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今天兜率宫中的风儿颇为安宁,只是……

    怎么有种烤牛粪的味道?

    玄都大法师看了眼,那两个蹲在另一个院落炼丹的小童子,又看了眼那只在树下趴着喘粗气的老青牛,面色古怪地摇摇头,开口道:

    “小金、小银,莫要胡乱炼丹,打扰了老君清修。”

    那两个童子连忙起身,乖巧地答应了几声。

    玄都大法师并未多训诫。

    既然被吵醒了,他也就例行掐指推算,看看洪荒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是跟他人教有关的。

    师父把这些教务都扔给了他,他也就只能多操心了。

    先算到的,自然就是之前算到很多次的【三教源流大会】。

    三教源流大会倒是不错,只是人教道承太少,去了之后显得势单力薄……

    被老师所看好的那个小弟子,竟还想装病不去!

    那怎么了得?

    大法师知道,为老师所喜者,必与老师相近,他自己就是个例子。

    还好,玄都大法师发现及时,在这个小弟子暗中做各种准备时,就断定这小弟子是要用装伤的手段,所以悄悄做了个点相应的布置……

    此正是:

    道高一尺,浪高三丈。

    “小长寿,你若不来兜率宫,我如何能去自在逍遥?”

    大法师念及此处,顿时微微一笑,继续推算与人教相关之事。

    很快,大法师便有所得……

    ‘三师叔家的赵公明近几年异常活跃,不断在西牛贺州砸人洞府、追打西方教高手。

    但出人意料的事,这些事都未闹大,被打一方往往选择息事宁人。’

    “这跟我人教有什么关系?”

    大法师随手摄来太极图虚影,仔细推算,但所得甚少。

    圣人弟子都会被圣人出手遮掩天机,通天教主虽在三清排行最末,但对天道的感悟却是圣人前三!

    顺带一提,道门圣人包揽前三名。

    且,诛仙四剑、青萍剑虽无法镇压气运,但更擅斩天机,故太极图也无法推演有关赵公明之事。

    所以说……

    “这到底跟我人教有何关联?”

    大法师有些费解,念及圣人老师的交代,只得站起身来。

    这事,他须得去看看。

    【赵公明,上古末期成名高手,与他三位义妹一同拜入通天教主座下,四人拜师前已是成名一方,自身大道已定,故被列为外门四大弟子,得通天教主赐宝传法,却并未修行‘上清大道’。】

    有太极图相助,玄都大法师虽推算不出此间因果,却可勉强推算出赵公明的位置……

    天机之中,满是赵公明的【脚印】!

    出得西天门,踏过中昆仑。

    大洲边缘处,得见一道人。

    不过片刻,玄都大法师赶到案发地点,隔着几万里,仙识就发现了赵公明的气息。

    但赵公明此刻躲藏在几处大阵之中,不知道在做什么。

    大法师悄悄地靠近,借太极图投影之威,不露半点声息,到了大阵近旁,将几重大阵直接看透。

    却见……

    赵公明此时正口吐血沫,道躯轻颤,指着面前那名浑身伤痕的西方教高手,咬牙怒骂:

    “贫道今日无端被你灵宝所伤,没几万年怕是难以复原了……咳,咳咳!

    你跟贫道去灵山,贫道今日和你没完!”

    玄都大法师眉头紧皱,立刻就要冲进大阵,护下道门高手,但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

    赵公明似乎并未真的受伤……

    而后,玄都大法师也算是开了眼界。

    大阵之中,双方唇齿相讥、骂了半个时辰,赵公明熟练地绕了一圈,将对方绕入了‘比惨’环节;

    等对方自捶了一阵,赵公明又拿出了一颗留影球,迅速将对方镇压……

    这一套流程下来,虽比第一次要麻烦了数倍,但赵公明做的,依然是行云流水、环环入扣!

    无他,唯手熟尔。

    就听赵公明胸有成竹地轻笑道:

    “道友,你说咱们是私了,还是在洪荒将此物广而流传?”

    玄都大法师额头缓缓浮现出几条黑线,看到这里,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该不会……

    大法师并未直接现身;

    等赵公明结束今天的业务,那名西方教高手发完那一堆誓言之后,颓然离开……

    玄都大法师假装偶遇,与赵公明碰了个面。

    两人寒暄几句,玄都大法师便问出了心底之疑惑:

    “赵师弟,你是不是,最近见过了,某个我人教之人?”

    赵公明怔了下,随后便明白,自己刚才干这事,已是被这位道门大师兄所见到;

    赵公明顿时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

    “师兄莫怪,刚才那人,六元会之前,曾欺负我之好友,今日找他出一口恶气罢了。”

    六元会……

    玄都含笑点头,又换了个角度,“赵师弟,你最近是不是见过南海海神?”

    “师兄当真料事如神。”

    “那就是我人教中人,”玄都心底微叹,道一句果然。

    想到刚才的那般画面,又想到了刚刚那西方教之人立下的繁琐誓言,玄都已然打定主意……

    要想个办法,把这小弟子搞成自己的小师弟才行!

    若他入人教正统,成为他玄都大法师身旁之人,待他修为高了,处理人教事务,还用他这个大师兄做什么事?

    “师兄……”赵公明找了个话题,“这次三教源流大会,师兄您可要现身?”

    玄都大法师随口就要说一句‘还有要事’。

    这种麻烦事,他都已经将‘未来小师弟’忽悠过去了,自身自然就不必过去。

    刚好给‘未来小师弟’一点发挥的场地,让老师早早动收徒的念头。

    玄都大法师话语已经到了嘴边,说的是:“我还有……”

    【去】。

    心底泛起一缕明悟,玄都大法师嘴边的话语,也变成了:“我还有一点要务,待处置好了,便过去一观。”

    赵公明顿时眼前一亮,对玄都大法师做了个道揖,言道:“师弟定会让他们提前准备,恭候大法师大驾光临!”

    玄都大法师:……

    剧本,重复了好像。

    ……

    与此同时,小琼峰。

    李长寿飞在不高不低的高度,自百凡殿回返。

    其实圣人老爷最开始就给自己一点提示,那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去这个‘三教源流大会’,不必要暗中影响整个门派高层,非要晃他这一下。

    李长寿心底迅速打消掉了念头,这般在心底阴搓搓的非议圣人老爷,实在是凶险之事。

    就如李长寿记忆犹新的那句前世名言——‘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谁愿意去做备胎呢’。

    如果不是洪荒太凶险,谁又……

    不,咱十分乐意为圣人老爷跑腿打杂做点小事!

    圣人老爷让他去三教源流大会,那必然是有所因由。

    仔细思索,也确实有点道理。

    龙族与西方,看似是道门之外的事,但实际上……

    实际上……

    “这又会有哪般影响?

    道门因此事更为昌隆?让西方加紧步伐收编龙族?

    还是西方会去算计这次大会?

    那我一个人教小弟子过去,又能做什么?”

    李长寿喃喃不断,在地下密室中来回踱步。

    他不断思虑,却总归是竖不起逻辑支点,只能将之归类为——

    既然是圣人老爷的安排,必然是有自己看不到的道理。

    李长寿自觉,他可能只是一座木桥上非关键位置的一枚楔子,若少了他,木桥能用,只是会有一丝丝的不稳。

    李长寿已经读了小半篇的《太清道涵》,其内的主张便是稳、宅、懒……

    咳,其主张的便是清静无为、不染因果!

    桃子个稳宅懒!

    李长寿看着密室墙壁上,也被自己挂上的、那个巨大的稳字,心底略微有些感慨。

    在此道之上,自己远远不如太清圣人老爷矣……

    既然不免要去,那就做好万全之准备。

    各类毒丹、微型阵盘,这自然是出门必备;

    新型纸道人接下来还要多做几个,先落在【人】字编制之下,留在师父和师妹身旁各一个备用。

    还要做两个,放入【海】字编制,派去守护南海海神教。

    自身也要带两个【神】字新型纸道人,确保遇到危险,自己有更多的主动性。

    如果不是制作新型纸道人太耗费时间,且李长寿必须腾出大半的时间,用在参悟《太清道涵》、压制自身境界上。

    出门之前,将自己本身实力稍微提升一些,安全系数也就多一些保障。

    检查了几遍身上的防推演套装、自身保魂入轮回套装,以及重新炼制并改了颜色的避毒宝珠、灵宝长剑,等防身用的灵宝……

    仔细梳理了下自己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宝囊,清点了下自己身上,可以称之为底牌的各类物件,心底总算又有了一丝安逸感。

    那两只又玄都大法师气息残留的玉牌,其实本身就是保命符,李长寿自然不会忘记带上它们。

    最近他还偶得灵感,寻到了消耗自身功德,假装自己拥有功德金身的办法,也加入了保命底牌库……

    整理自己外出要携带之物时,李长寿还想出了一个简单的‘稳道考题’。

    问:当面对一个敌人与千百个敌人时,反应会有哪些不同?

    正确答案:耳中所听、目中所闻尽皆不同。

    《稳论》理论支持:选择用隐秘性最高的土遁、水遁,还是用速度最快的风遁、火遁。

    李长寿轻笑了声,恢复平稳心境,继续做准备工作。

    几天后,他便开始不断参悟《太清道涵》,又计算着自己的境界增速,将每个小境界不断落实、落稳。

    道基,便如一座高塔。

    李长寿成仙前的塔基已经做到了九点九分稳固,但成仙之后,他境界飞升,跨过了元仙、真仙两个大境界……

    在李长寿看来,这一大段的道基,其实都不算稳固。

    他现在也只能在更高的塔层上不断努力,将下方的道基,一点点去夯实、砸紧。

    前路还有长生劫,此劫不过终成灰。

    李长寿已经开始筹备渡劫方案,其中最靠谱的两条,一是功德护身,二是人教功勋。

    所以,在修为境界上,他并不着急向前迈步……

    甚至还想原地踏步。

    【要不要,打造一个只是归道境的新版纸人化身,去三教源流大会?】

    李长寿认真思考、分析利弊之后,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那不是故意应付圣人交代的任务吗?

    那需是几个菜、几个故事、几个陪酒的,喝成什么样,才敢做这般不要命之事!

    而李长寿搞定了自身之事,又做了一些些,其他类型的小准备。

    比如,此时还空白了大半的——人教道承高手统计表格,其上有性情、跟脚、喜好等等选项,到时就要靠风语咒搞这些情报。

    其次,李长寿还准备了一些,‘给师叔的小玩意’、‘给长老的一些应急小对策’。

    为了充分担当起领队的职责,确保度仙门一行不惹事、不生事,李长寿还花费了不少心力,做了一本《度仙门弟子参加大会行为手册》。

    这手册,稍后会交给酒乌师伯,以酒乌师伯的名义,献给门内。

    奖赏自然是老规矩,五五分账。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