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噹——

    清晨时分,门内钟声再次响起。

    此前被召集过的各峰弟子,总共四十八人、驾三十二朵云,自四面八方,朝百凡殿飞去。

    人数减去云数,差不多便是道侣数。

    李长寿身为本次外出,度仙门弟子的两位领队之一,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门风如此,早已习惯。

    也就是这两年,每次去百凡殿集合时,听那位‘雁儿师姐’喊了‘奇奇师弟’太多次,心底……对此已经没了什么波澜。

    这次,也终于能去见识见识,像是逍遥仙宗这般人教大宗,被玄都大法师和月老搞成了什么样子!

    乐观点估计,三教众多道承中,他们人教道承,应该是平均颜值最高的那一教!

    ——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酷,大概就是这般意思。

    其实,上面有位为了人教兴盛发愁的道门大师兄,下面无论出现什么异常,李长寿都不会大惊小怪。

    上次与大法师交谈时,李长寿曾委婉提醒大法师,想要让人教兴盛,从姻缘、生育方面入手,其实是事倍功半。

    也不知玄都大法师是否接纳了这个小意见。

    而从那时起,李长寿心底给玄都大法师,按上了一个金光闪闪、阳气冲天的称号——

    人族最老单身汉!

    玄都大法师据说是第一批由女娲娘娘捏出来的人族;

    根据人教典籍记载:

    其时,太清老子已得一缕鸿蒙紫气,也得证三尸之道,却差了一线未能成圣,偶见女娲娘娘造人,推算之下,知人族今后天命不凡,与自己有深切缘法。

    于是老子立人教以庇护人族,得天道降下功德,立地成圣。

    而成圣之后,为了表示一下,老子便在第一批人族中随手一点,选中了今日玄都大法师,带回了昆仑山中传道授法。

    所以,大法师的这个【最老初哥】的荣誉称号……

    有理有据、实至名归、无法辩驳!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李长寿很早之前就知道,玄都大法师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实至名归的道门三教大师兄。

    迄今为止,大法师曾在人前出过两次手,每次都打出了太清圣人的赫赫威名。

    李长寿在人教典籍上,看到过详细记载……

    上古第二次巫妖大战时。

    地仙之祖镇元大仙的五庄观前,玄都大法师头顶【天地玄黄玲珑塔】,直面要将人族赶尽杀绝炼制【戮巫剑】的妖皇东皇太一。

    一场血战,阻下妖皇;

    玄都大法师护下了少许人族底蕴,侧面显露了圣人老爷的手段,让鼎盛时的妖族不敢再对人族肆意妄为。

    ——其时,玄都大法师拜师尚未足一个元会,其展露的实力,已战平了东皇太一。

    大法师第二次有记载的出手,便是上古第三次巫妖大战,人族反击之战……

    其时,巫族拼尽了全部强者,妖庭高手死伤殆尽,但妖族天庭并未坠落,人族还未完全发育好的众高手背水一战,趁势对妖族发起绝命一击。

    在这场大战中,玄都大法师曾现身。

    他脚踩至宝太极图,头顶玄黄玲珑塔,手持一杆乾坤尺,一人独闯妖庭,将东皇太一打成重伤,将先天至宝【东皇钟】逼入混沌海,未让东皇太一将这件宝物传给妖族大能!

    那一战,人族赌上了族运;

    要么将妖族天庭推翻,人族成为天地主角,得天道认可。

    要么,就是被妖族再次逼迫到族灭的境地!

    后来的事,已成了洪荒传说,辣个男人,再无出手的机会……

    洪荒,也渐渐没了多少人会提起他的名号。

    这位人族出身,代人教护卫人族,本身无名无姓的人教大师兄……

    如今也只是看起来有些普通的青年道者,总喜欢眯眼轻笑,让他花费心力最多的,就是这个《人教多生多养万年大计》!

    心底流转着这些念头,百凡殿已近在眼前。

    李长寿心底赠与大师兄的这个荣誉称号,自然是打死都不敢告诉任何人……

    还有半年,度仙门一行就要出发前往中神州。

    四十八名弟子被召集去百凡殿的频率,也从此前一年一次,变成了现在的三个月一次。

    按中神州和东胜神州的惯例,但凡这种大会,必然会有‘弟子斗法’这般助兴环节。

    到时,出场的弟子,寿元越低、修为越高、本领越大,背后的道承自然就是越有面皮。

    像有琴玄雅这般,年纪轻轻就已归道八境,擅斗法、有神通,长相身段绝佳,即将成仙渡劫的当代年轻弟子,就能给度仙门争不少光彩。

    而像李长寿的表层伪装,都快两百之岁,归道境四阶不稳、三阶勉强,长相凑合,除了阵法与遁法,其他尽皆只能算是普通,也就一手土遁的当代年轻弟子……

    肯定不会安排他上台!

    所以,李长寿顺水推舟,将自己放在了‘跑腿’的位置上。

    每次召集众弟子议事,李长寿也不发表任何意见,并坚持素质三连:

    【有琴师妹说的对;

    有琴师妹说的有道理;

    各位长老的训诫,我们都记下了】

    李·越发稳健且普通·悟净,再次上线!

    ‘完全伤愈’之后,李长寿已经连续应付了许多次这般场面,欺上瞒……咳,承上顾下之事,也是越发得心应手,为今后去天庭工作积累了不少经验。

    这方面,李长寿始终拿捏着自己的分寸。

    他跟各峰的仙苗、优秀弟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又互相算是熟悉,大家点头之交、事后既忘便可。

    如今,李长寿在门内的伪装,已经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了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透明人,一直十分低调,但除却月供之外,只能去道藏殿翻垃圾堆,拿不到太多资源;

    第二阶段是自然伪装,保持劣质仙苗等印象,让自己显得没那么显眼,但很多‘异象’都能更为合理。

    第三阶段便是如今的从善如流,做好一个谦逊、稳重、不惹事的‘副’领队……

    今日,四十八位弟子再次聚在大殿角落中,分列入位,十分整齐。

    有琴玄雅与门内排行前八位的弟子们,坐在第一排蒲团上。

    李长寿坐在角落中,并随时准备,应答长老们给出的跑腿任务……

    这次与前几次一般,还是之前的流程;

    门内外务第一长老葛长老,与几位天仙境长老一同前来,坐在弟子们对面,露出和善的微笑。

    葛长老温声道:“此前布置的功课,尔等做的如何了?

    都拿出来吧。”

    “是,”众弟子纷纷点头,各自在发簪、戒指、腰带玉扣等储物法宝中,取出了一只两尺见方的木箱,在其中抱出了一只只画轴。

    他们各自将画轴打开,里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葛长老道:“玄雅,你来检查下,看他们默写的《弟子守则》,够不够天罡之数。”

    “是,”有琴玄雅颇为认真地应了声,起身来回行走,检查各位同门同辈的作业。

    很快,有琴玄雅禀告:“都已足够。”

    “善,”葛长老缓缓点头,言道:“这个《弟子守则》内容十分不错,里面也有诸多,遇到不同情形的应对之法,尔等需时刻牢记。

    再有三个月,尔等便要随掌门与诸位长老、执事,赶去中神州金宫门。

    此前叮嘱的话,我也不多讲述了。

    今日继续接上次所讲,请几位长老,讲解《弟子守则》的后三篇。”

    当下,众弟子低头称是,几位长老依次开口,为众弟子详细解释,这三千多字《弟子守则》的后半段内容。

    李长寿:……

    门内对这次三教大会有多重视,他这段时间,确切体会到了。

    但这篇东西,其实就是他一点经验之谈,不必如此过度解读。

    让李长寿最无奈的,是长老们会让他写自己作品的读后感,做自己作品的阅读理解……

    重点是,他还经常被判答非所问,很难及格。

    ……

    小琼峰上,灵兽圈旁的阁楼中。

    “灵娥,你当真不想一同去中神州吗?”

    酒玖摁着酒葫芦,坐在窗边的床榻上,扭头看着窗外的林子,口吻很认真地问了句。

    正在一旁收拾碗筷的灵娥含笑点头,道:“我修为太低,在山上安稳修行就好。”

    “之前明明有长老要举荐你,你干嘛拒了?”

    灵娥笑而不语,麻利地消灭掉犯罪证据,招来了一股灵泉冲洗柔荑。

    酒玖也并未多问,躺在那打了个哈欠,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

    因为去参加三教源流大会之事,酒玖也被门内长老告诫了两次,让她多注意些言行举止。

    于是,酒玖从平日里的散漫状态,调整为了外出时的认真模式,整个人的气质,也出现了些许变化。

    正经之中带着一点点忧郁,深邃的目光透露着千年岁月的沉淀芳华;

    此刻,在窗边饮一口葫芦中的美酒,她正散发着从内而外的深沉……

    遇到李长寿这个有意思的小师侄之前,她都是这般气质,后来,渐渐的,因为被照顾的太周到,确实有些过于欢乐……

    灵娥端着一只果盘飘回屋内,也脱了绣花鞋,坐在了床榻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想了想,灵娥还是想替师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灵娥小声道:“酒师叔,我师兄如果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

    酒玖道:“放心就好,到时,我自会过去逗他的!”

    “还请师叔暂时无视掉我师兄,”灵娥叹道,“我师兄在外面的时候,其实很害羞,面皮特别薄。

    若是有女子跟他靠的太近,他都觉得众目睽睽之下……”

    “是这样?”

    酒玖突然想起了当年去北洲时,李长寿的那种奇怪病状。

    灵娥颇为正经地点点头,又拜托了酒玖几句;

    酒玖沉吟几声,十分认真地答应了下来。

    反正到时候,师尊忘情上人也会同行,自己总归不可能……太过躁动。

    ……

    “三教源流大会,不日将在中神州金宫门举行,敖乙。”

    “弟子在。”

    金鳌岛,宝池旁,敖乙面前正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道者。

    此道者面容端正,不怒不威,给人感觉颇为柔和,说话也是不紧不慢;

    此正是敖乙的师父,通天教主随侍七仙之首,乌云大仙。

    敖乙问道:“师父要弟子去参加此事吗?”

    “嗯,”乌云大仙应了一句,点头道,“此次三教源流大会,事关道门气运,你是我唯一的弟子,需代我前去。

    此物与你。”

    乌云大仙取出一只小巧的玉龟壳,放到了自己徒儿手中。

    “三教本同源,这是我听圣人老爷经常念的一句话,圣人老爷并不想看我们与阐教有任何冲突。

    你需记住此事,若咱们一方需一同商议何事,你便将此物拿在手中,我自会有所感应。”

    “是,弟子遵命。”

    敖乙恭恭敬敬地应了声,乌云大仙露出少许微笑,抬手拍了拍敖乙的头顶。

    一缕清气自敖乙头顶灌入,敖乙一怔,心底感悟丛生,浑身气息境界在缓缓上扬,体内血脉之力瞬间沸腾!

    仙师抚顶,授以玄境。

    醍醐明悟,道法自生。

    不多时,敖乙抱着玉龟壳,身形沉入了宝池中。

    乌云大仙露出少许微笑,身影随风消散,自始至终没有引起金鳌岛上其他炼气士的注意。

    又半日后,赵公明踩着一朵白云,急匆匆朝金鳌岛而来……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