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不是,至于这么逗他吗?

    师祖您老人家何必做的如此明显,多少也给留点体面啊……

    哪怕自己稍后再立一丁点功劳,比如背几万岁仙子过云路、帮地府度化一点女怨魂、把卞庄封禁仙力扔天河,道祖做出一副颇受感动的姿态,给他补上了此前所欠的功德之力,那也算是回事。

    可现在!

    他太白金星不要面子的吗?

    他稳教教主不用在洪荒混的吗?

    金光之中,李长寿长身而起,面露正色,修长的身影挺拔而立,抬头直面空中金云。

    面容不怒而威,气势不强而盛!

    侧旁灵娥眨眨眼,有些不知自己该说点啥、做点啥时,李长寿已是朗声大喝:

    “谢师祖体谅弟子修行之不易、处事之艰难,降下无边功德!

    弟子为天庭抛头颅洒热血,为师祖排忧解难那都是道门弟子的本分!”

    《硬气》。

    空中金光缓缓消散,诸多祥瑞也消失不见。

    李长寿站了一阵,背影略微有些萧瑟。

    传声让在灵兽圈偷吃烤鱼的熊伶俐外出,打发走那些前来看热闹的仙神,又默默躺回了躺椅中。

    灵台功德池,再次到了八成满的程度。

    李长寿算了下,根据自己所立功劳、对天地稳定的贡献屡次降下的功德来看,刚刚给自己的,就是此前欠下的。

    天道至公无私,道祖也不是骗小孩的,说给的肯定给,不过给的时机全凭道祖把握。

    李长寿给自己道心蒙上两层结界,又将小琼峰各处大阵开启,顺便开了附近的遮天大阵,这才在心底咬牙切齿骂一句:

    ‘就尼玛离谱!’

    这也太打击他这个普通权臣的积极性了。

    算了……

    不算又能怎么办?

    怼道祖是不敢怼的,以前觉得自己只要顺势而行,在天地变革中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就能在百分之八十的事情上心想事成。

    可一步步走到了今日,李长寿才发现,限制颇多、提防颇多。

    他参悟出的均衡大道,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在于自己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成了天地间最大的变数,若是利用的好,甚至可以用来均衡、限制、监察天道。

    坏就坏在,根基太弱,没什么积累,必须借天道和天庭起势,如今走错一步就是僵局。

    “师兄?”

    灵娥端着那后天极品功德逃命灵宝‘寿娥梭’凑了过来,“这里面的功德还能抽出来不?”

    “不能,”李长寿苦笑一声,“不用担心,为兄没事,就是有点郁闷。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稍后做些酒菜,陪我喝一杯吧。”

    “嗯!”

    灵娥赶忙答应了声,捧着梭子、收起自己的专属躺椅,驾云赶去湖边灶台。

    虽然在师兄郁闷的时候开心有点不太妥当,但此时灵娥嘴角止不住的笑意、整个人飞起来都变得轻灵轻快了许多,飞出丹房附近还哼起了愉快的歌谣。

    李长寿:……

    十分怀念白大厨。

    颓归颓,丧归丧,不能活成小哀样。

    李长寿很快调整好心态,将功德金身之事忘却,开始物色用自己的功德再炼制什么法宝。

    不算老师借给自己的灵宝,此时他手中几样宝物,能拿的上台面的,只有杀伐较强、潜力无限的小戮神枪,以及出其不意、偷袭专用的穿心锁。

    自己最理想的,是炼制一两件防御类灵宝作底牌。

    此前所想,给云霄的小衣,其实难度颇大,仔细考虑并不实际。

    男人嘛,基本都会针线活。

    但衣物类宝物最难炼制,并非搞一些布料缝起来,搞点符箓上去就能有防御效果。

    李长寿当年在坊镇倒卖丹药、打击自家度仙门丹药生意时,曾见识过真正‘讲究’的仙衣仙裙。

    每一根丝线都刻画着‘筑灵’、‘聚灵’、‘固灵’、‘光效’类禁制,用这些丝线编织成宝衣;

    每一根丝线的禁制互相连通,相辅相成,整体发挥出卓越的效果。

    这是门学问,没数百上千年的精力琢磨不透,自己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沉浸此道。

    云此时还身在劫中。

    李长寿自忖,虽已有玉帝陛下给的旨意,但依然解决不了三霄同命的问题。

    云霄手中的厉害宝物,翻来覆去也就混元金斗、九曲黄河大阵阵图,金蛟剪与缚龙索自是要给琼、碧来用。

    若今后上阵斗法、入劫应变,很容易就相形见绌,不够用。

    混元金斗攻防兼备,九曲黄河大阵也是困阵,此前追杀鲲鹏便是手持着通天师叔的青萍剑。

    话说回来,通天师叔为何不召自己过去?

    此前说好要用鲲鹏,这都三十多年了,为何反倒没了消息。

    且说正事,自己要送云霄礼物,不如就搞一件攻伐法宝。

    兵刃?亦或是板砖?

    李长寿看着自己的这些功德,不由陷入了沉思。

    他最擅长炼制的,当然是纸道人。

    其次就是小琼峰防御体系中最核心的‘十倍灵气炮’——当年差点轰了大法师的丹房主炮。

    刚好,自己得了某前辈‘万分之一的底蕴’,宝材方面不缺,还可以随时去兜率宫中寻求‘技术支援’。

    整一个灵气炮?

    端庄温柔的云霄与人斗法时,在袖中端出一杆灵气袍扛在肩上,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轰出一条毁灭黑线……

    李长寿思索一阵,眼中有亮光闪烁,起身跑回了丹房中,身影遁入下方密室。

    两个时辰后,身周飘着一只只玉盘的灵娥,驾云自湖边飘来。

    “师兄呢?”

    她左右张望一阵,就听到了李长寿的传声:

    “先在门前上桌,马上过来。”

    “哎,”灵娥答应一声,熟练地在门前架起矮桌、摆好蒲团,将仙力托着的一只只玉盘摆成花瓣状,并为师兄斟了杯酒。

    李长寿很快飘来,手中端着一面玉符,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本准备了几个话题的灵娥,见状顿时明白自己要乖巧安静一点,师兄应该是在思考什么大事了。

    果不其然,李长寿吃菜喝酒时,一直盯着手中玉符,主动与灵娥聊起了炼器的一些常识,师兄妹还仔细探讨了一阵。

    “师兄,你在给云霄姐姐炼制法宝吗?”

    “嗯,”李长寿笑道,“倒是瞒不过你,过来看。”

    灵娥答应一声,抱着自己的蒲团挪过去,贴着师兄坐了下来。

    李长寿手指在玉符上轻点,那玉符之上流光环绕,仙光凝成了一幅立体图样,就是李长寿在设计的【百倍灵气炮】。

    此炮看似其貌不扬,直管式长筒炮,前窄后宽,但其上法器构件竟多达上千,这些法器又组成了完整的法宝。

    “百倍灵气是什么意思呀?”

    “这个,是指对灵气的利用率,”李长寿笑道,“若普通金仙对灵气的利用率是一,那百倍灵气炮的意思,就是对灵气利用率一百。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此道不能与你多说,以免影响你后续修行,你了解下就可。

    炼气士用灵气,大多是将灵气纳为己有,于体内化作法力,随道境提升,对与自身大道贴合的灵气,利用率会显著提高。

    在同等数量的前提下,法力越精纯、仙力越纯粹,神通和法术的威力也就越大,对吗?”

    “嗯!”

    “但灵娥你有没有想过,从灵气到法力,本质变了吗?”

    灵娥眨眨眼,表示这个问题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而且师兄认真起来的侧脸好好看。

    “没变吗?”

    “没有变化,打出去的神通、法术,最后还是化作了灵气,灵气本身损耗十分微小。

    普通金仙,大概只有千分之一的灵气利用率。”

    李长寿露出淡淡的微笑:“我此前布置小琼峰大阵时,曾琢磨过如何将灵气的能量完全引发出来。

    灵娥你将两面镜子互相对摆,再留出一定的角度。将一束光照入其中,反射两次就可原路返回。

    若一缕灵气连续进入特殊的法器通路之中,就能在短时间内释放出较多能量。

    这就是灵气炮的构想,不过当前还有很多难题需要解决,我决定稍后就去找老君请教……”

    灵娥呆呆地看着,李长寿眉飞色舞地讲着,到后面,灵娥完全听不懂师兄在说什么,但感觉很厉害就对了……

    于是,十五年后。

    小琼峰湖边,一杆长达三十丈的圆筒长炮,完美点亮了各处禁制。

    李长寿剑指轻点,长袍末端出现了一个个旋涡,小琼峰四面八方刮起了风。

    几乎只是一瞬之间,这些旋涡就将半个小琼峰的灵气抽空!

    李长寿满意一笑,目中满是感慨。

    接下来,就是找地方去打一炮,试一试真正的威力了。

    说走就走,李长寿本体带上这杆长炮,偷偷溜出太白宫,连玉帝化身都没告诉,用了个假身份,飞出了五部洲之地。

    虚空之中,李长寿摄来一座山岳、布置了一层层廉价但坚固的阵法作为靶子,将【百倍灵气炮】放出,远远打了一炮。

    山岳粉碎!

    在那道漆黑、散发着一道道紫色光弧的光柱面前,这座山岳和阵法只坚持了半瞬!

    若非李长寿收手及时,这道流光打出去,万一撞到一座大千世界,说不定就是多少生灵死伤。

    嗯,威力不错。

    随之,李长寿回返天庭,选了个黄道吉日,又解决了一系列问题,正式,为这杆长炮注入了功德。

    让李长寿有些意外的是,这么大杆炮,只用了自己三成功德,就无法再继续吸纳。

    李长寿细细体会,似乎是天道给予了限制。

    再强容易破坏洪荒生态环境,造成一些不可逆的天地损伤。

    适可而止,人要懂得满足。

    毕竟,只是给云霄用来防身、偷袭的杀伐宝物。

    融入了功德后的长炮,整体宛若金色琉璃,其内流转道道仙光,炮口散发着晦涩道韵。

    ——一些关键部位的炼制,都是由老君亲手完成。

    一期工程结束,接下来就是从便携、手感、精准度、隐秘性等方面入手,精益求精。

    这一求精,又是十年岁月。

    山中年头来去匆匆,李长寿修行、炼器之余,也持续关注天地大事,为平静的天庭保驾护航。

    三千世界征战不停,生灵死伤却开始得到控制,大战进虚空,已成了各方势力都需要遵守的规矩。

    五部洲非但没有因为灵山吃亏而安静,相反变得无比喧闹,中神洲有越来越多的仙宗打出真火,为劫运所趁。

    三教仙宗,最近二十年内覆灭六家;

    非三教仙宗,最近二十年内覆灭十九家。

    仙人乱战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不少不愿斗法的高人远遁三千世界,那里半数区域相对安稳。

    南洲、北洲,与四海宁静无事,凡俗商国老老实实传宗接代,在天道庇护下,朝那个年代不断推进。

    四海龙族的问题却是愈发凸显。

    随着时间推移、龙族在天地间再次站稳脚跟,不少龙族权贵子弟,龙族中兴没出什么力气,如今有了底蕴却开始自我膨胀。

    李长寿也有些头疼,对这些龙族顽疾,若下狠手,显得自己不仁义,似是在过河拆桥。

    可若任由这些龙族膨胀下去,龙族一场灾祸当真无法避免。

    思前想后,他也只能给龙王写几封信,让敖乙带着去劝一劝。

    可惜,老龙王沉迷枯燥,对此也没什么回应。

    此事最为难的,便是敖乙的这位老父亲,龙族的大家长了。

    李长寿对此也只能继续观望,并不想过早出手干预……

    稳妥起见,天庭对龙族的种种奢靡作风,也要多谴责谴责。

    总算,一件法宝折腾了二十五六年;

    集人教教主化身太上老君的炼器手段,李长寿的奇思妙想,浪前辈的遗产支持,李长寿拿出了自己较为满意的成品——

    【后天极品功德灵宝·百倍灵气弩】!

    洪荒中没有‘炮’这个概念,李长寿灵机一动,就整了个‘弩’的名。

    小琼峰灵湖旁,李长寿将已可缩小成半丈长的灵气炮,扛在了自己肩头,像模像样地比划着。

    “灵娥,看!想象你云霄姐姐扛起这宝炮,威不威风?霸不霸气?”

    灵娥眨眨眼,小声说出了自己二十多年都不敢说的话语:

    “师兄,你确定云霄姐姐……会喜欢这种造型的宝物?”

    李长寿明显一怔,将宝炮用仙力托着,自己在旁边端详一二,还特意拿了个女版纸道人出来,试着扛了下……

    “这?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送礼物主要考虑是对方喜欢不喜欢。”

    灵娥忙道:“只要是师兄送的,姐姐那么温柔,肯定都喜欢的。”

    “送炮给仙子,这也不像话。”

    李长寿抱起胳膊一阵端详,看了眼自己的功德池,以及那完全没耗费多少的浪前辈之遗产,帅气的打了个响指。

    “既然如此,那就搞个全套!”

    “啥全套?”

    “斗法法宝。”

    于是,百年后。

    ……

    三仙岛。

    李长寿驾云慢悠悠地飘来,琼霄和碧霄早早去了迷雾外等候。

    双方一见面,李长寿就从袖中取出两只锦盒,说着‘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让两位仙子笑逐颜开,一口一个姐夫喊着,将李长寿引入三仙岛中。

    碧霄嘻嘻笑着:“姐夫,你这么多年不来岛上见姐姐,有没有带什么宝物呀?”

    “带了,带了,”李长寿笑道,“不过此物干系重大,不能随意示人,稍后只能给尊姐过目。”

    琼霄哼道:“小气鬼,明明就是没准备!”

    李长寿笑而不语,并未辩解。

    他这次,可是专门为送礼而来。

    入得三仙岛,寻至仙阁前,正在修行的云霄被琼霄喊醒,自窗台见到李长寿的身影,却是不经意间就笑了出来。

    道一句:“你且稍等,我简单梳洗下。”

    便低头回了闺阁中,脚步轻快,布置了几层结界、换了身素白典雅的长裙。

    琼霄和碧霄稍微挤兑了李长寿几句,就说笑着去别处玩耍,但仙识都锁定在了这边。

    李长寿在仙阁前静静等了一阵,选中了三仙岛的一处沙滩作为稍后的展示地,目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老君,辛苦了!

    感谢被关在太白宫的梅雯画等四梅,提供了形象素材!

    能造出这种东西,也是他此前没想到的。

    考虑到洪荒斗法的残酷性,以及各位‘极速选手’,李长寿特意增加了各种大阵,并将自己的微型阵法理念,完美融入其中……

    “怎么突然过来了?”

    云霄那温温柔柔的嗓音传来,将李长寿的遐思打断。

    李长寿笑道:“这不是担心你缺了法宝,特意炼制了一件,给你防身之用。”

    云霄不由露出几分微笑,道:“我有金斗可用,已是不缺了,你留着就是。”

    “你前路还有劫难,我在天庭也就只是居中调和,”李长寿探出右手,“来,咱们找个僻静之地。”

    他伸手的动作十分自然,云霄却是微微犹豫了下,方才端起一只柔荑,放在李长寿掌心。

    两人相携而行,去了李长寿此前看好的沙滩。

    李长寿又动手布置了两层阵法、三道结界,让云霄禁不住更为好奇。

    “此宝非同小可,算是天道允许下,我能做到的极限,全程都有老君出手相助。

    切记,此物只能你来用,万万不可给琼霄或者碧霄,便是她们满地打滚,也不能软了心肠。

    若是滥用,会出大因果。”

    听李长寿如此一说,云霄更是好奇。

    云霄问:“哪般事物,怎得让你如此紧张。”

    “你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件衣物,也可以把它当做一个特殊的分身。

    看。”

    李长寿左手一翻,掌心托着一只巴掌大的玉像。

    这玉像却是云霄的面容、云霄的身段,身着长裙,栩栩如生。

    云霄见之颇为欣喜,但她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李长寿轻轻一抛,这玉像宝光大作,飞到百丈之外,身形骤然膨胀!

    下一瞬!

    一只两百丈高的玉像静静立在沙滩上,整体呈现玉石质感,自上而下,内内外外涌动着一缕缕灵力。

    阳光照耀之下,呈现一种半透明状态。细看之下,却见其内满满的禁制、符箓。

    “这是……”

    李长寿笑道:“自混沌海得来的宝物,半数用在它身上了。”

    言说中,李长寿张开手掌,对准这玉像侧旁,掌心光芒涌动。

    嗡——

    嗡嗡嗡——

    玉像上下传来急促的响动,一层层光圈上下晃动,玉像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背后出现了一只只旋涡,东海之上的无边灵气疯狂涌来!

    它举起右臂,一层坚固的防护阵法瞬间开启!

    ‘裙摆’之下的纤腿向前迈出一步,乾坤震动,十多重大阵瞬间展开,云霄都感觉自己仙力有些不畅。

    它抬起左手,掌心出现了一只黑洞洞的炮口。

    “这是主弩,威力最大。”

    李长寿含笑解释。

    玉像抬起的手掌轻轻晃动,那一层固定的裙摆上仙光闪耀,其上探出三百六十口略小的黑洞。

    全方位、无死角!

    “喜欢吗?与你的九曲黄河大阵相配,堪称完美。”

    李长寿温声问着。

    云霄:……

    “嗯,”云霄轻轻颔首,看到了玉像右手臂上写着的以一行小字,目中只剩下柔情似水。

    【给最温柔的云】。

    “阿嚏!”

    中神洲,二仙山,麻姑洞。

    正打坐修行的黄龙真人哆嗦了下,在悟道之时竟打了个喷嚏,睁眼嘟囔一声,换了个洞内大床房,继续闭目养神。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