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不是。

    这玉符、长庚、魔祖、土拨鼠、盘古神……

    黄龙道人只感觉自己头晕目眩,迷迷糊糊出了密室,径直出了洞府,站在河流旁静静出神。

    快乐是怎么消失的呢?

    自己这段时间来此地太过频繁了吗?

    母亲跟长庚会不会起什么冲突……长庚始终还是代表了天道的天庭权臣,自己母亲此前在天罚中逃过一命,此时也只有残魂。

    事情为啥突然就变这样了。

    黄龙真人轻叹了声,突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自己,下意识仙识一扫,浑身不由僵了一瞬。

    一名灰袍老道。

    看不清面容,看不清身形,只能感觉出对方气息平和中正,似乎并非恶类。

    黄龙真人刚要转身,口中已是传出一声:“道友……”

    那灰袍老道出手如风,一指点向黄龙真人背心,黄龙真人元神瞬间被封,身形摇摇晃晃向前倒去,软倒在了草地上。

    那灰袍老道缓步向前,身形渐渐化作黄龙的模样。

    但走了没几步,灰袍老道顿住了身形……

    他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于是低头看向了地上躺着的黄龙,嘴角露出了少许诡异的微笑。

    少顷;

    河滩再次恢复平静,灰袍老道化作的黄龙,已是走入了河流、身形缓缓被水流吞没。

    河边丛林中,某棵大树的树杈下,黄龙真人被捆了一圈又一圈,挂在树杈上,不断打着转儿,嘴角带着几分舒适且安然的微笑。

    离着这大树不远,某棵大树的树干中,李长寿的纸道人默默看着这一幕,禁不住歪了下头。

    这天道分身……

    还挺皮。

    那隐秘洞府的密室中,李长寿不动声色站在那,与远古时祖龙的伴侣之一静静对视。

    对方曾是远古龙族屈指可数的高手,实力自是非同小可,当年打碎远古洪荒也有她的一份‘功劳’,李长寿自不会有半点不敬。

    但也不会太客气。

    他来此地其实只是一场交易,为的是探听出魔祖陨落之地,其后自会给龙族一场机缘。

    龙母绝非寻常生灵,且一直在暗中观察洪荒天地,此时应当能做出选择。

    “道友还未言说,你要去寻何物。”

    李长寿从袖中取出一只宝囊,在其中拿出了戮神枪。

    这戮神枪被二十四诸天震了一下,承受了同等能震死圣人的力道,也在第六圣被二十四诸天覆盖与天地本源的关联瞬间,蒸干了第六圣的元神。

    此刻,这般神枪竟出现了明显的弯曲弧度,其上的煞气也消散了许多,威力大打折扣。

    李长寿道:“戮神枪残片,以及魔祖的本源煞气。”

    龙母眉头皱起,那飘扬的龙须如水波般晃动,缓声道:

    “只是为了魔祖残存的那点力量?”

    “不然?”

    李长寿笑道:“除却魔祖残存煞气,那魔祖还有什么是我所需的?”

    言说中,李长寿左手前探,五指轻轻闭合,掌心的‘空气’出现了一条条裂缝,啪的一声,坍塌成了小小的虚无黑球。

    李长寿手掌闭合,这黑球被直接‘掐灭’。

    龙母目中多了几分忌惮,像是低头行了个礼,又道:“不愧是能弑圣的太清弟子,肉身之强,已到了这般地步。

    只是,你如何得的这般力量?”

    “通过天道,”李长寿淡然道,“找到了一点小窍门,不足称道,其他人也无法效仿。

    现在可否说了?”

    言说中,李长寿对龙母轻轻眨了下眼,话语丝毫没有受影响。

    “那魔祖葬身之地,到底是在何处。”

    龙母道:“你如果只是想寻魔祖的本源之力,可以去西牛贺洲最深处的地脉探寻,不必非要找寻魔祖尸身。”

    “魔祖还有尸身残留?”李长寿当即捕捉到了重点。

    “不错,那是道祖所不能毁掉之物,”龙母道,“发生于远古最终打破洪荒的混战,如今被描绘为——龙凤大劫数个元会打破了洪荒。

    其实,真正的大战只持续了数百年,不过是两个阵营的对决。”

    李长寿问:“道与魔?”

    “不错,道与魔,道祖与魔祖。

    但当时并没有道这个字眼,也没有魔这个字眼,唉……”

    龙母缓声叹了口气:“应当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大道在对决。

    让洪荒破碎,让天道失衡的大战,其实不过是道祖与魔祖的一场论道罢了。

    而魔祖,在这场论道中,败给了道祖。”

    “母亲。”

    密室之外,那‘黄龙’出声喊着,推开密室石门走了进来。

    李长寿立刻道:“师兄,你不宜听这些,这些都是天道隐秘,听的越多自身越危险。”

    ‘黄龙’笑道:“这有何不能听的。”

    那龙母不动声色的道了句:“此事不过过往之事,黄儿在此地留下便是。”

    ‘黄龙’缓缓点头,很自然地走到了那画像侧旁,距离画像不足半尺。

    此时,密室之中,一生灵、一古魂、一天道意志各怀心思,却又在极力保持平和。

    李长寿突然想借着这次机会,与天道交个底,告诉天道自己已知的少部分信息,从而让天道不必觉得这部分信息是机密,从而牵连到其他生灵。

    有时候,想要捂住一个秘密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当这个秘密不再神秘,也就没人去过多在意。】

    李长寿注视着龙母,言道:

    “这场论道,我其实早已知晓了,有位前辈留下了一艘方舟,其内有诸多典籍。

    这些典籍看似没什么,但有些段落,横着读和竖着读、正向读和反向读,完全有不同的解释。

    我是这么理解当年魔祖与我师祖所选的不同路径。”

    “哦?”

    龙母目中带着几分好奇,“你且说道祖所选路径。

    你真是个有意思的生灵,当年那场隐藏在大战之后的论道,知者不过数十,还都已陨落。

    我当真好奇,你了解到了哪般地步。”

    ‘黄龙’在旁背着手,为了尊重自己此时人设,问了句:“什么论道。”

    李长寿笑道:“道祖与魔祖之辩……我说的简单些。

    道祖当时论的道是这般,咳。

    过往非过往,今后非今后,道演天地之无穷无尽,今后之一切,皆由过往与道而定。

    师兄听不懂吗?那我说得再浅白一些。

    我师祖觉得,天地万物尽在大道之中,若是掌握了洪荒的三千大道,了解一个生灵过往,就可推断出这个生灵在洪荒之中,今后每个节点会做任何事。

    一切都是既定,一切都在因果之中,且可以被掌控。

    就好比你今日捕了一条鱼,你觉得是你决定要不要去捕这条鱼,然而你的这个决定,早已是根据你的性格、你的习惯、鱼的出现、你心底泛起最初的扰动等等,一系列因素所注定。

    自我意识不过是一种错觉,其实只是些本能和反本能交错的思考。”

    ‘黄龙’缓缓点头,言道:

    “这些,师祖于紫霄宫讲道时都曾讲到,魔祖罗睺的道呢?”

    “与之并不算完全相反,但有一点二者互相违背。

    罗睺觉得,道祖之道十分荒谬。”

    李长寿缓声道:

    “道祖之道,是将自身寄托于天地大道之间,与大道互相关联,强调道自身规律,而忽略生灵自身能动性。

    魔祖之道,却是以本我吞噬一切,道、法、生灵,尽归于他自身,他即是最强。

    我说几句大逆不道的话语。

    道祖与魔祖,当年都在追求生灵的最高境界——全知全能。

    道祖的全知全能,是拥有推算一切之力,侧重于全知,即获得洪荒所有信息,通过构建一个思维网络,达到推算一切、得知过去未来一切的效果。

    魔祖的全知全能,是将天地的力量集于自身,既获得毁灭与创造之力,达到盘古神的境界,可以摧毁一切,也可以创造一切,侧重于全能。

    当二者发生冲突,且两者都是那个时代的最强者,都有踏出最后一步的可能,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我其实也很好奇,祖龙和始凤当年遵循的理念是什么?

    他们都追随过盘古神,远古那场大战,到底是支持道祖,还是支持魔祖。”

    龙母沉默不语。

    ‘黄龙’却道:“父亲支持了道祖,始凤前辈支持了魔祖。”

    李长寿笑道:“那为何,得胜的一方还被填了海眼?”

    ‘黄龙’不由默然。

    “当年的一战,没有胜者。”

    龙母缓缓叹了口气,话语说不出的低沉。

    “那是一个时代的落幕,是盘古神意志最后的光芒。

    远古时,生灵自由自在,先天生灵切合大道而生,三千大道并不只是三千道,而是数不清多少条大道,是天地规则,在世间都有先天生灵作为代表。

    那是生灵最后的光辉,天道尚只是一层薄薄的大阵包裹着天空与大地。

    而当那个时代走向最终点,所有生灵要么迷醉在自身之欲,要么都开始思考道的终极奥义。

    就如你所说,全知全能,混元无极圣人道。

    那才算是洪荒,而今这天地,不过是洪荒的残躯,不过是远古的残骸,生灵辉煌了一时,最终葬下了一个大世。

    魔祖败了,道祖也遭重创,天道崛起,龙族成了第一批承受天罚的生灵。

    现如今,已没了多余记载,只有几位那个时代最强者的印记,还在天地间流传。

    道祖、魔祖、祖龙、始凤、麒麟……

    老朽已无半点法力,只是想去看个结果,想去等待当年那场论道的结果,到底会不会如同道祖所说,天地终归于静寂。

    多想看看……”

    一旁‘黄龙’缓缓点头,道:“母亲,您不必太担心。”

    “所以说,”李长寿笑道,“魔祖尸身在何处?我需好好锻铸下这把神枪。”

    “九污泉,”龙母叹道,“生灵无法触及之地。”

    李长寿微微皱眉,与龙母目光对视了一阵,方才苦笑了声:“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去西牛贺洲地底采集煞气。”

    那‘黄龙’缓缓点头,也道:“不如我帮师弟一程。”

    “不用,”李长寿笑道,“师兄还是不要卷入这些事中来,我与师祖现在走在不同的路上。

    虽然我是师祖的粉丝,但终归是理念不同。”

    “理念不同?”

    ‘黄龙’笑道:“师弟是如何看待师祖与魔祖之论的?”

    李长寿心底暗笑,这‘粉丝’二字如此轻易就接受了,还说跟浪前辈的记忆没关系?

    “哪有什么全知全能,”李长寿笑道,“他们都走错了路,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

    边界。

    全知的边界,在于你就是无法掌握所有信息。

    好比天道,天道就永远不可能完美,哪怕可以通过一个时代遁去的一离开洪荒,达到近乎全知的状态,但总归有破绽,总归有变数,这是最底层的大道所决定的。

    全能的边界,在于你无法脱离最基本的大道,改变这些大道就是自我否定,岁月刻度失去意义后,向前一步就是自我毁灭。

    所以说,理想条件下的理论,终究只能是理论。

    实践,才是验证真理的唯一标准。”

    ‘黄龙’怔了下,喃喃自语:“实践,才是验证真理……”

    李长寿负手轻叹,言道:

    “看现在的状况,师祖是铁了心要一试了,我自会在合适的时机离开。

    我这个‘遁去的一’只要遁去了,师祖才有可能感受到边界的存在,或许到时候会放弃追寻所谓的全知全能吧。

    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何盘古神在开天后选择身陨。

    为何那么多先天神魔,会选择与盘古神死磕,也不愿在混沌海中让出一片小小的地界,被开辟出一方天地。

    多谢前辈指点,保重。”

    话语落下,李长寿随手画了个圆,太极图缓缓显露,一黑一白太极双鱼互相追逐,而后化作了一团灰色,开启了一扇门户。

    李长寿刚要迈步离开,突然扭头看向了‘黄龙’,笑道:

    “有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师兄不妨考虑下。

    混沌海是怎么来的?

    混沌海的状态,像不像是曾经有个追寻到了大道终途的生灵,为了达到全知全能走向了自我毁灭。

    从而道则破碎、法则不显,无边能量归于最原初、最初始的无属性状态,也就是混沌状态。”

    言罢,李长寿迈入乾坤门户中,前方是一片云海,似是天庭。

    待门户缓缓闭合,‘黄龙’紧紧皱眉,扭头看向了一旁的画像,龙母残魂已是归于画像之中。

    “哼!”

    ……

    “诶?贫道这是?”

    河边树丛中,黄龙道人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被捆起来吊在树上,捆住自己的仙绳威力还不小,一时竟无法挣脱。

    不过……

    这手法,这束缚力,这种难以言喻的被约束之感,这种仿佛被人关怀的紧缚。

    “诶嘿……”

    某老道老脸一红,眯眼轻轻叹了口气,在空中缓缓转了半圈。

    躲藏在不远处树干中的李长寿纸道人,默默抬手戳了下自己双眼。

    不多时,黄龙真人想起了情况有些不对,自己看到了个灰袍老道,对方轻松制住了自己,后面不知去干了啥事。

    急忙挣开仙绳,黄龙真人匆匆遁入河流之中。

    李长寿在旁静静等着,他也在等一个结果。

    龙母残魂是生还是死。

    这虽然不重要,但李长寿此刻……迫切想知道结果。

    半个时辰后,黄龙真人背着双手,哼着小调,自河流中飘然而出,驾云飞向山谷之外,目中满是安然。

    李长寿挑了挑眉,不自觉笑了笑,将树干中的纸道人悄然溶解。

    倒也算,不出自己所料。

    九污泉……

    已经回了天庭的本体,再次躺在了丹房前的躺椅上,仿佛此前一直没动弹过。

    九污泉非生灵可触及,也是生灵寻不到之地。

    魔祖的尸身被镇压在九污泉,或者说引发了九污泉,倒也算一种合理的解释。

    龙母有没有可能说谎?

    准确来说,是这龙母为什么要告诉自己真话?

    对方本来就是道祖的支持者,那里很有可能就是道祖的一枚暗棋。

    李长寿说给‘黄龙’的话,其实就是说给道祖听的,让道祖不必为了隐瞒什么秘密,而杀害无辜之人。

    最后说的那个假设,李长寿自是有所保留,最后一段话他没点出来。

    若是真点出来,此刻怕是就要被赶去混沌海,或是被道祖一巴掌拍死了。

    那段话是……

    【我记得自己曾在一位土拨鼠前辈的眼中看到,当年混沌海开天辟地大战时,鸿钧曾现身,被盘古神饶了一命。

    混沌海的规则,哪怕是盘古神,都是多真灵与大道共振诞生的生灵,实力强弱在于能吸引多少真灵汇聚,这也是盘古神大战三千神魔却越战越强的根本原因。

    而鸿钧,是单个真灵与大道共振后诞生的生灵,且拥有不错的实力,被盘古神称之为:

    ‘理想中的单真灵生命形式。’】

    细思,恐极。

    李长寿抬手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下躺着的姿势,静静等远处小仙子飞过来。

    还是灵娥舒坦,啥都不用考虑。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