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次之后,不宜再跟文净有明面上的交集。’

    李长寿心底如此盘算着,站在灵山山门前的白云上静静等候,心底念头此起彼伏。

    灵山各处,大批天兵‘小心翼翼’地来回搜查。

    还好,灵山山门内没搜出几只凶兽妖兽,若真在灵山山门爆发乱战,天雷滚滚、地火涛涛……

    西方怕是又要大兴土木。

    仙识扫过灵山周遭,总共已有二百三十六只凶兽、妖兽被天兵捉拿,绝大多数都被天罚砸成了重伤,没了威胁。

    有些还是熟面孔,此前参与过东海海眼一战。

    或许是因自身绝望,或许是因灵山的命令,他们虽都试图拼死一搏,但并未能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饶是如此,依然是有数万天兵死伤,且死者居多。

    今日前来的众天庭将领,多多少少都挂了些彩。

    没办法,天兵自身实力太低,那妖兽、凶兽蓄意偷袭,就算有天道之力护持,被偷袭也难以活命。

    今日灵山发生的这般情形,自是不可避免要流传出去。

    毕竟他们一直保持着铜镜直播。

    当然,天庭名义上还是会按李长寿说的那般,给灵山足够的颜面,维护六圣的威严。

    李长寿推演着后续之事的各种可能,倒是又有新的发现。

    灵山一行,凶妖伏诛,除却大幅度削弱灵山的实力之外,背后还有一层更深远的影响。

    【大队天兵组成战阵配合天道之力,已可稳稳地捉拿金仙境强者,再配合一二高手,能够轻松制住大罗金仙。】

    洪荒炼气士的处境,从今日起,开始变得微妙了起来。

    想要逍遥自在,已不能任意妄为。

    今后判断天庭的实力,已不能用简单的高手几何、大神通者数量,天道可随时下场,增加了太多不确定性。

    根据李长寿推算,这灵山之下的秘境中,此时应该还潜藏着最少百只凶兽妖兽。

    但经此一役,灵山要么舍弃他们,要么约束他们,已无法再用。

    战略目的完美达成。

    “老师!”

    金翅大鹏鸟自远处飞来,对李长寿抱拳行礼,道:“灵山之外已搜查完全,并无漏网之鱼。

    灵山内,是否也这般搜过去?”

    “今日就到这吧。”

    李长寿淡然道:“将这些凶兽妖兽拉去天罚殿,挨个审,待我禀明玉帝陛下,再行问斩。

    届时,要三界齐知此事。”

    “是!”

    金鹏抱拳领命,转身传达李长寿之命,众天兵天将迅速退出灵山,结成数百座战阵,押着那些凶兽回天。

    灵山密地,圣人清修之所。

    准提圣人微微抬头,目中划过少许光亮,左手就要抬起。

    “不必了。”

    侧旁传来一声轻叹,准提左手中酝酿的黑芒立刻消退。

    接引圣人道:“天道运转,应有之局,你我此时只需静等。”

    “善。”

    准提缓缓点头,又道:“师兄,这李长庚当真是拿了老师的旨意?老师当年不是答应过咱们,只要……”

    “是与不是,重要吗?”

    接引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仿佛今日受损的不是他西方教。

    这位圣人道:

    “天道欲兴一方,必使其先折损磨砺,且西方大兴时机,自是在此次大劫之后。

    你我此时需警惕的,是太清与玉清。

    这两位道友,可不会轻易让你我得势。”

    “善,”准提道人不再多言,闭目打坐,身周弥漫出淡淡氤氲之光。

    云路上,驾云而行的李长寿微微皱眉。

    此前道心灵觉轻轻荡漾,似是有危险来临;但自己全神戒备一阵,只是惊起了一身寒毛,并无异样发生。

    刚才,是圣人想对自己出手了吧?

    李长寿嘴角抽搐了几下。

    他都已做的如此周全,给了西方教这么多台阶下,那大小圣人还有如此浓郁的杀意……

    算了,继续躲起来吧。

    反正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后续处置三千世界让金鹏出面,让天庭兵将多去历练历练,自己躲在后面掌控全局就罢了。

    接下来的岁月,就是修行睡觉罚灵娥,顺便读一读浪前辈留下的洪荒巨著,暗中借鲲鹏号方舟的鸿蒙紫气观察洪荒天道……

    稳妥,且惬意。

    三仙岛,那处僻静的阁楼中。

    “姐姐!姐夫活着从灵山出来了!”

    碧霄在云上一路小跑,纤瘦的身子跳入了阁楼窗中,拿着传信玉符一阵欢喜地呼喊。

    阁楼中,屏风后,些许水声作响。

    正于云雾中沐浴的云霄仙子闻声起身,转出屏风时已身着青衣薄衫,乌黑秀发自行蒸干、缠绕、盘出凤尾状,本就白皙修长的脖颈越发显眼。

    她有些无奈地看着碧霄,柔声道:

    “莫要如此言说,他既敢去,自是做好了周全的算计。”

    “嘻嘻,人家替姐姐担心嘛。”

    碧霄笑着做了个鬼脸,一直保持着少女心性的她,道心近乎纯洁无垢,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姐喊跪下。

    截教通病。

    碧霄小声问:“姐姐,姐夫这次真的是在帮师祖做事吗?”

    “嗯,”云霄仙子走去自己的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略作思索,回道:“也说不准,他也不曾与我谈过这些事。”

    云霄的阁楼中本是没有梳妆台的,因女为悦己者容,也就有了梳妆台。

    碧霄在袖中拿出一只仙果咬了小口,轻叹:“现在姐夫搬天庭去了,也不能去他那边玩耍了。”

    “天庭也自可去得,”云霄道,“只是如今正在大劫中,你我不宜乱走动是其一,去天庭也容易招阐教闲话、让他难做这是其二。”

    “姐姐,你谈个道侣还这么多顾虑。”

    碧霄笑道:“要我说呀,大教之争是大教之争,私事是私事,你就大大方方的去天庭,让他们随便说去呗。

    管他们作甚。”

    云霄轻轻皱眉,碧霄瞬间偃旗息鼓,小声补充了句:

    “我是说,旁人影响不到咱们的道心。”

    “去修行吧,”云霄柔声道了句。

    “哎,”碧霄缩缩脖子,转身飘出窗台,拍拍胸口,一溜烟消失不见。

    云霄坐在镜前出了会儿神,不多时便轻叹半声,将手中捏着的铜钱挂在了铜镜边缘,温柔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坚定。

    只要活过大劫。

    自可再无拘束。

    ……

    灵山一行,天庭声威暴涨,天庭正式跃位于圣人大教之上。

    李长寿率天兵天将凯旋而归,灵山两位圣人自始至终并未出手,灵山众门人弟子丝毫没有抵抗,任由天庭抓走了他们暗中培养多年的打手。

    三日后,中天门前,凶兽妖兽问斩。

    当时的场面十分壮观,天庭广邀洪荒一众大能大神通者观礼。

    那日午时,庞大的尸身、无尽的血水侵染了一片又一片白云,中神洲某处荒山下起了连绵的血雨。

    这仿佛预示着一个洪荒时代的落幕,代表着另一个洪荒纪元的开启。

    三界时代。

    又九日后,天兵进驻南赡部洲西、南区域,天庭仙神各处显圣,将此地盘踞的西方教香火神教一举掀翻。

    再一个月后,五部洲正式解禁。

    天庭八部天兵各出十万大军,汇合龙宫百万水军,浩浩荡荡开入三千世界中,朝距离五部洲最近的香火神国而去。

    这是一场注定旷日持久的远征。

    天庭直接出手干预三千世界战局,但在李长寿的微操下,又会控制向前推进的速度,让仙盟与香火神国保持同等损耗。

    与此同时,天庭开始暗中加大对临天殿的扶持。

    临天殿之事,依然只有李长寿与东木公等极少数天庭实权大臣知晓具体。

    三个月后,天庭宣布,派兵驻守西牛贺洲南北边界。

    西方教对五部洲的影响力,降到了上古以来最低。

    半年后,三千世界传来捷报,天庭、龙宫混合大军摧毁了一处香火神国,在三千世界站稳脚跟,建立了第一个直属天庭的驻兵地。

    但三千世界太过广阔,单纯靠天庭驻兵,当前阶段并不现实。

    李长寿的思路,是在微妙的平衡中持续发展临天殿势力,争取三千年内,将八成以上的大千世界纳入天庭管辖,推行天庭法治,实行仙凡分离,保留凡人求仙路途。

    在李长寿看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宏伟计划。

    顺势而为罢了。

    但让李长寿有些郁闷的是,他……

    做了这么多、辛苦这么久,虽不能说屡屡犯险,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天道就是不给他最后凝功德金身用的那一笔功德。

    而他之前就担心的事,也开始一点点发生。

    香火功德、天庭给的功德俸禄……

    被限流了。

    做完三千世界的布局,又过了三十余年。

    李长寿自是去了一趟太清宫,这三十年中,有二十年就是在太清宫中听训。

    在自己老师身边二十多年,说爷俩没聊什么、没联手算计什么,也不会有人信,太清老师还颇有谈兴。

    但要说聊了什么,偏偏又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老师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三百句话,还是分开说的,从天道演变聊到了大劫……

    反正,懂得都懂。

    自太清宫回返,李长寿闭关十年,期间一直在盯着自身功德的变化。

    他反复确认、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不断等待,一直到今天,才完全确定。

    功德金身完美卡在了九成八。

    功德金身是‘功德圆满’之意,没有任何魔改的空间,必须达到天道定下的量值才能产生蜕变。

    这一日。

    李长寿内视自身,看着自己灵台之内,那即将满了、却始终不满的功德宝池,皱眉沉吟几声,最后颓然一叹。

    能怎么办?

    难不成站出来批判天道一番,高呼天道老板不是人,带着大笔功德跟造化玉碟跑了?

    然后自己去西方教做债权转让?

    这……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道祖不给自己功德,并非是玄都师兄说的那样,为了让自己不必被天道束缚。

    ——此前道祖放出第八道第九缕鸿蒙紫气,不就是为了绑住他?

    道祖摆明了,是不想让他利用功德金身与天道建立起关联,深入参悟天道。

    这大概,也是处于维护天地稳定的考量。

    “唉。”

    丹房前,李长寿瘫躺在摇椅中,双目无神、嘴唇泛白,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颓。

    像是在屋里闷了三十年的仙鱼,今天自己走了出来,晒晒太阳,避免生霉。

    原本正在湖边修行的灵娥眨眨眼,驾云飘了过来,一身草绿短裙、一双形似凉鞋的绣花鞋,俏脸不施粉黛,却是如此灵秀可人。

    她自云头跳下,落在躺椅左侧,背着手向前探身,近距离观察着李长寿那无神的表情。

    少见,稀罕。

    “师兄,你怎了?”

    李长寿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叹道:“这仙生,哪怕长生了也不一定快乐,世上有很多无可奈何之事,心意总不可能十全十美。”

    灵娥眨了下眼,虽不愿主动提及,但还是小声问:

    “你……跟云霄姐姐吵架了?”

    “不关她事,”李长寿左手抬起来,轻轻拍了拍灵娥的脑袋,“不要多打听,最近没让你抄经文,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成熟的小仙子了?”

    “才没有!”

    灵娥也不知自己怎么,莫名有些开心,在袖中取出一只袖珍的摇椅;吹一口芳兰仙气,这摇椅化作正常大小,列在李长寿身侧。

    灵娥笑嘻嘻地躺了上去,单手撑着下巴,对自家师兄眨了下眼。

    “师兄,提不起精神就看看本师妹呀。

    本师妹可以帮你打、起、精、神唷。”

    李长寿瞥了她一眼,本想再欣赏下《小琼峰起雾了》的后院名场面,又颓然一叹,躺在那对着天空发呆。

    云舒云卷,云雾弥漫。

    牵挂多年的功德金身凝不出,确实是个打击。

    虽然现在参悟天道的路径有‘鸿蒙紫气’做替代,但总归是觉得憋屈。

    天道耍赖皮,道祖装糊涂,这能找谁说理去?

    那这些功德留在自己体内作甚?

    李长寿面露沉思之色,侧旁本已咬牙蹬腿、即将狠心祭出‘娥魅大法’的灵娥,见状也不由收摄心神,怕打扰到师兄考虑问题。

    很快,李长寿一拍大腿,目中满是‘狠劲’。

    不给功德金身是不是?

    咱还不要了!

    稳一手,是自己德行不圆满,故而不配拥有功德金身,与天道跟道祖无关。

    李长寿扭头看着灵娥,问:“防御类法宝和杀伐类法宝,你喜欢哪类?”

    灵娥眨眨眼,迅速反应了过来。

    考题,常见,小测试罢了。

    “遁法类法宝!”

    “哦?有志气。”

    李长寿赞叹一声,在袖中取出了一只银色梭子,掌心金光涌动,面色无比凝重。

    他,不善炼器,但善于从兜率宫找一些角落中堆放的‘破烂’。

    虽然如今的道境勉勉强强,神通马马虎虎,但要重新炼制老君随便炼制的法宝,还是有较高的难度。

    可均衡其内阴阳五行之力,添加一些极品远古宝材,还是不难做到……

    半日后。

    银色梭子上流转着五彩光芒,底部阴阳双鱼缓缓转动,惹得侧旁灵娥不断惊叹。

    此宝握在手中,可大幅度加持五行遁法;

    钻入其中,可自成道则领域,自由进出混沌海内。

    随后,李长寿在梭子侧旁刻下了个寿字,又将刻刀递给灵娥。

    灵娥脸蛋红扑扑的,抿着小嘴,一笔一划写了个娥字,已是在‘嘤嘤起烟’的边缘。

    她小声问:“之前的问题,不是测试呀。”

    “嗯,这么多年,也没做什么像样的宝物给你防身,”李长寿将梭子接了过来,目中闪烁着少许神光。

    人不狠,立不稳!

    要敢于舍,才有得!

    掌心涌动起耀目的金色神光,李长寿咬牙前推,掌心海量功德涌入这银色梭子之中。

    出现吧!

    后天极品功德遁宝!

    金光涌起,小琼峰被度上了一层金芒。

    少顷,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目中一片安然,将那已被宝光环绕的梭子放在了灵娥掌心。

    “拿去耍。”

    灵娥:……

    “师兄,真的给我吗?”

    “你我分什么彼此,宝物通用就是,”李长寿伸了个懒腰,心底轻松许多,道心豁然开朗。

    虽积累的功德耗费了六成,但能够成就一件极品功德灵宝,且送给自家师妹,也是一件挺有成就感的事。

    难得奢侈。

    一碗水要端平嘛,等会就用剩下的功德金身,炼制一件云霞小衣,去三仙岛溜达溜达。

    突听!

    轰隆隆!

    天庭突然变天,一朵金云罩住太白宫后院,其上涌出百种祥瑞,转眼便化作金色光柱悍然砸下,不由分说将李长寿包裹其中!

    功德!

    海量且纯净的天道功德!

    与此同时,李长寿心底大道震颤,凝出几个大字,贴了他元神一脸。

    【这次,一定。】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