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封神台内欢声笑语,李长寿在外静静站了一阵,就转身回了中天门。

    老哥去喝酒了,接下来收拾残局还是看他这个天庭普通权臣。

    放置二十四诸天其实不用他多管,只需要推着二十四诸天到天庭附近,天庭大阵就自行开解,将这二十四层空旷的天穹‘吞’了下去。

    一段持续了几个时辰的仙光乱坠精致特效后,天庭更厚、更广阔;

    以九重天阙为主体,每重天阙增加三层区域,最高的九重天依然不变,称之为清净天,为太清观之所在。

    三十三天一出,天道已近乎完善,效果仅次于诸天正神归位。

    此消彼长,天道已完全压过了五圣,只要天道愿意,此时已可将五圣中的四位制住,推天庭为三界唯一秩序基石。

    当然,李长寿的推断中,鸿钧道祖九成八的可能不会考虑太过激烈的手段。

    一切都可悄无声息的改变,用最少的手段,获得最大的收益。

    而今圣人之间已存在较深的矛盾,天道可操作的地方当真太多太多。

    至于李长寿自身……

    注视着第八重天各处变化,李长寿驾云缓缓朝凌霄殿而去。

    此前还有诸多仙神会有意识地‘凑巧路过’,过来寒暄几句,打个招呼,在星君面前混个熟脸。

    在今日之前,太白金星这四个字,就代表着权势、代表着权威,文臣的顶点。

    但今日开始……

    这就是现阶段天庭最强战力!

    弑圣者·天庭文臣·太清最喜欢的弟子·云霄仙子指定夫婿·娥的师兄兄——李长庚!

    李长寿对此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杀了个圣人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不过是通往最后终点的必经之途。

    只是提前了许多,也让天道提前摆脱了六圣体系的牵制。

    然后呢?

    天道或者说道祖能多做什么?

    他们还不是继续推动大劫,按照他们认定的剧本走下去,一步步把生灵的喧嚣锁在过往。

    前方云雾弥漫,天兵天将尽皆低头行礼,目中敬畏更甚。

    李长寿负手驾云,嘴角露出了少许微笑。

    不得不承认,他此前上头,其实是借了公明老哥的情绪,自身的愤怒因为空明道心的压制和化解,并未到临界点。

    这种也算是他性格上的缺陷,李长寿早已知晓,且想到了这个办法去克服。

    回顾老哥之事,其实一切都在自己布局中。

    杀燃灯时有一层原因便是为了赵公明;

    取来燃灯的弱化版乾坤尺,就是为了给赵公明演化二十四周天。

    有时候,人总是会陷入一种思维局限,觉得向前迈出一步就要面对无比巨大的阻力;

    这个时候,其实不妨转个身,这些阻力就成了推动力。

    赵公明与金灵之事,此时已算是告一段落。

    李长寿静静梳理着一路走来的这一条线,思考有什么不足之处。

    最初时,李长寿觉得只要找到落宝铜钱,就能让赵公明免于死劫,那时候的自己思考问题还到不了较深的层次,眼光有局限性。

    后来随着自己对天道了解的逐步加深,李长寿开始发现,赵老哥近乎就是死局,完全无解的那种。

    首先,他人脉太广,在截教中有义薄云天之名。

    再有,就是这一缕清风与三朵仙云的义结金兰,且兄妹感情颇深,赵公明出事就代表着截教八大弟子的一半入劫。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赵公明的定海神珠,是补全天庭、补全天道的重要道具。

    很早之前,赵老哥头顶就顶了个危字,在天地间来回逛荡。

    李长寿想救赵老哥,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免三霄因此入劫,一定程度上,也是觉得老哥人不错,身死上榜太不值得。

    所以,他几乎是从燃灯手中夺来的落宝铜钱;

    所以,他算计燃灯手中的乾坤尺,并走后门将乾坤尺暗中给了赵公明。

    所以,李长寿早早准备好了那一缕鸿蒙紫气,凭着这一缕鸿蒙紫气窃取了天道诸多感悟之后,将这紫气算是废物利用,作为赵老哥合道的关键。

    这个过程中,自己有什么变化?

    其实很简单,对天道渐渐放弃了所有幻想。

    取走落宝铜钱、杀了燃灯老道,其实只是否定了一种‘形式’,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本质。

    李长寿前几年还在为此事困扰,尤其是当赵公明与金灵大婚,李长寿对此愁绪更重。

    赵公明在截教越重要,被天道当做导火索烧掉的危险性也就越大。

    那时,李长寿在草屋中思考了许久。

    推演出每一条路径,最后都是死劫;

    向前走的每一步,都充满了阻力。

    要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多,要在道祖设定的游戏规则中,完成对道祖的极限翻盘,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当时并没有太多灵光一闪,而是按照他的规矩,在判断所有正向的思路行不通后,切换进入了第二状态。

    反其道而行之。

    棋盘上的太极图,从左看还是右看,似乎是分别占了阴与阳、黑与白,但两者本质有何不同?

    黑白、阴阳不过人为定义,太极图本质上只是在阐述一个道理:

    【阴阳互生互克,既可互相湮灭,也可衍生万物。】

    道存于一,演于二,隐于三。

    那一瞬,李长寿豁然开朗,心底泛起了一个个念头,这些念头迅速成了一个计划。

    自己此前下意识将天道摆在了自己对立面,处处想着不能给天道增益,可仔细想想,这般坚持毫无意义。

    就让赵公明成全天道!

    就让赵老哥成为天道序列靠前的存在,获得一部分天道权限!

    就让天道和道祖直接收益,借此换赵公明自身不死,自己与天道之间的胜算并不会受影响,反而会给天道埋下了一颗暗雷。

    李长寿当时就定下了这般方向,且并未制定详细的计划,只是准备了一些后备方案。

    真正不受控的,是杨戬饶了金光,金光被逼自刎。

    那一瞬,李长寿有了屠圣的冲动。

    【赵公明演化二十四诸天是计划内之事,但杀准提之事,纯粹是一场美丽的小意外。】

    李长寿轻笑了声,随即将这份喜悦挥散。

    重启空明道心,保持贤者时刻,逐步分析此时的情形,以及准提之死对自己后续计划的影响。

    踏入凌霄殿前,李长寿道心最深处,那面石碑被元神小人儿招了过来,划掉了上面的‘五’字,写下了一个‘七’。

    伐天胜算,七成。

    还不够,远远不够,甚至处于一个比较危险的位置。

    上辈子可没少看七三开被翻的比赛。

    接下来的封神大劫,应当已经没了原本的轨迹。

    稍后,自己就会以天庭权神的名义下令,彻查各路干预南洲凡俗王权变更的炼气士。

    南洲商周之战是封神大劫的舞台,这其实一直是传言,也是默认的‘潜规则’。

    天庭从未正面承认过,且天庭早有天规在前,炼气士不可干涉凡俗。

    李长寿一直捏着这枚棋子没用,此时刚好用来转移天道注意力,平稳度过这段危险期。

    而他也只是下令彻查,并非会真的去查,又或是拿下谁谁谁,进退自如。

    “长庚!哈哈哈哈!快哉,快哉!”

    前方,高台上的白衣玉帝大笑几声,关闭了凌霄宝殿,对着李长寿就是一阵大笑。

    这准提,也算是‘深得人心’。

    “哎,长庚,圣人打起来手感怎么样?”

    “还可以,就是有点硬,当时差点被蹦飞,需要处理好反震之力。”

    “哈哈哈哈!你最后扔出戮神枪,把准提钉在树干上的那一招,简直太解气了!”

    李长寿笑道:“陛下,我还是先说二十四重天对天庭的增益,以及每一重天的后续安排。”

    “那不重要!先说说,你是咋怼的准提。

    这准提!

    当真是给天庭出了一口恶气!”

    李长寿:……

    也是没绷住,李长寿轻笑了声,被玉帝陛下拉着坐在台阶上,开始讲述起自己那段极其愤怒的‘心路历程’。

    天庭,分享你刚编的故事。

    ……

    玉虚宫中,三友小院。

    很难得,十二金仙尽数抵达此处,但一个个都是面色晦暗,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元始天尊坐在树下的蒲团上,闭目凝神,似乎在酝酿一波怒火。

    这次十绝阵之事,阐教说不出是赢了还是输了。

    他们确实破了十绝连环大阵,杀了十天君,赵公明与金灵圣母肉身进入封神台,接下来无法参与封神大劫。

    这点来看,确实算是赢了这一阵。

    但西方教与他们算是暗中的盟友,折了一条大腿,己方面对截教的优势荡然无存,这一点来看,他们纯粹输了。

    谁能想到,那位天庭权臣已有了弑圣的实力。

    这也藏的太深了。

    虚假的封神主理人:

    慈眉善目、白发飘飘,拿着一把拂尘到处做和事佬,主要负责安抚上榜仙神的情绪,做一做仙神培训工作。

    真正的封神主理人:

    长袍一开,谁都不爱!玄功护体,圣人下菜!

    现如今的天地,其实还是六圣。

    太清弟子李长寿的实力、影响力、威慑力,已完全取代了原本的某第六圣,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赤精子低声道:“老师,弟子冒昧,想问长庚师弟修为如何,单凭均衡大道,竟就与第六圣正面抗衡,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元始天尊缓缓吐了口气,淡然道:“为师也看不透。

    或者说,今日之前能看透,今日他动手,为师觉得看透之时,又发现此前不过是他给出的伪装。

    依照他上次来小院中为师观察,那时他做了四层在修为和道境上的伪装,一层套着一层,底层犹自能被为师看到。

    今日,为师只看到了他三层伪装。”

    阐教众仙各自对视一眼,一脸无奈。

    元始天尊又道:“诸弟子莫要因此心惧,为师常言,修道修的是道心道境,并非是你争强斗狠的本事。

    若符天道之意,顺自然之势,自可安然无虞。

    圣人若肆意妄为,也是败亡一途,故修身、修性、修道,无轻重之分,当并举才是。”

    众阐教弟子齐齐行礼,言说谨遵老师教诲。

    元始天尊摆摆手,淡然道:“回去修行吧,广成与玉鼎留下。”

    广成子与玉鼎真人站立不动,其余众仙缓步离了小院,回去的路上也是各自讨论起了诛圣一战。

    其中最得意的,当属太乙真人。

    他,长庚密友。

    以后开团,底气更增三成!

    太乙真人眼前一亮,看向一旁面如锅底的文殊,一双大手往袖子里面一揣,驾云凑了过去。

    “可惜了,啊可惜了,赔大了这次。”

    文殊皱眉道:“师兄这是何意?”

    “啊,没事,就是突然有些感慨,”太乙真人缓声轻叹,言道:“为了逼死区区十天君之金光,最后闹得第六圣丢了性命。

    这不算赔大了吗?”

    “哼!”

    文殊冷哼一声,甩身化作一道红光飞射而去,转眼消失不见。

    太乙真人眯眼轻笑,刚想回玉虚大殿休息一阵,却见黄龙心事重重,驾云离了玉虚宫,朝中神洲而去。

    太乙歪了下头,想想还是跟了上去。

    毕竟关系不错,也大概知晓黄龙在郁闷什么,无非就是些宝物之事。

    与此同时,碧游宫中。

    多宝道人摆弄着自己此前高价弄回来的‘纪念品’,越看越是欢喜,把侧旁一众男仙看的双眼冒绿光。

    好东西啊,虽然都是些残片。

    嘿,看看这紫金大盘子,原本应是紫金钵盂,说不定圣人喝过水。

    瞧瞧这几只烧焦的小木珠,摸在手里就有一种圆润之感,总有一种忍不住去盘它们的冲动。

    还有这半边的蒲团、烧焦的莲台、只剩下剑柄的宝剑。

    圣人的宝库,远不如自己丰厚嘛。

    西方教两圣人从远古就在喊他们西方贫瘠、西方贫瘠,没想到……还真的挺诚实。

    怪不得西方教弟子这么拉跨,老师都没几件像样的宝物!

    还好自己当年够贼,道祖分宝到最后还剩下一些不成器的小玩意,轮到自己选的时候,自己灵机一动。

    ‘嘿嘿,师祖,我可不可以要这个分宝崖?这也是宝物吧?刚好缺储物类的法宝。’

    曾记得,当时师祖脸都黑了,但还是给了自己。

    不然面子上过不去。

    一群男仙鼓起勇气凑了上来,呵呵陪笑,言说:“大师兄,给我们把玩把玩?”

    “去去去!莫要添乱!贫道还没把玩够!”

    男仙悻悻而去。

    少顷,龟灵圣母带着几位仙子凑了过来,小声问:“这个是什么呀?”

    “啊,准提圣人的遗物,都是些好宝贝,就是现在不能用了,”多宝道人露出憨厚真诚的笑容,“来师妹,上上手,咱都感受感受。”

    众男仙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所以说,截教仙子多,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咳!”

    高台上传来一声轻咳,众多刚从南洲回返就被招来的弟子,抬头看了眼,赶紧排好阵列,低头做道揖行礼。

    “拜见师尊。”

    “嗯。”

    通天教主负手而立,注视着下方这数十名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淡然道:

    “封神大劫至此,我截教与阐教各有损伤。

    而今得益于公明以身补全天道不足,且长庚与公明联手震死那失德之圣……这名讳以后就不必提了。

    大劫已非阐截必须你死我活,局势也不必如之前那般紧张。

    为师宣布三件事。

    第一事,今日起,南赡部洲之中,我截教弟子低调行事,加入商军者尽心为商军效力,莫要死战,也不要太迂腐。

    第二事,各仙不必再局限于海外仙岛,多去中神洲走走逛逛,若遇事、不要怕事,截教上下还是要团结一心。

    第三件事,自此时开始立斩仙台。

    截教之内但凡门人、弟子,若有心术不正者、业障深厚者,挑拨截教仙外出斗法者,斩其肉身,令其魂魄投胎转世。

    凡有愿入封神台、或愿为天庭效力者,可自行去天庭求见长庚。

    此时已非上古,天庭也非妖庭,加入天庭便可有几成活命的机会,没什么好丢人的,但也要看天庭收还是不收。

    为师今后不再收徒,尔等千年之内不可收徒。

    就这样。”

    通天教主摆摆手,身形随风而去,截教众仙各自低头答应,一个个面露思索之色。

    师尊……

    积极起来了。

    ……

    天庭,小琼峰上。

    李长寿自凌霄殿回返,就坐回了自己丹房前的摇椅,闭目歇息,轻轻呼了口气。

    接下来还有什么,能提升胜算的机会?

    有,而且就在前路。

    心底的那些选项各自被抹去,李长寿又在心底刻下了一行新的字眼。

    《关于阐截两教教义的同源分析及存异方案》。

    他思路还是异常清晰,此时要努力的方向,也是跳出了之前思想桎梏后,重新勾画的思路。

    道门降级为洪荒道教,守住最后气运,人、阐、截教义同时存在,流派不同,山头不同。

    此为,阐截合流。</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