而起,那霸烈、强横的气息扑面而来。

    黄龙真人点了三柱清香,坐在画像前的蒲团上,缓缓叹了口气。

    “唉……母亲,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画像上,那苍龙的龙目轻轻闪烁光亮,其内的苍龙竟缓缓飞了出来,化作一条三尺长老青龙,龙目之中闪烁着璀璨亮光。

    “孩子,你带了朋友过来?”

    黄龙一怔,忙道:“母亲,是我自己过来的,您的存在为天道不容,孩儿怎么敢让您暴露。”

    “咳,”黄龙袖中传出一声轻咳,一抹青光飞出,正是那枚传信玉符。

    这传信玉符轻轻一颤,化作了李长寿的身形,对着那条画中之龙做了个道揖。

    “太清弟子、天庭太白金星李长庚,拜见龙母,冒昧造访还请恕罪。

    黄龙师兄,得罪了。”

    “啊这!”

    黄龙连忙起身,瞪着李长寿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出一句:

    “师弟你咋寻来的?”

    李长寿简单解释了一番前因后果,又对黄龙做了个道揖,沉声道:

    “师兄勿怪,我只是想找龙母前辈求证一件事,若直接与师兄说明,师兄定然不敢答应。”

    “这……这……”

    “孩子,你先退下吧。”

    那苍龙缓声道:“老朽不过残魂一缕,在此地苟且偷安,想看一看洪荒今后何去何从。

    既是弑圣者来寻,老朽定当知无不言。”

    李长寿抿了抿嘴,感觉这称谓……还真是够中二。

    苍龙问:“星君想问什么?”

    李长寿道:“罗睺与道祖之战,以及罗睺身陨之地。”

    这龙顿时沉默了下来,凝视着李长寿,许久不曾言语。

    “你想成为第二个魔祖?”

    “不瞒前辈,我没兴趣做失败者。

    魔祖也好,当年盘古神身旁的土拨鼠也罢,”李长寿笑道,“我只是想去找一样东西,这对我来说颇为重要。”

    “什么?”

    “不便言说。”

    龙母道:“那我无法告知道友那在何处,道友可去四海龙宫查探。”

    李长寿道:“龙宫之中并无魔祖身陨之地的记载,似乎被人刻意抹去了,而当年参加过那一战的,如今能寻到蛛丝马迹的,似乎只有前辈您。

    这是东海龙王给的答案。”

    龙母微微皱眉,低声道:“如今的龙族,已选择站在了你这边?”

    李长寿眉头微微一皱,目中划过少许思量,看向了黄龙真人。

    龙母顿时会意,“孩子,你且去外面等候。”

    黄龙不由得一阵瞪眼,但很快也就老老实实做了个道揖,转身朝洞外而去。

    这?

    什么情况。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