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你与玄都大法师,也算有了一点善缘;

    起码,在玄都大法师那里,他是知道你姓名的,今后这或许就是你的机缘。”

    无忧道人温声说着,眼中带着少许向往。

    听闻掌门此言,李长寿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原来是在说姻缘泥人,与那颗六转壮阳灵丹。

    李长寿不动声色,只是低头应是。

    其实,玄都大法师不只知道了他李长寿的姓名,还将一件大事推到了他肩上,然后……

    就再也没有过音讯……

    无忧道人又是连连感慨:

    “长寿啊,大法师那才是风华绝代之大能。

    贫道虽为度仙门掌门,有长生道果,也有小灾不毁之修为,但与这般大能人物,差了何止千百倍。

    金仙境,不过如此罢了,咳,咳咳!”

    李长寿关切地问了句:“掌门,您的伤一直未能痊愈吗?”

    “无妨,小伤罢了,再有几百年便可自行复原,”无忧道人摆摆手,“在这修行吧,贫道去各处走走看看。

    唉,也不知到底怎么了,这么多年了,人教几家道承,门内总是止不住道侣之风。”

    李长寿:……

    感情,您一直也没怀疑过这件事的蹊跷之处?

    注视着掌门离开的背影,李长寿心底思索了一阵。

    万一圣人老爷,真的是让他去想办法阻止其他两教起冲突,自家掌门倒是个不错的法……发声之人!

    酒乌和酒玖也在这宝船上,只是众执事与随行真仙,要在宝船各处警戒、观察,并未前来与李长寿打照面。

    除了酒乌师伯之外,还有丹鼎峰执事柳飞仙……

    稍后如果真的需要掌门出声,李长寿自会跟酒乌师伯打个招呼,让他去搞定柳飞仙,再让柳飞仙去找掌门谏言。

    这种套环,只要能确保层层不出问题,套的层数越多,最根源的李长寿也就越安全。

    不这么干,难不成还要他自己站出来去以理服人?

    像这种规模的大会,普通天仙都没有任何发言机会。

    若是遇到两教起争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小弟子强行站出来,对着两群自上古年间,就在三界混日子的三教大佬们一阵嘴炮……

    那是吃了几个熊心主角胆,才能干出来的荒唐事!

    估计,还没开口说完一整句,就有暴脾气的三教大佬一巴掌拍下来,拍死之后再骂骂咧咧地道一句:

    ‘谁家小弟子,这么不守规矩!’

    所以,直接露面是绝对不可能之事;

    主动迈入风口浪尖,更是绝然做不到之事。

    李长寿只能承诺,如果两教高手真的打起来,他在跑路之前,会提醒下人教道承,并在心底大声呼喊那个男人之名。

    ……

    这艘宝船进入中神州境内之后,特意飞的稍微高了些,在船首打出了度仙门的标识,掌门也放出自己金仙境的气息。

    就算这般,遇到一些明显被大阵笼罩的山岳、湖泊,度仙门的宝船也会提前绕行。

    度仙门在东胜神州还算有些知名度,但到了虎踞龙盘的中神州,也只不过是个中等意思的仙门,在三教仙宗排位更是处于中下……的中下。

    也就是后台略硬,有人教大师兄的影子。

    宝船一路只走不停,顺着云路向西飘零,第一次来中神洲的李长寿,也算开了一次眼界。

    穿云过天边,星月夜相伴。

    瀚泽倾烟波,川涌千江畔。

    值得一提的是……

    掌门当日主动让出自己的套间,给两位年轻弟子处理急事,这在度仙门一行私底下,被传为了佳话。

    还好,那天没什么其他笑料,宝船也没什么明显的晃动;

    王奇解了药性,就与刘雁儿一同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羞煞地不敢见人。

    在空中飞了二十一日,度仙门的宝船,终于驶入了金宫门附近三万里,高空云路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有展翅千丈的巨大飞禽,在高空缓缓划过;

    也有将整座山拔起当做宝船来用,山体周遭包裹着一道道仙光,不断撞碎朵朵白云……

    李长寿看到这一幕时,也在暗中多观察了一阵。

    这东西,就是自己小琼峰流浪计划,最初阶段的完成品!

    离三教源流大会‘会场’还有八千里时,上下左右的云路,已经能见不少人影。

    大会虽还有半年开始,但有不少仙宗,都选择提前半年前来此地,以表示对三教源流大会的重视。

    度仙门这艘宝船离着会场仅剩千里时,不出所料……

    又堵云了。

    李长寿的仙识扫到了这次大会的场地。

    那是一处形状规则的圆形盆地,似乎是用神通轰击而出;

    盆地底部有着灵光四溢的湖泊,水面上飘着一朵朵金色莲台。

    湖边分布着一只只蒲团,放眼望去,这些蒲团的总体布局,又宛若一朵莲花盛放……

    这次大会限制了各仙宗来人的数量,每家不得过百;所以度仙门一行总共九十九人。

    这次三教源流大会,是由五家道承联手举办,其中两家截教道承、两家阐教道承、一家人教道承。

    人教虽然总共只有六家仙宗,但给人教六仙宗安排的座位区域,却占了总场地区域的六分之一。

    故,哪怕是实力不行的度仙门,也能有个不错的观景之地,十分接近那片灵湖。

    度仙门的宝船飞到距离会场还有数百里,有十几道身影驾云向前迎来。

    前来迎接的,自是人教道承,也是此次大会五家主办仙宗之一,宗名为逍遥而已。

    这门派名,随性、写意、且普通,但这家道承确实不简单。

    单单只是在此地负责迎宾的,就有两名金仙、八名天仙,以及六名尚未成仙但资质绝佳的年轻弟子……

    这让度仙门一行也是稍感压力。

    然而,李长寿很快发现,这个逍遥仙宗,某方面应该跟他们度仙门差不多……

    甚至还严重许多。

    此地的六个弟子,有四人已失去了先天阴阳气息。

    天仙的本源如何,李长寿倒是看不透,但从八名天仙四男四女的搭配,以及他们驾云时的亲密程度来看,最少也有两对神仙眷侣……

    真·人教特色!

    由此也可见,大法师为了人教发展,有多么努力……让人教弟子们殚精竭虑。

    逍遥仙宗一行人迎到近前,最先两名身穿道袍、中年面容的金仙,已是开始仰头大笑,声传数百里,生怕旁人听不到一般。

    其他四家联手主办大会的仙宗,都已接待了不知道多少波同教中人;而他们逍遥仙宗,前后总共就只有五次登场的机会。

    按洪荒的老规矩,笑的越久越显得亲近且没有敌意……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咳咳,啊哈哈哈哈!”

    “无忧师弟,六千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哈哈哈哈!”

    “托师兄的福,一切妥当,哈哈哈哈……”

    各位长老也迎了上去,除却忘情上人之外,大多都是笑着找人攀谈。

    而那六位逍遥仙宗的弟子们,也热络的迎了上来,找度仙门弟子们交流。

    这次大会,能否让三教一家亲,还是未知之数;

    但他们都是人教道承,若是今后能修成金仙,也都会以师兄弟、师姐妹互称,互相之间不能显得太生分。

    身为真·领队,有琴玄雅轻轻皱眉,背着大剑走到了众弟子身前,顿时让这片天空多了几分光亮。

    身为凑数·领队,李长寿含笑躲在弟子堆中,看己方一群弟子主动迎了上去,与那六位逍遥仙宗的年轻弟子攀谈,他也乐得没人关注。

    不多时,度仙门长老收起宝船,一行九十九人,随逍遥仙宗迎宾之仙,驾云进入了盆地会场。

    他们果然被安排在了靠前的位置,独占一小片湖边的区域。

    不同于龙宫那次大会,这次金仙、天仙,与真仙、未成仙之人,都在一同入座;

    各家仙宗都是这般一般无二,没人能搞特殊化。

    湖面上的朵朵金莲宝座,明显是给那些昆仑山玉虚宫、海外截教众仙岛的仙人所留。

    李长寿粗略计算了下金莲宝座的数量;

    估计,仅是截教几家道场稍后的来仙,就能把湖面挤爆……

    度仙门一行刚刚入座,度仙门掌门就与几位金仙道友,去了云端闲聊。

    各位长老也并未太约束弟子,努力体现他们人教‘清静无为’的表面特点。

    然而,有琴玄雅着实有些引人注目。

    不多时,就有一名长相儒雅,身着白袍的年轻仙苗,踏着行云流水的步伐,从隔壁逍遥仙宗的区域漫步而来。

    这人到了有琴玄雅面前,露出温和的笑容,散发着卓然不凡的男子魅力。

    “这位师妹,我乃逍遥仙宗掌门一脉曹知……”

    锵!

    有琴玄雅背后大剑突然出鞘,她纤手拨弄,大剑行云流水盘旋半圈,直直插在了此人身前!

    剑刃距离对方脚尖,只有半寸!

    “得罪,告辞,师妹勿怪。”

    这人识趣地道了句,匆匆退走,惹来逍遥仙宗几名弟子接连不断的笑声。

    有琴玄雅权当无事发生,静静盘坐在那,闭目养神。

    度仙门一行最角落的座位,自然是李长寿专属,他身旁就是矮道人酒乌的位置,只是酒乌去跑腿了,此刻并未回来。

    刚进入这处盆地,李长寿已经用仙识探查了此地的出口,并制定好了撤退路线;

    地下存在逆五行大阵,五行遁术无法施展。

    他放开心神,开始施展风语咒监察四周;

    但这次,风语咒刚刚催发,李长寿耳中就听到了一阵嗡鸣,元神微微发晕。

    还有这般反探听的禁制?

    洪荒之大,当真不可小觑各路大手子……

    这是渡劫飞升之后,风语咒第一次不灵。

    李长寿暗自皱眉,闭目打坐,元神异状瞬息解除。

    当真以为,他只有风语咒这一种被动监察之法?

    不错!

    他还真就这一种被动监察之法……

    主动探查之法虽五花八门,但被动监听各处,并非一件容易之事。

    李长寿正思索对策,仙识也在盆地各处蔓延开来,发现有一行人在自己背后不远处路过,似乎是逍遥仙宗之人。

    其中有个汉子最引人瞩目,身形十分壮硕,应该是走的肉身修行……

    嗯?

    这气息,怎么有些熟悉?

    正此时,那‘汉子’也在李长寿背后停下步伐,壮硕的身体朝李长寿这边探着,可爱的脸蛋上满是疑惑,盯着李长寿的侧脸仔细看了一阵。

    这气息、这铁塔般的身形、还有这张可爱的脸蛋……

    李长寿道心一颤,突然一个激灵,已是认出了这是谁!

    几乎同时,这铁塔少女也是双眼放光,那只砂锅大的拳头放在努力张大的樱桃小嘴前,大眼中满是亮光,惊讶地尖叫一声:

    “海!”

    “伶俐!”

    李长寿突然一声低喝,直接震断对方喊话!

    瞬息间,他左手向前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住这铁塔少女的脖颈,直接将她脸朝下,摁在了自己身前草地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