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教主哥哥,我真仙境巅峰了!”

    “哦?可是龙王血脉有所觉醒,修行竟这么迅速。”

    安水城的海神教主神庙,两只神像的神念一来二去、勾勾搭搭。

    度仙门一行临出发前,李长寿又将敖乙呼唤了过来,关心关心龙族的状况。

    敖乙一见到李长寿,便精神振奋地道了句自己的修为进境,言说自己师父为自己醍醐灌顶之事,让李长寿一阵感慨……

    龙生赢家也就罢了,还开挂升级!

    李长寿笑道:“我看人教典籍上有写,醍醐灌顶只是让弟子开悟,自身境界却需顺其自然、稳扎稳打,不可强求。

    自然,你是截教一脉,与我人教奉行理念有所不同,不必太在乎我之言语。”

    敖乙面露正色,躬身做了个道揖,“教主教训的是,乙定会多加注意。”

    随之,李长寿与敖乙商量了下教中的发展大事,问了几句龙族境况如何。

    四海海族动乱依然没能平息下去,龙族此刻并未对追随自己无数岁月的海族下狠手;

    龙族也知道,这是谁在背后使坏。

    只是,龙族找不到地方去讲理,只能不断安抚、镇压、再安抚……

    李长寿道:“近来,我也思考了一条对龙族有利之法,但此时只是有个模糊的想法,还远未成型。”

    敖乙精神一震,忙道:“可是上面……给了提醒?”

    “确实是大法师提过的,”李长寿沉吟几声,故意露出几分为难的模样,“莫急,且等我将此事斟酌周全,再与乙兄言说。”

    “多谢教主哥哥!”

    敖乙面露惭色,又躬身做了个道揖,少年的面容上满是感动。

    人族当真是奇妙的种族,有那般冷酷无情的冷面老道,也有教主哥哥这般,稳重文雅、温文儒雅、温和英武、温柔善良的翩翩君子……

    这或许,便是天地主角该有的风采吧!

    李长寿问:“你师为你醍醐灌顶,是要你也去参加三教源流大会?”

    “嗯!”敖乙重重地点头,将师父乌云大仙赐下玉龟壳、让他全权代表乌云大仙之事,毫无犹豫地就讲了出来。

    李长寿顿时将此事记下,随口问道:“金鳌岛有许多前辈要去这大会吗?”

    敖乙顿时面色有些古怪,但还是道了句:“原本,去参加这次大会的,不过是十二三位师叔、师兄。

    但此前,外门大弟子赵师叔来了一趟金鳌岛,对岛上同教训话,让我们多出些人去三教源流大会,以增三教声威。

    现在,估摸着有三四百位岛上仙人,要一同去中神州了。

    只是我知晓的,岛上十天君便有六位会前往!”

    李长寿:……

    这是要……跨洲干架?

    话说回来,自己得圣人老爷示下,赶去三教源流大会;

    自家圣人该不会,是让他还不够两百岁的无志青年小弟子……去给阐截两教拉架?

    这定不可能!

    圣人老爷是何等的睿智,如何会做这般……

    嘶,倒也真不好说。

    自己还是要留几手随时走人的准备,到时若场面不对,就立刻见机开溜。

    敖乙又道:“而且我听一位师叔讲,其他几处在五部洲的仙岛,蓬莱、九龙诸岛,赵师叔也去过了,喊上了不少上古成名的教内高手。”

    李长寿闻言,禁不住一手扶额,叹道:“这次大会,不应当是中神州三教仙宗的集会吗?

    截教诸仙岛为截教道源之地,有诸多圣人老爷的记名弟子,怎么……”

    敖乙笑道:“具体如何,我们也不太清楚,但这次定会十分热闹!”

    热闹?

    确实是会十分热闹。

    李长寿心底已不由浮现出了这般画面:

    三教仙宗齐聚一堂,阐教玉虚宫的几位大罗、金仙,带着十几位仙人前来观礼,而与之对应,截教诸仙岛之仙乌压压一片……

    阐教这边见状,立马拿出传信玉符开始摇人:

    ‘广成子大师兄!他们截教人太多了!

    您把十二金仙都喊上,不行也请云中子、南极仙翁和燃灯副教主他们也来一趟!

    记得带上宝物和阵图!’

    这要是一言不合,两边打起来的概率,着实太大了些。

    他们人教就完全不能与两边相比,顶多也就二三人,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李长寿心底呻吟两声,对前路再次充满了忧虑与不安。

    跑路的手段,还是再多准备一点吧。

    到此刻,度仙门一行即将出发,李长寿还是未能看透,自家圣人到底让他去这个三教大会做什么……

    李长寿又对敖乙叮嘱了一些,有关南海神教之事,两人便断了神念交流。

    从自己构筑的梦境中挣脱了出来,李长寿缓缓睁开双眼,入目便见丹房外,正一同走来的师父和师妹。

    噹——

    百凡殿的钟声恰好响起,李长寿撩起道袍下摆,长身而起,对师父做了个道揖。

    “师父,弟子这就随门内一同赶往中神州了。”

    齐源老道叮嘱道:“勿要惹是生非,记得为门内多出些主意,担当好领队之责。”

    “弟子领命,”李长寿笑着道了句,走出门外,脚下渐渐生出一朵白云。

    李长寿看着自己的小师妹,又道:

    “灵娥,你在山中安稳修行,莫要给师父添乱。

    时刻记得,我给你的宝囊不可离身。

    若是峰上遇到麻烦,你就去丹鼎峰寻万林筠长老。”

    “我记下了,”灵娥抿嘴点头,柔声道,“师兄……你多保重,等你回来……”

    李长寿淡然道:“一百遍。”

    灵娥顿时想起了《稳经》内容,【等你回来我们就……】正是十大禁忌句式之一。

    灵娥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应了声。

    “嗯,”李长寿笑着做了个浅浅的道揖,灵娥也连忙低头回礼。

    随后,李长寿对【笑呵呵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就是很开心】的齐源老道,道一声:

    “师父,弟子这就去了。”

    “去吧去吧,”齐源摆摆手,李长寿驾云后退数丈,方才转过身形,飞往破天峰。

    破天峰旁,一座百丈长、数十丈高,各处都是金碧辉煌的法宝船,已悬浮了几日。

    这宝船下方是扁平状的石板,其上刻画着几座阵法,其内更是有诸多禁制。

    这般巨大的宝船虽造价不菲,但度仙门还是造的起。

    可这法宝就是个‘灵石粉碎机’,飞一千里,平均‘石耗’过百……

    若非是这般大事,各位长老也舍不得将这艘宝船拿出来用。

    到百凡殿集合时,李长寿很自然地就站到了角落中,躲在那三座无名义士的雕像前,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

    半个时辰后,掌门季无忧,与两位太上长老,以及忘情上人等十二位天仙境长老,率三十六位真仙境的门内执事,带领四十八名弟子,一同登上宝船。

    而后,护山大阵的光幕缓缓落下,这艘宝船被数层光壁包裹,往西面天空飞去,速度倒是不慢。

    待宝船飞走,护山大阵再次闭合,留守门内的金仙麒零长老、几位太上长老,也各自显露自身气息。

    在掌门等人回来前,他们都会处于戒备状态,不会继续闭关。

    ……

    宝船上有不少房间,但都是给掌门、长老们留的。

    宝船飞出渡仙门之后,掌门无忧道人就边笑边咳,道了句:

    “不必太拘束,随心随意,方才符合……咳咳……咱们人教之法。”

    言罢,这位掌门就去了宝船顶层的豪华套间,将一群弟子门人晾在了宝船甲板。

    李长寿熟络地与各位‘三分熟’的同门打着招呼,将几块测感石,挂在了宝船上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并在后甲板找了个僻静之处,安静地打坐闭目。

    看似是在勤勉的修行,实际上,已经开始用仙识监察各处。

    顺便,李长寿再次检查了一遍,那八只已经就位的新型纸道人。

    人字两只新型纸道人,无恙;

    原人字六只纸道人作为储备战斗力量,无恙;

    地字新型纸道人,无恙……

    前后花费了半个时辰,李长寿总算检查完各处安置的纸道人,随后又分了大部分心神,落在安水城海神庙下的纸道人身上。

    这具天仙级纸道人,出现在主神庙的后院,去了几位神使把守的僻静阁楼中。

    他自然没有在这里金屋藏娇,若是藏娇,也该是本体过来……

    咳,说正事。

    李长寿通过自己总结的规律,估摸着东木公很快就要再次现身。

    “先把此事做好铺垫,免得后面手忙脚乱。”

    李长寿拿出一张精致的法宝布帛,在右上角,提笔写下一个篆体‘奏’字。

    而后另起一竖行,在下方写‘南海小神长庚’;

    再起一竖行,于上方写‘玉帝陛下鉴谨’……

    这三行写完,便切入正题:

    【陛下旨意尚未颁下,小神本不应以奏书上谏,祈请恕罪。

    然,小神近日辗转反侧,心不能安,有一事需尽快禀明陛下,故行此逾越之举。

    近日,四海多有不平,海族叛乱四起,四龙宫焦头烂额,海中生灵死伤甚重。

    小神偶然得知,此事之后又有旁人算计,欲迫龙族入西洲,小神心底顿生不安。

    龙族若入西洲,道门之外将有大势而起,天庭崛起指日无算。

    四海,三界之重地矣,海中生灵无计,龙族、海族水军强盛,不容小觑。

    龙族,远古之大族矣,虽有天地罪孽,一蹶不振,却气数未尽,族内高手众多。

    若龙族能入天庭效命,归顺于陛下之威仪,遵陛下之令、守天庭之规,则四海尽归于天庭,此一利;

    陛下若以功德为禄,使龙族遵陛下之令,掌行云布雨之事,管南赡部洲江河湖海,可于南赡部洲扬天庭之威,显天庭之德,增天庭之基,此二利。

    三千世界亦属三界之列,当归陛下之掌,龙族于三千世界中,有水军兵马各处驻扎,若得龙族,便可于三千世界建功一成,此三利。

    小神见识浅薄,只得见此三利……】

    李长寿突然停笔,这具白发苍苍的纸道人闭上双眼,大半心神回归本体。

    宝船上,有人来寻他了。

    来的还不只是一人,最前面走着的正是有琴玄雅,她身后还有王奇与刘雁儿两人。

    李长寿起身相迎,问道:“有琴师妹,可是有什么要事?”

    有琴玄雅注视着李长寿,轻声道:“正是无事,玄雅不知该去何处,便来寻师兄了。”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并未过多吐槽。

    无他,毒抗日渐增多。

    反倒是,王奇和刘雁儿并非是过来闲聊,而是王奇有要事,来求李长寿。

    “是这样,长寿师兄……”

    王奇抬手蹭了蹭鼻子,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我一位师伯……有一位朋友,也是咱们门中之人,想求一颗师兄炼制的丹药。”

    李长寿对王奇眨眨眼,王奇满目真诚,加了句:“自然不会让长寿兄白白炼制。”

    “这个,”李长寿刚要回话,心中突然有了感应。

    那位东木公,又出现了熟悉的小庙中。

    来的倒也巧。

    李长寿只得一心二用,一半心神关心三界大事,纸道人迅速将上奏的‘奏折’收尾;

    一半心神,则是关照同门师弟的‘婚后小烦恼’,对王奇微微一笑,拿了两坛毒龙酒出来……

    “师弟,不如你……师伯的那位朋友,先试试此药酒。

    如果你师伯的这位朋友修为不高,每次不要喝太多,小酌一杯便可见成效。

    还有……最好回去再用。”

    奇奇师弟沉吟两声,将毒龙酒接了过来,有些心虚地道了句谢,一旁刘雁儿却是看向别处,霞飞双颊。

    李长寿又叮嘱了一句:“切记,回去再用。”

    王奇连连点头,言说一定。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