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哇……”

    “嗯……”

    三仙岛上,琼霄碧霄仰头看着被立在山顶,且被自家姐姐用阵法护住的那尊玉像,各种赞叹。

    碧霄头一歪:“可是,姐夫送礼,为什么要送大姐一尊神像呢?”

    “对呀,按理说,如果是送这类礼物,也该送自己的神像才对。把姐姐的神像送给姐姐,这是什么道理?”

    琼霄嘀咕几句,一大一小两位少女站在山间不断眺望。

    碧霄眨眨眼:“摸过去看看?”

    “别了,姐夫又不是送给咱们的。”

    琼霄伸了个懒腰,“比起这个,我倒是更想知道,姐夫平时在天庭都做些什么。

    做出这般神像,大抵是要些年头的。”

    碧霄的小脸上带着少许憧憬,小声嘀咕:

    “听他们说,去了天庭后,不用修行就可以增加修为,感悟都是天道给的。

    每天就是当值做点差事,然后就是喝酒、聊天、谈道侣,可逍遥自在了。”

    “那不过是天庭对外的说辞,招人用的,说不定还是出自咱们姐夫的手笔,专门骗你这种!”

    琼霄哼了声:“去天庭就是被束缚,还要看品级比你高的人行事,咱们在岛上修行岂不逍遥自在?”

    “可是不能谈道侣呀,”碧霄目中带着小小的期待。

    琼霄嘴角一撇,倩影转动、仙光弥漫,少许云雾环绕中,一位翩翩公子现出身形,自是琼霄的面容,却让人难辨雌雄。

    “怎么样,跟三哥谈呀。”

    碧霄:……

    目害,口怕。

    那尊【应对封神杀劫专用法宝】玉像后的阁楼中。

    李长寿站在一处书桌后,提笔画着面前静坐的仙子。

    云霄斜倚在床榻旁,双目低垂、薄唇轻抿,指尖捏着一朵梅花,右足露出裙外,静静坐在那便是一幅画,用留影球记下便可。

    待这幅画作完成,李长寿放下手中画笔,云霄也是轻轻松了口气,恢复成端坐。

    这一人、一画便是一景,也有相看两不厌之意境。

    李长寿随口问道:“云,截教近来可安好?”

    “自是安好的,”云霄道,“师尊有严令,让门人弟子不得外出生事,就在各自洞府、道场修行。

    只是,已数百年,说着大劫将至,却是毫无动静,不少门人弟子静极思动,反倒是有了外出的念头。”

    “心性修为还是不够啊。”

    李长寿笑呵呵地道了句,心底斟酌一二,也没办法对云霄言说封神具体之事。

    总不能开口说,封神杀劫再有三四百年就降临了,到时候凡俗人皇之位更迭,此时被劫运套住的三教尽要入劫。

    这是洪荒,与自己所知的各类神话故事似是而非,相似却并不一定完全相同。

    而且封神大劫已改变了这么多,后面怎么发生、怎么开始都是未知之数。

    说不定,这西方教还会提前来东土大商传教……

    心底微微思量,李长寿道:“天道所显,终究是跟人族有关,南赡部洲自是重中之重。”

    云霄道:“金灵师姐说,让人打探下火云洞几位人皇的喜好,去送些礼物。”

    李长寿沉吟几声,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柏鉴,轩辕黄帝的大将,天道所选,封神榜上第一个姓名,在封神大劫中是钦定的封神榜看守。

    大劫完全启动后,天庭还要建造一座封神台,这柏鉴也是要过去凑合凑合。

    这家伙,此时还在北海与东海交接的苦寒之地镇压着。

    稳一手。

    作为此次大劫的主劫者,现如今虽没到柏鉴登场的时机,但也该准备些礼物,过去慰问一下,提前跟这位副手打好关系。

    “在想什么?”

    “有关封神之事,”李长寿笑道,“云,你我不如去各处截教道场转转、逛逛。”

    “合适吗?”云霄眉头轻皱,“你若现身,他们定会说你偏袒截教,怕是会给你招惹麻烦。”

    李长寿正色道:“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是我的行事准则,因你而有私心已是路人皆知,遮遮掩掩反而让人笑话。

    再者,我去为天庭物色一些正神备选,若后面他们应了劫,也可借封神榜,为天庭挑选精兵强将。”

    云霄闻言浅笑薄嗔:“星君大人这张嘴,当真是说不过的。”

    李长寿顿时抬头挺胸,拿出一点天庭普通权臣的豪横。

    当下,两人舍下玉像,暗中离了三仙岛,最先朝碧游宫而去。

    封神杀劫一眨眼就要到了,李长寿如今也有岁月不经意流逝之感,经常一个思考、一个愣神,就是数月之久。

    遥想往昔,紫霄宫中六圣齐聚又不欢而散,似乎只是一两个月前之事。

    而今一转眼,自己若是再做点什么大工程,时间就基本木得了。

    该做点小布局了。

    行至碧游宫,云霄与李长寿自是引来不少截教亲传弟子的侧目,几位圣母向前问候,几位男仙寒暄一二,却是不见圣人踪影,也不见多宝道人身形。

    那通天教主的随侍仙却来了两位,与李长寿解释说,圣人老爷去混沌海中确定某件宝物的踪迹,若得了消息会及时通知李长寿。

    李长寿心里的大石,终于放下了一些。

    此前答应通天教主出借鲲鹏号之事,倒是可以如约兑现,不会平白无故欠着截教人情了。

    至于追不追的上、拿不拿的住某件宝物,李长寿却是不敢打包票。

    老规矩,斟酌以对,尽力而为。

    众仙寒暄说笑一阵,又引来了不少小辈在殿外偷看。

    李长寿聊天中,不经意间问了句:“此前听公明老哥说,金灵师姐近来收了个新弟子,不知是哪位?”

    殿内有个面容凶恶但眼神颇为温和的中年老道,此时出声应道:

    “长庚师叔,您说的可是闻仲师弟?”

    这道者自是余元,金灵圣母的成名弟子,一身本领直追截教二代中的高手,是截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李长寿含笑道:“似是这般道号。”

    余元忙道:“这是闻仲师弟的本名,并非道号。”

    有二代男仙笑道:“余元,长庚说是道号,那自然就道号。

    闻仲师侄何在?不如请他过来一见。”

    “弟子这就去喊,”余元笑着道了句,但转身时又道:“道号跟名讳还是有些不同的。”

    “行,行,知道了,”那男仙也是满脸无奈。

    李长寿闻言微微一笑,目送余元走远。

    上次度仙门遭袭,余元和余化这对师徒,曾因为化血神刀现身之事,为截教背锅。

    比二人对截教的忠心自是没话说,也是封神榜上有名的一号人物。

    但大名鼎鼎的闻太师,让李长寿更是期待。

    不多时,那余化带着一名青年道者,自碧游宫角落驾云而来。

    瞧这道者,天生威严面容,天庭饱满、中有竖眼,短眉、大眼、鼻梁高挺,双目炯炯有神,身形也算魁梧,有一种天生神将之风采。

    李长寿用仙识仔细打量,发现闻仲的竖眼应是天生神通,并非杨戬那般因祖巫精血得来。

    人族也并非毫无血脉之力,最初那批由女娲娘娘捏出来的人族,本身资质出众、天生神力,也被女娲娘娘赋予了一些神通和本领。

    ——譬如自家大法师。

    但时至今日,人族的血脉觉醒者已是无比罕见,闻仲也当得‘天材’之称。

    李长寿与云霄端坐在大殿内侧,那闻仲被余化引着入内,到得李长寿面前,一同做道揖行礼。

    能看出,闻仲有些紧张,抬头打量了眼传闻中的那个男人,又立刻低头保持沉默。

    这位能搅动洪荒风云,直面六位圣人的天庭正神……

    这么年轻?

    “不错,不错,”李长寿含笑点头,缓声道,“闻仲师侄资质不凡,入门不久已是有这般道行,今后必是一方大能。

    来,小小礼物,还请师侄收下。”

    言说中,李长寿自袖中取出两只宝囊,其内放了灵丹妙药,都是出自他这个人教小炼丹师之手。

    作为人教之中,炼丹之法稳稳排在前三的天庭权臣,李长寿送出来的东西自不会差了。

    周遭不少截教弟子眼中带着几分羡慕,闻仲接过宝囊后,道心也是有些不稳。

    有点小激动。

    显然,李长寿如今已成了旁人眼中的大佬,一句称赞、些许示好,都可影响大教弟子的心神。

    “多谢长庚师叔,”闻仲又做了个道揖,“弟子定竭力修行,为截教兴盛出一份力。”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却是暗自嘀咕:

    ‘你完全不用多出力,只需稍后在封神大劫时,找不到奇人高手压阵,少去金鳌岛这般地界逛荡就行了。

    说不定大劫进程都会被打断。’

    当然,这事也就随便想想,不敢真的这般去说。

    一切都有天道的剧本,李长寿也只能做些微调。

    对金灵师姐的弟子,李长寿自是不能厚此薄彼。

    当即又在袖中取出一只宝囊递给余化,也是鼓励勉励几句。

    明明,李长寿的年岁只有人余化一个零头,却要一本正经倚老卖老,鼓励余化努力修行。

    余化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目中还满是感动。

    这让侧旁云霄几次没能绷住,差点笑出声。

    ……

    李长寿陪着云霄,将截教有名气的道场,都明里暗里逛了一遍。

    从碧游宫就近去了金鳌岛,再到九龙岛、蓬莱岛、瀛洲岛等等。

    他们走走停停,遇到风景优美之地就待一阵,大部分时间都是这般待着。

    相聚数天,李长寿表达离意,云霄倒是少有的目露不舍。

    两人互相叮嘱几句,各自做道揖行礼,也并未有太过亲密的举动,却觉得彼此元神曾有一瞬离着很近。

    大抵,炼气士之间搞对象,跟凡人搞对象也是颇为不同。

    尤其是认真的这种。

    踏上回天庭的云路,李长寿隐藏身形、施出纸道人袖中套本体之术,略微思索了一阵,并未私下去见柏鉴。

    稳妥起见,还是稍后回天庭中,与玉帝陛下商议一二,说是轩辕黄帝前辈有所请求,玉帝应当不会拒绝。

    八成会有玉帝的化身一同跟着前去。

    今日见到了闻仲,李长寿也不由想到了,被自己扔在度仙门中的李靖。

    闻仲和李靖这两位,倒也有许多相似之处,前者会是大商的太师,后者会是大商的陈塘关总兵。——总兵相当于封疆大吏。

    只不过,这两人选择的路不同。

    闻仲选择匡扶大商社稷,为护持大商东奔西走、南征北战,最后惨死于征伐西岐之时。

    李靖就识时务的多了,哪吒奉命辅佐周国,李靖后面也就倒向了周国,最后在封神榜上居高位,入了天庭后也是顺风顺水。

    李长寿并非是在评判什么,只是单纯更欣赏闻仲一些。

    而今,李靖和闻仲都算是自己的晚辈,再说敬重谁,就有些不妥了。

    封神大劫、封神大劫……

    李长寿细细思量着,自己此时还能布局安排些什么,又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效果。

    无形之间,此时他要与天道、与道祖博弈,但博弈并非是为了互相对抗,而自己得到什么好处。

    准确来说,是去优化大劫。

    稍后自己就派纸道人在各处逛逛吧,找一找那些后续会出现在商国的‘奇人’,看他们跟脚到底如何。

    若是有可以算计,且对自己后续安排有利之处,李长寿自是不会放过。

    驾云飞到东天门附近,李长寿现出此前伪装用的假身份,正待走过天门附近;

    仙识微微颤动,李长寿耳尖轻晃,全天候、无死角运转的风语咒,听到了一段天将的闲聊……

    “东胜神洲那仙山谁都说不出来路,有不少仙门过去看了,都觉得那里是不错的福地,可惜被那批被赶去东洲的妖族给占了。”

    “那些自称良善之妖,也不知是否真的是善良之辈。”

    “星君大人用的是分而化之的策略,不然北洲荡妖咱们损伤会更大,拉拢一部分妖族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妖就是妖,怎么可能真的良善?”

    “那仙山福地若是真的被妖族站稳,可就真浪费了一处修行的好地界……”

    仙山?

    李长寿有点不明所以,潜意识里对此有些关心。

    似乎冥冥中有所感应,天将口中的这仙山,有自己的一份机缘在。

    这,什么情况?

    劫运作祟?

    李长寿瞬间开启空明道心,细细思索,身形朝天门而去,故作无事发生。

    在度仙门附近驻扎的一支纸道人军团,已朝东胜神洲边缘遁去。

    莫非,是自己暗中找了许多年,却根本没影子的花果山?

    李长寿心底有些小期待,本体顺利回返太白宫,一头扎回了自己的小琼峰,控制纸道人开始用仙识搜查各处。

    然而,正当李长寿寻着妖气,远远发现了那座云雾缭绕、灵气浓郁的海滨仙山时;

    龙吉驾云匆匆而来,落在太白殿前,一路小跑、急忙入内。

    “老师!您快去看看吧!卞庄将军擅闯月宫,要被月宫嫦娥们活活打死了!”

    李长寿:……

    为什么,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心底毫无波澜,完全没有半点意外之感。

    不过,封神大劫还没开始,西游劫难就已经要登场了?

    没道理,不应该。

    凡俗还没完成‘绝天地通’,大商也是鼎盛,大唐少说还有两三千年,且放在洪荒的岁月刻度下,两次劫难间隔个万八千载,李长寿都表示能接受。

    这次应该不是让卞庄被贬下凡的‘调戏嫦娥’事件。

    也对,卞庄如今本领差得远,天罡三十六变都没学会半招,绝非下凡的时间点。

    东神洲的纸道人暂且停下,就地潜藏;

    太白宫中,老神仙皮纸道人转了出来,带着淡淡的微笑,对龙吉缓声道:

    “不忙,慢慢说,卞庄将军是天河副统领,是为师的得利臂助;月宫嫦娥也算是为师的手下,应该打不死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