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好!”

    凌霄宝殿,高台之上,白袍青年一声大喝,让台下的东木公禁不住哆嗦了下。

    就听得,玉帝昊天朗声大笑,手掌不断轻拍书案,口中啧啧称奇。

    “长庚爱卿所言,甚得吾心!

    此事,吾已心系多年,今日终于有位爱卿谏言!

    哈哈哈哈!

    为何吾至今才遇长庚?哈哈哈!四海可定矣!”

    东木公低头不敢说话,心底却是一阵赞叹。

    这份进言,是他两个时辰前,在南海海神庙拿到的。

    入手后,东木公立刻马不停蹄、云不停飘,速速赶回来,奉给了陛下。

    多少年了,未见玉帝陛下这般开心过……

    东木公心底多少也明白,陛下每句话的潜藏含义。

    【心系多年、今日终于有位爱卿谏言此事】,就代表着,陛下其实也没想到这一块,有豁然开朗之感。

    这长庚道友,真高人矣!

    “恭喜陛下,”东木公拱手道,“而今得安抚四海之计,三界归心,指日可待。”

    “木公所言有些夸大了,”玉帝笑道,“如今三界有几位圣人老爷主持,道门三教护卫天地平稳;

    是否归心与吾,并不太重要,三界安稳便可。”

    东木公顿时动容,心底却是暗笑。

    陛下自与南海海神相见之后,平日里言行举止,也变得稳妥了许多。

    当然,这话他当臣子的不敢多说,只能低头感叹:

    “陛下心胸宽广,老臣实难企及。”

    昊天微微一笑,看着面前这道还热乎的布帛,眼底满是赞赏,也是心潮起伏。

    收龙族而定四海,行云雨而显天威。

    掌湖海以稳天地,借水军以谋三千!

    这一道奏折谏言,让昊天看到了天庭崛起的关键时刻;

    像是突然就找到了一扇大门,推开以后,便是一条光明坦途!

    奏言最后,李长寿还写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这般——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宜借力使力、因势利导,稳中求胜。

    而第二句,却是颇有意思。

    “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

    昊天细细品着,很快就有所明悟,嘴角露出几分自信的微笑。

    “木公!”

    “老臣在。”

    “去通明殿看看,吾立下的那道旨意如何。”

    “是,老臣这就去看。”

    当下,东木公转身快步而去,而昊天坐在书案后,手指拂过这封奏表,又禁不住笑了几声。

    “人教虽教众不多,但其内当真多奇人。”

    待木公匆匆回来,言说那旨意刚刚凝好三成,昊天便轻轻颔首,又道:

    “再劳烦木公跑一趟,取一些上等灵草宝药,送去兜率宫中,赠于老君炼丹用。”

    东木公低头称是,自大殿一侧走出,驾云朝一处天庭宝库赶去。

    “长庚,长,庚……”

    昊天站起身来,舒展了下筋骨,于书案一侧负手而立,凝视着凌霄宝殿穹顶,那缓缓运转的一颗颗星辰。

    “这道号,可是代指了人教哪位高手?

    太清师兄仅有几位记名弟子,谁会与这个道号有关?”

    空荡荡的大殿中,玉帝昊天低声喃喃,大殿地板上飘过的徐徐云雾,并不能给他半分回答。

    这位陛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将李长寿上的谏表仔细看了一阵,又在书案上,拿出了其他谏表,互相对比。

    不多时,玉帝眼前一亮,随手摄来一张布帛,提笔写下了一行行小字。

    很快,这位陛下招来殿外听宣的文臣,将自己写好的布帛用仙力推了下去。

    “告知吾天庭臣属,今后无论是谁上奏,都按这般样式。

    若有差错,罚功德俸禄十年。”

    玉帝话语落下,下方那文臣连忙低头领命。

    正此时,一道金光,自凌霄宝殿殿顶的金色宝珠一闪而过,消失于天庭。

    这般情形,玉帝自然知晓为何事。

    他一言而出,天道有感,因‘奏表格式’之事,为南海海神降下了天道功德。

    功德凝成可见的金光,这股功德之力,其实也不算小了。

    玉帝轻笑了声;

    倒是觉得,这功德给的着实太少了些。

    可惜,天道功德,他就算是玉皇大帝,也不能随心调拨,不然定不会有半点吝啬。

    与此同时;

    那艘尚未离开东胜神洲境内的宝船上,李长寿身周突然泛起了道道金光。

    他立刻睁开眼来,法力鼓荡长袍,将金光迅速掩了下去……

    什么鬼?

    李长寿内视自身,看着自己元神周遭,那里金光闪耀,元神小人儿整个泡在了功德池子中!

    这股突然冒出来的功德,比自己此前收集的香火功德,纯净了不知道多少!

    这……

    自己的奏表已经被玉帝看到了,所以特意赐下功德奖赏?

    李长寿迅速将这些功德炼化,继四角裤之后,开始为元神小人儿穿上一件小坎肩。

    生命安全指数,顿时提升了万分之三!

    而这个过程中,李长寿心神紧绷,仙识监察各处。

    还好,刚才自己身周的异样,并没有惊扰到船上的任何人。

    自己身上各处的七只测感石,一直也未曾亮起。

    十二丈之外,宝船后甲板另一个角落中,有琴玄雅已是进入了全神打坐的状态。

    李长寿想了想,并未妄动,专心炼化突然来的功德之力。

    ‘玉帝陛下……这也太大方了!’

    李长寿赞叹一声,也知这份功德来之不易,这可是谋算了整个龙族大运才有的奖励。

    很显然,还没正式上天的他,明显误会了点什么……

    李长寿迅速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功德直接降临,玉帝是否有感?

    若是因此事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却是非福实祸,自己也没什么可乐之处。

    ‘该想个什么办法,让纸道人能暂时存储功德之力,再让天道老爷今后发工资的时候,就发放到这个附属账号上……’

    李长寿掐指推算,很快就陷入了思考之中。

    ……

    如果说有什么特性,是人不必具有,在李长寿看来,也就是这种过分旺盛的好奇心了。

    他千叮咛,万嘱咐,让王奇不要轻易尝试毒龙酒;

    不曾想,都没过十二个时辰,这位王奇师弟就……

    出发前往中神州的第二日,宝船在云上悠悠前飞,船上大半炼气士,无论修为高低、是否是在做样子,也都各自找地方修行。

    李长寿为元神做好了功德小坎肩,就从有琴玄雅身周偷偷溜走,又找了个角落待着。

    他刚坐下,拿出一张年轻灵树精华凝成的纸张,开始用手指细细地裁剪,王奇就弓着身子,匆匆而来。

    王奇修为已是归道境五阶,但此刻头顶直冒热气,红光满面,双目之中神光闪动,平日里的潇洒不羁,此刻全无半点。

    “长寿师兄……那酒,有、有解药吗?

    我不小心,误服了一杯!”

    李长寿:……

    ‘没救了,抬走吧,下一个。’

    当然,这种话不能直接说出来,大家毕竟同门一场。

    李长寿苦笑道:“这酒哪来的解药?

    王师弟,我千叮咛万嘱咐,你这怎么还是!”

    “我就是有些好奇……”

    王奇禁不住跺了跺脚,“师兄,这该如何是好?”

    “你与雁儿师姐都已结成道侣,此事本不该如此困难才对。”

    王奇嘘声道:“这众目睽睽,掌门和太上长老都看着呐!”

    李长寿:……

    说的就跟,如果掌门和长老们想偷瞧这种事,你们在仙门中布置的洞府防御阵法,真能隔绝这些高人的仙识探查一样!

    天仙境后期的仙识有多强,李长寿自然心里有数。

    酒玖师叔花重金,托他打造的那套阁楼综合防护阵法,才能勉强抵挡罢了……

    这话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免得引起门内这些道侣们的不安;

    万一让一些喜欢追求刺激、暗地里非常大胆的年轻弟子,羞愧到心魔丛生、走火入魔,那因果可结大了。

    李长寿沉吟两声,言道:

    “此事不如就去找掌门求救,请掌门出手,帮你炼化体内阳气。

    掌门对咱们这些年轻弟子其实十分关照,而且此事也只能去找掌门了,找其他长老,你必然会遭责罚责骂。”

    王奇仔细思索,却也是这般道理。

    “给长寿师兄添麻烦了!”

    王奇躬身做了个道揖,心底一叹,“我这就去求见掌门,若是掌门要罚我,那我也认了。”

    李长寿略微颔首,这位奇奇师弟倒也是有些担当,偷喝毒龙酒之后,并未将麻烦带给自己道侣。

    目送王奇弓着身子匆匆而去,李长寿禁不住摇摇头……

    这叫什么事。

    还好没给王奇雄心丹,不然现在王奇已不是弓着身子这般简单,应该是在船头,抱着轨杆、翩然起舞……

    李长寿闭目养神,继续监察各处,顺便也在关注王奇那边的情形。

    在这艘宝船上,李长寿已经找到了最快的几条脱身路径。

    若路上遭袭,且敌强我弱,那他能以最快的速度,抽身而退,去呼喊援兵……

    ——战略性大撤退时,有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其实颇为重要。

    李长寿仙识捕捉到,王奇叩开了[烟雨红尘小说 www.jinxiyue.net]宝船顶层豪华套间房门;

    王奇进去之后,噗通一声直接跪下,对掌门季无忧言说自己一时好奇,饮用了毒龙酒之事。

    无忧道人也有些纳闷,看了眼王奇,就让王奇将毒龙酒拿了出来。

    随后,季无忧用手指沾了一些酒液,细细分析药性,不由哑然失笑,又问王奇此物从何而来。

    王奇犹豫一阵,也不敢隐瞒,便供出了李长寿,连说是自己去找长寿师兄讨要,与长寿师兄无关。

    无忧道人也是忍俊不禁,温声道了句:

    “别紧张,此物倒是不错,贫道也不会责罚你们。

    我已传声将你道侣喊来,看身后……”

    王奇扭头看去,刘雁儿已是匆忙进了这套间之中,跪在王奇身旁,满脸茫然。

    而后,季无忧负手而笑,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已经飘然出了套间。

    掌门将套间周遭阵法开启,又亲自出手,为他们布置了一层结界。

    王奇和刘雁儿还没反应过来,已是被困在其中,无法走出。

    做完这些,季无忧到了宝船顶部,欣赏着天地间的壮丽河山,还禁不住感慨一声:

    “年轻真好啊……咳,咳咳!”

    季无忧咳嗦时一低头,刚好看到了,正在这一侧船舷角落打坐的李长寿。

    这位度仙门掌门顿时来了少许兴致,身形飘然落下。

    李长寿连忙起身相迎,心底略微有些无奈,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弟子拜见掌门。”

    “嗯,不必多礼,”无忧道人随手布置了一层隔音结界,开门见山,“刚才那毒龙酒,还有你炼制的雄心丹,可还带着?”

    李长寿立刻拿出了三瓶雄心丹,六坛毒龙酒,装在了一只宝囊中,捧给掌门。

    “掌门,您元神之伤似乎还未痊愈,这两样事物一并用起来……大补……”

    “乱想什么,贫道哪来的道侣?

    几个元会了,孤身一人矣。”

    无忧道人低声道,“贫道是真的有几位老友,他们长生已久,心态淡了,与自身道侣已是十分不和,经常为此事苦恼。

    咳咳……

    此事你做的不错,稍后去了那边,你与玄雅就跟在我身后,我带你见识见识,三教仙宗真正的高手。”

    李长寿心底毫无波澜,努力做出少许激动的模样,低声道:

    “多谢掌门,弟子领命。”

    无忧道人满意的一笑,将宝囊收了起来,刚要转身离开,又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长寿,你与咱们人教的玄都大法师……”

    李长寿顿时心神一凛。

    他跟大法师暗中接过头之事……已经暴露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